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滴滴順風車為嘀嗒IPO做了嫁衣裳


配圖來自Canva配圖來自Canva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劉曠

來源: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在國慶、中秋雙節的威力之下,“國慶堵車大賽”、“高速遇堵車點外賣”、“國慶堵車堵到釣魚”,一系列和堵車相關的話題頻頻在不同的媒體平台出現。

在節假日堵車各種話題的刷屏裡,出行市場“網約車第一股”將會出現的消息,掀了不小的波瀾。不過“網約車第一股”名號的人選卻不是屢次傳出IPO的滴滴,而是“撿漏”的嘀嗒出行。

在滴滴順風車業務下線的時候,嘀嗒出行順風車業務得以藉勢發展。日前,勢頭一片大好的嘀嗒出行已經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網約車第一股”的寶座也即將被嘀嗒出行冷不丁的拿走。

嘀嗒搶先IPO

出行市場的暗戰從來沒有停止。

在出行市場“一超”滴滴的順風車業務因屢陷事故而被迫叫停的時候,一直被滴滴所壓制的玩家開始悄無聲息的搶占市場,而嘀嗒出行就是悶聲發大財的代表。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顯示,按照順風車搭乘的次數來看,2019年嘀嗒出行成為中國最大的順風車平台,市場佔有率達到66.5%;按照搭乘次數來看,2019年嘀嗒出行在中國出租車市場的出行平台里居於第二。

嘀嗒出行的數據顯示,截止至2020年8月31日嘀嗒出行的註冊用戶數量已經超過1.8億,在嘀嗒平台上的月活躍用戶數量為1470萬,累計搭乘乘客數量3670萬。註冊的車主數量超過1900萬,通過車主認證的突破1000萬;註冊出租車司機累計突破190萬,通過出租車司機認證的超過80萬。

在滴滴的順風車業務下線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順風車司機、用戶往嘀嗒出行的流動,使嘀嗒出行悄無聲息的壯大起來。

從嘀嗒出行的財務數據裡同樣有很明顯的體現,2017年-2019年間,嘀嗒出行的順風車GTV分為達到7億元、19億元、85億元,在2018年、2019年實現171.4% 、347.4%的同比增長;同時順風車相對應的搭乘訂單分別為2360萬份、4820萬份、1.785億份,在2018年、2019年實現104.2%、270.5%的同比增長。

嘀嗒出行在順風車市場裡佔據的絕對優勢,加上順風車輕資產模式下,平台不用對司機以及用戶進行高度補貼,使其成為在燒錢的出行市場里為數不多實現盈利的企業。

根據嘀嗒出行的招股書數據,在2017年-2020年上半年間其實現營收為0.49億元、1.18億元、5.81億元、3.1億元;淨利潤分別為-9702萬元、-10.7億元、1.7億元、1.5億元。 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經調整的淨利潤率為29.7%、48.6%。

“順風而起”的嘀嗒出行,甚至先滴滴一步提交了招股書。 10月8日,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招股書,擬在港交所掛牌登錄上市,海通國際資本有限公司和野村國際(香港)有限公司為聯席保薦人。

不過嘀嗒出行看似順風順水的日子裡,也存在著不安心的地方。

成也順風車,危也順風車

近些年來殺入順風車的玩家不少,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每一個玩家都能在順風車業務裡混得風生水起,順風車業務裡屢陷爭端的玩家並不少。

嘀嗒出行的招股書裡同樣表明,在中國順風車市場裡,嘀嗒出行可能將會面對用戶選擇其他出行方式、相關監管規定的限制和安全隱私問題所產生的一系列挑戰。

在目前適用於網約車的相關法律法規裡,並沒有能夠直接應用於嘀嗒出行的順風車業務以及其他業務的。順風車市場發展的同時,安全事故也屢現不止,在這樣的趨勢下,在今後順風車市場勢必會迎來監管機構的進一步審查。如果監管機構提高對順風車市場的監管水平,那麼新的法律法規可能將會影響到嘀嗒出行順風車業務的推進。

對於依賴順風車業務的嘀嗒出行來說,一旦順風車業務遇阻,那麼嘀嗒出行面臨的幾乎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嘀嗒出行的招股書裡顯示,嘀嗒出行的營收結構由三部分組成:順風車以及出租車業務網約服務的信息服務費、廣告服務,而順風車業務則是重中之重。

數據顯示,在2017年-2019年間,嘀嗒出行的順風車業務的收入分別為2770萬元、7790萬元、5.33億元,在同期總營收中分別佔比56.6%、66.3%、91.9%;廣告以及其他服務分別實現收入為2120萬元、3970萬元、4100萬元、在同期總營收中分別佔比43.4%、33.7%、7.1%。

順風車業務對於嘀嗒出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嘀嗒順風車業務面對不僅僅是來自監管機構的壓力,還有來自於內部的壓力。在黑貓投訴平台上,關於嘀嗒出行的投訴量達到了5401條。

在順風車業務上孤注一擲的嘀嗒出行面對龐大的出行市場裡,捲土重來的滴滴與高德、美團等側面出擊的對手背負著與日俱增的壓力。

巨頭搶占出行市場高地

作為民生基礎的出行市場前景可觀。弗若斯特沙利文預測,在2019年到2025年間,由出租車、網約車、順風車構成的中國四輪出行市場複合年增長率為7.5%,在2025年整體市場規模將過萬億。

在規模龐大的出行市場裡,並不缺少淘金的玩家。嘀嗒出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出行市場裡不能忽視的存在——滴滴。

滴滴在經過了沉寂之後,為了奪回更多的份額滴滴又推出了一系列的新動作來搶占市場。今年年初,滴滴創始人程維提出了“0188”戰略,即將安全作為滴滴發展的基石,沒有安全一切歸0;三年裡實現全球每天服務1億單;國內的出行滲透率達到8% ;全球服務用戶MAU突破8億。

在滴滴的“0188”戰略下,滴滴在出行市場的各大細分市場分別推出了青菜拼車、特惠快車、快的新出租和針對下沉市場的花小豬打車。可以看到捲土重來的滴滴,在出行市場裡並不手軟。

而除了滴滴之外,阿里同樣對出行市場的蛋糕感興趣。早在2017年高德就推出了聚合打車模式,其打造的出行平台“高德易行”接入了滴滴、神州專車、首約汽車等第三方網約車。還有阿里的另一條線哈囉出現,對於順風車市場也是蠢蠢欲動。

同時為了完善自身服務閉環,作為本地生活服務平台的美團,不會錯過出行市場這重要的一環。美團在經過了直營模式的試水之後,同樣轉身做起了聚合模式接入了眾多第三方網約車。根據美團官方給的數據,目前美團打車已經覆蓋近42個城市。

相比嘀嗒出行,這些巨頭無論是在流量入口還是資金支持上,都佔據著不小的優勢。數據表明,嘀嗒出行從2014年至今共經歷了四輪的融資,金額超過1.3億美元,而最近的一次融資是在2017年3月,在長達三年的時間裡,嘀嗒出行沒有再公開進行融資。

如今嘀嗒出行面對巨頭們在出行市場裡的花式搶占高地,通過“撿漏”的嘀嗒出行能否保持優勢,成為資本對嘀嗒出行的提問。

滴滴順風車為嘀嗒IPO做了嫁衣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