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獨角獸排隊IPO,京東何以受寵資本市場?


京東成為資本市場最忙碌的身影之一京東成為資本市場最忙碌的身影之一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陳鄧新 編輯/許偉

來源:鋅刻度(ID:znkedu)

2020年,京東成為資本市場最忙碌的身影之一。

港交所於2020年9月27日晚間披露了京東健康提交的招股書,據招股書披露,京東健康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分別為56億元、82億元、108億元,2020年上半年,京東健康的收入達到了88億元,同比增長76%。剔除公允價值變動和非經常損益等項目,其淨利潤率在2018年、2019年達到了3.0%、3.2%,2020年上半年達到4.2%,盈利能力持續提升。

這意味著,京東在資本市場再下一城。

此前,6月5日達達集團登陸納斯達克,如今漲幅接近翻倍;6月18日份京東集團赴港二次上市,之後股價一路上揚,漲幅最高超過50%;9月11日,科創板披露了京東數科招股說明書。

從某種意義上說,京東系雛形浮現,這會對資本市場產生何種影響?兩年之前,京東在資本市場還一度低迷,何以逆勢翻盤重回高光時刻?

  京東健康憑什麼值300億美元

京東健康IPO,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健康CEO辛利軍於2019年7月透露:“京東健康什麼時候上市,我們還沒有時間表,但肯定會(上市)的。”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健康CEO辛利軍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健康CEO辛利軍

之所以底氣十足,是因為京東健康已初長成。

2011年,京東與九州通成立了合資公司“京東好藥師”,邁出了在大健康領域佈局的第一步,兩年之後收購了青島安吉堂大藥房,更名為京東大藥房,開始以醫藥電商起家。

之後,圍繞大健康的人貨場三要素進行了重塑,先後跨越互聯網醫療與家庭健康領域,再依托京東超4億活躍用戶以及有口皆碑的供應鏈體系,最終建成中國最大在線零售藥房。

據全球最大的企業增長諮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諮詢(Frost & Sullivan)報告顯示,按2019年收入計,京東健康是中國最大的在線醫療健康平台及全國最大的在線零售藥房。

京東集團董事長劉強東曾有言:“健康這個領域做好了,能再造一個京東。”

現在來看,京東健康成為賽道領跑者之一,更是成為全球成長最快獨角獸,劉強東的願景已顯露曙光。

據某企業信用查詢平台數據顯示,2019年5月10 日,京東健康宣布獨立運營;11月5日完成A輪優先股融資,估值為70億美元;2020年8月17日完成了高瓴資本獨享的B輪融資,估值一躍身為300億美元。

僅花了九個月,京東健康的估值增加了230億美元,憑什麼?

  首先,確定了“醫+藥”聯動閉環模式。

京東健康以供應鍊為核心、以醫療服務為抓手,前者向後者提供保障,後者為前者創造銷量,兩大支點相互支撐;主營業務側重醫藥零售、互聯網醫療等,前者向後者提供流量,後者為前者創造需求,兩大業務相互協同。

據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9月20日,京東健康擁有6.5萬多名醫生,日均在線問診量約9萬次,是2019年同期的近6倍;超過1.5億名用戶曾使用京東健康的平台購買醫藥和健康產品或醫療健康服務。

“醫+藥”聯動閉環模式

“醫+藥”聯動閉環模式

  其次,在疫情期間大放異彩。

疫情之下,人們宅在家中,但對藥物的需求並不減少,京東健康針對社區的“藥急送”以及覆蓋全城的“同城送”送藥服務,用戶數量和訂單量均有明顯增長,其中新用戶佔比達八成。另外,從1月26日至4月30日,京東健康免費問診平台在線日均問診量最高達15萬單,累計服務用戶數量超過1000萬。

前海開源基金執行總經理楊德龍公開表示:“京東健康疫情期間業績快速增長,核心子品牌京東大藥房已經成為中國按收入規模計最大的線上零售藥房。受到政策的推動及互聯網的發展,京東健康未來的發展空間較大,這會提升投資者對京東健康的看好程度。

  再次,率先實現了盈利。

辛利軍2019年曾透露:“京東健康目前已實現盈利”,彼時同業均處於虧損狀態,這意味著在盈利這個指標上,京東健康走在了前列。

當然,對京東健康而言,下一步更為關鍵:打通醫院、醫療、養老、藥品、社保、商保、用戶等上下游數據環節,構建全鏈路服務體系,滿足多層次的大健康產業需求,如此一來京東健康就能實現打造“互聯網+醫療健康”生態體系的初衷,創造巨大的社會價值。

  京東系集結背後有何深意

京東健康之外,京東數科是另外一個焦點。

京東數科的前身是京東金融,於2013年10月開始獨立運營,改名始於2018年,其目的是撕下“金融”的標籤,突出“科技”這塊招牌。

這麼做不無道理,科技金融的重心在科技,這也是互聯網企業的競爭優勢所在,歸根到底互聯網的科技金融場景是建立在數據之上,無論是精準營銷,還是風控管理,或是反欺詐反洗錢監測,都離不開對數據的深耕。

不僅對行業趨勢有前瞻性,京東數科在業務方向也有獨自的見解。

京東數科第一大營業收入來源是商戶與企業數字化解決方案業務,這個業務主要是面向B端,為100萬家小微商戶、超20萬家中小企業、超700家大型商業中心等提供了包括業務和技術在內的數字化解決方案營收佔比為56.2%。

而螞蟻集團第一大營業收入來源是數字金融科技平台業務,營收佔比為63.4%,這個業務主要是面向C端的微貸、理財、保險等。

京東數科側重B端京東數科側重B端

  這麼來看,京東數科一方面與螞蟻集團錯位競爭,另外一方面打造“產業+科技”的模式,以圖構築技術壁壘、鍛造核心競爭力。

此外,京東物流似乎也在IPO的路上,而京東工業品於2020年4月24日完成2.3億美元A輪融資,一躍成為工業品領域內估值最高的獨角獸,令外界也產生了遐想。

京東系獨角獸為何如此奔赴資本市場,背後有何深意?

某公募基金公司執行董事劉旭凌告訴鋅刻度:“A股鼓勵科技、互聯網頭部企業上市,也是目前的政策召喚,需要類似FAANG這樣的頭部科技企業。”

劉旭凌進一步指出,各類資產分別上市,一是能將資產的價值體現到最大,二是能藉助資本市場的力量了發展升級提速,從而實現在不同領域再造“京東”的願景。

對投資者而言,這也是一件雙贏的好事,可以分享獨角獸的成長紅利。

譬如京東在美股上市6年,市值從260億美元上漲至逼近1200億美元,令全球投資者分享到京東的成長果實。

  高光之下是長期主義的堅守

不可否認,京東再度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

不但旗下獨角獸一個個估值獲得大幅提升、正排隊走向IPO市場,被外界視為基本盤的京東集團也風光無限。

據京東集團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淨收入為201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3.8%,增速創下京東近10個季度以來的歷史新高,並首次實現單季淨收入超2000億元人民幣,打破了互聯網行業單季收入的歷史紀錄;新增活躍用戶3000萬人,同比增速為29.9%,創下近11個季度以來的歷史新高,而京東移動端日均活躍用戶數較去年同期大幅增長40%。

京東創了互聯網行業單季收入的歷史紀錄京東創了互聯網行業單季收入的歷史紀錄

這一切,是京東對長期主義的堅守,其背後是“結硬寨、打呆仗”的智慧。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磊在《價值》一書中寫道:“於個人而言,長期主義是一種清醒,幫助人們建立理性的認知框架,不受短期誘惑和繁雜噪聲的影響。於企業和企業家而言,長期主義是一種格局,幫助企業拒絕狹隘的零和遊戲,在不斷創新、不斷創造價值的歷程中,重塑企業的動態護城河。”

京東具有兩個長期主義因子,令高瓴資本成為京東的長期支持者。

  一是追求定力,認准了商業價值就會咬定青山不放鬆。京東切入賽道是以創造價值為抓手,以解決行業痛點為己任,從而拓寬護城河。

譬如,重資產模式之下京東物流虧損年年,“京東約6成的毛利潤被物流成本吞噬”的聲音甚囂塵上,儘管如此京東持續高投入的策略並未改變。

堅守,終有回報。

疫情初期,京東物流成為全社會“戰役”的中堅力量,劉強東在朋友圈發文直言:“我們不是運送貨物,而是溫暖和希望!”

如今,外界對京東物流一致認可,將其視為京東不可或缺的核心競爭力,為其市值不斷增長的重要推手之一。

  二是追求技術驅動,認為技術研發是京東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長期以來,京東都在技術上都捨得投入,譬如2014年京東集團上市募集資金,大多投入到以倉儲配送為核心的物流基礎設施上,2020年赴港二次上市募集資金,大多投入以供應鏈為基礎的關鍵技術創新上,再譬如京東數科研發及專業人員佔員工總數約七成。

事實上,京東集團2019年技術投入高達179億元,是中國互聯網企業中技術投入最多的公司之一。

當下,京東集團的戰略定位為“以供應鍊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使命為“技術為本,致力於更高效和可持續的世界”,可見對技術革新一直走在行業的前沿。

“長期主義意味著我們是跑馬拉鬆的,這和百米短跑選手的肌肉結構完全不同。但是只要方向對了,路就不會太遠。”劉強東如是說。

從這個角度來看,京東在長期主義的路上,要與時間做朋友。

獨角獸排隊IPO,京東何以受寵資本市場? 1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