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賈寧宇

來源: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頭圖| IC Photo

新商業變革、技術革新、競爭格局劇變,加上席捲全球的疫情“黑天鵝”事件爆發,在諸多因素疊加之下,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折疊,按下了快進鍵。少數公司成為了幸運兒。騰訊、阿里巴巴、拼多多、字節跳動、美團點評、京東等巨頭們的市值或估值,刷新了一個又一個紀錄,他們依然在征戰中書寫著商業大航海的傳奇故事。

關於互聯巨頭第二梯隊TMD(頭條、美團、滴滴)的一個經典問題,TMD三家誰後勁更足?這可能要看他們3年、5年、10年後。

2020年的賽程接近尾聲,TMD陣營的商戰依舊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2

今年5月,美團市值突破1000億美元之際,王慧文宣布減持200萬股股票,套現2.74億港元;6月24日,王慧文在微信朋友圈的發文,被不少網民解讀為宣布將提前退休。

7月3日,美團又對外回應:S-team成員王慧文的退休時間並無調整,工作都在正常進展中,仍將在2020年12月退出公司具體管理事務,後續老王將繼續擔任公司董事,並任美團終身榮譽顧問、“互聯網+大學”特別講師。無論“提前退休”,還是“原定時間退休”,哪個是真相假像已經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作為團購、美團外賣、單車出行等重要業務的拓荒人,美團最好戰的那個男人——王慧文正在逐漸離開舞台。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3

一輛4.2米長的大卡車,踩著夜色從倉庫中緩緩開出來,車上一批共享電單車整裝待發。城市的夜晚靜悄悄,但老徐的工作才剛剛開始,他的任務是將這批共享電單車投放到城市的街道上。

這份工作沒有多少技術含量,但想要做好卻著實需要動一翻腦筋。老徐一般選擇在深夜出動,因為城管很少在深夜上班,車子被拖走的概率極低,而投放的成功率直接關係到他的收入,一切不容有失。

像老徐這樣的夜行者不在少數,在每個夜晚的11點左右,他們在泉州、合肥、長沙、寧波、青島等二三線城市魚貫而出,載著巨頭的出行夢,一股腦湧入城市的街頭。

他們的背後,一場共享電單車的新戰事正在悄然上演。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4

大戰正酣,巨頭玩家們使出渾身解數發力,互相侵入對方腹地。在擴張中整合,在整合中加速擴張。本無交集的四個巨頭玩家,因社區團購齊聚同一個賽道短兵相接。 110天的激戰過後,2020年社區團購賽道格局,由原來的“春秋五霸”(興盛優選、十薈團、同程生活、食享會、美家),變為阿里(餓了麼、十薈團)、騰訊(美團優選、多多買菜、興盛優選)和滴滴的“三足鼎立”格局。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5

在行業經常並列而論的TMD組合(字節跳動、美團點評、滴滴出行)中,滴滴經歷過最殘酷的戰爭,擁有最複雜的股權結構,面臨著最嚴峻的監管,遭遇過最大的輿論危機,同時,也是三家中估值/市值最低的一家。過去8年,滴滴經歷過加速起飛時帶來的快感,也品嚐過失重後帶來的痛苦,如今,滴滴正在重回軌道,它要再次證明自己依然是一家戰鬥力十足的公司。

這場戰爭,不僅可以幫滴滴鞏固出行市場頭把交椅的位置,還可以為其在IPO時,謀得議價優勢。如今,戰鬥的發令槍已在滴滴內部打響。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6

根據美團財報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美團新業務及其他分部的收入為42億元,這與王興的“千億金融帝國”還有相當遠的距離。另一邊,字節跳動的金融佈局已經開始轉向國際市場,在新加坡組建全球支付平台。滴滴金融業務雖然已經實現盈利,但如果局限在出行領域提供服務,其體量勢必無法與另兩家小巨頭抗衡。

既失去了最佳發展時機,也錯過了監管窗口紅利期,TMD小巨頭都沒能在金融領域把握住機遇取得關鍵突破,王興、程維、張一鳴的金融夢,還有多少勝算?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7

在中國的互聯網江湖,不安全感與邊界危機是每個創業公司都必鬚麵對的問題,即便如滴滴這樣的獨角獸也不例外。

3月16日,滴滴上線跑腿業務。 3月24日,滴滴定下新的目標,日單數超一億,國內出行領域滲透率超8%。

表面上看,這兩者似乎並無關係。事實上,這秉承了滴滴一貫的策略:既想在出行領域做深,延伸各種出行方式及汽車後市場服務;又想做寬,無論是過去的外賣,還是如今的跑腿業務都可以算作是做寬的嘗試。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8

滴滴和百度,一個是靠出行起家的互聯網新秀,一個是以搜索入列BAT的老牌互聯網巨頭。於滴滴而言,自動駕駛是其登上千億市值的唯一途徑;於百度來說,自動駕駛是其第二條增長曲線,也是重回巔峰的砝碼。兩個互聯網巨頭首次交鋒,爭奪中國版Waymo的席位。

沒有人會懷疑自動駕駛未來的地位,Waymo用千億估值告訴所有玩家,自動駕駛就是一塊大蛋糕。但無人駕駛的漫漫征途需要資金、資源,也需要戰略定力,滴滴和百度終將會進入對方的腹地,而戰火隨時會燃起。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9

沒有慶祝大會,沒有全員發獎金,美團的10週年選擇了低調度過。

突然之間面臨一波“疫情危機”,讓美團上上下下對此議論紛紛。但在10週年全員郵件上,美團點評CEO王興並未提及此事,而是寫道:“新的十年,我不祝大家一帆風順,我祝大家乘風破浪。”

在2010年3月4日,第一個團購項目上線,10年時間裡,美團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數次危機。從“千團大戰”、“外賣大戰”、“合併點評”,到“2018 年危情上市”,以及2020年的商戶反彈。王興如何一次又一次帶領美團越過危機?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0

從2月開始,重慶、四川、河北、雲南、山東、廣東等地多家協會,紛紛公開呼籲美團等外賣平台降低佣金。

餐飲業要對抗的不僅僅是天災,還有人為壓力。然而,美團本身也是兩難的處境,連續虧損5年、上市2年,企業背後承擔著資本的盈利訴求。

作為一家擁有620萬活躍商家、300多萬騎手的平台,美團必須找到三方平衡點:既要讓商家賺錢,也不能虧待騎手,自己也需要盈利。美團也正在想辦法拿出解決方案。一方面擺脫單一業務的依賴,一方面通過2B服務為商家創造更多價值。

但終究有些商家抵不住寒冬,他們倒在了復甦黎明的前夜。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1

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市場能有大的可能性?王興用5年的時間證明,美團能夠突破1000億美金市值。當線上流量紅利逐漸枯竭之時,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潛能被逐漸發掘。

尤其在2020年一季度中,由外賣衍生的即時配送業務在疫情中大獲增長。美團5月25日發布的財報信息中顯示,新業務方面,公司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長4.85%至41.68 億元,這其中就包含閃購、賣菜等新零售到家業務。

美團、餓了麼兩大巨頭入場之外,蜂鳥、達達、閃送、順豐,這些原本以物流配送見長的平台公司,也瞄準這一領域。同城即時配送中,多元化多強爭霸局面已逐步形成。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2

2014年,31歲的張一鳴正意氣風發地迎來他的“黃金時代”。那次與國內新銳企業一起遊歷矽谷之旅,為字節跳動帶回了OKR和中台等先進理念,知名華裔企業家楊致遠的一番話,更是為今天的很多事情埋下了伏筆。

2018年,張一鳴將中航廣場樓外的“今日頭條”Logo,換成了“字節跳動”,其個人身份也從“今日頭條創始人兼CEO”變成了“字節跳動CEO”。兩年後,他將字節跳動做成了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的“頭牌”。

2020年,TikTok的全球月度活躍用戶數已高達8億。達到這一數量級,TikTok用了三年,而YouTube花了六年,Instagram花了七年,Facebook則花了十二年。

一邊是輿論壓力,代表公眾的情緒,一邊是股東利益,代表增長的迫切需求,手握10億用戶的TikTok迎來了命運的轉折點。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3

“張一鳴最看好的三大產業,一是AI,二是汽車,三是在線教育,現在AI產業有’飛書’,汽車領域有’懂車帝’,教育領域還缺乏明星案例。”

2019年末,字節跳動宣布旗下全系產品的月活已經達到了15億,這一巨大流量導入哪個垂直產業都會造成“堰塞湖”。而字節也在短短兩年時間中,自研和收購雙管齊下,前前後後拿下20多個教育項目,通過巨大流量哺育這些產品,字節在教育產業的一場大躍進已經開始。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採訪多位在線教育行業人士,他們表示字節的資金和資源優勢並不是最可怕的,畢竟在線教育領域也迎接過騰訊和百度兩大巨頭,他們也曾來勢洶洶。最重要的不同是,幾乎都在教育產業遭遇挫折過後,張一鳴對字節教育的熱情並沒有冷卻,字節跳動注定要在教育市場掀起“腥風血雨”。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4

2020年這波疫情帶來的宅經濟紅利,又讓在線教育行業投入了買量大戰。

據介紹,早期大家都在投放百度搜索,2018年是騰訊微信和廣點通,2019年是字節和騰訊居多,百度、快手和微博粉絲通也適量投放。 2020年至今,字節和騰訊投放總額近乎持平,但抖音在伴魚廣告投放的平台中後來居上。

字節如何逆襲成為信息流廣告市場的第一?騰訊為何手握最多流量,卻“後知後覺”地開啟狂奔變現?百度在客戶及技術底蘊強的基礎上,如何追回曾經的榮耀? 2019年至今,三家上演了互聯網下半場最精彩的一幕大戰。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5

繼2019年代理髮行10餘款遊戲試水後,2020年,字節跳動加速了自研遊戲的進程。

重度遊戲,將會是字節跳動今年的焦點。據“晚點Latepost”此前報導,字節跳動將在2020年推出一款MOBA(多人在線戰術競技遊戲)、一款SLG(策略類游戲)和MMO遊戲(大型多人在線遊戲)。

2019年,字節跳動通過收購+自組建的模式,組建遊戲團隊。在探索頁遊和休閒遊戲領域,並取得休閒遊戲發行的第一名之後,字節想要進軍Moba乃至整個遊戲領域的野心,已經越來越按耐不住。

在信息流與短視頻領域與騰訊交鋒後,字節遊戲已經再次向騰訊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王興、張一鳴、程唯的功守道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