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空白纏繞

  來源:遊戲研究社(ID:yysaag)

  在日本香川縣,一位高中生收集了600個簽名交給縣議會,實名反對了該地的“遊戲成癮對策條例”。而這幾個月來,鬧得沸沸揚揚的“保護未成年人”條例,也終於要接收到未成年人的建議了。

  1

  不久之前,日本香川縣公佈了“遊戲成癮對策條例”,作為該地區應對未成年人“網絡遊戲成癮”的對策。但隨之而來的,則是一場持續至今的網絡戰役——有人口誅筆伐,有人力爭理據,有人一味反對。

  而亂象四起的原因,不僅因為這是日本首例針對“遊戲成癮”的條例,也來自於其令大量網民感困惑的條例內容。

  在這個“遊戲成癮對策條例”的草案中,引起爭議最多的一條規定大致是這樣的:

  18歲以內的未成年人每天只能玩1個小時的智能手機和遊戲,假期間則延長為1個半小時;高中生晚十點後不許玩,初中及以下的學生晚九點後不許玩。

這樣的規則無論放在哪個地區都顯然有些嚴苛過了頭,所以首次放出時大部分人的感想都是“不可思議”——遊戲先不提,在現代社會一天只用1個小時的手機顯然是有些困難的。

  所以沒幾天后,香川縣縣議會又做出了一次修改:取消對“智能手機”的管控,變成“未成年人每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並解釋此前是表述有誤。而其餘條例則大致不變——但爭議聲音仍然沒有變小。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2

  儘管該條例未設處罰措施,但其中約束未成年人遊戲時間的這幾條,恐怕仍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如若通過,將從4月開始正式生效。

  儘管這些只是仍待更改,尚未通過的草案,但仍然持續在日本網絡上激起千層浪。大部分日本網友都認為:這部分的條例並不合理。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3

  不合理的原因之一在於,這個“一小時以內”和時段的限制均毫無來由——給人感覺就是隨便定了一個數字,而並沒有考慮到實際情況。況且即使真的開始實施,如何實際管控又是一個問題。

  也有比較認真的日本YouTuber上街採訪香川縣的年輕人是否能遵守這個規則,得到的答案都是“絕對做不到”。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4

  有一個看法是相當普遍的:這個條例的作用,只是給了父母一個理直氣壯地斥責孩子的理由,讓他們能夠更輕鬆地施加壓力。

  由此也有人做出推測,稱這種過度的壓迫反而會適得其反——只能讓要求無法滿足的孩子越來越想玩遊戲。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5

  不少有類似經歷的成年人都認為:“這樣被壓抑著的孩子長大會成為超級遊戲宅”。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6

  而其中非常有意思的一個現像是,發聲最多,最抗議的,還是有類似經歷的成年人。動機也不難揣測:他們不想再有孩子重複自己被管控的童年。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7

  關於這個禁令,反對聲佔了大多數。但必須要說明的是,大部分人並不是在反對“遊戲成癮對策條例”本身,而是在質疑其管控尺度、力度設置的不合理——並沒有進行過合理的調查或研究。

  一位網友在博客裡斥責道:“禁令是最簡單,最不明智的選項”。

  這也透露出一個現實:制定這些“保護未成年人”條例的人,不一定真的考慮過怎麼保護孩子。

  2

  為了保護孩子而限制遊戲時間,那孩子不玩遊戲了去哪呢?恐怕沒人考慮過這個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聲勢浩大的爭議並非沒有由頭,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個看似遙遠的背景下:近幾年開始,日本的公園已經不再適合孩子玩了。

  近年來,由於日本老齡化程度日益嚴重,公園這一公眾場所也開始面向老年人的訴求進行更改。 “兒童公園”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街區公園”。

  但起初還是老少皆宜的公園,後續也開始不再歡迎兒童。根據日本國土交通省的調查,1998年至2013年間,公園裡鞦韆減少90%,兒童樂園減少了約20%,與此同時,老年人的健身器材增長了5倍。又因為這些增加的器材小孩子用的時候會“夾到手”“擠到腳”,所以又呼籲小孩子們不要用。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8

此外,不僅遊樂設備減少了,近來日本公園裡又開始規定“不要大聲喊叫”和“請勿亂跑”之類的告示,讓孩子們無從玩鬧,以至於有人吐槽“搞不懂在公園還能做什麼”。所以現在更常見的場景是,孩子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玩手機遊戲。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9

  公園裡孩子的身影逐漸減少,直到全部消失時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不久前,一位日本網友發了一張公園的照片,其中只有光禿的地面,蕭瑟的環境。

“因為危險,所以拆除了遊樂設施;因為危險,所以不再能玩球;因為危險,不再能放煙花;因為危險,不再能去玩;這裡成了僅屬於老人的場所。不久之後,老人們離開了人世,這裡一個人也沒有了。”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0

  這條消息引起了很多網友的關注,大部分人這時才突然驚醒——如今孩子的遊樂場竟然已經快消失殆盡了。事後這條推文的博主提出疑問:“因為‘危險’就乾脆搶先一步全部禁止,我想知道這樣的行為真的是正確的嗎?”

  這句話套在如今的“限制遊戲時間”上似乎倒也成立。也因此有人站出來提問:公園不能去,遊戲不能玩,孩子們到底要幹什麼?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1

  而如此“搞不懂大人的想法”,也是這次條例給人最深刻的印象。但至於大人們是否“搞得懂孩子們的想法”,這事似乎就沒那麼重要了。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2

  3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件備受關注的事情發生了:

  “被保護”的未成年人開始發聲。

一位收集簽名反對條例的高中生得到了許多人的支持:從上月開始,一位17歲的高二學生就開始在網絡上募集簽名,共同反對“遊戲成癮對策條例”,目前已經獲得了近600人的簽名,並上交到了縣議院。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3

  值得注意的是,這位高中生首先承認了對遊戲成癮的對策是必要的,但同時也表示:“遊戲時間是家庭來決定的事,希望行政單位不要介入孩子的世界”。

  他的這句話得到了很多年輕人的讚同。而在對於規定孩子遊戲時間這點上,收集的支持率比也透露出一個明顯的趨勢:年齡越大的人,越贊成遊戲時間限制,反之則越反對。根據數據顯示,年齡為29歲及以下者的支持率僅為17%,70歲以上者支持率則達到了40%。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4

  除此之外,年輕一代發出的請願也隨處可見。不過關注最多的仍然是這位收集簽名的高中學生。理由則是他的高中生、未成年人身份,是被條例約束的成員之一——這些“被保護者”的聲音,或許更加值得傾聽。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5

  管控值得認同,但同樣需要值得認同的方式,才能帶來益處。目前為止,條例是否會撤回,能否被修改成一個令人信服的尺度仍然是未知。現在,它帶來唯一的好處恐怕就是噴子們多了一句罵人的話——

  “你住香川縣?”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6
“一天只能玩一個小時遊戲”,被日本高中生聯名反對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