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特朗普會對馬斯克下手嗎?


特朗普會對馬斯克下手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李潔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槍聲”響起,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把美國政府給告了。

昨日晚間,據媒體報導,特斯拉起訴特朗普政府與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 訴狀顯示:特斯拉要求認定特朗普政府對該公司從中國進口的部分零部件徵收關稅是不合法的,要求退還已經支付的關稅稅款,並賠償期間利息。

關稅問題一直是縈繞在美國企業家頭上的一團烏雲。 據CNBC報導,已有約3400家美國企業就特朗普關稅政策採取法律行動,要求償還已支付稅款,呼籲政府改變關稅政策。

近兩年,中美關係日益緊張,但特斯拉和中國的合作似乎絲毫沒有受影響,越來越緊密。

上海超級工廠建設只花了15個月,連見多識廣的馬斯克都為之瞠目:“上海超級工廠的建設速度是我見過最快的。”興奮的他甚至在開工儀式上當場跳起了舞。 一年後,首批國產Model 3對外交付,馬斯克再次乘興起舞。

特朗普會對馬斯克下手嗎? 2

如今,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二期工程建設即將完成,二期項目預計在明年初可正式投產,未來將承擔起特斯拉Model Y的生產任務。 在一天前舉行的特斯拉“電池日”上,除了公佈在電池方面取得的突破,馬斯克還現場給上海超級工廠提出了一個超級目標:年產汽車100萬輛。

中國不僅讓特斯拉產能狂飆,也是其最重要的市場之一。 2020年上半年,特斯拉佔據美國電動汽車近80%的市場份額,佔據中國13%的市場份額。 今年上半年特斯拉Model 3全球銷售超14.2萬台,中國市場銷量佔了33%。

特斯拉的第一槍,或許會引來一眾美國企業效仿。 面對公開和自己作對、並且和中國關係日益密切的馬斯克,特朗普會像對待TikTok那樣,痛下殺手嗎?

  A

時間拉回到2018年7月13日,馬斯克在上海街頭吃煎餅果子的一幕被媒體拍下。 這次上海之行,他敲定了上海建廠、北京建立科技創新中心的事宜,開啟了與中國的緣分。

特朗普會對馬斯克下手嗎? 3

彼時正值中美貿易戰鏖戰正酣之際。 就在一周前的7月6日,美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方予以反制。

特斯拉入華籌謀已久。

早在2014年1月,馬斯克在一次採訪中就談及已把在華建廠列入長期計劃中。 2017年,特斯拉將在中國建廠的消息不脛而走。

彼時,能否突破相關政策在中國開辦全資工廠是馬斯克最大的隱憂。 自1994年《汽車產業政策》出台以來,通過與中國公司合資才得以進入中國市場的外國汽車製造商,在合資企業中的持股比例,一直未超過50%這個上限。 這一度令外資車企怨聲載道。

馬斯克執意要以獨資的方式建廠。 倘若以合資的方式,特斯拉將與中國國內合作公司分享自己的技術與大部分利潤。 此外,特斯拉的盈利狀況也是中國方面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

特斯拉無法盈利的癥結是產量未達到市場要求,連年的虧損又導致馬斯克資金左支右絀。 中國作為特斯拉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逐步升級,關稅上調、高昂的運輸成本使得馬斯克在中國建廠勢在必行。

雙方在擬建工廠的所有權結構問題上存在分歧。 因此,該計劃很可能要被延期,特斯拉可能不得不改用合資的方式進入中國。

入華計劃陷入僵局,在中國談判受挫的馬斯克轉而在twitter上向特朗普“告狀”。

他連發三條推特,艾特特朗普稱:“總的來說我反對進口關稅,但目前的政策使得事情變得更加困難,這就像是穿著鉛制的鞋子參加奧運會跑步比賽。”在他看來,中國向進口汽車徵收25%的關稅,是美國對進口汽車徵收關稅比例的10倍,這不公平。

特朗普在宣布新的關稅政策時也引用了馬斯克的推文並表示,美國汽車生產商並沒有得到全球各國貿易政策的公平對待。 他計劃依據美國產品出口到其他國家被徵收的關稅比例來向該國家徵收同水平的關稅。 “我們正在改變一些事情,我們只是想要公平。”

兩人“一唱一和”,唱起了雙簧。

馬斯克曾一度被認為是為數不多支持特朗普的矽谷企業家之一。

2016年12月中旬,馬斯克與Uber 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加入了特朗普的“策略和政策論壇”顧問委員會,將定期與特朗普會面,在商業問題上提供建議。 這之後,馬斯克也曾兩次受邀,與其他企業家一起同特朗普進行會談。

然而,僅僅半年之後,2017年6月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當時擔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與製造業就業機會計劃委員會的馬斯克遂憤然離職。

資金問題長期困擾特斯拉,奧巴馬政府的“綠色能源”退稅政策以及其它減稅政策,讓特斯拉的困境得以緩解。 因此對於馬斯克而言,失去這一退稅政策,特斯拉將承受嚴重打擊。

  B

在中國建廠一事,馬斯克等來了獨資的機會。

2018年3月,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上,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透露,中國要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並且在一些領域放寬或者取消外資股比限制,放寬或取消經營範圍的限制。 萬鋼表示,中美在電動汽車的合作十分緊密,歡迎美國的企業家能到中國來,只要多溝通、多交流,中美的科技創新合作是不會有障礙的。

在中國積極推動汽車電動化的大勢下,2018年6月28日靴子落地。 發改委和商務部共同發出了2018版《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 文件在原有規定“汽車整車製造的中方股比不低於50%”的基礎上,增加了“除專用車、新能源車外”一項。

乘著政策的東風,特斯拉成為中國放開外資企業股比限制後的第一家獨資汽車品牌。

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

馬斯克在7月10日與上海市政府正式簽署合作,具體建廠地點在上海臨港奉賢園區。 “聯姻”的消息傳出,大洋彼岸的特朗普緊急啟動了對美國車企的調查。

據外媒報導,2018年7月近一個月,美國商務部就“汽車零部件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為調查由頭,要求車企提交部分敏感信息,其中包括財務、工廠、供應鍊等。

之前在twitter上站在同一戰線的二人,因馬斯克在華建廠不再唱和。

  C

馬斯克的到來,對於國內新能源車企而言,是一把雙刃劍。

一方面,特斯拉國產化將會加速國內新造車企業的洗牌,市場競爭變得更為慘烈。 另一方面,被視為“行業標杆”的特斯拉將進一步從技術層面倒逼自主品牌技術升級,帶動產業鏈良性崛起。

在上海,特斯拉花費9.73億元拿到了1297.32 畝土地,相當於每平米1125元。 這筆費用,基本來自於中國各家銀行的低息貸款。 2019年3月,特斯拉從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等處獲得第一筆35億元貸款,同年10月又從招商銀行獲得50億元貸款。

下了血本的上海,自然是想要得到回報。

特斯拉與上海市政府簽訂了對賭協議。 協議要求,自2023年起,特斯拉必須每年向政府納稅22.3億元,同時還須在未來5年向上海工廠投入140.8億元的資本支出。

馬斯克多次表示,上海工廠的表現是特斯拉銷量能否再進一步的關鍵。 被免徵購置稅加上新申請到的新能源汽車補貼,國產Model 3在定價上更為友好,意欲在中國市場大顯身手。

2019年Q4,特斯拉交付量達到11.2萬輛,初步緩解了長期存在的產能危機。 去年,特斯拉在中國營收為29.79億美元,同比增長70%。 在今年疫情期間的3月,特斯拉在華交付量首次過萬,5月份開始銷量持續維持在1萬輛以上。 6月,特斯拉交付了14954輛Model 3,佔電動車總銷量的23%,7月最新數據為1.1萬輛,位居國內新能源乘用車之首,並且超過後兩位車企銷量總和。

特朗普會對馬斯克下手嗎? 4

反觀這幾年在美國本土,馬斯克的日子並不美麗。

2018年以來,特斯拉市場營收一度同比下滑39%。 這一年特斯拉幾乎每分鐘就要燒掉6500美元。 彭博社預估,按照這個速度,特斯拉現有資金將在2018年底消耗殆盡。

特斯拉承諾2017年12月底在市場投放2萬台Model 3。 截至2018年1月底,美國媒體披露特斯拉僅生產了2425台。 同年4月,由於生產線故障,特斯拉決定暫停Model 3 的生產。

5月,有分析員在特斯拉業績報告會上質疑公司現金流。 馬斯克硬氣回應:“我沒有興趣討好交易員,我不管,你們可以賣掉我們的股票,然後別再買。”當日特斯拉股價下跌5.6%。 9月,馬斯克一邊抽大麻,一邊接受采訪的視頻在網絡上發酵,當日特斯拉股價又暴跌9%。

他在6月致全體員工的郵件中直言公司已成華爾街的眼中釘。 為了應對華爾街的做空,馬斯克在2018年數次自掏腰包購買特斯拉的股份。

2018年6月28日,馬斯克47歲生日那天,是在工廠裡度過的,“一整個晚上,沒有朋友,沒有慶祝。”

在這年只剩下12個工作週時,馬斯克向媒體吐露心聲:“過去的一年是我創業生涯中,最困難、最痛苦的一年,非常艱難。”

2019年5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拒絕了特拉斯提出的“免除對中國製造的特斯拉Model 3自動駕駛ECU加徵25%關稅”要求。 特斯拉對外稱關稅可能會迫使其停止在中國生產自動駕駛電腦,從而推遲其在特斯拉車型上的配備。 彼時,有媒體文章的標題中出現了“美國政府正在’謀殺’特斯拉”的比喻。

  D

今年1月,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特朗普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讚馬斯克為發明家托馬斯·愛迪生。 4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加州應允許特斯拉重啟加州工廠。”同時在推特上艾特了馬斯克。 兩人的關係似乎又“黏糊”了起來。

不過,馬斯克在中國建廠一事近期在美國受到了針對。

據外媒報導,8月底,馬斯克的Space X公司與美國NASA的新訂單“風雨飄搖”。 美國商務委員會談判代表加德納直呼:“馬斯克去中國建工廠,還拿NASA的合同!”他們認為,馬斯克在上海建特斯拉工廠,還獲得了中國大量低息銀行貸款,質疑馬斯克會洩露美國的先進技術,試圖讓NASA取消與Space X的合同,該項合同是一個高達數十億美元的衛星發射任務。

也有消息稱這背後是ULA(聯合發射聯盟)的阻撓,而Space X就是ULA的最大競爭對手。 Space X的技術突破,讓ULA的市場面臨嚴重壓縮。

總之,在特朗普想要重振美國製造業的當下,馬斯克的“上海工廠”,顯然與前者的意願不在一個軌道。

特朗普會對馬斯克下手嗎?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