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安徽好人


安徽好人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馮浩南

來源: 獸樓處(ID:ishoulc)

原標題:安徽好人

1861年的秋天,比以往來得晚一些。

曾國藩已經包圍安慶兩年了,北邊的鹹豐讓他去解放江浙滬,西邊的胡林翼求他去救武漢,東邊的洪秀全更是老給他找麻煩。曾國藩哪兒也不去,他給弟弟曾國荃寫信,說這一仗:

不要怕,滿倉就是一把梭。

9月5日凌晨,曾國荃轟塌了安慶北城,彈盡糧絕的太平軍戰鬥到了最後一人。

長江進入安徽後,途徑安慶、銅陵、蕪湖、馬鞍山後直入南京。安慶失守後,南京再也無險可守,太平天國隨之覆滅。

中國人講究個順勢而為,自古安徽朋友要討生活,無不是順江而下,走南京,過常州,最後留在大上海。

徽商首富王文銀,是安慶人;比亞迪王傳福,是蕪湖人。中國最危險的女人董明珠,雖然是南京人,但是畢業於蕪湖職業技術學院後,鳳興之地也是安徽。把張近東、史玉柱也算上,哪個逆過這個勢?

在安徽當官也是一樣,安慶曆史上一直是省會,省裡的地方官要想進合肥,總要到長江邊鍛煉一下。

這幾年也有個例外,比如安慶好人,蔚來汽車的創始人李斌。

  1

前幾年,新能源車企是各地政府的香餑餑,競爭非常激烈。就拿江蘇說吧,南京養出了博郡、拜騰,南通養出了賽麟,儼然是新能源汽車天下共主。

散裝江蘇在新能源車這盤大棋上,那會看起來是贏定了。

4月底,濃眉大眼的李斌回到了合肥簽約。蔚來汽車的全球總部在上海,代工廠在安徽。前幾年,李斌一直努力想把自己的工廠落在上海。

但上海不缺新能源汽車產業。大眾、通用凱迪拉克、特斯拉都要在上海設廠,加上地頭蛇上汽,要么有錢要么有技術,再不濟的也是上面有人。

只有蔚來,上市融資未達預期,產能不足限制營收,能不能在上海建廠,一直是個小問題。

馬斯克當時發過一條推特。大意是說蔚來的上海工廠,必須等特斯拉的超級工廠產能達到50萬輛後才能動工。

看到精明的上海朋友,最終選擇和矽谷大佬做朋友。安慶好人也不等了,扭頭走了。

北京的亦莊國投,浙江的湖州政府,再加上廣汽、吉利、上汽……每個傳聞裡的干爹都沒給過李斌面子。

兜兜轉轉,在蔚來最危險的時候,李斌還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理原點,把中國區總部放在了合肥。

為請來資產負債率150%的蔚來,合肥政府拿出70億買了蔚來中國24%的股份,其他配套更是不惜工本。為拉老鄉一把,安徽還把給蔚來代工的江淮和國軒高科的股份賣給了大眾,20億歐元還沒捂熱,轉身就塞給了李斌。

大眾在安徽紮根時,是給政府立過軍令狀的。 5年後,大眾計劃在中國賣出150萬輛新能源汽車。蔚來的步子更大一些,從今年開始算,到2025年,蔚來規劃總營收4200億元,還要在科創板上市。

李斌對家鄉父母官的投資眼光評價很高:

就好像是往二級火箭投入燃料。

二級火箭好像一般也就能陪到衛星升空前吧。

合肥這邊剛剛動土,江蘇就發來了賀電。 6月份,博郡、拜騰、賽麟相繼宣告扑街。散裝江蘇政府豪擲百億的大手筆,換來三大新能源車品牌不足100輛的銷售。

這並沒有影響合肥的腳步,最近的幾個月裡,合肥的領導不斷奔走在合肥市每一個與汽車相關的大場合。在威馬電動車最新一輪百億D輪融資裡,又出現了合肥的身影。

一把梭哈買下賽道的合肥,有了新的外號:

投資銀行。

浩南算了算,大眾說自己5年內賣150萬輛,蔚來說自己5年內賣100萬輛,5年才賣250萬輛車。

你們比一年要賣100萬輛的恆大汽車不知差到哪裡去了。雖然一輛車都還沒看到,但轉眼就要去科創板上市了。

  2

合肥市的金寨路很長,連著中科大和經開區,見證著這座城市一次又一次的“豪賭”。

上世紀60年代末,因為和老大哥的關係緊張,北京的高校開始向各省外遷。中科大外遷的目標省份裡,河南、湖北、江西都扭扭捏捏。特別是河南,專門領著中科大選址的同志鑽山溝看丘陵,擺明了不願意同志們來分口糧。

安徽的領導就不一樣,他告訴中科大選址組,給你們騰出合肥師範學院和銀行幹校,給你們裝空調,省委沒暖氣都保證你們有:

還給一大筆錢。

70年代末,大部分外遷的北京高校都搬回了北京,中科大留在了合肥。

30年後合肥的孫書記,也沾過北京高校外遷的光,他大學讀的武漢地質學院,其實就是北京外遷的中國地質大學。

孫書記是被合肥人討論最多的書記。

2006年,京東方要搞6代線液晶屏,175億的投資連娘家北京都接不住。京東方的王總本來想去深圳碰碰運氣,結果被孫書記截了胡。

當年,合肥財政收入還不到400億。孫書記說深圳給多少,我合肥就給多少,我地鐵都先不修了,卡號趕緊發過來。

2010年9月,孫書記在一場記者會上告訴大家,昨天京東方已經開始點火了,能夠生產26-37寸電視和顯示器用液晶顯示屏。他還給大家算了筆賬,靠賣地是不能支撐一個城市的固定資產投資大幅增長的,要靠:

社會化和市場化。

給京東方的175億,一半是貸款,政府出了30億,剩下的,機構投資者們出。這個合肥模式在今後10年裡屢試不爽。

孫書記高升後,吳書記和宋書記還是這個模式。不管是京東方還是長鑫,都給合肥帶來了豐厚的回報。

2017年,合肥新聞聯播專門做了一期回顧節目,歷數這些投資給合肥帶來的變化:

雞生蛋、蛋生雞、雞和蛋都留在合肥不想走了。

這哪裡還是在說城市管理,簡直是巴菲特的股票經嘛。

投出了感覺的合肥,現在把自己的投資組合稱為“芯屏器合”、“集終生智”。不少其他省的投招部門,紛紛也組團來學習。

  3

歐陽修被貶到安徽滁州時,寫下《醉翁亭記》,說“環滁皆山也”。這似乎有點像今天安徽的處境。

論GDP,東面的江蘇全國第二,北面的山東全國第三,西面的河南和湖北,分別是全國第五和第七。

全國20個最牛掰的城市,有9個圍繞在合肥周圍。今年2月份,合肥公佈了2019年的經濟數據:

9409.4億。

這個成績,讓市民們很興奮,因為前一年的城市20強排行榜裡,最後3名的成績都是8000多億。

合肥的朋友們還沒慶祝兩天,濟南公佈了成績單,GDP比合肥多出了34個小目標。安徽又一次遺憾地被擋在20強門外。

4年前,國務院的把安徽8個城市劃進了泛包郵區。這是一個壓力山大的區域,蘇州的GDP相當於安徽的一半,浙江的杭州和寧波每年新增常住人口是合肥的三五倍。

要想和這些城市搶人搶資源搶發展,一般手段肯定是不行。

所以你知道安徽這幾年是怎麼過的嗎?曹雪芹寫劉姥姥第一次進大觀園,滿屋中之物都耀眼爭光的,使人頭暈目眩。

還好,旁邊的江蘇省比較散裝。

疫情期間,各個省市都派醫療隊支援湖北。江蘇13個地市,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大巴和橫幅,他們甚至不是坐著同一趟飛機來的。有記者攔住一輛大巴,問對方是哪裡來的,那人脫口而出:

蘇南。

其他省都是一碼通全省。到了江蘇這兒,南京有寧歸來,淮安有淮上通,蘇州不僅有蘇城碼,還有蘇康碼和文明碼。也是辛苦領導想這些名字了。

這麼散裝的省份,也不是沒有共同點。

包郵區裡,上海人搞金融,浙江人搞互聯網,這兩個模式安徽都叫不起。

江蘇自古是魚米之鄉,商人崇尚實業,愛好重資產投資。不管你是美國人、日本人、韓國人還是歐洲人,只要你來辦廠子,散裝江蘇處處歡迎。

上世紀90年代,蘇州和無錫用工業園模式拉動地方經濟轉型升級,讓江甦的GDP一舉超過了山東,步步緊逼廣東。

這一切,都被上游的安徽朋友看在眼裡。

這幾年,上海嘉定區書記和常州市長都被安徽“搶”了過來。合肥的發展模式,簡直蘇南的小翻版。張五常說,縣際競爭是中國在經濟困境中出現奇蹟的主要原因,史玉柱也說,市縣級政府是中國經濟最強大的發動機:

中國的縣可以作為企業看。

今年5月,合肥的虞書記上任的第二天,就去了經開區,總投資超過1100億的上百個項目,在這一天同時開工。

這1100個小目標,三分之一投給了長鑫的晶圓研發製造,十分之一給了蔚來汽車。

虞書記是安徽天長人,和張近東是老鄉。當地人說天長人性子急,虞書記在安慶、宣城這些長江沿岸城市當一把手時,就是個急性子。

安慶和宣城兩地市民在博客和論壇裡就愛講虞書記的段子,他批評下屬效率低的故事流傳甚廣。

最近虞書記和包郵區的領導們開會,話術都變了:

我們的長三角。

6月,合肥出了一個政策,嚴禁公務員上班炒股。你包叔說,這是領導的一片苦心啊:

買股票要長線操作,別動不動就瞎操作。

安徽好人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