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互聯網相親,是怎麼收割單身男女的?


互聯網相親,是怎麼收割單身男女的?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金璵璠

來源:深燃(shenrancaijing)

十一回家,你被催婚了嗎?

“毫無意外地被催婚了,但我也不敢告訴家人,我被婚戀介紹平台騙了,一下騙了一萬多。”妮妮對深燃回憶,自己被四波紅娘輪流洗腦,“你年齡不小了,從談戀愛到結婚需要時間”,當天早中晚三頓飯都沒吃,餓到頭昏,妮妮最終消費了10100元才離開小房間。

先是在線上釣魚,以“有很適合你的男/女生”的說辭誘導用戶到線下門店進一步溝通,接下來就是密閉空間內長時間的信息轟炸,軟磨硬泡用戶購買服務,這些套路不但發生在小平台,某些老牌互聯網公司也深諳此術

同時,在PUA文化盛行的今天,情感領域的生意不再只是婚戀介紹這麼單一,一家情感諮詢平台App上的課程範圍包括挽回愛情、老公出軌、婚姻修復、贏得優質男、重回熱戀等,具體到提高個人魅力、外形建設、朋友圈展示面打造、如何與女生幽默有趣的聊天併升級關係等等。

這些課程有低至9.9元/年的性愛秘術課,高至14000元兩個月的情感挽回一對一私教課,多數課程承諾手把手教學,“一個月幫挽回男/女友”,深受一些性格內向或急於挽回前任的單身男女青睞。

可是,一旦服務開始,提供服務的公司轉眼卻成了投訴平台的常客。很多用戶發現導師授課不專業、不及時,比如發送十多個G的電子材料,讓學員看書甚至看電視劇提升自己,有受訪者表示導師多是半小時或一小時後回复,理由是“忙了一天累壞了”或“目前的情況不合適回复”,且不允許其未經導師同意回復對方,並在過程中繼續被誘導報名更高階的課程以解決感情問題。

當用戶申請退款才恍然發現幾乎不可能全身而退,要么耽誤感情,要么損失金錢,強制支付三成違約金或拿不到任何退款,乃至被導師拉黑,再也無法撥通客服電話。

深燃和多位用戶溝通後,還原了當前情感諮詢、婚介市場亂像中的一角。

  01

  情感挽回“老炮”花鎮:

  前身泡學網,涉PUA案

在情感諮詢領域,有一家大名鼎鼎的公司——花鎮情感,這家公司亦和PUA(全稱Pick-up Artist搭訕藝術家)綁定在一起。

上個月被曝光的26歲男子燒炭自殺疑遭女友PUA的新聞,一度引起軒然大波。據多家媒體報導,輕生的男子為了挽回女友,在無資質情感諮詢師“娃娃”的指導下服用了精神藥物,諮詢師就職的廣州確幸信息諮詢有限公司所屬的母公司正是廣州花鎮教育諮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花鎮情感)。

來源/ 天眼查來源/ 天眼查

深燃查詢天眼查發現,廣州確幸信息諮詢有限公司已於9月12日從在營(開業)企業變更為註銷企業。事實上,其母公司的業務範圍之廣令人驚嘆,花鎮情感從前是男性泡學文化交流社區之一泡學網的網站備案公司,現在對外是一家戀愛情感技巧與婚姻諮詢平台,陣地是花鎮App。

來源/ 天眼查來源/ 天眼查
花鎮APP介紹花鎮App介紹

黑貓投訴上針對花鎮App的投訴量達到32起,多數投訴者的訴求是花鎮涉嫌誘導消費、虛假宣傳,要求退款或賠償,但被要求支付30%違約金,多次與花鎮客服交涉未果。

一心想挽回前任的Vivian,於8月26日在花鎮App付費了2個月的一對一私教課程,原價15900元,活動價14000元,次日預約了高級導師諮詢。因為Vivian感覺這位導師的溝通欠缺涵養,比如“學歷、外表都不重要,我以前的女友是英國留學生,長得也好看,我一樣把她甩了”,後續的實操指導也不夠專業,如建議她要想挽回,就要約見面並需要有肢體接觸,導致前任對她的態度極度不耐煩、甚至要拉黑,她便找到花鎮的助理及銷售投訴,得到的反饋是“導師經驗很豐富,需要再給點信任”。

Vivian的私教服務訂單 來源/ 受訪者供圖 Vivian的私教服務訂單 來源/ 受訪者供圖

她對深燃回憶,自己因此情緒低落壓抑、每晚失眠到天亮,無法正常工作,當她在後台提交退款申請後,花鎮方面表示,提前終止合作須付30%違約金。 Vivian自稱當時是在多名銷售輪流電話溝通、軟磨硬泡三個月後,才報了私教課,但只服務了兩天,就付出了四千多元,感覺非常失望。

另一位投訴者小洋子為了挽回感情,於今年6月17日購買了上述一對一私教課程,同樣發現導師不專業,第一位導師讓她自己看電視劇或看書提升自己,另一位心理老師說她有抑鬱症需要去醫院配合藥物治療。在購買服務4天后,她申請全額退款,售後客服稱需支付30%的違約金和四天的諮詢費。

花鎮App上不止有上萬元的私教課程,以黑貓投訴上出現次數頗多、花鎮App上導師排行榜第一的魏夢琦導師為例,她的直播間裡有低至9.9元/年的性愛秘術課,上至6680元/年用於鞏固親密關係的甜蜜愛情訓練營。

來源/ 花鎮APP來源/ 花鎮App

不止一位購買花鎮App服務的用戶向深燃表示,他們大多先在導師的直播間聽免費的前期課,直播間內時不時會發放20元到5000元不等的優惠券,最初報名了訓練營的大班課,在群裡諮詢得不到解答或被告知“要學習的內容非常多”後,報名了一對一的私教課

在購買服務前,花鎮導師口頭承諾親自指導、手把手教學,“一個月幫挽回男/女友”,他們接受服務幾天后發現服務不及時、不專業,甚至聯繫不上工作人員,因此要求退款,但花鎮以“不論課程類還是非課程類付費內容均為虛擬商品,不支持退換”為由,部分人只拿回了70%的費用,還有更多人申請退款無果且聯繫不上客服人員。

  02

  情感挽回腰部平台:

  付費後幾乎無服務,通過誇大問題誘導消費

在情感挽回產業裡,花鎮的知名度和課程費用都處於頂端,在它之下,還有為數眾多的腰部同類產品,以小鹿情感為代表。一位曾經試圖購買花鎮私教課的用戶告訴深燃,幾番對比後,正在猶豫是否購買小鹿上的課程。

小鹿App首頁有不同的欄目,如挽回愛情、老公出軌、婚姻修復、贏得優質男、重回熱戀等,課程表裡名目眾多,價位不等,比如1.9萬人已學的戀愛訓練營(送聊天話題模板),價格範圍是1888元到9888元,用戶無法在App上自行下單,需要聯繫諮詢師使用定制收款支付

小鹿APP界面小鹿App界面

自稱性格內向、不會與女生聊天的小雨下載了小鹿App,當導師不斷強調“幸福是自己的,學到的東西也是自己的”、“完美蛻變不僅僅是聊天,最主要是思維的轉變” ,並提出將安排兩位導師輔導時,他於7月21日購買了小鹿情感上的聊天加速器課程,費用是定金800元加上課程費1700元共計2500元,訴求是追求一位女生。課程內容包括提高個人魅力、外形建設、朋友圈展示面打造、如何與女生幽默有趣的聊天併升級關係等。

小雨付款時與導師的聊天記錄及訂單 來源/ 受訪者供圖小雨付款時與導師的聊天記錄及訂單 來源/ 受訪者供圖

剛付費的前兩天,導師負責幫小雨編輯好回复內容,包括表情包,小雨只需要轉發給女生即可。後來每次都是他自己主動嚮導師“求救”如何回復對方時,才偶爾有一位導師回复,但也不及時或是敷衍處理,一般是半小時或一小時後回复,理由是“忙了一天累壞了”、在服務私人定制的學員(一對一服務),或“目前的情況不合適回复”,且不允許他未經導師同意回复女生,這讓小雨的追求計劃雪上加霜

不但前期承諾的一位主教課程、一位疏導心理一共兩位導師輔導無法實現,在和對方溝通的過程中,導師一直在誘導他報名更高階的課程才能解決感情問題,小雨表示自己沒錢,導師勸其借錢,並稱“實在沒錢,先交定金也行”

小雨與導師的聊天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小雨與導師的聊天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

天眼查顯示,小鹿情感的主體公司為北京魅動力教育諮詢有限公司,旗下有小鹿和垂直電商渠道野獸先生兩個產品。

小雨向深燃透露,自己並非是一時衝動付了費,早在兩三年前在百度上就看到了這款App的廣告,當時的名稱是壞男孩,他因為遇到感情問題在近一年左右再次下載了改名後的小鹿App,也是因為了解到小鹿情感還有線下店鋪,判斷相對靠譜才付費的,但沒想到付費兩天后,導師就變了態度。他回想整個課程,稱只學到了一點,就是“別太把女生的要求當回事”

小鹿情感母公司於2016年登記壞男孩標識 來源/ 天眼查小鹿情感母公司於2016年登記壞男孩標識 來源/ 天眼查

  此前導師口頭承諾15天不滿意可以退款,小雨在第10天撥打客服電話申請退款,結果被告知“15天不滿意退款”的規定以前確實有,現在沒有了,新規定是“48小時內可退款”,過時不退。剛滿18歲的小雨無奈之下試圖通過黑貓投訴維權,現在再聯繫導師發現自己已被對方拉黑,客服電話也無法撥通。

在溝通中,深燃發現,多位用戶的感受是,在下單前,導師描述的內容和自己的情況吻合,並極力強調會用專業能力幫你解決問題,一旦付費,服務質量反而下降了,甚至只會誇大問題,告知用戶需要更高階的課程才可解決問題

有的用戶表示在報名小鹿平台上兩千多元的一對一私教課後,只收到了十多個G的電子材料,嚮導師諮詢問題,對方一開始是幾十分鐘後回复,後來是一兩天后回复

還有用戶對深燃表示,找的也是小鹿平台上推薦的奈爾戀愛團隊來解決自己的情感問題,課程費用2588元,因為經常不回复、指導聊天3次沒有效果,提出更換導師,結果被對方拉黑

訂單截圖訂單截圖
與導師的聊天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與導師的聊天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

  03

  釣魚式相親:

  密閉空間+長時間洗腦

在情感指導、挽回之外,相親是更加有利可圖的市場,不少婚戀介紹平台為了敲定一筆買賣,往往是不惜一切代價誘導用戶消費,“技巧”滿分。

蘇亞平時工作忙,交友圈不廣,無意進了“我主良緣”的微信交友群,填寫了部分資料。突然有一天我主良緣的紅娘打電話給她,邀請她去門店詳談,不過被她拒絕。蘇亞對深燃回憶,在那之後的一個月時間裡,“紅娘一直電話轟炸、洗腦,打感情牌,告訴我,好幾個不錯的男生看了我的資料、對我有好感,約我線下面談”

5月21日,蘇亞來到店裡,“紅娘一見面就開始各種誇我,說給我找店裡頂尖的紅娘給我服務”,當天她又填寫了更詳細的個人資料,於是另一位紅娘開始對她進行長達4個多小時的“轟炸”。蘇亞稱,主要是講述自己有多牛,有多少成功案例,“她說那些女孩都很幸福,我比她們條件好,還漂亮,門店有很多優秀的男生,就差她幫我這一把了”,“我可以幫你找到條件很好的,有車有房定居蘇州的,年薪30萬以上,你找到男朋友,可以讓他補貼你這部分錢”。

見蘇亞開始猶豫,紅娘於是推薦套餐。 “她一來就推薦了7萬的,說7萬隻是優質套餐的基礎套餐,我嫌貴,雙方就僵持著,她開始說,看我是很棒的女孩子,想幫我,為我去申請一個5萬的優惠套餐,內容跟7萬一樣。”紅娘一邊勸蘇亞不要猶豫、不要後悔,還口頭承諾不滿意就退款。

甚至在蘇亞未同意的情況下,自稱財務的工作人員帶著二維碼來收款,一陣攻勢下,蘇亞被催著付了款。剛付完5萬元,紅娘突然很懊惱地說自己忘了,其實有一個7萬的結婚返還版,也就是2年內結婚可以返一半,非常划算。在沒有詢問蘇亞要不要的情況下,直接拿起電話與上級免提狀態下溝通。 “演戲開始了,在我面前,很艱難地為我爭取,打感情牌,讓我沒辦法拒絕。”就這樣,蘇亞被盯著用支付寶借唄又付了2萬,總共7萬,並被催著簽了一份電子合同。

接下來,紅娘給蘇亞約見了三個男生。 “第一個我不滿意,我說了原因,也跟紅娘說,不要比我大7歲的男生,結果介紹的第二個還是比我大7歲。介紹的第三個沒在我的要求範圍內,我沒去見面。”事後,反應過來的蘇亞要求退款時,紅娘拿出合同稱“合同上寫了,單方面解除合同不能退費”。這時蘇亞才知道,關於結婚返還一半是指總金額的60%再扣除30%的基礎服務費的一半。

蘇亞與我主良緣簽訂的服務合同及聊天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蘇亞與我主良緣簽訂的服務合同及聊天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

沈樺和蘇亞的遭遇大同小異,一位老師負責進店洗腦,另一位老師負責對接男女見面

沈樺是在一個微信公眾號上看到我主良緣的免費相親廣告的,填完資料後接到紅娘陳老師的電話。 “問我想找什麼的女生,我說完想找的標準,她就給我推薦了一個女生,說很合適我。”紅娘以此為由,約沈樺去店裡進一步填寫資料。

多次溝通後,沈樺在8月22日晚上到店。據他回憶,被安排到一個小房間裡進行了長達3個小時的“洗腦”。 “了解過去的情感經歷、家庭背景、經濟狀況,問消費習慣,是用信用卡多還是花唄多,問額度有多少。還給我看了他們公司創始人上電視的節目。”直到當天晚上23時,紅娘拿來價目表叫沈樺付費了19980元的服務,“付款後才叫我籤的合同,我都沒時間看合同內容”。

9月13日,我主良緣向他介紹過一個女生,紅娘告知他“初次見面不宜聊太久”,匆匆見面後就沒了下文,女生微信不再回复。當沈樺提出退費時,紅娘表示“女生正在篩選中”,“服務一旦開始就不可以退費”。

沈樺與我主良緣簽署的電子合同 來源/ 受訪者供圖沈樺與我主良緣簽署的電子合同 來源/ 受訪者供圖

“如果當時要我付現金,我可能也不會簽,他們誘導我分期付款,說這樣每個月還款壓力小。”沈樺對深燃分析,這些紅娘的套路是,深挖你的過去來給你心理壓力,窺探經濟狀況來試探給你辦什麼價位的套餐,並且他懷疑介紹的女生也是平台找的托。

公開資料顯示,我主良緣的主體公司是深圳我主良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由鄧達於2007年創立。在部分新聞報導裡,鄧達被稱為“中國紅爹”。

來源/ 百度資訊來源/ 百度資訊

  多位用戶在黑貓投訴平台上反饋,我主良緣先是在線上釣魚,以“有很適合你的男/女生”的說辭誘導用戶到線下門店進一步溝通,接下來當面銷售的過程中,就是密閉空間內的信息轟炸,利用軟磨硬泡的手段,誘導用戶購買服務。

事實上,這不只是我主良緣的獨門秘笈。

有用戶在黑貓投訴稱,在世紀佳緣註冊賬號後不久,有紅娘電話聯繫說“有女生想要見面”,以此為由約到線下門店見面,接下來就是填寫資料、了解情況、分析單身原因,談到一半說要交16800元的費用後才能介紹對象,當時因為身上現金不多,經雙方協商先付了8000元,且未簽署合同,只提供了收據。這位用戶事後反應過來,在未開始服務的情況下,向世紀佳緣申請退款卻被拒絕,理由是定金不能退。

另一位珍愛網用戶妮妮也是在這樣的套路下,被四波工作人員輪流洗腦,“你年齡不小了,從談戀愛到結婚需要時間”,當時早中晚三頓飯都沒吃的妮妮,餓到頭昏,最後終於消費了10100元才讓離開小房間。

一位消費者權益保護領域的律師表示,這涉嫌侵犯用戶的自主選擇權,而對於用戶的退費要求,平台若以服務一旦開始就不可退款的理由拒絕,既不合法也不合理,涉嫌侵犯用戶的公平交易權。該律師特別提示,用戶簽合同時需認真閱讀合同條款。

需要提醒的是,不但垂直的婚戀或情感諮詢平台,就連陌陌這樣的社交平台也不定時開設了相親配對頻道。

一次偶然的機會,林書進入陌陌該頻道,裡面是一對一的直播形式,設有主持人,流程與《非誠勿擾》類似,有心動表白環節,男女方可以給彼此刷禮物,當達到一定心動值方可進入下一環節。

林書告訴深燃,有其他主持人告訴他,陌陌後台設定的規則是刷禮物最多1000塊錢,很多人刷七八百元就能在平台牽手成功,但是他一個晚上給一位女嘉賓刷了5000元禮物也未能牽手成功。

林書的充值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林書的充值記錄 來源/ 受訪者供圖

事後,他認為平台方面監管不到位,主持人按比例分成,自己相親時遇到的主持人並未提前告知相親成功需要多少資金,只是反復以各種藉口誘導男嘉賓充值。

總結下來,小到情感諮詢公司,大到老牌婚戀平台,都可能利用單身男女的焦慮,設置套路藉機斂財。從一定程度上來說,相親平台有其存在的意義,但企業如果盲目追求利益而忽視責任,毀掉的將是無數單身男女的幸福甚至自信心。

*題圖來源於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文中Vivian、小洋子、小雨、蘇亞、沈樺、妮妮、林書為化名。

互聯網相親,是怎麼收割單身男女的?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