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 張釗

來源:財經新知(ID:caijingxinzhi)

2017年12月27日,是釘釘CEO陳航為數不多的高光時刻。

當天,陳航在釘釘群興奮地表示,「1075天,我們實現了一個小目標,用戶數達到1個億。感謝團隊同學們在這1075天裡,沒日沒夜的忘我付出。我們已經幫助1億用戶實現簡單,高效,安全,以人為本的工作方式!前路漫漫,讓我們保持初心,戒驕戒躁,繼續為4300萬中小企業做一點有意義的事!」

時任螞蟻金服董事長的彭蕾也在社交媒體轉發該消息,並配文「祝賀釘釘實現用戶1億的小目標」。

時過境遷,誰也想不到,曾被阿里寄予企業社交野望的釘釘會以這種姿態併入阿里雲,某種意義上,釘釘失去了保持已久的獨立性。

2020年9月27日晚間,阿里巴巴公佈新一輪戰略部署:將釘釘升級為大釘釘事業部,與阿里雲全面融合,並整合集團所有相關力量,確保「雲釘一體」戰略全面落地。

在此前提下,原釘釘事業部、阿里雲視頻雲團隊、阿里雲Teambition團隊、企業智能事業部宜搭團隊、政企雲事業部、數字政務中台事業部、烏鶇科技部分團隊,將加入新的大釘釘事業部,全面融入阿里雲智能。

此次部署,將已經併入阿里雲智能事業群的釘釘事業部再次推到聚光燈下。

此前,在2019年6月18日,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通過全員信宣布了阿里新一輪的組織架構調整。

在本輪組織架構調整中,阿里巴巴集團將釘釘併入了阿里雲智能事業群,陳航向阿里巴巴集團CTO兼阿里雲智能事業群總裁張建鋒匯報。

當時外界猜測,原本獨立於阿里集團業務之外、在企業辦公市場摸爬滾打了5年的釘釘團隊,可能被賦予了新的使命。

但這次新一輪的戰略部署,把釘釘徹底綁到了阿里雲的戰車上。

在這次部署中被頻頻提及的「雲釘一體」戰略,其實源自張建鋒在2020阿里雲峰會上對阿里雲未來三大方向的闡述——做深基礎、做厚中台、做強生態。其中對做厚中台的解釋是:將釘釘這樣的新型操作系統與阿里雲進行深度融合,實現「雲釘一體」。

這次釘釘正式併入阿里雲的消息傳出後,幾家歡喜,就有幾家憂愁。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2

對於阿里雲來說,「阿里雲+釘釘」的組合,將使阿里雲的估值再次起跳。

此前,在2020年7月,高盛將阿里雲估值上調為930億美元,較2個月前摩根大通給出的770億美金估值上升超兩成。隨後,多家機構也相繼上調了阿里雲估值。

彼時外界分析,上調阿里雲的估值是因為由於其收入規模的高速增長,以及在中國公有云市場頗高的市場份額。

但對於在2014年成立的釘釘來說,處境則變得複雜起來。此前有媒體在2016年對釘釘做出16億美元的估值,但官方並未承認該估值數據。不過從增速和服務範圍上對標國外同類型的企業,市場上對釘釘的估值大概為百億美金左右。

在2017年釘釘用戶實現1億時,有媒體透露釘釘將面向所有員工宣布全員持股計劃,但現在釘釘正式併入阿里雲後,對那些持股的員工來說,充滿了未知性。

釘釘一直被看做是繼螞蟻金服、阿里雲後,下一個可以獨立上市的阿里業務體系,此次釘釘與阿里雲合併,直接宣布獨立上市的夢想成為泡影。

  釘釘該怎麼賺錢?

疫情這個黑天鵝,讓釘釘出盡風頭。

首先就是釘釘飛速增長的用戶池。截至3月31日,釘釘用戶數超過3億,企業組織數超過1500萬家。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3

也就是說,過去9個月的時間,釘釘完成了1億用戶和500萬家企業組織的拉新,而上一個億級用戶數增長,釘釘用了1年8個月。

但要怎麼用好這3億的用戶去變現,釘釘顯然還沒有想好。

相較於SaaS行業主流的免費加收費的模式,釘釘現在對於用戶端幾乎是徹底的免費。在疫情期間,大量湧入的用戶讓釘釘狠狠的肉疼了一下。

據了解,釘釘的下載量導致阿里雲在短期內連續擴容了10萬台服務器,這相當於頭部大型企業一年的採購量,釘釘在疫情期間大力推廣的視頻會議,有時一天就要補貼幾個億。

目前釘釘可以獲得收益的來源有兩個——客戶付費和應用抽成。釘釘不向客戶收費,就要向應用方收費。

在釘釘的補貼戰略下,迅速為其構建了龐大的ISV版圖,並通過入駐抽成的方式為釘釘獲取收益,據了解,釘釘的抽成比高達30%,是企業微信的3倍,但是從目前釘釘透露的信息來看,ISV並未幫釘釘實現可觀的收益。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4

直接原因或許是釘釘的用戶免費戰略,導致ISV們的付費業務無法進行,在已有的矛盾之下,很多ISV選擇離開,截止目前,釘釘上面入駐的第三方應用只有151個,不足以支撐釘釘的盈利。

總得來說,ISV變現是SaaS們面臨的共同問題,沒有成熟的先例可尋,釘釘只能自己摸著石頭過河。

可以預見的是,SaaS免費的道路行不通,現如今提供收費的價值服務已經是行業「公理」,但釘釘依然在堅持以免費的打法發展壯大,用免費的操作系統吸引用戶,然後帶著應用生態一起收割。

阿里高層曾直言:「我們對釘釘的投入不設上限。」

有了這顆定心丸,釘釘把這種壕氣也用到了遠程教育上面。疫情給教育行業帶來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數字化革命,而釘釘跟上了這次革命。

據不完全統計,疫情期間大約1.3億學生利用釘釘完成了在線上課,約佔在校學生數量的一半。在這種情況下,釘釘在年初推出新的品牌Slogan:「讓工作學習更簡單。」

曾有行業內部人士表示,如果釘釘把遠程教育納入到重點發展戰略,之後完全可以分拆上市。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5

除此之外,阿里巴巴合夥人方永新也曾公開表示,阿里一直很重視教育,釘釘會加大在教育線的投入。包括人員、技術的投入,乃至第三方生態資源的引入,都會加大力度。

但是目前這個賽道上集齊了幾乎所有互聯網頭部公司,除了新BAT,還有華為、網易、百度、快手甚至美團,學前、K12、成人教育,多年齡段、多學科,產品品類齊全,釘釘突圍不易。最重要的是依靠燒錢進入遠程教育市場,本質上無法建立釘釘的護城河,如何盈利以及如何構建生態依然是釘釘的待考難題。

在很久之前就有行業人士表示釘釘不能盈利是釘釘的致命缺點。

直到現在,釘釘不僅對於盈利沒有深究的意願,對研發和市場投入也毫不克制。

免費電話,企業總機,視頻會議、智能客服等領域,釘釘都在涉獵。正如一位SaaS廠商提到「當釘釘碰到你奶酪的時候不要吃驚,因為人家已經把自己的戰略說的很清楚了——沒有邊界就是戰略。」

阿里對釘釘的投入雖然沒有官方的數據,但是可以參考的是,釘釘與紛享銷客的那一戰,阿里直接投了100 億人民幣。

2017年時,陳航表示「集團沒有把賺錢作為釘釘的第一優先級」,但三年來,釘釘繞不開的,就是怎麼賺錢。

疫情帶給了釘釘用戶和事業方向的希望,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了,釘釘目前依然沒有找到很好的盈利模式。站在風口,豬都能飛起來,但是風停之後,市場會逐漸回歸理性。

  釘釘走向何方

今年疫情期間,辦公通訊軟件Slack與亞馬遜簽署一項為期多年的協議,Slack將採用亞馬遜AWS的Chime技術,補強視訊會議功能。

幾乎同一時間,微軟的Azure雲平台也開始加持微軟旗下的通訊工具Teams。 「Azure+Teams」、「AWS+Slack」與「阿里雲+釘釘」的概念有相似之處,這樣來看,雲釘一體或將成為一種行業趨勢。

另外,釘釘正式併入阿里雲後,一直擔任釘釘CEO的陳航也將離開釘釘,阿里雲給出的表述為「集團另有任用」。

據36氪報導,陳航將前往阿里巴巴集團,擔任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兼CEO 張勇的助理。

對於釘釘的員工來說,不免會有所擔憂,在創始人離職的背景下,釘釘是否能獲得足夠的資源傾斜。除此之外,釘釘將在阿里雲扮演何種角色。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1

或許能從張建鋒的言語中看出端倪,此前張建鋒在接受采訪時,面對「是不是釘釘對阿里雲的價值,類似於office365對於微軟Azure?」這樣的問題。

張建鋒給出了一個不算否定的回答,他的原話是:「有一點類似,但是還是沒有那麼SaaS化。釘釘主要是一個協同溝通的平台。我們希望未來的企業既是數據的,又是智能的,還是在線協同的,這是我們對我們客戶的一個主要未來的描述。」

除此之外,在今年9月的雲棲大會上,張建鋒曾把阿里雲和釘釘比喻做PC和Window,前者是硬件,繼承著雲服務器、芯片、數據庫等底層技術,後者是搭載應用的系統平台。

疫情期間,釘釘收穫大量的企業客戶,對於客單價更高的阿里雲來說,無疑是低成本的獲客渠道。這樣看,釘釘或將成為工具和流量入口,將對阿里雲開拓市場進行加持。

在創辦釘釘之前,陳航經手的上一個項目為「來往」,作為阿里巴巴的社交突破口,彼時阿里撥款10億打造「來往」,而「來往」直接對手就是微信。

當時為了打贏社交這一仗,馬雲幾乎集結了阿里巴巴旗下所有資源,馬雲甚至親自站台。但最終,「來往」絲毫未撼動微信的地位,以致後來徹底淪為邊緣產品。

在創辦釘釘時,程航一度被認為是「逃兵」,但隨後釘釘取得用戶體量的大幅增長,外界又給釘釘冠上諸如「阿里社交最後的希望」的名頭。

此次釘釘併入阿里雲後,某種程度上,阿里的企業社交夢將徹底破碎。

陳航出走,釘釘夢碎 7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