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百度自動駕駛初體驗:就這?


百度自動駕駛初體驗:就這?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金璵璠周繼鳳

來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遇到的都是媒體人,自己沒坐上車,反而被採訪了一通。”

  10月12日,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Apollo GO(以下簡稱Apollo)在北京開放,有試圖體驗的乘客在亦莊某指定站點等候了近一個小時,也沒能下單成功。他對深燃表示,略感遺憾,看官方宣傳,“原以為(百度的自動駕駛)是沒有人的那種,沒想到還得有個司機在那坐著。 ”

  當天上午時段和中午時段,深燃分別在亦莊和海淀兩地試乘了三次百度的Apollo,體驗路程中多次出現拐彎、變道以及調頭,大多數情況下Apollo能夠平穩完成,但在一次右轉彎和抵達終點前的靠邊停車時,安全員都出手接管了方向盤,另外,在前方一輛大卡車突然變道時,Apollo只能做到緊急剎車,剩下的操作要由駕駛座上的安全員完成。

  在相對低速的情況下,安全員兼司機會緊盯車外路況,到必要時刻會接觸方向盤,他們的狀態和一般駕駛員基本沒有區別,甚至在路況復雜時直接上手操作。

  體驗過程中,深燃發現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還存在諸多值得完善之處。

  比如等待時間較長,在海淀的稻香湖地鐵站北站點,深燃嘗試了近30多次,才叫到一輛測試車。當天中午時分,一個站點有8個人等車,甚至有用戶拿出兩部手機分別打開百度地圖、Apollo Go 獨立App叫車。

  等候的人群中,還有兩位百度內部產品總監,他們和大部分人一樣,沒能打到車,最後不得不悻悻而歸。

  一番體驗下來,百度的Apollo等待時間長、出行效率低,行駛效率和人們習慣的網約車還有一定差距,不適合趕時間的用戶。

  “後續還會進行版本的迭代……大家反饋的排隊問題已經在計劃之內了。”現場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在體驗過程中,有安全員對深燃介紹,目前車輛數量有限,車隊正在擴張階段,運營範圍也在拓展中。

  “全面開放”?

  按照百度官方海報的說法,百度Apollo10月10日就在北京開放了。但前兩日比較低調,到10月11日晚,百度官微才高調宣布:即日起,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在北京全面開放,北京的朋友們可在海淀、亦莊的自動駕駛出租車站點,無需預約,可直接通過百度地圖App或下載獨立App Apollo Go下單免費試乘。

  百度在海報裡的用詞是“北京全面開放”,但目前的開放時間、運營時間和服務人群均有限制。

百度海報百度海報

  開放地點包括亦莊、海淀,站點也有限制,兩個區域一共15個站台可選作行程起始點,其中亦莊區域內的站點最為密集,共11個,海淀區域內只有3個,均在稻香湖景酒店附近,另外還有順義1個。即便是選擇更多的亦莊,最遠可搭乘的是博大公園和科創十三街兩個站點之間,在8公里左右,相當於四站地鐵左右的距離。

百度自動駕駛初體驗:就這? 2
百度Apollo的站點選擇來源/ 百度地圖App百度Apollo的站點選擇來源/ 百度地圖App

  運營時段也有限制,為周一到週日的10:00-16:00。有聲音認為,這是百度有意避開高峰時段,給Apollo降低難度。不過一位安全員對此的說法是,時段是監管部門規定的。這一說法尚未得到百度方面的證實。

  簡單來說,乘客要想體驗百度Apollo,需要在運營時間段內到固定的站點上下車,如果在亦莊,起點和終點都只能從亦莊的11個開放站點中選擇,如果在海淀,是在規定的3個開放站點中選擇。

  Apollo內駕駛座上有安全員,服務人群亦有限制,每輛車最多可有2名乘客,坐在後排兩座,乘坐人需年滿18至60周歲。

  符合要求的用戶,可以作為乘客體驗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了,百度官微的消息一出,吸引了不少好奇心用戶圍觀,“話不多說,這就去體驗。”也有不少網友表示擔心,“你敢開放,我不敢坐啊!”

  試乘初體驗

  10月12日上午,深燃在亦莊“西得樂西北門”站點蹲點,百度Apollo上午10點一開放,第一時間打開百度地圖體驗了一把。

  不得不說,當天北京天氣晴朗,風力小於3級,這無形中給Apollo減壓了不少。有業內人士表示,自動駕駛行業大都已經做到了在正常天氣狀況下的自動駕駛,但在大風、霧天、風雨雪等惡劣天氣環境下,自動駕駛能力會被大大削弱,還存在不少技術難題。

  在體驗中,一位安全員表示:“除了下雨天之外,一般的晴天、霧霾天其實都不影響出行。我們現在也在研究如何應對下雨天的場景。”

  第一段體驗路程,深燃選擇的是從西得樂西北門站到博大公園站,下單前需完善身份證號等身份信息。

百度地圖填寫身份信息界面百度地圖填寫身份信息界面

  下單後,界面顯示“正在奮力呼叫中”,這時手機會接到安全員打來的電話,對方向乘客確認已到站點後前來接駕。按照目前自動駕駛測試法規的要求,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內配備安全員,但在行駛過程中安全員並不駕駛車輛,而是作為車輛運行額外的一道安全保障。

  等待10分鐘左右,一輛頭戴雷達的林肯改裝測試車抵達至站點。乘客落座後,接下來無需簽定安全協議書。安全員介紹完畢後,是常規流程,測試體溫、乘客點擊屏幕上的“開始行程”。

乘客需點擊屏幕上的“開始行程” 來源/ 深燃攝乘客需點擊屏幕上的“開始行程” 來源/ 深燃攝

  車輛啟動後,這款屏幕上會顯示實時路況情況,包括當前車速、路段限速、周邊車輛和斑馬線情況。一位安全員稱:“試運營的車速上限是59公里/時。”據深燃觀察,無論是在亦莊還是海淀,三次體驗的車速區間多在30-45公里/時之間,這樣的行駛速度相比周圍的其他車輛要慢很多。

乘客面前的屏幕可顯示時速來源/ 深燃攝乘客面前的屏幕可顯示時速來源/ 深燃攝

  總體來說,三次體驗路程中多次出現左拐彎、右拐彎、變道以及調頭,大多數情況下無需安全員手動操作,Apollo能夠平穩完成,前方有車輛速度過慢,Apollo在檢測出來後也會超車,道路中間突然出現行人時,Apollo能夠平穩地降速等待行人通過再行駛。

  不過在這樣相對低速的情況下,安全員兼司機依然盡職盡責,會緊盯車外路況,必要時刻會接觸方向盤,他們的狀態和一般駕駛員基本沒有區別,甚至在復雜路況時直接接手方向盤人為操作。

深燃體驗路線一深燃體驗路線一

  深燃體驗的第一段路程全程4公里左右,從地圖上可以看到,以直行路段為主,另外包含一個右轉路段一個左轉路段。在體驗過程中,第一段路程裡的一次右轉彎和抵達終點前的靠邊停車,安全員幾乎沒有給Apollo機會,都熟練地手動操作了

  第二段路程裡的安全員看起來相對老道,不過在一次躲避行人時,出手干預,接管了方向盤,並且在抵達終點時,因車輛停靠路邊的間距太近、乘客不方便下車,再次手動泊車。

  安全員解釋稱:“目前的路線已經規劃好了,但是走哪條車道是會根據實際情況來調整。”

  但更為複雜的路況,比如在行駛中,一輛大卡車突然變道,Apollo只能做到緊急剎車,剩下的只能由安全員來接管

剎車則是比較嚴重的問題,乘客宋先生稱,相比普通的乘坐體驗,百度Apollo的剎車比較生硬。不過剎車之後Apollo迅速用智能語音道歉:“剎車剎猛了求原諒。”

  “道歉這一點還是比較人性化的。”同行的另一位乘客萬先生表示:“我感覺整體的體驗還是挺不錯的,很有科技感,但感覺它在處理複雜的路況上不太OK。 ”

  有兩位當天上午體驗的乘客均對深燃表示,一點不佳的體驗是,車內“嗡嗡嗡”的噪音頗大,後座乘客手撐座位時甚至有不小的震感。據安全員透露,這是後備箱的通風系統發出的聲音,因電腦運行過程中需要進行散熱。

  深燃在海淀選擇的路段全程9公里,多以筆直路段為主。不過,有一部分道路與駕校測試路段相重合,比較而言,路況要比亦莊的體驗路段稍複雜些。測試車輛中的安全員解釋稱:“我們這次走的路程比百度地圖上出現的路程複雜一些。因為直達溫陽路地鐵站的北清路的這一段測試路段還沒得到相關部門的批准,所以需要繞遠路。”

  槽點不少

  綜合深燃和多位用戶的體驗結果來看,百度Apollo的行駛效率和人們習慣的網約車還有一定差距,簡單說就是等待時間長、出行效率低,不適合趕時間的用戶。

  以深燃體驗的第一段路程為例,這段2.2公里的路程在網約車平台的訂單裡耗時是12分鐘左右,百度Apollo系統裡的實際耗時為28分鐘。

  在亦莊附近工作的王先生想成為第一波體驗者,但沒能如願。他10月12日中午12點10分到達科創十三街站點下單,沒想到等到中午1點仍然無車接單。 “遇到的都是媒體人,自己沒坐上車,反而被採訪了一通。”他對深燃表示,略感遺憾,看官方宣傳,“原以為(百度的自動駕駛)是沒有人的那種,沒想到還得有個司機在那坐著。 ”

安全員保持手託方向盤姿勢來源/ 深燃攝安全員保持手託方向盤姿勢來源/ 深燃攝

  雖然白跑了一趟,王先生準備明天再去。除了好奇,他關注的另一部分原因是買了持有百度股票的基金。

  “在亦莊上班,看到宣傳海報就想感受一下,雖然現在免費看起來挺誘人的,但是靠它通勤肯定不用想,因為距離太短,站點太少,像我今天上班還需要自己再單獨叫一單網約車。”另一位乘客李先生對深燃表示。

  有意思的是,據深燃觀察,體驗者中媒體工作者和IT男居多,海淀站點更為明顯。

  海淀這邊的體驗更為糟糕。當天上午11時,深燃抵達海淀的稻香湖地鐵站北站點開始叫車,使用百度地圖以及Apollo Go兩款App,都接連被斷單,每三分鐘自動停止接單,只能再次排隊等待車輛應答。由於海淀區只有三個站點,且只有四輛測試車,也就意味著無論早到還是晚到,三個站點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同一起跑線乘坐這四輛車。

  “這根本就是靠運氣。”一位在海淀附近上班的碼農憤怒地對深燃說道:“我本身是想著上班地點離這近,體驗一下,結果沒想到等了快一個小時了還沒有到。有一個哥們剛來就叫到了。”

  在稻香湖地鐵站北站點,很多人都是類似的遭遇,本身就在附近上班想著趁中午休息來體驗一下,但是萬萬沒想到遇到了人多車少的難題。

海淀站點,等待中的乘客紛紛向安全員打聽怎樣才能叫到無人車來源/ 深燃攝海淀站點,等待中的乘客紛紛向安全員打聽怎樣才能叫到無人車來源/ 深燃攝

  最巔峰時期,整個站點有8個人站著等車,他們手舉手機緊盯App的叫車軟件生怕錯過了訂單,有人甚至用兩個手機分別註冊了百度地圖以及Apollo Go App叫車。有意思的是,等候的人中,還有兩位百度內部產品總監,他們和大部分人一樣沒能打到車,最後不得不鎩羽而歸。

  安全員表示也很辛苦:“從上午開始,除了中午吃了飯以外,一直都在接單。”一位百度的產品總監表示:“一上午的時間已經接了十個單子了,這個工作量同一般的網約車相差無幾。”

  深燃向安全員和附近的測試點的工作人員反映情況,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抱歉:“確實是沒想到大家這麼熱情,我們現在只有四輛車,有單就會立馬去接。但是接單量太大了,沒辦法只能辛苦大家等待。”

  深燃等待了兩個小時後,下單了近30次,最後一位工作人看不下去了,向總部反映了一下情況,終於在下午1點半叫上了車。

  等待所帶來的不滿和憤怒蔓延在體驗者心中。

  “據說百度的自動駕駛是國內最先進的,所以我就想抱著體驗的心態來試試,結果沒想到等了個寂寞。”一位前來體驗的張先生對深燃表示:“我到了這兒發現,沒有可以休息的座椅。App上也沒有顯示等待多少人,三分鐘就斷單,這個體驗感太差了。”

  另一位周先生表示:“我平日里用滴滴叫車叫兩次都覺得煩,現在叫百度的無人車叫了快十次了。這日後很難商業化啊。”

  對於各種的產品問題,在現場的產品總監表示確實還有諸多不足之處,可以通過微信加體驗者群隨時反饋。

  “後續還會進行版本的迭代……大家反饋的排隊問題已經在計劃之內了。”一位現場工作人員表示。在體驗過程中,有安全員對深燃介紹,目前車輛數量有限,車隊正在擴張階段,運營範圍也在拓展中。

比一比,看一看

  百度這波秀肌肉,打幾分?

  “這是一種實驗性質的開放,目的是從實驗中獲取更多的實際數據用於分析。”一位關注自動駕駛領域的人士告訴深燃。

  體驗過程中,一位安全員稱,“我們在亦莊街道上看到的自動駕駛測試車輛,九成是百度的。”也就是說,還有小部分的測試車輛來自其他企業。

  事實上,百度、滴滴、文遠知行等出行企業自動駕駛的步伐一直在推進,近兩年都在內測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均是僅在部分城市的固定區域內運營,運營車輛和時間有限,隨車配有安全員。

  深燃也在近期體驗了一把文遠知行在廣州的Robotaxi。在安全性方面,文遠知行與百度和滴滴相差無幾,行駛比較平穩。整體路段也多以筆直道路為主,在遇到緊急情況會有安全員緊急接管。儘管流程與一般網約車無異,但文遠知行的Robotaxi等待時間也較長,司機接單和接客時間相比較於一般網約車的時長要長一些。

  而儘管文遠知行無人車與高德地圖合作,深燃體驗時卻發現便捷性方面不盡如人意。比如如果想用高德叫無人車必須在使用範圍內定位,但是具體範圍並沒有標明(WeRide go上也是)。沒有行駛範圍,乘客會感覺比較麻煩,因為不知道想去的地點是否在行駛的範圍內。

  “總體而言,相比於一般網約車,便捷度上比不上出租車,速度方面也是,價格方面與出租車相差無幾,對於乘客來說還是會選擇出租車。”另一位體驗了文遠知行無人駕駛服務的體驗者總結道。

  滴滴於6月底開始在上海向公眾開放Robotaxi,並於6月27日在央視新聞做了直播。

  滴滴號稱在上海投入的是L4級別的智能駕駛無人車,但是在直播中駕駛員多次接管方向盤,遇到復雜場景需要遠程求助。不過滴滴沒有百度今天的好運氣,直播當天不巧碰上了上海的梅雨天氣,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深燃,這對自動駕駛車輛的激光雷達和攝像頭這些傳感器都是考驗,不過總體來看,滴滴這次和其他兩家一樣,營銷意義大於實際。

  和對手一比,百度這波“秀肌肉”是什麼水平?

百度Apollo車輛來源/ 深燃攝百度Apollo車輛來源/ 深燃攝

  去年12月,百度取得了北京自動駕駛車輛道路載人測試牌照以來,經過了大半年時間的小範圍載人測試,在今年8月26日獲批了北京市自動駕駛第二階段載人測試通知書,才進入瞭如今面向社會公眾的階段。北京是繼長沙、滄州後Apollo GO Robotaxi開放服務的第三個城市。

  百度Apollo在長沙上線時的消息是,Apollo Go是百度Apollo聯合一汽紅旗進行深度定制化開發的前裝量產車型,擁有國內自動駕駛L4級別的第一條乘用車產線,歷經60餘項整車安全測試。

  和這一次有一位安全員的自動駕駛不同,9月15日百度世界大會上展示的無人駕駛車,把主駕駛位上的安全員拿掉了,全程由AI司機掌控。當時的行駛路段是冬奧會組委會所在地北京首鋼園區的特定路線。當遇到AI司機無法解決的問題時,百度的“5G雲代駕”才出手,也就是遠程操控系統,代駕員可以在雲端遠程操控汽車的行駛,當然,需要5G網絡下大量圖像實時信息傳輸到雲端。

李彥宏講解“5G雲代駕”李彥宏講解“5G雲代駕”

  “如果有遠程控制,這(百度)依然處於目前國內的正常水平。 ”一位自動駕駛領域投資人如此評價。

  今年3月,工信部出台了中國版的自動駕駛分級標準,L3為有條件自動駕駛,L4為高度自動駕駛,最高級別L5可以做到全場景全自動,一定程度上借鑒了國外的標準。

  其中,L3級別屬於條件自動化,車輛在特定環境中可以實現自動加減速和轉向,不需要駕駛者的操作。 L4的自動化程度更上一層樓,全程不需要駕駛員,但有限制條件,例如限制車輛車速不能超過一定值,且駕駛區域相對固定,並且一旦發生特殊情況,駕駛員可以切換到手動駕駛。

  “當真正去掉安全員、去掉遠程控制,才是真正的無人駕駛,百度現在只能叫智能駕駛。”此前,上述投資人告訴深燃,百度的技術現在還達不到L4級別。

  一位研究造車新勢力的分析師進一步表示,百度目前的水平最多是所謂的L3,還處於一些結構化道路的L3級別,也稱為特定場景、有限場景的L3自動駕駛。在他看來,現階段固定路線的載人運行出租車服務意義不大,這一次與百度此前在長沙推出的固定路段自動駕駛服務差不多,距離真正的商業化還有很遠。

  前有百度,後有滴滴、文遠知行,廠商們前赴後繼推出的體驗活動讓人感覺離自動駕駛出租車好像不遠了。

  今年百度世界2020大會上,百度公司首席執行官李彥宏更新了flag:5年之內,無人駕駛技術會進入規模化商用階段。他預測,到時中國的一線城市將不再需要限購限行,10年之內,基本解決擁堵問題。

  但目前這個階段,自動駕駛還面臨法規問題和安全問題沒有解決。

  搭載L3級自動駕駛技術、差點大規模量產商用的是即將在2021年推出的奧迪A8車型,可惜的是,因當前全球還沒有針對L3級自動駕駛汽車的法律框架,該車型只好放棄搭載L3 。我們現在可見的L2級、部分的自動駕駛,是特斯拉的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近年來曾發生過多起事故,系統仍在不斷改進。

  哪家能第一個抵達L4,我們拭目以待。

百度自動駕駛初體驗:就這?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