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五十六號

  來源: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

  在特斯拉國產的道路上和國內優質供應商的合作必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內。

  行業新聞從不空穴來風,被“傳聞”了近一年的“特斯拉牽手寧德時代達成合作意向”的消息在2020年2月3日終被確認。

  2月3日,寧德時代公告稱,公司擬與Tesla, Inc.以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簽訂《Production Pricing Agreement (China)》。協議中約定,寧德時代將向特斯拉供應鋰離子動力電池產品,特斯拉將根據後續具體訂單提出採購需求。目前,寧德時代、Tesla, Inc.已簽署該協議,尚需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簽署;供貨期限被確認為兩年:2020年7月1日——2022年6月30日。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2

  顯然,這是特斯拉Model 3在國產道路上和國內優質供應商合作實現下降成本的關鍵一步。而作為目前國內的電池商巨頭——寧德時代,牽手特斯拉也將讓其“拿下全球”。

  入鄉隨俗

  美國東部時間2月3日,特斯拉股價以780美元收盤,爆漲19.89%。創2013年5月以來最大單日漲幅,其股價也同時刷新了收盤紀錄高位至786.14美元。按週一收盤價計算,特斯拉市值達1406億美元。

  如今特斯拉市值已超過德國大眾,在全球汽車製造商中排名第二,僅次於日本豐田(豐田汽車當前的市值約為2270億美元)。

國外一家專注於投資創新公司(Ark investment)發布最新信息,他們估算特斯拉估值模型更新後,目前預計該公司股票到2024年將價值7000美元;在未來五年中,Ark investment預計電動汽車的銷量將佔全部汽車銷量的三分之一,特斯拉的份額將達到18%。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3

  特斯拉與寧德時代的合作,無疑也成為了推動此次特斯拉股票爆漲的原因之一。

  對於中國新能源市場而言,特斯拉儼然是一匹狼,攪開了國內自主品牌市場有些“溫水煮青蛙”的市局。

就在2019年,特斯拉還將近5年全球新能源車銷量冠軍比亞迪擠下神壇,比亞迪以22.95萬輛的敗於售出36.75萬輛的特斯拉,這是比亞迪首次低於特斯拉,不少網友表示,“國產特斯拉的到來,估計比亞迪再無回巔峰之日了。”

  如同”坐上火箭“一般的特斯拉,終於在2019末迎來了自己的春天。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4

1月末,特斯拉公佈其2019年第四季度總營收,共計73.84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72.26億美元相比增長2%;其淨利潤為1.32億美元,去年同期淨利潤為2.10億美元。

行業分析師指出,“目前的特斯拉屬持續上升階段,第四季度的業績基本靠Model 3車型支撐,2019年四季度在Model 3全球交付共9.3萬輛,同比增46.6%;隨著特斯拉Model 3上海工廠超前完工以及Model Y項目的提前啟動,疊加國產Model3價格下探至30萬以內,目前在國內新能源市場同級別車型中沒有匹敵競品, 國產Model 3的銷量定會有望進一步攀升。”

  早前一直被戲稱為“狼來了”的故事,而今真實應驗。不過自太平洋彼岸的這匹狼,已經學會了“入鄉隨俗”的道理,國產Model 3的降價再一次說明特斯拉想要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市場發出“嚎叫”。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5

  所以找到一批優質的國內供應商,將其減少製造成本,才能讓特斯拉或者是Model 3的“高端大眾化”路線走得更遠。在這條路上,除了早前就和特斯拉有過深度合作的長盈精密、旭昇股份、文燦股份外,如今在盟友的名單上,又寫上了寧德時代、世運電路、均勝電子等國內供應商的名字。

  都不願在一棵樹上吊死

  儘管中國汽車行業持續兩年成下降趨勢,2019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同比下降2.3%和4.0%,但這艘巨輪已平穩駛出港灣,狂風暴雨都終將成為歷練。中國仍然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市場,佔據了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約55%,這為特斯拉國產之路鋪開了一條康莊大道。

  馬斯克這位來自大洋彼岸出色的領導者明白,真正意義上要實現全面國產化100%成本控制,這條路並非一蹴而就。

  第一款國產車型Model 3已有30%零部件國產化,預計2020年7月車身零部件國產化率達到80%,年底達到100%。產能迅速爬坡的特斯拉對於國內上游零部件供應商而言,是一次再好不過的機會了。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6

  但作為依靠動力電池的特斯拉來說,中國市場最不能錯過的就應該是寧德時代。

成立於2011年的寧德時代,於2018年超越松下成為目前全球最大的動力電池供應商,在國內幾乎80%的新能源車企都和寧德時代合作,還包括德國奔馳、奧迪、寶馬、日本豐田這些國外品牌也在寧德時代的訂單名列。國內外的新能源純電汽車市場,給予了寧德時代快速成長的養分。

  在和特斯拉正式合作前,寧德時代發布了2019年年度業績預告,公司2019年實現淨利潤40.64億元~49.11億元,同比增長20%~45%。寧德時代表示,“2019年業績與上年同期相比上升和新能源汽車行業快速發展分不開,動力電池市場需求較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增長。”

  兩個在新能源行業如同“網紅”般存在的企業,終於成為同盟軍。合作協議簽署之後,寧德時代正式成為特斯拉產品鏈上游供貨商,特斯拉也將成為寧德時代產品鏈的下游買家。

  不過寧德時代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7

與市場上大部分新能源車企均採用方型電池不同,特斯拉當下全系車型均採用圓柱型電池,而寧德時代主打的CTP電池包(Cell to Pack,無模組動力電池包)採用三元正極材料、方形電池。

  中信建投研究報告曾表示,圓柱型電池包一定程度上成為特斯拉產品的短板。特斯拉的電池搭載6000~7000餘節由日本松下提供的圓柱形18650型鈷酸鋰電芯構成的一體式動力電池總成。

  特斯拉S適配的動力電池為18650型NCA(鎳鈷鋁)電芯構成的一體式動力電池總成。而恰好又是搭載18650型電芯特斯拉S電動汽車,在全球範圍發生了50餘起在停駛、行駛、充電和碰撞工況引發的自燃、燃燒、二次燃燒和爆炸事故。

特斯拉所特有的圓柱型電池包屬於偏弱的體積能量密度,但這種電池並非新能源市場主流,所以與寧德時代合作,特斯拉能否為適應中國化而切換電池技術路線,如果切換技術路線,那將要求在整車結構上作出相應調整,此項工程也是巨大,從這一點來看還是可以期待的。

  正當大家覺得特斯拉和寧德時代的攜手或將書寫新篇章時,聰明的特斯拉怎會在一棵樹上吊死?

  於是特斯拉又拉上了LG化學。

  有消息稱,特斯拉已與LG化學達成一致,LG化學南京新港的第一工廠將量產Model 3車型所需的21700圓柱型鋰離子動力電池。其實早在2019年8月,就有報導稱特斯拉已和LG化學達成合作,將採購電池用於在中國投產的電動汽車。在2019年12月公佈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目錄》中,國產Model 3也同時將鬆下和LG化學納入電池項目。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8

了解特斯拉的朋友都知道,在和寧德時代、LG化學結盟之前,特斯拉的電池供應商一直只有鬆下,這樣的合作關係持續了近十年,不得不承認松下和特斯拉也互相成就了彼此,終於迎來了彼此的光耀時刻。

  2020年2月4日,松下與特斯拉的電池合資企業首次勉強實現季度利潤,這個利潤讓前後在特斯拉身上押下16億美元賭注的這家日本公司鬆了一口氣。松下首席財務官梅田博和表示,該公司與特斯拉在內華達州運營的電池廠的虧損目前已得到彌補,因為產量上升降低了原材料成本。

  “到明年,我們希望利潤將企穩,”梅田博和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該公司業務狀況的改善與特斯拉發布的強勁業績形成呼應,“隨著特斯拉迅速擴大生產,我們正在迎頭趕上(指電池生產),”他表示,“更高的生產量有助於降低材料成本和消除損失。”

  如今特斯拉全球上漲的銷量無疑給松下吃了一顆短暫的定心丸,畢竟在過去幾年裡,松下並沒有令其省心。

有坊間傳聞說,松下電池的產能一直沒能跟上特斯拉車型產能,間接拖累了特斯拉生產,馬斯克曾公開表示,“因為松下產能原因,導致Model 3車型生產受到影響。”而松下電器CEO津賀一宏則稱,沒有計劃在中國為特斯拉建造新電池工廠,公司低估了與特斯拉的合作風險,目前難以從現有電池業務中賺取利潤。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9

  事實也如此,松下目前在中國有三座電池廠,其中位於大連的工廠專門為電動汽車生產電池。但了解到該工廠主要面向北美和中國市場,主要生產方型硬殼電池,而特斯拉使用的是圓柱型電池。

  而在特斯拉頻頻發生車型自燃起火事件後,特斯拉也將起火的主要原因歸責為松下電池問題,一來二去間,這兩個好朋友也出現了間隙。所以特斯拉需要在中國市場找尋更有利的合作聯盟這也是情理之中。

  當然不止特斯拉在另結新歡。

  2019年1月,松下與豐田汽車簽署合約,雙方計劃在2020年前成立一家電池製造合資企業;4月松下又停止了擴張Gigafactory1電池工廠計劃,也暫停對特斯拉上海工廠對投資。

  馬斯克需要在徹底和松下說再見之前拉攏更好的同盟。

隨著特斯拉上海工廠二期Model Y國產項目的啟動,寧德時代和LG化學電池供應商的地位顯得及其重要,特斯拉需要一批穩定且優質的供應商,以寧德時代為首的採購鏈端也需要像特斯拉這樣充滿慾望的客戶,這些從不矛盾,只會越發精彩。

誰在為特斯拉“封神”?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