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口罩要滿足市場需求,難在哪兒?


口罩要滿足市場需求,難在哪兒?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青松   編輯/水笙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到處買不到口罩了。”李鵬對連線Insight這麼說道。

  他原本家中囤了一些口罩,但沒料到,這麼長時間來再也買不到一隻口罩。

  1月20日,鐘南山在央視連線採訪中提到,“新型冠狀病毒可以人傳人”後,藥店和電商平台的口罩快速售罄。正值春節期間,很多工廠的產能也並未恢復。

  李鵬原以為春節假期過後,口罩會好買些,但市場上口罩的供應一直沒能恢復。從N95到一次性口罩,他試了很多次,但“搶不到、價格太高、物流跟不上”等等,讓他放棄了在國內買口罩的想法。

李鵬最終選擇了一位韓國代購購買了規格為KF94的口罩,“這種口罩的規格跟國內的N95相似,但在價格上會便宜很多,大概5塊錢一個,就算最近漲價了也就10塊錢左右。”不過,他同時表示,這批口罩最早也要等到2月8日才能拿到手。

  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面前,口罩是防禦病毒傳染的一道重要防線,但當下,供應上的缺口、物流方面的不足,並未給足人們安全感。

  在這背後,疫情還在繼續蔓延。

  新浪新聞實時動態追踪數據顯示,截至2月6日16時37分(北京時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患者全國確診28120例、疑似24702例、死亡564例、治愈1307例。

圖源新浪微博圖源新浪微博

  在這種情況下,出門依然有風險,如何早日實現口罩的有效供應,是近期公眾關注的焦點。

  1

  為什麼難買?

武漢封城的第二天,李鵬的家人去到了附近的藥店,想要買一些N95的口罩,但藥店老闆告訴他們,“早就賣完了,沒貨。”李鵬回憶起來,藥店老闆告訴他們,他們一般在早上七八點就會出去進貨,但還是供不應求。

  同樣“勸退”求購者的,還有被越炒越高的價格。 “價格高峰的時候,一個N95的口罩要35塊錢,一千塊錢只能買幾十個。”李鵬這麼告訴連線Insight。

  這場“口罩爭奪戰”的背後,供應端才是真正的掣肘之處。從庫存到產能,一眾口罩生產商面臨著考驗。

口罩要滿足市場需求,難在哪兒? 2

日前,工業和信息化部有關司局負責人在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採訪時指出,口罩存在有效期,“無論是廠商還是醫院,在非特殊情況時期,都不會有大量的囤貨庫存。”

  對此,孝感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用耗材科馮主任在接受每日人物採訪時表示,醫院對N95口罩、防護服等儲備處於常年不足的情況。據他介紹,平日里,醫院會按照一定數額領取口罩,但這個數量只夠保障醫護人員自己使用。

每日人物在對多位尋求捐贈的醫護人員諮詢後也表示,很多醫院的醫用外科口罩庫存量大概在一個星期左右,“平常有時口罩也戴一天,如果不去視察病房,有的科室沒有戴口罩的需求。”在他們看來,“用得不多、存量少、脆弱的庫存和供應系統很快被疫情沖垮”是導致各地醫院口罩短缺的原因。

  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讓醫院成了最為緊迫的需求端,這讓更多的口罩湧向了醫院這一疫情防控第一線,年關產能不足的情況下,短期內流向公眾市場的口罩難以覆蓋到大量的使用需求。

口罩要滿足市場需求,難在哪兒? 3

湖南一家藥品銷售公司的負責人曾經告訴瀟湘晨報記者,在湖南,很多廠家的口罩分為兩條線,一個是醫院,另一個是藥店,“要先確保武漢和醫院等一線,之後才會到市場,也就是藥店。”

這位負責人表示,他們公司主要是從河南新鄉的一家口罩生產廠家拿貨,但“那邊的廠區一天能生產超過100萬隻口罩,不能隨便發給我們,都是先進醫院,或者發往武漢的多。”他這麼說道。

  需求激增,很多口罩生產廠家不得不提前結束春節長假,快速反應。

  廖佳明是四川恆明醫療器械有限公司總經理。從1月23日起,他以三倍的工資召回了已經放假的工人,這些工人採取三班倒的工作節奏,24小時不停歇地生產醫用口罩。

  但他還是遇到了新的問題。此前接受天下網商採訪時,廖佳明指出,無紡布、濾芯是生產醫用口罩、N95等口罩的關鍵原材料,在產能瞬間擴大的同時,原材料的缺口也在擴大。 “恆明醫療年前囤積的原材料可生產三四十萬隻口罩,現在早已經用完了。”他這麼說道。

3M中國有限公司的某位高層也曾在朋友圈寫道:“3M的手裡也沒口罩存貨了。”他同時表示,“工廠的備貨、原材料供應都是按月做的,需求一下子來百倍,我們也做不出一年的量。”

  生產出來的口罩,同樣要經過檢驗合格才能順利出廠。一位醫療器械領域的從業人員告訴每日人物,“生產出的口罩要按規定放置14天,檢驗合格才能出廠,這個流程時間是國家規定的,沒辦法縮短。”這無疑又增加了口罩流向市場的時間成本。

綜上所述,早期的庫存緊張,讓口罩此類醫療資源更多地向防疫一線傾斜,而即便是在後續產能加大的情況下,原材料的緊張、產品從生產到檢測合格之間的時間真空期、物流困局,都給口罩的供應加大了難度。

  2

  產能跟得上嗎?

“目前,口罩產能回复率已達60%左右,一天的產量超過1000萬隻。國辦近期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地方政府迅速組織當地重點物資企業復工復產。我們相信今後復工率將明顯提高,市場供給將有所改善。”工信部消費品工業司副司長曹學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此說道。

  疫情面前,全國范圍內的口罩生產廠家都緊急復工,以求盡快補上當前的供應缺口。全國范圍內,以省為單位,口罩復工大潮正在進行中。

口罩要滿足市場需求,難在哪兒? 4

  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的南昌朝陽醫療保健用品有限公司生產車間裡,工人在加緊生產口罩,圖源網絡

浙江省經信廳1月30日發布信息稱,為保障市場口罩供應,緩解供求緊張趨勢,從1月30日起,浙江在每天供應8萬隻口罩的基礎上,再增加50萬隻口罩的供應;

1月28日舉辦的廣東省疫情防控第二次例行發布會上,廣東省工信廳廳長涂高坤表示,截至1月27日24:00,全省29家口罩生產企業已經復工22家,復工率達到76%;

  1月30日,上海市經信委總工程師劉平公開表示,經過初步統計,上海共有口罩及輔料等生產企業17家,經過督促動員後,已經全部復工。他表示,春節前,上海每天口罩產量大約在40-50萬隻,1月27日恢復到日產80萬隻,1月28日上升到110萬隻,到1月30日,全市產量預計超過140萬隻。

  ……

  不僅如此,在各地複工的企業中,不少工廠都採取了24小時投產的強度。國際金融報報導指出,截至目前,全國范圍內的口罩日產量已經超過1800萬隻,接近我國口罩的日最大產能——工信部部長苗圩近日在天津調研時透露,我國口罩的最大產能為2000萬只。

  即便如此,在龐大的需求量面前,口罩的市場供應仍然面臨著壓力。

在財新網的一篇報導中,廣東酌希供應鏈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劉昌華估算,假設現在口罩是5000萬人的需求,按照每個人每天2個的使用量來估算,一天的需求量便是一個億。這無疑遠遠超出國內生產力負荷。

各地廠商復工,加緊趕製口罩,圖源網絡各地廠商復工,加緊趕製口罩,圖源網絡

  重壓之下,在全球範圍內尋求口罩以及原材料供應,是一個新的解法。工信部在1月30日的公開回應中表示,“我們除了國內的生產,也在推動國際採購,以滿足全國疫情防控需求。”

  政府出面的同時,國內的一些互聯網企業已經開始了國外採購。

  以阿里巴巴為例。 1月30日上午11時,阿里巴巴全球採購的首批N95口罩等醫療物資,由東方航空旗下東航物流承運,從印度尼西亞抵運上海浦東國際機場。

  而就在同日,從韓國首爾起飛的東航MU5042航班,同樣載運著阿里採購的1180公斤、70餘萬件醫療物資,於13時50分落地浦東。

在阿里巴巴和東方航空的這次合作中,雙方在印度尼西亞、韓國、以色列、俄羅斯等14個國家,形成了醫療物資全球採購與全球運輸的對接,這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緩解了國內在醫療物資上的困境。

  3

  運輸難題怎麼破?

  春節期間,運輸成了一個難題。

在1月25日,針對武漢等地的疫情,中國郵政、順豐速運、京東物流、中通快遞、圓通快遞、申通快遞、韻達快遞、百世快遞、德邦快遞以及蘇寧物流等國內的快遞公司便紛紛宣布,將開通全國各地馳援武漢救援物資的特別通道,全力保障疫情防控的相關物資運輸。

  但幾天以來,捐贈和援助物資調撥、運轉不暢通,物資運不進武漢的消息在社交平台時有出現。而以武漢為中心,很多周邊城市也面臨著有物資但收不到的情況。

  黃岡市黃梅縣紅十字會工作人員陳顯1月28日告訴《華夏時報》記者,“現在由黃梅縣防控指揮部統一負責接收社會各界的捐獻,但現在進不來。”

他指出,截至1月28日,黃梅縣接受的意向性捐贈,有口罩39萬個,手套3.2萬雙,防護服1850個,這些都是準備發快遞或者已經發快遞的,如果能到的話,這將極大緩解一線醫生的壓力。

  但在湖北省內,醫療物資想要成功進入,需要經過重重關卡。受疫情影響,湖北省內此前實行了交通管制和封城等措施,市縣一級交通多依賴通行證出入。而目前所募集到的醫療物資到達武漢之後,由各當地接收方派車輛借助通行證,才能去武漢拉貨。

根據每日人物的報導,武漢周邊地區的路段幾乎被封死,“鄉村道路上被挖出一道道溝壑、堆起了石頭和土坡。”一位某鄉村主任就對此表示,大量的物資就這麼被卡在了幾公里的路口外。

  針對這些問題,1月30日,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政策研究室主任吳春耕做出了回應。“交通運輸部正在研究制定具體方案,準備在武漢周邊設立若干個接駁轉運中心承擔轉運任務。”

  對於普通人而言,今年春節期間,也很難收到快遞。在電商平台和藥店都買不到口罩、醫用酒精等物資的情況下,不少有存貨的人會選擇給親友們寄一些,朋友圈也偶爾會出現賣貨的個人微商。但據連線Insight了解,很多快遞尚未營業,即使是還在運營的順豐,也不一定能夠順利寄出,有市民告訴連線Insight,朋友圈裡看到有人在賣消毒液便下單了,但隨後接到電話:“順豐說有一些省市不能寄了。”

  截至目前,各大快遞公司尚未給出詳細的營業時間表,沒人知道蔓延至全國的口罩短缺什麼時候能夠得到緩解。

  目前,各地推出了搖號買口罩的政策,廈門是首個線上搖號買口罩的城市,通過政務服務平台“i廈門”App實名預約,以夏商門店定點取貨的方式向市民供應口罩。由於預約人數過多,“i廈門”App還一度崩潰。上海、合肥、紹興等城市也推出預約限量購買的政策。

廈門搖號買口罩登記規則,圖源i廈門官微廈門搖號買口罩登記規則,圖源i廈門官微

  現在所有人期待的是,在口罩工廠恢復生產,跨境電商上線海外資源後,市場的供應量能夠充足起來,讓自己和家人在不得不出門的時候,有足夠的安全感。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鵬為化名)

口罩要滿足市場需求,難在哪兒?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