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1818黃金眼》到底是何方神聖?


《1818黃金眼》到底是何方神聖?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來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語境

從“髮際線男孩”小吳到最近靠顏值否極泰來爆紅網絡的“小張”,從《1818黃金眼》這檔來自浙江廣電民生休閒頻道的節目裡已經走出了許多“網紅人物”。

圍繞節目,網友們可沒少費口舌和腦子爭論它。有的“爆料”,這個節目成立了MCN培養機構,專門從事把小白培養成網紅的業務,搞不好這些“網紅人物”就來自它旗下的MCN機構;有的網友則維護它,稱讚這個節目有一本正經地在做“瑣碎新聞”,有在嚴肅認真地維護消費者權益。

出圈破圈,爆紅熄火。這個年代,一切都是呼之即來,一切又是瞬間過去,缺的從不是“花樣”,而是“真相”。

  “小張”是誰?

9月22日,《1818黃金眼》(以下簡稱《1818》)的一條新聞,讓一個普通的稱呼“小張”從此“有了臉”。

據《1818》的視頻報導,小張是寧波“富寧·寓”的一位租戶,在9月8日洗完澡後,還未接觸門把手推開浴室門,淋浴間的鋼化玻璃就突然自爆,將他的雙手割傷。醫院診斷為雙手切割傷,左中指伸肌腱斷裂、雙手多處皮膚撕脫傷,醫治費用已超過八千元。

截自新浪微博@1818黃金眼截自新浪微博@1818黃金眼

小張的主張有兩方面。第一,公寓玻璃門的選料質量安全不過關;第二,在他受傷後,公寓方面並沒有過多關心他,且物業方面認為是小張操作不當造成的爆炸,只同意賠償一部分損失。

無論從微博文案還是視頻畫面,橫看豎看都是一條正經的維權新聞。

然而向下劃動微博頁面,評論區的內容則畫風突變——雖然熱心網友都是為小張受傷而義憤填膺,但熱評中的理由並不是同情他的慘,而是沉迷他的帥。

“封面帥的跟精修圖似的。”

“作為《1818》的資深觀眾,我要評價一句:小張真的好帥。”

“都是物業公寓的錯,點開視頻看一眼我就知道了。”

截自微博評論區截自微博評論區

“物業自己偷工減料,還在這里大言不慚,人家簡直是無妄之災。”

像這樣“不為美色所動”的評論,反而成了評論區的稀有物種。

截自微博評論區截自微博評論區

當天下午,互聯網又一次展現了網友們對“顏值即正義”的推崇。話題“小張被浴室玻璃門割傷手”很快登上微博熱搜榜第一,相關話題“小張這麼帥怎麼可以讓他受傷”也隨即閃現熱搜榜。

越來越多網友對“小張是誰”產生疑問,順勢加入“嗑顏”大軍。

但網友們的好奇心不僅停留在隨便“磕磕”。

小張在22日早上8點轉發了維權微博,當晚,他的微博賬號從幾百粉絲漲到近20萬,至今仍在增長中。

瀏覽小張的社交媒體動態,成為網友們時下最感興趣的事情。有網友發現他的本職工作是一名太平鳥男裝品牌的淘寶主播,私信客服求證,以至於客服專門添加了“小張”的自動回复,並在當晚的直播間標出他在休養的信息。

圖片來源:薑茶茶圖片來源:薑茶茶

面對一名素人的意外“走紅”,也部分網友開始懷疑,這是一場有預謀有組織的營銷炒作,並猜測《1818》正在助力“造星”。

在此之前,上一個通過《1818》紅遍全網的是“髮際線男孩”小吳。 2018年,小吳在一家美髮店修理髮際線時遭遇天價收費,尋求媒體幫助的他,卻因其生動搶戲的眉毛引起大量關注。被網友推上網紅之位後,還曾半隻腳踏進娛樂圈,拍廣告、上節目。

圖片來源:《1818黃金眼》圖片來源:《1818黃金眼》

沿著這條線索,《1818》還真的被發現入局了MCN,並在官方微博大方宣傳過。

截自微博@1818黃金眼截自微博@1818黃金眼

據搜狐新聞報導,黃金眼MCN成立於2020年1月,歸屬於浙江黃金眼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據天眼查信息,黃金眼MCN主要業務包括短視頻孵化、電商直播、網紅直播培訓等。

截自《浙江廣電:構建廣電MCN的多元運營模式》截自《浙江廣電:構建廣電MCN的多元運營模式》

一時間,在大眾眼中,受害者“小張”此時又“淪為”1818背後的公司可能培養的網紅。

私生活被過度關注、走紅之路被大眾質疑。遭受無妄之災的小張,在23日正式發微博回應,“目前正在休養,未與其他機構合作,也未發布任何作品,希望大家關注維權事件本身”。

截自小張微博截自小張微博

  正經民生節目為什麼會變成喜劇?

雖然黃金眼MCN機構是在浙江廣電自建MCN機構的背景下成立的,但在成立MCN之前,《1818》就是一檔自帶網紅buff和明星濾鏡的節目。

這次順著線索“參觀”小張生活照的圍觀群眾,也證實了節目的“明星濾鏡”,紛紛留言感嘆“精修沒有《1818》拍的好看”。

隨著“熱一出道”的小張走紅,過去在《1818》鏡頭下高顏值的其他新聞主角再次翻紅,併入選“1818最帥男團”,其中包括被月嫂坑騙的寵妻男人劉先生,被整容醫院盜用照片的小陳,蕭山租車出現故障的吳先生,被收天價運費的濃眉大眼李先生,以及靠顏值逃單的“新塘劉德華”。

從左到右、從上到下依次為小張、劉先生、小陳、吳先生、李先生、“新塘劉德華”從左到右、從上到下依次為小張、劉先生、小陳、吳先生、李先生、“新塘劉德華”

在劉先生的維權視頻裡,他因為聽到月嫂公司派人去家裡“解決問題”,擔心一個人在家的妻子而當場發飆。這段愛妻心切的表現,讓不少剛粉上“玻璃小張”的女孩們連夜跑路,立刻入坑“寵妻劉先生”。

由於節目的網紅體質,讓有些人建議《1818》做選秀節目、開娛樂公司,同時也讓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心生疑問:“1818到底是個什麼節目,好像經常看到它上熱搜?”

其實,至少從官方介紹上來看,它是個名副其實的“正經節目”。

《1818》開辦於2004年1月1日,是浙江電視台6頻道(民生休閒頻道)的一檔民生節目,也是不少浙江90後的童年回憶。來自杭州的小鹿(化名)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1818》的播出時間在晚上18點18分,很好記,正好家裡吃晚飯的時間。

它是浙江第一個開通24小時新聞熱線的電視媒體,以“關注民生、服務百姓”為宗旨。作為“省級民生節目”,它講的都是市井民生雞毛蒜皮的瑣事,很接地氣,受眾面廣,裡面的新聞報導常常會成為浙江人茶餘飯後閒話主題。

一直以來,《1818》以“用心維權”為報導總方向。至於為什麼突然變成了一檔“喜劇節目”,有人士總結,一方面,由於近幾年互聯網的推波助瀾和網友的發酵,新聞的影響力更容易被擴散和放大;另一方面,雞毛蒜皮呈現世間百態,真實生活往往提供了比藝術作品更具戲劇衝突的故事素材。

“其實很多身邊的事情本身就挺離譜的,但過去我們可能只是在餐桌上和親友吐吐槽,現在這些事情的’喜劇’特質逐漸被互聯網挖掘了。”小鹿認為報導沒有變,出圈走紅靠的是“外力”。

以“1818黃金眼快樂源泉”的視頻合集為例,不難發現這些案例的共性就是“真實中透露著一絲搞笑”。

第一個案例中,爺爺向記者反應,自己給孫子買的智能機器人“二蛋”,一問三不知,“什麼都不會就喜歡唱歌”。為了驗證,記者用最簡單數學題“一加一等於幾”提問,結果機器人一本正經地報出“一加一等於一”,著實令人忍俊不禁。購買到盜版低質產品很常見,但當節目一本正經地呈現這一容易被忽略的細節時,又是那麼充滿“諷刺的喜感”。

截自“1818黃金眼快樂源泉”視頻合集截自“1818黃金眼快樂源泉”視頻合集

另一個案例中,市民方女士因購買了有質量問題的炒鍋而尋求維權幫助。拍攝時,商家技術部的售後主管來到當事人家裡,在鍋裡放油演示起來。加了油的鍋里馬上起了火,緊接著主管用水滅火的錯誤操作造成了更大的火勢。技術部的服務人員不僅親自驗證了鍋的問題,還完美暴露了“油著火不能用水滅”的知​​識盲區,詼諧又諷刺。

截自“1818黃金眼快樂源泉”視頻合集截自“1818黃金眼快樂源泉”視頻合集

消費者被無良商家欺騙的事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而當這些事件自帶“搞笑”元素,抓住了網友的笑點後,就具備了出圈的潛質。

  《1818》不只“哈哈哈哈”

在《1818》,“好笑”的報導難以窮盡,有的因為低智行騙手段而令觀眾感覺匪夷所思,有的是因為受騙者著實單純無害,有的是觀眾被受訪者無心的金句戳中笑點. . . . . .

比如有一次,有罪犯因為偽造紙幣被抓,在警察問他為什麼做假鈔時,他眨著無辜的眼睛冷靜回答:因為真幣做不出來。

在熱愛用“哈哈哈哈”在網絡留下足蹟的衝浪達人們看來,《1818》就是他們的天然梗源庫,擊穿了地域圈層,讓全國上下都在關注浙江人民的日常生活。

2019年,B站曾抓住這一特點,結合站內年輕用戶習慣通過彈幕精準吐槽的特質,出品了一檔節目《[email protected]黃金眼》。

B站《bilibili@黃金眼》欄目B站《[email protected]黃金眼》欄目

它節選了《1818》代表性新聞片段,配上B站網友的經典評論解讀,並按照不同主題做成系列視頻,例如“靈魂拷問”“神奇的邏輯”“戰術撤退”等。

第一集《靈魂拷問》,充分展示了記者精準的洞察力和犀利的提問風格。

曾經有一位嘉興的薛師傅被傳銷洗腦,他向1818的記者反應,自己給一個公司交了5萬的簽約費,因為對方告訴他“只要在朋友圈分享購物優惠券,就能拿提成,在家躺著都能賺錢”,但實際上才賺了幾百塊。但公司說是薛師傅自己的問題,有勤快的學員就憑本事賺到了7萬塊。

記者實地採訪了公司的一位招商經理,並通過旁敲側擊、層層遞進的提問,最終抓住這位經理“自己賺萬把塊,客戶拿提成賺7萬塊”的矛盾點,問出“那你為什麼不去做客戶呢?”

問題一擊致命,讓經理啞口無言。

截自第一集《靈魂拷問》截自第一集《靈魂拷問》

如果從娛樂的視角來看,《1818》的記者總能讓人留下評論“瞎說什麼大實話2333”;如果從專業的視角解讀,《1818》的記者是一群懂採訪、願採訪的記者。

節目製片人曾說,他們面對的求助者多為“底層的、打工的、外來人群”。能夠忍受與雞零狗碎的現實打交道的態度,正是“爆款”誕生的前提。

有人說,1818的記者可以跟一個完全沒有邏輯的侵權方平等對話,值得學習和反思。

有人說,哪怕是雞毛蒜皮的小事,1818都嚴肅認真的採訪報導,做過電視民工才知道這樣的節目多難得。

網友對《1818》節目的評價網友對《1818》節目的評價

《1818》作為傳統媒體的求證精神,也從民生事件延續到社會事件。

今年7月,轟動全國的“杭州女子失踪案”,最終以其丈夫蓄意謀殺結案。

在調查過程中,一時傳出警方對來女士的住宅小區化糞池進行排查的消息。許多媒體在還未向知情方核實的情況下,為追求熱度或速度,接連發布了“杭州離奇失踪女子在小區化糞池找到”的類似新聞。

彼時,《1818》也報導了案件最新進展,稱前線記者正在“對網傳說法進一步核實中”。它也幾乎被認定是當時報導媒體中唯一未發布謠言的媒體。

《1818》對杭州殺妻案的相關報導《1818》對杭州殺妻案的相關報導

2019年5月,GQ曾採訪過一名在《1818》從業最久的記者盧寶祥。當時43歲的他對於“快樂源泉”“叛逆先鋒”“希區柯克的拍攝剪輯手法”等說法有點抗拒,自己“捧紅”的“髮際線小吳”也讓他受了點刺激。

“為什麼就看不見我們嚴肅的一面呢?”

堅持新聞操守的媒體人們或許都有點矛盾,或許依然會延續盧寶祥之前的態度。

“有人為了幾毛錢還較勁呢。較真,才能促進社會進步。”

《1818黃金眼》到底是何方神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