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民宿人的黄金周:订单量上去了,却还在亏钱


民宿人的黄金周:订单量上去了,却还在亏钱 1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文/苏琦

  编辑/金玙璠

  2020年已经过去四分之三,往年民宿酒店的必争之地——十一黄金周,今年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热闹。

  今年国庆节难得与中秋节双节“合体”,有了难得的8天假期。9月2日,国庆长假火车票正式开售,9月30日和10月1日出发的多趟列车车票当即售罄。

  与车票的火热相比,这届民宿的十一黄金周可谓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受云南瑞丽疫情反复的影响,西双版纳、丽江等地的民宿无人问津。当地有民宿老板表示,今年十一的网上订单量不到10个,价格也比往年低了一半。

  部分民宿因为所在城市的恢复情况不错,迎来了订单大爆发,比如校园订单接到手软的杭州民宿老板,十一订单量比五一翻了将近三倍,比去年同期多了将近一倍,还有位于网红城市长沙的民宿,十一入住率比五一高出30%,甚至比去年同期还高。

  不管民宿订单量是热是冷,价格都还没恢复。丽江一家民宿以前旺季房间不愁卖,今年连房租钱都没赚出来,就连订单大爆发的长沙民宿,受当地整个酒店行业的行情影响,价格也比往年低。不少民宿商家反馈,十一订单量虽较五一有所上涨,但价格依旧卖不上去。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今年顾客在心态上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他们不敢再提前一两个月预定房间,往往是提前半个月甚至提前一周才开始预定,但即便这样,部分客人仍然会退单。

  疫情就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多位民宿人告诉深燃,冬天就要来了,希望疫情的阴霾早日过去。能整体恢复到去年的状态,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以下是他们的讲述。

  入住率较五一提高近八成

  但价格一直上不去

  猫隐设计生活民宿负责人陈惠

  开业时间 | 2019年

  地理位置 | 扬州

  我之前是一名职员,和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做了猫隐,把民宅改装成了9间房,从去年10月1号开始运营,到现在可谓是多灾多难的一年。

  刚开始的两个月,我们完全没有经验,到11月一看业绩报表发现,如果照这个节奏下去,可能到年底就得关停。团队接下来开始摸索,就在信心慢慢恢复的时候,1月底疫情爆发,所有平台的订单全部免费取消。

  疫情期间全程闭店,我们人也在老家,来不了扬州,不知道扬州周边以及游客的情况,当时心是最慌的。但凡我们人在店里,还可能抓住任何一个机会,给店里带来一点点收益和希望。一直到3月中旬,我们才陆续回扬州办复工手续,这期间零订单。

  好在经过这一年的发展,虽然有疫情的影响,但今年十一的入住率相比五一提高了至少七八成,只是价格还没有完全恢复。今年十一黄金周的价格只能算是节假日当中的平价,比疫情前的价格低了三成左右。

  扬州的七八月份是旅游淡季,往年十一的价格一般会提前一个月开始上调,今年情况特殊,客人都是提前半个月甚至提前一周才开始预定。因此十一前的两个月,我们比较慌张,感觉快到节假日了,房间预定量却不见好转。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临近十一,我们还遇到了退单的情况,大部分原因是原计划带孩子出行,但学校要求学生尽量不外出。像这类因不可抗力因素退掉的订单,都是全额退款,我们为了冲业绩只能降价再出售。

  我们店属于成长比较快的,原因是,我们很清楚自己的优势跟劣势。体量小,可以更灵活地调价出售,相比大体量的酒店,同样的入住率我们的成本更低、亏损更少,缺点是盈利能力弱,我们拿这9间房的成本,受疫情影响,至少往后推一年才能收回。

  既然体量比不上,就将服务的细致度拉高。比如客人入住当天,我们会在10:00之后联系客人,针对开车或者坐车推荐不同路线,对方如果找不到,或是遇到下雨天气,我们负责接送。因为我本人是个路痴,到陌生的地方希望能得到帮助,我也会把自己放在客人的角度去提供解决方案。

  再比如,一些带小朋友的客人,如果顾虑店里的电热水壶不干净,我们会直接送矿泉水让他给宝宝冲奶粉用。

  我一直信奉的一点是,要懂得自己的劣势在哪,然后在其他方面弥补,你可能需要花更多心思,但也会增加自己的包容度。

  对十一满怀期待

  结果被瑞丽疫情打回原形

  半宅民宿负责人禹龙

  开业时间 | 2020年

  地理位置 | 西双版纳

  我之前在大理做了三年半民宿,第一年跟别人合伙,后面的两年半自己做,一切都跟民宿绑在一起。

  今年疫情一开始,我在大理的民宿全部开始退房退款,直到3月下旬,房子一直空着。我原本就有离开大理的打算,刚巧赶上4月中旬我的房子到期,便下定决心来西双版纳,因为现在西双版纳做民宿的整体环境比大理要好。如果没有疫情,我可能没有这么大的决心离开,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大理和西双版纳相距甚远,大理好多开客栈的同行,都分流去了两个地方。一拨到了贵州,因为当地有扶持,我是今年5月底跟着另一拨人来到西双版纳,自己一间一间考察,目前一共租下了6间房。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之前大家都以为今年国庆能满房,结果半个月之前瑞丽出现境外输入病例,对云南几个旅游城市的影响都挺大的,国庆的订单比五一少了将近一半,价格也比五一低。

  十一是一年当中唯一一个长假,是民宿商家的必争黄金时间段。七八月份已经可以开始预定十一的房间,那时候单量眼见着往上走,我对十一满怀期待,结果9月又打回原形。新闻每天播报瑞丽患者人数的那几天,每天都要免费取消几单,我周围有些运气不好的同行,取消的只剩下一两间,也不见新订单进来。

  现在平摊下来,一个月我要保证有1万元收入才能打平水电房租,维持正常运营,但目前我只有四五千元的进账。

  但我的心态还是很稳的,疫情会慢慢恢复,只要熬过中间的缓冲期就能回血。民宿行业和别的行业不同,如果恢复过来,即使11月份是淡季,价格也可以比以往的淡季定得高一些,如果每天都有客人来,就能把之前一两个月的收入打平。

  开民宿,对我来讲是很自由的,它不像其他工作,被人管着,还要跟同事相处,做民宿始终都是我一个人。当然过程是很琐碎的,水不热、少个杯子,不管多小的事,只要客人叫你一次,你就要做一次,客人一天叫你10次,你就要做10次。

  身体上很累,但是心不累,过程还是挺享受的。特别是有的客人求婚成功了,看到女方一打开门的那种惊喜和高兴,我就觉得做这些不光是职责,还挺有意义。有的客人走的时候还会把花留下来送给我,写一个纸条留在房间里,这些都是他们的一片心意。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2014年前后是这个行业的黄金期,大家把自己的审美、对生活的热爱投入到民宿里,出现了很多有特色、性价比高的民宿。现在行业越来越规范,反而把一些有个性的东西抹平了,网红感越来越明显。但不管钱多钱少,至少我做民宿是开心的。

  报复性消费来了

  但亏损的窟窿需要长期弥补

  栖江月江景民宿负责人小月

  开业时间 | 2019年

  地理位置 | 湖南

  我们的民宿坐落在湘江边上,这边有一栋高层江景楼,正对着橘子洲头,我们在里面挑选了十几间视野比较好的房间来做民宿,目前一共有16间房。

  大家因为疫情在家里闷得太久了,长沙本来就是网红城市,今年十一假期更是火爆。我们一般会在七八月准备好房间,调整好价格,迎接从9月初开始的订房热潮。到节前,房间基本都已订满。

  整体来看,十一游客入住率比五一高了30%,甚至比去年同期还高,至于价格,我们十一的价格一般比平时翻两倍,虽然今年整个酒店行业的价格都会低一些,不过我们也比五一时提高了。

  我们店是2019年11月开始运营的,两个月之后,就遇到疫情大爆发。那段时间,街上都没有人,更何况酒店。我们几乎空房了一个月,几百块的房就算只卖几十块,都没有人住。当时每个月还有大量的固定成本,需要不断往里砸钱,感觉像是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里,看不到未来。

  到了3月底,疫情稍微稳定一些,我们在做好防疫措施的基础上,开始慢慢接待客人,用一些特价房引流。当有预定的那一刻,心情才稍微放松了些,起码有进账了,剩下的就是亏多亏少的问题。入住率到四月底恢复到一半,从五一开始到85%以上。到了七八月的旺季,我们才真正把价格提上来了一些,逐渐步入正轨。

  疫情期间,五一广场那边有两成民宿都转让出去了,疫情期间的亏损,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补漏,很难靠十一八天堵住窟窿。但十一确实是一个报复性消费潮, 我看好长沙这座城市,这可能也和长沙本土的年轻品牌,比如茶颜悦色、三顿半等有关,本地品牌的营销也能带动旅游和民宿的发展。

  以前旺季房间不愁卖

  今年连房租钱都没赚出来

  绿缘客栈老板叶鹏程

  开业时间 | 2017年

  地理位置 | 丽江

  一到旅游旺季,我们这的房间不愁订不出去,很多游客都没房住,因此我们很少在网上做推广,大部分都是客人自驾或者自己找过来。

  但今年十一比往年十一差远了。人们总以为云南的昆明、丽江、瑞丽这几座城市离得特别近,前两天云南又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2例,这些都会影响客人,不敢来这边玩。今年到现在为止,网上的订单不到10个,整体订单少了一半,价格比往年降了一半。

  我之前在烟台做厨师,一次来丽江旅游住了一个月,就和两个人合伙做起了民宿,一干就是三年。开第一家店的时候,过完一个暑假,生意特别好,计划在一年之内把投的钱赚回来,第二年开始盈利,当时觉得这门生意好做,就开了第二家。

  第二家去年五一前开业,过了个十一就遇上了疫情,一开始整整一个月,不允许营业,一个订单都没有,就算有订单也不能接。当时的钱都投资在客栈上,另外两个合伙人撤资了,民宿就低价转让了。我们接手的时候,光转让费就15万,装修花了接近10万,半年时间大概接了五六万的单,最后转让价是10万,实际亏损在六万左右。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第一家客栈总共22个房间,客房有13个,剩下的房间短租出去了。原本暑假之前订单开始多起来了,但部分地区疫情一反复,订单立马又没了。

  现在就是干赔,眼看过年就要交房租,今年连房租钱都没有赚出来,再熬个半年一年吧,熬不下去,我也就撤了。

  我们民宿接待的主要是散客。之前云南旅游的口碑不是特别好,大部分游客自己来,那时的生意特别好做。这两年云南旅游的好感度上去了,旅行社越来越规范了,很多客人选择跟团游,旅行社安排的酒店都有星级标准,有资质才可以接待,就不会选择我们这种客栈了,这也会影响我们的生意。

  大学生开学了,十一订单疯长一倍

  墅懒日租创始人魏铭松

  经营时间 | 2018年

  地理位置 | 杭州

  十一、五一这种长假期,我们一直不是特别重视,以往的数据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普通周末一样,零星几单,但今年也不知道为什么,7天全部订出去了,连中间的4号5号都排满了。

  5月份,我们平台延伸至民宿业务,上面的第三方轰趴馆(带住宿)开始有订单了,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1/3,自营的轰趴馆恢复到以前的1/4。

  到了今年9月,浙江的高校开学了,整个十一的订单量比去年多了将近一倍,和五一相比预订量翻了将近三倍。

  五一大多是白领订单,十一大多是校园订单。我们在校园的用户基础非常好,新的学期,有的毕业有的迎新,大家就一起来玩了。

来源 / Pexels来源 / Pexels

  价格还是按照周六周日的价格去卖。国庆8天假期,第1天到第7天都是周六的价格,第8天按周日的价格,之后按照正常的价格来。

  意外的是,我们的小程序最近更高频了,它在疫情期间完全没有日活,现在每天有几十个人登陆,甚至还有人在小程序上直接下单。

  没想到暴风雨来得总是这么猛烈,十一订单一下子爆了,我们以前只有一个客服人员,前两天CEO亲自下场当客服,我也去场馆帮忙接待,忙得不亦乐乎。

  我们平台上的场馆变少了,有的场馆倒闭,有的还没有装修好。今年我们这边的轰趴馆,小品牌都活不下去,要么被代运营吞并,要么被品牌合并,中大型的连锁品牌开始挤压个体经营者,剩下的都是进行资金运作,开成相对连锁的模式。我们自己还有家代运营公司,手上有两套全资的大别墅、一套公寓、10套小型的代运营场地,现在正寻求转让。

  我们正准备建立一套联盟机制,把一些优质品牌拉到体系内。现在两个品牌有意向,争取能在我们APP推出时,成功签完合同,这就相当于,整个杭州大概有1/10的场馆被我们联盟所控制。

  团队方面,我们前半年都在裁员,下半年我计划扩招校园代理人,恢复到去年31人的水平。

  我对报复性消费潮的感觉是比较明显的,卖的单子好了,心态都好起来了。但现在校园还没有完全开放,订单只要能整体恢复到去年的状态,我就已经非常满意了。

  疫情就像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头上,我们最期望的,是彻底和疫情说再见,重现真正的旅游热。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月为化名。

民宿人的黄金周:订单量上去了,却还在亏钱 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