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獵豹移動進退一念間


獵豹移動進退一念間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左岸

來源: 懂懂筆記(ID:wumiancaijing)

  在人工櫃檯下單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品嚐到了來自“獵戶星空機器人”沖泡的玫瑰山楂手衝咖啡。至於味道,只有一種感覺——酸。當然,這可能是“朋克”果味咖啡特有的味道,但也有人私下表示種植海拔越高的咖啡豆或者咖啡粉過期之後的味道都會很酸……

  這是獵豹移動旗下的機器人子公司“獵戶星空”前不久和同仁堂網紅咖啡進行的一次合作。雙方在線下開設了一個以機器人手衝為賣點的“朋克養生咖啡”,不過在現場除了工作人員頭上戴的朋克風帽子,其他似乎並沒有太多朋克元素。或許,他們以為機器人衝咖啡這件事兒本身就挺朋克吧。

獵豹移動進退一念間 2

  在咖啡機器人旁邊,你還可以看到一位手舉“展示板”不斷講解的“服務生”豹小秘(官方稱其為五星級AI智能服務機器人)。這些動作略顯僵硬的機器人看上去似乎都不太智能,但它們卻是獵豹移動面向新時代的賭注。

  AI、機器人帶來了什麼

  說賭注,是因為如今回歸國內市場的獵豹移動,能打的牌確實不多。

  和老朋友王小川曾經給搜狗設下“三級火箭”的思路一樣,傅盛也給獵豹移動制定過“三級火箭”計劃:通過工具型產品獲取流量、支撐內容產品發展,最終為AI業務提供支持。目前一級火箭——工具型應用遭遇天花板,二級火箭——內容運作始終未能有太多突破。其中,live me常年虧損已經在2019年三季度分拆,投資的Musical.ly也賣給了字節跳動,而且在今年6月為了彌補公司現金流,獵豹移動已將Musical.ly交易中獲得的字節跳動股權全部出售。

  這種狀態下,AI已經成為獵豹移動“第三級火箭”的唯一選擇。

  查閱獵豹移動財報數據可以看到,2019年AI業務全年實現營收為1.43億元;而今年第一季度為3176萬元,二季度則下降至1945萬元。也就是說,整個2020上半年的AI營收,僅有去年三分之一的水平。本身2019年1.43億元的營收就不高,今年又出現了進一步滑落,可見All in AI的口號喊得雖響,但業務開展並不順利。

  如今,曾同樣喊出All in AI的百度已經改口,而獵豹移動依然在堅持AI戰略,其中智能機器人就是其AI技術的一個具體載體。

  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獵豹移動機器人子公司獵戶星空成立於2016年9月,截止目前獵戶星空總計完成3輪融資,不過除了4075萬美元的A輪融資之外,其他融資的具體金額和估值均未對外公佈。

獵豹移動進退一念間 3

  讓外界真正注意到獵戶星空這家公司的,還是2018年傅盛在水立方的那場“跳水”發布會。當天發布會,獵戶星空總共發布了5款產品,包括提供前台接待服務的豹小秘、售賣機器人豹小販、兒童機器人豹豹龍、小豹音箱以及機械臂xArm 7。

  四年後的今天,根據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7月獵戶星空的各種類機器人已經在全國范圍內落地超11000台。說實話,在以企業客戶為主且整體尚不成熟的服務機器人領域,這樣的成績不算太差。不過,獵豹需要的不僅僅是這樣一份成績單。

  對此,相關互聯網行業分析師對懂懂筆記表示:“獵豹的機器人策略更加偏向於硬件,這個賽道是非常困難且擁擠的。較高的研發投入以及小眾的市場需求,注定這是一個低產量、低產值的高成本產品,所以很難在C端市場打開局面。”在其看來,目前企業級機器人市場只包括物流行業等幾個極少數賽道擁有很高市場需求,“但這些垂直賽道裡的競爭者太多了,而且實力都不比獵豹差,包括阿里、京東、美團等國內互聯網巨頭也在內。”

  或許在投身機器人行業之初,傅盛應該已經做好了長期虧損的準備。畢竟在這樣一個尚不成熟的行業裡做一名探索者,需要時間和資本。所以,傅盛選擇成立一家子公司而不是作為獵豹移動內部的項目,有其深層的考量,畢竟長期虧損的機器人業務一旦併入公司財報之後會嚴重影響獵豹的股價。

  但這一切設想都是建立在獵豹移動自身營收持續穩固且能保持連續增長的前提下,而突如其來的海外市場受挫讓這個前提不復存在。

  可能傅盛也沒想到短短兩年時間就失去了曾經引以為傲的海外市場,如今被迫重回故里直面強大的競爭對手,AI和機器人這兩個本應該韜光養晦的業務,也在無奈之下被推到台前,成為面向公眾的新故事。而且一經推出,就打上了“行業唯一”、“全鏈條”等字眼。

圖片來源:獵戶星空公開資料圖片來源:獵戶星空公開資料

  對於獵豹的現狀,相關互聯網行業分析師指出,“被海外巨頭排斥以及現階段整體市場的競爭環境下,獵豹移動選擇將重心移回國內是正確的做法。不過雖然其對外的宣傳一直是以AI 、機器人為主,但獵豹的最主要任務還是要穩住工具型產品營收的基本盤,將思考重心轉回國內市場之後,獵豹移動也必須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保住基本盤。只有這樣AI 、機器人等新業務才有生長的土壤,不然一切只能是空中樓閣。”

  保住工具型產業務的基本盤,甩掉內容產品及業務的包袱,是當年成功出海的獵豹移動不曾想像過的局面。

  獵豹移動“撤退”之後

獵豹移動進退一念間 4

  在字節跳動的TikTok獲得空前成功之前,傅盛和他的獵豹移動一直都是國內出海軟件企業的代表。在北美市場,字節跳動2017年收購短視頻應用Musical.ly後將其併入TikTok,曾被視為字跳在北美市場的一次成功重要決斷。而Musical.ly 的早期資者,正是傅盛的獵豹移動。

  曾經何時,海外業務的成功讓傅盛體會到了成功的感覺,甚至於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在以“成功學導師”的形象示人。不過,彼時的獵豹移動沒有想到隨後將遭遇到“敦刻爾克大撤退”。

  早年間,獵豹移動通過清理大師、電池醫生等工具型應用成功點燃了一級火箭,在海外市場獲得了較好成績並成功登陸紐交所。但是,由於工具型應用天生存在著營收模式單一、用戶規模容易遭遇瓶頸等天生弊端,二級火箭的點燃就有些難度了。這一點傅盛自己也非常清楚,所以他從2015年開始就不斷佈局內容業務,早前賣給字節跳動的Musical.ly就是在那時候投資的。

  到了2016年,傅盛又喊出All in AI的口號(啟動第三級火箭)。當初同樣All in AI的百度如今已經改口,而獵豹移動也將自己的希望放在了機器人身上。

  當第一級推進火箭——工具型產品的燃料燃盡,特別是其一系列應用產品在海外市場遭到谷歌下架之後,獵豹移動對於第二戰場的需求也變得更加急迫。

  這其中,今年2月發生的下架事件是一次偶然但也是必然。在谷歌打擊廣告欺詐和“破壞性”移動廣告的計劃中,獵豹移動在Google Play商店中的45款應用被全部下架,同時獵豹移動也被谷歌排除在其廣告網絡之外。要知道,獵豹移動2019年35.88億元的營收中有21.9%的收入來自谷歌,這也意味著其每年超過五分之一的收入就此消失。

  關鍵是這並非獵豹移動第一次被海外互聯網巨頭封殺。早在2018年底,Facebook就終止了與獵豹移動的業務合作。對於“有破壞性廣告”的應用軟件,巨頭們的態度是強硬的,傅盛也表示雖然一直在努力協商,但對恢復與FB和谷歌的合作“短期內不具備足夠信心”。

  面對這種局面,回歸就成了獵豹必須且唯一的選擇。 2019年財報發布之後,傅盛就曾表示接下來會將重心轉向國內市場。

  但是回歸國內市場並不容易。早年間傅盛在談及企業出海經驗時就曾強調,創業者應該更優先考慮那些尚未被完全開發的市場,比如東南亞甚至非洲。選擇這些市場是因為競爭相對舒緩,獵豹移動當年出海也是基於同樣的考量,因為國內市場競爭太激烈了。

  可以看到,工具型產品頂大樑的獵豹將重心回歸國內市場,意味著其將直麵類似騰訊以及360等強勁競爭對手。所以,單純從市場競爭角度來看,獵豹的主營業務在國內市場空間不大,只是現在它不得不回來。

  幸好,海外市場遭重創之後,獵豹移動交上了一份不錯的業績單。

  根據獵豹移動8月18日公佈的二季度財報顯示,獵豹移動總收入3.94億元(同比下降59.4%),但超出上個季度給出的業績指引;歸屬於獵豹移動股東的淨利潤為1.94億元,上年同期為4850萬元;Non-GAAP下歸屬獵豹移動股東的淨利潤為2.44億元,去年同期為8250萬元。當然,這其中的主要功勞要屬出售字節跳動股份的舉措,財報中“其他收入4.535億元人民幣”主要來源於此。

  說實話,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能夠拿出這樣的表現著實不易。財報發布之後獵豹的股價也隨之上漲,漲幅一度接近15%。

  但是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份優秀的財報背後卻是營收的持續下滑,以及在成本方面的極致緊繃。

  開源節流是企業在低谷階段的核心工作。在二季度財報中,獵豹移動的成本支出為1.137億元,同比下降了65.2%;總運營支出為4.634億元,同比下降了33.7%。但是,“節流”也包括了研發投入,而且是連續兩個季度縮減。其研發費用在2019年Q4為人民幣1.535億元(同比下降19.7%);2020年Q1再次同比減少27.6%,至人民幣1.426億元。

  就在“節流”工作推進的過程中,其營收也陷入了跌跌不休的狀況,現階段獵豹只做到了節流卻沒有實現開源。獵豹移動近兩年的財報數據顯示, 2019年Q1,獵豹整體營收為10.856億元,到今年二季度整體營收僅為5.281億元。與此同時,公司股價也從18年底的3.3美元下滑至現在的1.87美元(截止9月28日),市值僅僅剩下2.62億。

  顯然,資本市場對於這種營收下滑狀態中依靠縮減成本提升利潤的做法沒有給予認可。

  【結束語】

  現在的傅盛已經很少出來傳授“成功經驗”了,畢竟獵豹移動的表現很難為其帶來足夠的底氣。重新投身國內市場,在紅海和小眾市場中僅靠縮減公司運營成本是難以為繼的,我們期待獵戶星空構建出自己提出的“垂直一體化AI能力”,包括在自研芯片算力、算法能力、系統能力、應用能力、商業大腦上的真正突破。但是這一切不是通過標註上“行業唯一”、“全鏈條AI技術”就能實現,而是真正去持續實踐。

獵豹移動進退一念間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