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2020,寧德時代走入“圍城”


2020,寧德時代走入“圍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柳牧宗

來源:鈦媒體(ID:taimeiti)

  LG化學、寧德時代的發展路徑殊途同歸,最終目的都是為了增強成本優勢,可以預見,在未來5年到10年,兩強競爭將更加白熱化。

前幾日,在特斯拉“電池日”上,特斯拉發布了全新的“4680”型電池,續航里程提高16%、能量密度提高五倍、動力輸出提高六倍的性能,並未給市場帶來驚喜,“百萬英里電池”的跳票,讓期待一場動力電池技術革命到來的資本市場倍感失望。

  發布會過後,失望情緒也蔓延到整個動力電池行業,作為特斯拉在國內最重要的合作夥伴,寧德時代股價也出現下跌情況。而就在幾週之前,這家全球動力電池巨頭市值一度暴跌超400億元,一時間被推向風口浪尖。

  市場不禁追問,“白馬股”寧德時代到底怎麼了?

  主攻811電池背後,技術路線之爭浮出水面

  今年以來,連續多起電動汽車“自燃”事件,引發人們對於NCM 811型三元鋰電池技術路線安全性與成熟度的討論,國內力推811電池技術的寧德時代,也成為業界關注的焦點。

  9月初,電池、汽車產業界流出的一則傳言,徹底引爆了輿論。傳言稱,寧德時代將放棄“811”電池,將內部重心轉向“523”作為主要開發方向。受此影響,寧德時代股價出現劇烈波動,9月7日到9月8日兩天,市值合計損失超過400億元。

  針對該傳言,寧德時代相關業務負責人很快出來闢謠,稱811仍將是寧德時代的主攻戰略,多條線路並行一直是公司發展電芯業務的核心思想,並表示“這是動力電池爭取主導權和話語權的必選之路,如果放棄了811,那就是放棄了高端市場。”

  那麼,寧德時代為何對811電池如此之重視?

  據了解,811三元鋰電池採用鎳鈷錳8:1:1的配比,由於鎳含量更高,提升了能量密度,能夠為電動車帶來更長的續航,同時伴隨著正極材料配比的變化,成本較高的鈷含量進一步降低,做到了成本低、電量高,因此成為電動乘用車最主流的電池技術之一。

  目前,包括寧德時代、LG化學、松下在內的主流電池供應商,都在主推這類高鎳化、低鈷化電池,且動作頻頻,市場競爭異常激烈。

  今年3月,LG化學與浦項化學簽署了一份供貨合同,將購買價值16億美元的12.5萬噸高鎳正極材料,以提升高鎳電池的市場競爭力;松下供應特斯拉的“ 2170”電池也是高鎳化電池,不久之前也宣稱,計劃在五年內將其能量密度再提高20%,足可見對高鎳電池的重視程度。

  截至目前,蔚來、威馬、廣汽、華晨寶馬、北汽新能源、小鵬等多家車企均搭載了寧德時代的811電池,剛在北京車展亮相的寶馬iX3也搭載了該電池組。可以說,811電池仍是高端電動​​汽車品牌的首選,寧德時代不會坐視對手蠶食這一市場。

  雖然811電池擁有超強的電量密度及較低的成本,但由於鎳的活性較大,在受到高溫、撞擊等外部因素影響時,容易引發熱失控,導致電池起火自燃,留下安全隱患。

  今年夏天,廣汽新能源Aion S車型出現多起自燃事故,其搭載的便是由寧德時代提供的NCM 811高鎳三元電池。不過,據廣汽方面近期的回應來看,車輛自燃問題可能出在電池包裝、封裝和裝配的PACK設計上,而非電芯本身質量問題。也有券商調研認為,5月份的燒車事件,電動車自燃的原因可能是個別電芯品控問題,電池內部出現金屬顆粒,導致刺穿隔膜引起著火,與811材料沒有關係。

廣汽Aion S廣州起火自燃,圖源:網絡廣汽Aion S廣州起火自燃,圖源:網絡

  眾說紛紜之際,作為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並未對此做出調查回應。

  除了高鎳電池外,磷酸鐵鋰電池也是主流車企的選擇,最大的優點是成本更低廉且安全性較高,但續航方面相較高鎳電池差距不小,大多應用在400kM以下的純電動車型當中。

  不過,隨著技術進步,磷酸鐵鋰電池的續航性能大大改善。今年3月,比亞迪高調推出一款“刀片電池”,兼顧了三元鋰電池的長續航性能以及磷酸鐵鋰的強安全性,引發市場對於動力電池線路之爭的討論。

  過去幾年,磷酸鐵鋰電池在與三元鋰電池的競爭中落敗,截至2019年,三元鋰電池已經佔據了70%以上的市場份額,雙方線路之爭一度銷聲匿跡,比亞迪“刀片電池”的出現,或引發廠商跟進這一技術,使磷酸鐵鋰電池重回競爭賽道。

  據悉,寧德時代也在進行磷酸鐵鋰電池技術研發,但目前續航性能恐怕無法比擬比亞迪的“刀片電池”。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下半年,國產Model 3車型開始採用寧德時代的磷酸鐵鋰電池及三元鋰電池。以特斯拉追求極致成本的強勢作風,假若將磷酸鐵鋰電池作為動力電池主流技術路線,或將對整個動力電池市場格局產生重大影響,這對於重註811技術路線的寧德時代來說,恐怕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被LG化學反超

  811電池自燃事件頻發,給寧德時代帶來一定負面影響,丟掉冠軍寶座,則讓這家全球動力電池巨頭“如鯁在喉”。

  據韓國市場調研機構SNEResearch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中,LG化學市場份額達到24.6%(同比增長82.8%),超越寧德時代的23.5%(同比下滑28.1%),拿下全球第一寶座;7月,LG化學以26.8%的市場份額,再次超過25.4%的寧德時代,日本供應商松下拿下13%的市場份額,位居行業第三。

數據來源:SNEResearch數據來源:SNEResearch

  這一消息足以令市場錯愕,要知道,在2017年到2019年,寧德時代連續三年穩坐動力電池王者寶座,去年LG化學還只排在第4位。

  為何LG化學市場份額暴漲,反超寧德時代?主要原因在於其在歐洲市場的崛起以及國內特斯拉銷量增長的帶動。

  中汽協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歐洲新能源汽車銷量同比增長52%,達到40.33萬輛,超越中國成為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歐洲車企動力電池供貨商LG化學也賺得盆滿缽滿。

  同時,隨著LG化學通過綁定特斯拉首度打入中國市場,以及今年國產特斯拉Model 3銷量的強勢上升,LG化學的電池出貨量也迅猛增長,動力電池應用分會研究部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LG化學在國內的裝機量達到了2.5GWh,同比增長44764.1%,而寧德時代在上半年還沒有開始向特斯拉供貨。

  國內受疫情、補貼退坡等影響,新能源汽車銷量同比下滑44%至33.5萬輛,動力電池裝機量約17.5GWh,同比下降42%。

  此消彼長之下,寧德時代只能坐看市場份額被吞噬,而LG化學、松下還在加速向國內滲透,在此情勢下,國內擴產能、出海謀發展就成為寧德時代的既定戰略目標。

  國內方面,在2019年年報上,寧德時代公佈了四項電池廠的擴建計劃,分別是:投資100億元人民幣建設寧德車裡灣鋰離子電池生產基地項目,產能規劃45GWh;湖西鋰離子電池擴建項目將新增鋰離子電池,年產能約16GWh;江蘇動力及儲能鋰離子電池研發與生產項目將新增鋰離子電池,年產能約24GWh;四川時代動力電池項目一期將新增鋰離子電池,年產能約12GWh。

  出海方面,寧德時代已有動作。去年10月,寧德時代首座位於德國圖林根州的工廠開工建設,計劃2021年投產,屆時將向歐洲的整車企業供應電池。不久之前,寧德時代也與印尼達成了在該國建設鋰電池工廠的協議,同時,寧德時代發行15億美元境外債券,試圖打開海外的融資渠道,為其在海外建設基地及業務拓展做準備。

  鈦媒體注意到,由於LG化學與寧德時代的市場份額咬得很緊,業內關於寧德時代未來“逆襲”的討論也引發關注。

  據了解,LG化學最大的優勢在於其相對完善的全球化產業佈局,韓國市場的起亞、現代等,美國市場的通用、福特等,歐洲市場的沃爾沃、奧迪等,中國市場的特斯拉、上汽通用等,都是其全球化客戶。

  正因如此,LG化學根本不愁訂單,前不久LG化學宣布已在全球範圍內獲得1250億美元的訂單,併計劃進一步擴大全球工廠的產能,這足以令其繼續保持較長一段時間的市場優勢。

  另外,LG化學在產業鏈上的佈局也非常完善。上游段,LG化學與澳大利亞鋰礦企業Pilbara Minerals公司合資在韓國建造鋰加工廠,與Nemaska Lithium、贛鋒國際、Kidman等礦企簽訂氫氧化鋰供應協議,確保原材料供應;中游段,LG化學與華友新能源合資設立公司,生產鋰電三元前驅體和正極材料,採購上海恩捷鋰電池隔膜產品等;下游段,LG化學還是全球的軟包巨頭,其軟包線路安全性能更高,為不少車企所青睞。

  再來看寧德時代,據不完全統計,其已從寶馬、大眾、沃爾沃等國際車企處獲得價值數千億元的訂單,並與上汽、廣汽、吉利、東風、北汽等國內車企建立了廣泛合作,未來訂單數量也將井噴式增長。

  寧德時代對國內電池產業鏈的影響和控制,也不容小覷。據《界面新聞》報導,寧德時代對正負極材料供應商具有較強的把控力,通過給予訂單或者參股的方式,讓材料供應商快速發展壯大上市,獲利並分散風險。

  同時,寧德時代在8月11日宣布,擬出資190億元,以證券投資方式對境內外產業鏈上下游優質上市企業進行投資,進一步增強產業話語權。

  綜合來說,LG化學、寧德時代的發展路徑殊途同歸,最終目的都是為了增強成本優勢,可以預見,在未來5年到10年,兩強競爭將更加白熱化。

  參考資料:

  車東西——《寧德時代失去動力電池鐵王座! LG化學憑何上位? 》

  界面新聞——《裝機下滑、技術受質疑,寧德時代如何“賭”回霸主之位? 》

2020,寧德時代走入“圍城”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