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搶票大作戰:搶票軟件和黃牛紛紛退敗


搶票大作戰:搶票軟件和黃牛紛紛退敗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謝媛媛

  來源/子彈財經

  搶票軟件和黃牛紛紛退敗

  “今年比去年更難搶票。”

  這似乎是每個搶票用戶的心聲,今年越來越多的人都發覺,往常很容易搶的票在今年突然都搶不到了——搶票軟件和黃牛紛紛退敗。

  “快!幫我加速!”周海棠將一個搶票軟件的鏈接丟到幾個群中,光購買幾大搶票軟件的會員,他就花費了幾百元,而在12306的車票候補區他更是墊付了候補車費約1000多元。另外,他還在一些旅行軟件中預定了機票,也墊付了約3000多元。

  這場搶票運動堪比高考,差一秒就可能與一張車票失之交臂。周海棠在軟件中發現,和他同時開搶的人數高達3000多人。

  一票難求已經成為了年前各大公司員工們討論的話題之一,他們爭先恐後地在同一個時間一同奔赴同一個地方——搶票軟件。

圖 / 網絡圖 / 網絡

  從小年開始,鐵路迎來節前搶票高峰期,其中,最搶手的車票當屬臘月二十六至除夕,“一票難求”正是發生在這個時間段。要買票的人紛紛通過第三方平台開啟提前搶,甚至有人聯繫倒賣火車票的黃牛,就為弄到一張回家過年的車票。

  但是今年,就連曾經能打包票的黃牛們也集體失聲了。另外,疫情的突然來襲,這讓很多黃牛們猝不及防。

  “沒辦法,我們從內部拿到的票都少了一大半,而且今年票也不好搶了,主要是12306推出了候補功能。”北京的一位“老黃牛”老湯對「子彈財經」說,今年的疫情也導致了往常讓他訂購返京車票的人數驟減。 “大家的行程因為疫情被打亂了,我們受影響也很大。”

  往常他都會從火車站拿到一部分預定票,“候補一出我們拿到的票更少了,我現在都不敢怎麼接活了,因為不像以前那麼有把握。”他無奈地說。

  黃牛“失利”其實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顯現,急切需要車票的人們逐漸依靠另一種途徑——搶票軟件。這是依春運而催生出的產業鏈,尤其是在第三方平台開啟火車票預訂功能後,搶票軟件得到進一步發展,同時它也在不斷壓縮著黃牛們的“生意”。

  搶票產業也引起了中國鐵路官方注意。在官方措施不斷升級的情況下,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正在不斷上演,一方明令禁止,一方卻得到許多用戶的擁護。

  從線下排隊到線上排隊

  國內購票渠道的發展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線下排隊電話訂票網絡售票,每個階段都解決了上個渠道遺留下來的問題,但與此同時又增加了新的問題。

  起初,大眾在線下售票窗口購買火車票。每到春運時期,窗口便人頭湧動。很多人為了搶到一張車票,往往很早就開始在車站蹲守。

  據市民王先生回憶,“那時候南下打工,只有過年才能和家人團聚。為了買張票,很多人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趕到售票廳排隊。”今年王先生已經55歲,他對昔日購票的場景記憶猶新。

  即便如此,在運力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依然有很多人買不到票。排隊半天卻被告知沒票是常有的事情。 “有時候壓不住火,就會莫名其妙開始跟售票員吵。那時候就覺得,要是有沒有餘票能提前告知就好了。”王先生說道。

  周海棠說,他以前也經歷過這樣的時刻,自己有時排在前10名之內,但到自己的時候已經無票。 “非常鬱悶,也很想罵人,但它就是沒票了。”

搶票大作戰:搶票軟件和黃牛紛紛退敗 2

  2011年,中國鐵路官方推出電話訂票和網絡訂票。當年,上海鐵路局、廣鐵集團等均開通了電話訂票,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線下排隊的狀況。但是電話訂票似乎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好用。 “由於電話訂票早於網絡售票,導致大家一聽說不用排隊,全部開始打電話訂票。”董冰對「子彈財經」說。

  “有時候打一個小時才能撥通,撥通又要按照提示輸入各種信息,非常麻煩。”根據語音提示選擇車次、具體乘車點以及具體到站點等一系列繁瑣的流程十分浪費時間。用董冰的話來說,等她終於按照要求輸入了所有項目,車票早就被搶完了。

  繁瑣的步驟,效率不高的電話售票在那一年同樣飽受詬病。

  為了徹底解決這一問題,12306網絡售票軟件上線。儘管登錄12306官網經常要根據要求,選擇模糊的驗證圖案,但是相比此前的線下和電話訂票,這已經是最便捷的購票方式。直到主打旅遊的第三方平台加入售票市場,12306開始面臨新的挑戰。

  推上檯面的搶票軟件

  回顧中國鐵路訂票的歷史,我們不難發現,從“買票亂”到正規化地切換似乎在一夜之間——12306的到來徹底地解決了買票亂象,同時,線上預訂火車票也逐漸成為潮流。

  根據12306官方微信消息,截至2020年1月9日,全渠道最高售票數為1月3日。當天銷售量為1637萬張,其中鐵路12306網售出1443萬張,佔全渠道售票88%。

  而在網絡售票逐漸興起的過程中,不少旅遊平台也開始參與其中。攜程、途家、美團及飛豬等平台都在過去提供機票+酒店服務的基礎上,增開火車票預訂業務。

  最初,旅行平台銷售火車票的初衷是為了引入流量,藉此搭售平台內的酒店住宿等產品。但在利益的驅動下,平台在後期開始設置保險等隱藏收費項目,隨著媒體們將該問題公之於眾後,整個行業在輿論風波中開始收斂。

  反倒是節假日期間,乘客外出遊玩的強烈意願為其提供了更多商業機會。尤其是春節期間,在需求量巨大但運力有限的情況下,搶票成為春節的主旋律。

  有需求就有市場,加速包逐漸成為旅遊App的標配。即便12306在2018年春運就曾表示要遏製網絡搶票,但今年春節第三方售票平台仍在提供搶票服務。

  像攜程、美團和飛豬等平台均推出了不同價位的搶票產品,價格從0-70元不等。價格越高,買到的加速包越多,搶票速度越快。另外,各大在線旅遊平台也均推出了會員服務,購買會員即可享受最高搶票速度或優先搶票權。即便最後用戶需要退票、改簽,也能比官方收取更多手續費。

  “今年就是攜程、蒜芽一起用,兩者在速度上不相上下,機率上攜程要大一些,但攜程一般買了會員後也只有3次免費極速機會,用完了還是要花錢。”週海棠說,像火車票攜程搶到的機率要高一些,有時下單後第二天就能搶到票。

圖 / 攜程圖 / 攜程

  周海棠每年都要依靠搶票軟件來買票,他早已是各大搶票軟件的會員,但是會員並非萬能,有時能否搶到票也需要靠運氣。

  周海棠的同事李同沒有購買會員業務,因此在搶票效率上要略慢於購買會員的用戶,他只能依靠加速包助力。 “如果使用它的極速或者優先出票服務的話就要另加錢,太不划算了。”

  需求在不斷遞增,這也使得眾多搶票軟件紛紛被推上檯面。從近年來搶票軟件大受歡迎的情況來看,其搶票成功率的確要比12306更高些。

  對於搶票軟件為何能夠快速搶到票,許多搶票軟件平台的搶票說明均顯示,使用加速包後會增加更多節點,提高算力和網速,刷票速度遠遠大於人工操作,即通過提高帶寬和刷新率來提高搶票率。

圖 / 美團圖 / 美團

  不過旅遊平台內置的搶票功能只是搶票軟件大顯身手的渠道之一,除了這些旅遊平台,像獵豹、360和百度等大平台也均上線了搶票產品,還有很多沒有大平台背書的搶票軟件借助微信群、QQ群尋找自己的用戶。

  這是一條完善的產業鏈:負責與群內用戶溝通的是黃牛,他們上有技術開發團隊,下有人脈資源,每賣出一張票就能獲得相應的手續費。

  “今年有軟件也不管用了,感覺票比往年少了很多一樣。”“黃牛”老湯告訴「子彈財經」,現在有人脈資源也無濟於事了,因為大家都搶不到票了。 “很難,我還跟客戶說讓他們自己也搶,別光指望我。”

  今年的搶票形勢比以往更加嚴峻,眾多神通廣大的搶票軟件也不給力了,這導致了大家的抱怨。

  兩種機制的博弈

  “據說今年官方升級了系統,把好多搶票的接口給屏蔽了。”老湯說道。

  一面是官方12306,一面是第三方搶票平台,兩者“恩怨已久”。

  據《中國經濟網》報導,目前市面有近60款軟件號稱可以搶票(包含攜程、美團等平台在內),這些平台大多通過直接收錢搶票或分享鏈接提高曝光度的形式獲益,有的第三方軟件甚至默認用戶勾選付費搶票項目。

  通過快速刷票,這些軟件確實幫助不少用戶買到返鄉車票,但同時也增加了12306的負擔,加大了其他用戶買票的難度。

  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集團有限公司電子所副總工兼12306技術部主任單杏花稱,“大量刷新系統,消耗12306資源,會導致系統服務癱瘓。”另一方面,作為高頻交易,12306並不希望與攜程、美團這樣的平台共同經營,這也是12306近年來與之博弈的原因。

  2018年,12306就曾提出要遏製網絡搶票,並推出“慢速排隊”機制。今年春運,12306系統進一步升級,並對外宣稱網站已經屏蔽了許多搶票端口,並上線官方搶票的“候補功能”。

  對於12306加強打擊搶票軟件的效果直接地顯現了出來,一時間眾說紛紜。

  “這屆搶票軟件不行。”身在外地打工的安然為了能搶到過年的車票,不僅在平台上購買了加速包,還分享鏈接邀請好友助力。

  最終,她成功升級為“極速搶票”,但是安然使用的搶票軟件依然沒能幫她買到票。 “眼看就要到回家的日期了,平台還是沒給我車票。我本來已經不抱希望了,只是每天時不時打開App刷新一下信息,最後真的在12306的App上刷到了一張票,但是搶票軟件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我今年也是用候補購票才成功的,發了幾十個群幫我助力,最後也沒搶到票,感覺今年搶票軟件不行了。”李同對「子彈財經」吐槽道。

搶票大作戰:搶票軟件和黃牛紛紛退敗 3

  單杏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搶票軟件搶的都是其他用戶的退票,即使有搶票軟件沒被系統屏蔽,其發揮作用也是在系統裡要有退票的情況下。而候補功能,是由系統按照候補訂單的排隊順序逐一兌現,退票不再是從系統中統一放出,只有餘票大於候補排隊的數量,系統才會重新顯示有票。

  因此,搶票軟件雖然比人工刷票速度更快,但車票來源依然是基於12306 系統,平台需要在12306實時呈現變動的票源中比拼手速。如今,官方的候補功能直接改變了搶票規則,這將會導致第三方平台的資源被大大減少。

  不僅如此,12306屏蔽非人工操作賬號也限制了搶票軟件在市場上的發展。“12306有風控體系,如果有人以頻率極高地速度訪問服務器,會被視為非正常操作,將被攔截或被拖到慢速隊列中。”單杏花說。

  而這意味著眾多宣稱“每秒刷10次”的搶票軟件都將成為被屏蔽的對象,刷新頻率越高、效果越好的軟件越難存活。

  薛言認為,搶票軟件依然存有優勢,同時他覺得這個系統的機制存在漏洞。

  “12306從2018年起推出’慢速排隊’機制,但我和身邊的朋友每年還是要通過搶票軟件才能買到票。我覺得12306一直以刷新速度判定購票行為是否由機器購買,這個是有漏洞的。”

  薛言打了一個比方,如果以每秒刷新5次為界限,超過5秒就是機器操作,那麼機器以每秒刷新4次的頻率就能躲過審核,算下來還是比人工快。 “畢竟我們也不能無時無刻盯著手機屏幕,還要正常工作的。”

  儘管軟件市場宣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12306始終是發放車票的源頭。從推出“慢速排隊”機製到上線“候補功能”,12306正在進一步壓縮搶票軟件的市場。

  隨著12306的不斷升級,在後期很難確保搶票軟件不會被大眾遺棄。

  這場搶票大戰,雙方或許還要再纏鬥一段時間。

  注:應被訪者要求,老湯、董冰、周海棠、李同、安然、薛言均為化名。

  文中題圖及部分配圖來自:攝圖網,基於VRF授權。

搶票大作戰:搶票軟件和黃牛紛紛退敗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