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看完羅永浩的“真還傳”,我笑不出來


看完羅永浩的“真還傳”,我笑不出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園長編輯| 楊晶

來源:刺猬公社

“真還了!”

9月23日晚上,《人民法院報》在官方微博上為羅永浩“背書”,稱羅永浩目前已經不是被執行人。羅永浩自己也在脫口秀大會總決賽上說,他始於2018年的6個億債務,已經還上了4個億。

先別管羅永浩創辦的錘子公司還欠多少錢沒有還,至少,他本人不會因此被人稱為有錢不還的“老賴”了。

羅永浩已經不在被執行人名單中(以上顯示均為重名)圖源: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羅永浩已經不在被執行人名單中(以上顯示均為重名)圖源: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

很多人也對羅永浩的還款經歷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一般而言,欠下巨額債務的創業者,破產或者跑路時有耳聞,鮮有像羅永浩一樣,吭哧吭哧地老老實實遵守欠債還錢的古老商業操守的。特別是在綜藝節目《脫口秀大會》上的精彩表演,讓不少觀眾產生了“羅永浩靠直播帶貨1年就還上4個億”的錯覺。

事情的真相,還要從羅永浩到底欠了誰的錢、欠了多少錢講起。

  羅永浩和錘子,到底欠了多少錢?

首先需要釐清的是,羅永浩所言的6億欠款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是他創辦的錘子公司欠款,真正在他個人名下的欠款,只有1個多億。

據《人民法院報》的消息,由於羅永浩已經不在被執行人名單上。這意味著,要么是羅永浩已經完全還清了個人名下欠款,要么是那些還沒收到帳的債主,暫時沒有用法律手段要求羅永浩還錢。

至於錘子公司欠下的債務,這部分則相對複雜很多。

從裁判文書網、執行信息公開網等官方渠道可以發現,羅永浩創辦的錘子公司至今仍然欠著幾十筆未還清款項,相應的限制消費令也有多個。刺猬公社統計,僅僅在公開信息中有據可查的款項,就有大約4000萬元人民幣(不含利息、違約金等)。

也有自媒體統計出了更大數額的欠款數據。比如《鳳凰WEEKLY財經》,就引用互聯網數據查詢平台的信息,稱北京錘子數碼科技公司、錘子(軟件)北京有限公司涉及的被法院執行總金額超過了7000萬元,未履行金額3500萬元以上。

“南山必勝客“贏了這場官司,卻拿不到錢圖源:中國裁判文書網“南山必勝客“贏了這場官司,卻拿不到錢圖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騰訊、滴滴、1號店這樣的大小巨頭,都是從錘子公司討不到債的“苦主”。刺猬公社在查詢法律文書後發現,目前錘子仍欠騰訊雲計算140多萬、滴滴出行25萬、1號店260多萬。 。 。 。 。 。至於那些行業外並不知名的手機零件供應商、廣告營銷服務商,更是有債追不回。

從北京的廣告產業園到崑山、東莞的電子加工廠,手機製造、銷售的上游下游,處處都有被錘子拖欠賬款的公司。

還有媒體指出,錘子公司早已將大部分法人代表,更換為一位名叫“溫洪喜”的人士。

這位神秘的“溫洪喜”,至今也沒有一個公開的身份。據鳳凰網財經報導,羅永浩曾專門發過微博,尋找當年和他一起做英語培訓的同事“溫洪喜”,但不確定兩者是不是一個人。

很多人質疑過,更換法人代表之舉,是不是羅永浩意在“金蟬脫殼”、“李代桃僵”,羅永浩則在微博回應稱,他不再擔任法人代表,是為了更好地為了還帳而奔走,避免限制消費令造成的無法乘坐飛機、高鐵等不便。

對於一些連續創業者來說,很多人都會在這山窮水盡的一步選擇公司破產,甩掉個人債務重新來過。對於羅永浩來說,他沒有用這種“合法”的方式一走了之,這固然值得尊重。但別忘了,還有不少在手機品牌背後默默努力的工廠,可能還沒有拿到被拖欠了好幾年的貨款。

  羅永浩怎麼還錢的?

在這裡需要指出的是,羅永浩並不是在做帶貨直播之後,迅速還了4個億。

2019年11月初,羅永浩在長文“一個老賴CEO的自白”中,告訴大家他和錘子最多的時候欠款6個億,在“過去的十個月”(指2019年1-10月)中,已經還了3個億左右,其中,羅永浩個人籌集到了幾千萬。

也就是說,羅永浩和錘子公司在2019年11月至今,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一共還了大約1個億。

羅永浩在微博表示,“4個億”不全是直播電商所得。圖源:羅永浩微博羅永浩在微博表示,“4個億”不全是直播電商所得。圖源:羅永浩微博

2020年9月24日,羅永浩在微博中再次澄清,表示“4個億還了近兩年,還包括賣掉手機團隊和相關知識產權的1.8億。”其餘的部分,也不全是靠著直播電商賺到的,有一部分是“參與做另一家公司賺到的錢。”

對於“電商直播賺到多少錢”這個話題,羅永浩始終沒有正面回答。 “Tech星球”、“鳳凰Weekly財經”等自媒體分析,從2020年4月在抖音做電商直播至今,羅永浩團隊僅簽約費+坑位費+佣金費的主營收入,約為6.92或6.8億元不等。

儘管這個數字可能和真實收入有所差距,但減去羅永浩電商直播公司“交個朋友”的運營費用,理論上講還有相當一部分的剩餘,羅永浩顯然能從中獲利不少。

“沒有意外的話,未來一年應該差不多還上了。”羅永浩在脫口秀大會上,對自己目前的還款能力非常樂觀。

除了電商直播,羅永浩和交個朋友公司也在構建新的商業版圖——在淘寶上開店,申請“老羅嚴選”商標,做自營電商……羅永浩正在重新把生意越做越大。

另外,在爆款綜藝《脫口秀大會》擔任“領笑員”,代言360旗下手游《三國志·自立為王》,甚至為疑似微商的招商大會站台致辭……在這場“真還傳”中,頻頻跨界的羅永浩欠錢越來越少,個人曝光越來越多。和歷經艱險的手機生意相比,“賣藝”似乎更適合這位從博客時代就一直活躍的“網紅”。

  還錢應該,但真沒必要吹

刺猬公社還從互聯網公關從業者處了解到,9月23日晚上,羅永浩那段“還了4個億”的脫口秀能夠火遍全網,“交個朋友”公司公關在背後出力良多。第二天全網鋪天蓋地的“羅永浩真行”稿件,也有相當一部分與羅永浩團隊有關。

羅永浩“頻頻”喜提熱搜圖源:雲合數據羅永浩“頻頻”喜提熱搜圖源:雲合數據

從商業的角度上講,這種行為無可厚非,屬於正常的營銷包裝活動,不違背基本的商業倫理道德。

不過,這也為人們從側面思考提了醒:我們真的有必要跟著公關吹羅永浩嗎?

先看看羅永浩最近這一年,除了直播還做了什麼。

2019年10月,被字節跳動收購的錘子手機團隊發布了一款新機,“網紅款”的造型和錘子一貫的設計風格背道而馳。羅永浩在微博表示“能勸的都勸了,我不會買。”

很快,羅永浩刪除了這條微博,並且致歉。但這次“回踩”,讓很多曾經的“錘粉”失望透頂。

2019年12月,就在宣布進軍電商直播的幾個月前,羅永浩還在北京舉辦了一場名為“老人與海”的發布會。這場“演出”延續了他語言藝術的一貫水準,產品卻是一款名為Sharklet“鯊魚皮”的抗菌材料,性能、效果等方面均存疑。發布會之後,這款產品也很快沒有了下文。

這場發布會,也被稱作羅永浩最“沒有水花”的發布會。後來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去抖音,做起了電商帶貨直播。

隨著時間的推移,羅永浩直播的“坑位費”從70萬降到20萬,每週一播也變成了每週三播,還將在新年前後變成日播。在直播中,羅永浩也出現過把產品名稱錯說成競品、商品變質過期之類的疏漏。 “翻車”“不行了”的聲音,始終都縈繞在羅永浩的直播間外。

羅永浩的帶貨水平在提升,“交個朋友”公司也在推進供應鍊等直播電商必不可少的支持體系建設。 “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還債。”羅永浩對媒體說。

從法律上講,羅永浩本人已經不再是“老賴”了。但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的錢還沒有影。

“一分錢也沒收到,這件事好像就被擱在那了。”

“我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等待。”

媒體鳳凰WEEKLY財經引用了被錘子拖欠貨款公司員工的話。脫口秀大會上的羅永浩包袱不停,熱搜不斷,他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看完羅永浩的“真還傳”,我笑不出來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