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面對競業協議,常程和劉作虎、李炳忠活在兩個世界


面對競業協議,常程和劉作虎、李炳忠活在兩個世界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龔進輝

來源:龔進輝(ID:gongjinhui2)

  去年底,時任聯想手機負責人常程宣布離職,2天后高調加入小米,一度讓被打臉的聯想官方尷尬不已,後者給出的解釋是常程基於個人健康和家庭而離職。如今,輪到常程尷尬,因為其被北京市海淀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判支付違約金525萬元,並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

  儘管常程表示不服並提起訴訟,但輿論似乎並不看好訴訟前景。一方面,按常理來說,大公司高管簽訂競業協議是行業慣例,在競爭激烈的行業更是如此,當時常程在聯想身居要職,聯想所處的手機行業殺得刀刀見骨,簽訂競業協議再正常不過。

  另一方面,聯想方面拿出了常程簽訂競業協議的實錘,儘管他不認可本人簽字的真實性,但經仲裁委員會指派,法大法庭科學技術鑑定研究所已對常程2017724日簽署的《聯想限制性協議》進行鑑定,鑑定結論顯示確係常程本人簽字

  鐵證如山,容不得常程抵賴,明知背負競業協議卻還執意閃電跳槽小米,自己理虧在先,缺乏契約精神,聯想方面積極維權並無不妥。而其選擇上訴,真實目的似乎不是為了給自己討個說法,而是有故意拖延的嫌疑,意在爭取拖延至競業協議到期,以便減輕處罰甚至免於處罰。

  有趣的是,同樣是無縫接軌,揮別老東家擁抱新東家,常程境遇與劉作虎、李炳忠截然不同,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前者與老東家爭執不下,鬧得很不愉快,後二者則淡定自若地繼續深耕手機賽道。當然,他們再就業還是有些許差別,常程是從聯想跳槽到小米,劉作虎、李炳忠則是從OPPO出走後另立門戶。

  或許你會問,為何常程受到競業協議的限制,而劉作虎、李炳忠卻能輕裝上陣?簡單來說,常程違反競業協議,跳槽到聯想競爭對手小米,聯想方面自然不樂意,而劉作虎、李炳忠所謂的另立門戶,從頭到尾就是個偽命題,而是以另一種形式留在OPPO體系內,因此不受競業協議的約束,甚至壓根就不存在。

  騰訊《深網》曾還原了劉作虎從OPPO離職創辦一加的經過。201311月的一個週六,OPPO CEO陳明永給打電話,說要不我們去做一個新品牌,你來負責怎麼樣?劉作虎沒有任何猶豫,也沒有和家人進行過任何商量,當即就答應下來,因為他相信陳明永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做出的決定。

面對競業協議,常程和劉作虎、李炳忠活在兩個世界 2

  劉作虎說,自己當時向陳明永提的唯一要求是,要做就得另起爐灶,成立一家完全獨立的新公司,不然員工會覺得有OPPO這個大腿可以抱。第二天中午,陳明永召集OPPO一眾高管吃了頓飯,在現場將上述決定告知所有人,劉作虎很快就從OPPO辦理離職。一個月後,由劉作虎創立的手機公司一加正式成立。

  我給大家劃下重點:一、劉作虎創辦一加是陳明永授意的,他只不過是陳明永想法的執行者和推動者;二、儘管劉作虎強調一加是一家完全獨立的新公司,但真正起步後還是共享OPPO雄厚的供應鍊和生產製造資源。因此,一加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就與OPPO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對了,創業需要啟動資金,就算劉作虎再有錢,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支撐一加的發展。不知你發現了沒,一加成立近7年來,從未披露融資進展,而其直到2016年才實現盈利,試問如何熬過3年虧損期?原因很簡單,因為一加有OPPO這個靠山,慷慨地給錢給資源,使其在虧損的情況下照樣活得好好的。

  企查查顯示,歐加集團持有OPPOOPPO廣東移動通信有限公司)100%股份,並間接持有一加經營主體——深圳市萬普拉斯科技有限公司74.07%股份。這意味著,OPPO是一加大股東。既然它們有這層特殊關係在,一切疑惑也就隨之解開。

  比如,為何一加從不官宣融資消息?因為有OPPO輸血。為何劉作虎離開OPPO後仍在手機行業廝殺,OPPO卻不反對?因為是陳明永授意的,OPPO不僅不反對還很歡迎。一加何德何能,可以與OPPO共享供應鍊和生產製造資源?因為它們是一家人,你的就是我的。

  換言之,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或許,劉作虎與OPPO之間根本就不存在競業協議這回事。去年10月,劉作虎好基友羅永浩道出了一加崛起的真相,“一加是OPPO全資子公司,雖然劉作虎在很多方面比較厲害,但他們那不叫創業。 ”

  李炳忠亦如此。20187月底,李炳忠宣布離開OPPO,投身到realme的創業中去。彼時,鮮少在微博發聲的陳明永連發兩條微博送出祝福,背後的寓意你品,你細品。此後,李炳忠實際運作realme的畫風與劉作虎操盤一加基本一致,背靠大樹好乘涼,既不用為融資而發愁,也可以坐擁OPPO供應鍊和生產製造資源的加持。

  去年5月,realme正式回歸國內市場,李炳忠首度回應與OPPO的關係。 “首先,realme完全獨立運營的品牌,不是OPPO子公司。我們僅僅是得到了OPPO供應鏈、採購、製造的支持而已。目前還採用OPPO ColorOS,但未來是否一直使用可能要看用戶需求而定。realmeOPPO彼此之間的關係並不像小米和紅米,華為和榮耀。 ”

  “僅僅而已”,李炳忠說得可真輕鬆,OPPO供應鍊和生產製造是獨家資源,而且是其他玩家羨慕不來的巨大優勢,友商想共享都無門,他卻把資源共享說得如此云淡風輕,我也是醉了。

  realme是獨立運作的品牌,我們和OPPO共享一些供應鍊和生產,它更像是realme的一把武器,更多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只是一個起點,但不受限於品牌的製約。 ”realme CMO徐起也在一旁附和道。不管他們如何極力撇清realme不是OPPO子公司,我的內心始終毫無波瀾:你使勁辯解,我保證不信。

  去年11月底,realme一家中國區域分公司的首席商務官Chung Hsiang-wei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如果realme公司業務規模繼續擴大,作為OPPO一個子品牌,realme可能從母公司獨立出來。儘管與李炳忠、徐起表態不一致,但我很欽佩這個高管的耿直,敢於直接捅破那層窗戶紙。

面對競業協議,常程和劉作虎、李炳忠活在兩個世界 3

  其實,地球人早就知道一加、realmeOPPO親兒子,關係非同尋常,但三者總是諱莫如深、極力撇清,強調各自獨立運營,而非父子關係。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值得玩味的是,今年以來,三者似乎終於不再藏著掖著,儘管沒有公開高調宣布彼此是一家人,但已透過種種舉動來低調認親。

  我列舉個實錘,你們感受一下:

  1、今年1月,OPPO芯片TMG(技術委員會)有了更詳細的規劃和人員任命,其對整個集團的芯片平台定義和芯片開發領域領先型負責realme和一加技術人員也加入到芯片TMG專家團中,可以看出造芯是整個歐加集團(包括OPPOrealme和一加)未來的重要方向之一。

  2、今年1月,realme CMO徐起的微博認證突然變更為realme副總裁、全球營銷總裁,其中全球營銷總裁與OPPO高管沈義人、劉列的抬頭一模一樣,加上其他廠商高管幾乎不用這一抬頭,很難讓人相信realmeOPPO沒關係,明擺著是向母公司看齊。

  3今年6月,OPPO宣布劉作虎將回歸OPPO,兼任其首席產品體驗官,致力於提升歐加集團相關智能終端產品的用戶體驗。按理來說,OPPO與一加互為競爭對手,如果一加與OPPO沒關係,劉作虎怎麼可能在競爭對手公司擔任要職?這顯然不合情理。

  4、今年7月,OPPO商城微信小程序正式升級為歐加商城(後更名為“歡太商城”),商城介紹中提及“匯聚OPPO、一加、realme三品牌”,一加、realme可以享受OPPO售後,各自新機也把歡太商城視為重要的首發陣地,比如realme V5和即將發布的一加8T

  種種跡象表明,OPPO、一加、realme都隸屬於歐加集團,被外界稱為“綠廠三兄弟”,背後實際控制人是陳明永。因此,無論是劉作虎還是李炳忠,從離開OPPO後開啟新事業的第一天起,就能盡情地自由奔跑,不僅沒有競業協議的束縛,而且還能得到OPPO各種優質資源的助力,畢竟一家人不分彼此。

  正如羅永浩所言,劉作虎、李炳忠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創業,屬於典型的含著金湯匙的富二代創業,只不過換了種形式與OPPO共生,本質上仍是OPPO系。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在面對競業協議時,常程與劉作虎、李炳忠不同命,後二者的高級待遇常程是羨慕不來的。

  說白了,雙方境遇有本質區別。常程是不遵守契約精神而任性跳槽友商,這是聯想所不能忍的;劉作虎、李炳忠則是在家大業大的歐加集團內授命換崗,陳明永大力支持。

面對競業協議,常程和劉作虎、李炳忠活在兩個世界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