Categories
創造力

歡樂頌


歡樂頌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馮浩南

來源:獸樓處(ID:ishoulc)

今年4月初的一個早上,一群白衣大漢突襲了網心科技的辦公室。網心科技是迅雷的全資子公司,這場閃擊戰專門挑選了迅雷CEO陳磊不在公司的時候。

白衣大漢們喝令員工們停止工作,迅速掌控了局面,但霹靂手段還在後面。

下午,迅雷公告陳磊被一擼到底。大股東小米派來的董事長王川卸任,董事會裡其他小米系董事換成了迅雷創立時的老將李金波、段暉、羅為民等。

雖然陳磊人不在公司,但他的心腹反應相當迅速,他們把重要的合同迅速搬運到了辦公室裡的隱秘角落。後來,有的員工在自己的書裡發現了和一家香港公司簽署的合同:

大額雲計算諮詢合同。

第一財經日報寫了當天晚上的故事。陳磊的司機來到辦公室,請保安兄弟們吃飯。酒足飯飽之後,司機用兄弟們的門禁卡進了機房,掏出了5個移動硬盤。

他當然不是來拷種子的。

由於拷貝源代碼和核心數​​據時間長,司機出去抽煙,結果被公司監控發現,新聞裡說他“落荒而逃”。

司機是迅雷高級副總裁董鱈的表弟。 6年前,陳磊帶著董鱈還在騰訊雲打工時,迅雷創始人鄒胜龍找陳磊來迅雷做雲計算,他拒絕了。

後來,雷軍也找到他,問了一個問題:

你想不想做一家自己能說了算的公司?

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天,迅雷給媒體們發了通稿,說陳磊涉嫌犯罪,4月初帶著董鱈假道香港遠遁美國。

7月份,陳磊和董鱈一起開通了公眾號“祂的榮耀”,曾經的IT精英也來和獸爺搶生意了。前幾天,他發文說:

我們現在正在經歷撒旦極大的逼迫。

說自己崇拜雷軍的陳磊,來過,征服過。但他可能忘了,迅雷這家公司,終究還是姓雷的。

  1

2013年,用硬刷路由器的方式提高網速的極路由1代發布,這極大刺激了迅雷團隊。如果用戶可以花幾十塊就輕鬆提高下載速度,每年要大幾百還一堆廣告的迅雷VIP誰還會買?

迅雷創始人鄒胜龍直接把這個問題上升到了迅雷還有沒有存在必要的高度。公司迅速成立了全資子公司網心科技,由段暉帶隊搞迅雷路由研發,命名為水晶計劃。

恰好,小米也於此時殺入路由市場,由於小米手機裡集成了迅雷的下載加速,市場猜測兩家不會再合作。迅雷COO黃芃還專門闢了謠。

1年之後,做出了個四不像產品的迅雷發現:

太TM難了。

既然做不了,就去和極路由談收購吧。沒想到小小的極路由還挺豪橫,不賣。

2014年5月,小米參與了迅雷上市前的最後一輪融資。雷軍和鄒胜龍此時都盯上了雲計算,騰訊有云,阿里有云,百度有云,連美團、盛大、甚至樂視都有云,小米憑啥不能有云?

那幾個月,鄒胜龍和雷軍先後找騰訊云總裁陳磊畫餅。

鄒胜龍的餅陳磊沒吃。雷軍對谷歌出身的工程師,有著天然的好感和策反經驗。小米創業初期的林斌、洪鋒等,都來自谷歌。

聽說騰訊雲內部不睦,谷歌派已經失勢,他給谷歌出身的陳磊畫出了激將餅:

你在騰訊說了不算,離開騰訊你啥也不是。

陳磊聽了偶像的話,來了迅雷。據他自己說,當時沒談股權的問題,這也為日後的矛盾埋下了重要伏筆。

陳磊在騰訊的老領導當年在飯局上提醒過大家,要小心這個人。可惜,求賢若渴的工程師們,沒當回事兒。

2014年10月20日,陳磊加入迅雷任CTO,兼任網心科技CEO。隨他一起來的,還有董鱈等龐大的女性助理團隊。

迅雷的創始人程浩和鄒胜龍是大學同學。整個公司的文化比較簡單直接,有什麼問題,大家都是在公司拍桌子當面互懟,懟完晚上擼個串醉一場,醒了再做一東兄弟。

一開始,兄弟們對剛來的陳磊團隊還是很支持的,抽調了大量工程師來支援網心的業務。但很快,他們發現這位兄弟和他們不太一樣:

從來不和我們擼串。

  2

知乎上有個熱門問題:迅雷為什麼越做越爛?裡面能看到各種各樣的控訴。

口碑崩壞就是從2014年即將上市開始的。 2014年底上市前,迅雷開始清理服務器里大量動作、盜版資源。浩南記得當年一位迅雷的兄弟回憶這場大清理:

人類歷史上最完整的動作片資源,沒了。

從此,迅雷的C端業務再無寸進。而陳磊負責的網心科技則在“賺錢寶”等B端帶寬業務上越走越遠。

2015年,已經上市的迅雷賣掉了迅雷看看。小米成為公司大股東,段暉、李彬、程浩陸續離職。為了公司權利過渡,陳磊成為了鄒胜龍的聯席CEO。

佔有了迅雷大量資源的網心科技發展得不錯。 2016年用戶突破了400萬,陳磊還獲得了當年的互聯網風雲人物稱號。

迅雷的老人們不喜歡陳磊。不僅僅是因為他不愛和大家一起擼串。他們抱怨陳磊愛搞小團體,擅長系統性包裝自己,有巧勁兒但不愛幹老實活兒,攬功諉過的功夫實在是一等一。

有時候想和他當面碰一碰,還要:

先過女助理這一關。

大家隱晦地和鄒胜龍表達過這些看法,老鄒說人家是大公司來的:

你們要開眼看世界。

網心科技新業務發佈時,大股東雷軍前來站台,盛讚公司做出了他想要的業務。

2016年底,鄒胜龍準備退休,他和老部下說公司準備交給陳磊。在權力交接的過程中,一些人默默離開,另一些人則準備拼死一搏。

迅雷在美國上市後,深圳政府給批了一塊地建辦公大廈。當時,迅雷內部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專門負責工程監督。

一直在公司負責法務的於菲本是委員會的委員,2016年,因為迅雷內部高管陸續離職,於菲獨家控制了委員會,隨後,設備商開始陸續更換,價高者得的現象越來越多。在一個以速度驕傲的城市,迅雷大廈六年了還沒用上。

於菲還負責著迅雷的互金平台迅雷大數據,在老鄒逐漸交權的2016和17年,迅雷大數據的運營方式和網心科技一樣。需要流量和韭菜的時候,大家都用迅雷的接口,有收入的時候,迅雷就得靠邊站了:

利潤全都是自己的。

2017年3季度的財報裡,網心科技的“共享計算”玩客雲業務,正式代替了迅雷傳統的會員、遊戲、廣告收入成為主營業務。

那是區塊鏈最好的時光,也是陳磊團隊最好的時光。記者們和迅雷的採訪溝通,都被歸口到了董鱈治下。

當年四季度,離鄒胜龍退休日期越來越近時,於菲和陳磊爆發了正面衝突。於菲管理的迅雷大數據用拉橫幅、公告舉報等方式指責陳磊詐​​騙。

對於這次危機,後台有陳磊斡旋股東,前台有董鱈代表迅雷發聲穩住媒體,指責於菲涉嫌利益輸送。

事情最後以迅雷出資5000萬買下迅雷大數據這個P2P業務大坑收尾。因為“能夠在關鍵時刻維護公司利益及時挺身而出,並有突出立功表現”,董鱈團隊每人獲得公司獎勵10萬元。

  3

2017年底,鄒胜龍卸任,小米的王川繼任董事長,陳磊成了迅雷CEO。老鄒在位時,坐一輛百來萬的輝騰,員工們發現,新的CEO陳磊,坐上了大幾百萬的邁巴赫。

那時候的董事會上,陳磊和董事們說,3年來,迅雷的股價在他的領導下從6刀漲到了27刀,要是在他以前工作過的谷歌、微軟、騰訊,做出這樣的業績,早就拿到回報了。

股東們不同意。一方面大家覺得這是區塊鏈概念的雞犬升天,另一方面,公司的業績並沒有確定性的提升。

今天所有的糾紛,始自當時的不歡而散。

在迅雷老將們看來,網心科技架空迅雷的活動是全方位的。人事、財務、組織結構都換成了陳磊的自己人,連迅雷最引以為傲的服務器都換成了阿里雲:

簡直是恥辱。

在迅雷近期發給媒體的材料中,陳磊非法侵占公司資產,挪用巨資炒幣,甚至連報銷和自己工資都做手腳。

而他的親密戰友董鱈,將來自黑龍江鶴崗的老鄉、閨蜜安插在公司關鍵崗位,大肆虛構交易,偽造合同。比如,來自鶴崗的60來歲的農民夫婦,堂而皇之的成為了網心科技區塊鏈技術專家顧問,“專家”收取顧問費的銀行卡竟然握在董鱈手裡。

迅雷一位老將給浩南講了很多段子。

他說不管別人怎麼說,陳磊對員工,特別是女員工還是很不錯的。比如27歲的年輕女公關,在迅雷能拿到十幾萬月薪。

但最受疼愛的,還是董鱈,在陳磊4年前的一條朋友圈裡,他誇獎董鱈從青春少女成長成了全面管理人才。董鱈回复說:

都是老闆KPI定的好,感謝上帝。

董鱈愛彈鋼琴,公司裡就有一架30多萬的鋼琴,甚至把她的前夫都招進了網心科技。這些大家都看在眼裡,但鶯鶯燕燕們是饞在心裡,天長日久難免有些矛盾,比如董鱈2018年生孩子時,中途還回來給鶯鶯燕燕們撂過狠話:

妳們給我等著。

創始團隊的擼串文化淡出後,陳磊的“谷歌+微軟+騰訊”文化成了公司主流,基層員工收入漲幅很大,辦公室裝修要不計成本的舒適,領導溝通活動很多,有人提議公司應該換個好點的咖啡機,立即就有世界頂尖品牌入場。

甚至,陳磊還樂於給自己的同事們傳教。迅雷中高層幹部都明白一個潛規則:

想升職,就要加入老大的唱詩班。

董鱈也是虔誠的教徒,2012年與前夫的婚禮由神父主持,後來的微信ID是“天父所愛的”。

歡樂頌唱到了2019年底。

陳磊告訴董事會,公司賬上沒錢了,請求把在開曼群島賬上的2億美元挪一半回來江湖救急。

和湖北企業家談什麼都好,就是別提錢。從2017年開始對陳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雷軍,怒了。在董事會的理解裡,迅雷從來都是一家賺錢的公司,當初老鄒走的時候,賬上大幾個億現金呢?

此後,小米系迅速將手中的迅雷股票換成了老將李金波創業公司的股份,李金波等於今年4月重新進入迅雷收拾殘局。

迅雷公告說對涉嫌職務侵占的陳磊進行立案調查後,遠遁美國的陳磊也作出了回應。他說迅雷是美股上市公司,審計普華永道查到一些問題,他們想把髒水全部都潑到我身上。

10月11日,陳磊在他和董鱈的公眾號上發了一篇文章,標題是《領受聖經中豐盛的恩典》。

他在文章裡說,關心迅雷的人,都知道他現在正在經歷撒旦極大的逼迫。但神一直都在看護著他,今天,他還不適合分享這段時間裡的經歷。但他相信神一定會為他翻轉。

神不但在聖經的字裡行間中給我們智慧和指引,還在生活中給我們豐豐厚厚的供應。

一位迅雷的朋友看到​​了這篇文章,分享到群裡說,生(xun)活(lei)的確給了他豐厚的供應。不過耶穌也說過一句話:

富人進入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要艱難。

歡樂頌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