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阿里文娛“大”錯了?


阿里文娛“大”錯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程傑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阿里遊戲打了一場翻身仗,不過這場胜利已經與阿里大文娛不相干了。

《晚點LatePost》報導,阿里遊戲業務所屬的互動娛樂事業部(靈犀互娛)將整體升級成為獨立事業群,與阿里大文娛平行,高德集團董事長俞永福即將代表集團分管阿里的遊戲業務,目前遊戲自研業務負責人詹鍾暉(花名叮噹)職務也將向上調整。

去年上線的策略手游《三國志·戰略版》一度拿下了國內iOS遊戲暢銷榜榜首,其後也基本穩定在遊戲榜前十,近半年以來,《三國志·戰略版》與後期推出的策略卡牌手游《三國志幻想大陸》甚至與騰訊、網易旗下游戲競逐iOS遊戲暢銷榜Top 5。

和遊戲業務的嶄露頭角相比,阿里大文娛這兩年來不斷做切割,版圖越來越小。

俞永福時代的阿里大文娛旗下業務一度包括合一集團(優酷土豆)、UC、阿里影業、阿里音樂、阿里體育、阿里遊戲、阿里文學、阿里數字娛樂事業部等,陣容龐大。

俞永福俞永福

不過三四年,阿里文娛的各個條線不斷被調整和獨立,如今“大文娛”之稱,已經名不副實。 2019年阿里組織架構調整的時候,UC、阿里文學、蝦米音樂等併入創新業務事業群,大文娛事業群保留的業務就只剩下優酷、阿里影業、大麥、遊戲。 如今遊戲也被剝離。

和創新事業群不同的是,遊戲是一塊有成為現金牛潛質的基石性業務。 阿里整合遊戲業務初戰告捷,雖然其中也有高額買量的原因——《三國志·戰略版》長期佔據手游推廣榜首——但收購簡悅後阿里遊戲重新啟動的效果已經顯現出來,“研發+買量”這條道路也被驗證是可行的。

棄發行,走研發,阿里遊戲發生了很明顯的轉向,這在業務和組織上都能看出來。 從具體業務來看,阿里“互娛”的前景與錢景都比“文娛”更加樂觀。

從這個角度再看:阿里遊戲獨立,是否意味著大文娛離出售不遠了?

就此,字母榜向阿里大文娛求證,對方回复“想多了”。

雖然王興說阿里放棄大文娛已經進入倒計時,但目前來看,尚無證據表明,阿里大文娛已經被放上貨架。

阿里文娛“大”錯了? 2

阿里大文娛的衰落顯而易見,然而將責任歸之於阿里大文娛自身,可能過於苛刻,事實上,阿里文娛的核心業務——長視頻行業——整體陷入了看不到希望的泥沼之中,騰訊視頻和愛奇藝行業前二謀求合併就是證明。

在某種程度上,大文娛不斷做減法,在組織架構上不斷調整,更像是對過往激進路線的一種糾正。

俞永福時代的大文娛雖大,但各個版塊之間缺乏邏輯聯繫,比如創新事業群,放在大文娛當中就相當牽強,獨立成群才是理所當然。 阿里大文娛之所以如此龐大,獨立上市很可能是強烈動因——業務繁多方便做大估值。

2017年底俞永福接受字母榜創始人馬鉞採訪時,曾經透露過非常強烈的希望將大文娛獨立上市的願望。 但從2017年至今,阿里在組織上的目標都是“協同”而非“分立”。 自從俞永福離任,無論是楊偉東還是樊路遠,都沒有接過“阿里文娛董事局主席”這個頭銜。

整合大師俞永福花了兩年時間,沒把一盤散沙的大文娛捏合成一個拳頭,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它壓根就不可能捏成一個拳頭。 一方面就像俞永福之前接受采訪時說的,“大文娛就像是矽谷+好萊塢。怎樣平衡內容和科技,這是全球性的難題。”另一方面,把矽谷和好萊塢捏到一起,可能本來就想錯了——整合本身就是虛妄。

反觀阿里大文娛的對手,騰訊視頻和愛奇藝,都沒有以業務繁多作為自己的追求目標——騰訊視頻和騰訊互娛業務有聯動而並不隸屬——而是集中力量做長視頻,近年來雖然行業整體不景氣,但無論是內容製作還是用戶數據、營收狀況,都在優酷之上。

這樣來看,不斷“瘦身”並不是阿里大文娛的問題,阿里大文娛真正的問題是,既然拋棄了獨立上市這個不切實際的目標,組織架構調整就應該一步到位,而不是一年一個事業部的切削,反而給外界造成了不斷削弱的印象。

說到底,大有大的難處,阿里大文娛亦然。

  A

馬雲給俞永福贈送自己的手書“永福”,並對他寄予厚望:“千萬不要被電商給同化了,你要保持非電商的特性。”

如今,這個“永福”給了遊戲。

俞永福進入阿里後,曾經負責過阿里最核心的各條業務線,阿里媽媽、大文娛、UC、高德等都留下過他的足跡,離任大文娛後,俞永福雖然也就任過一些投資性的崗位,但與阿里實際業務的關係都比較遠。

唯一能拿的出來講的Title就是“高德董事長”了,《晚點LatePost》報導,俞永福在高德投入的精力非常多,P9以上的會議他都會參加。

在阿里投資或收購的企業中,高德是其中發展較為不錯的。 2015年3月俞永福擔任高德總裁,受命整合高德,他果斷砍掉O2O業務,聚焦地圖服務,率領高德走上正軌,甚至到現在,高德還能將將壓過百度一頭。

高德對本地生活的嚮往沒有停止過,近些年逐步打通支付寶、口碑等,發力出行和本地生活業務;今年9月的“2020出行節發布會”上,高德地圖對外宣布稱將正式進軍生活服務領域,加大在出行和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運營權重。

這種從側面進攻美團的策略未來如何還不好說,但足以凸顯出高德對阿里本地業務的重要性。

阿里文娛“大”錯了? 3

回過頭來看,UC、高德這些年雖然沒有大的亮點,但在各自領域也有所建樹,另一個原因或許也是因為瀏覽器、地圖這兩個業務相對陳舊,整體市場也比較小,不太為人所關注。

俞永福的分管阿里互娛後,在這個領域中,實際就是跟騰訊、網易乃至遊族、三七等遊戲廠商對線了,內外部的挑戰都不小。

首先是內部,阿里在“發行線”上基本上收力了,自研業務線的出色成績讓阿里不得不更加重視以簡悅團隊為核心的自研遊戲業務,而這種重視直接上升到了互動娛樂事業部的獨立。

組織和人的整合是阿里互娛比較大的挑戰,在這方面俞永福首先分量足夠,其次,他與簡悅團隊的淵源不淺。

2017年9月,時任阿里大文娛董事長兼CEO俞永福發出內部信,宣布由原網易COO詹鍾暉(叮噹)等創辦的廣州簡悅併入阿里遊戲事業群,詹鍾暉分管互動娛樂事業部。

阿里收購簡悅的談判過程不短,早在2017年初就有傳言簡悅遊戲被阿里收購,彼時參與收購的買家不止阿里,俞永福作為阿里大文娛的主要負責人,不可能沒有參與其間。

說到底,阿里互娛也算是阿里大文娛“俞永福時代”的遺產。

如果阿里互娛升級為獨立事業群(還是與大文娛平級),一個非常明顯的問題就是,詹鍾暉在阿里的資歷仍然不足,涉及到與阿里其他業務的協調合作、資源打通,乃至與最高層溝通,都需要一個更有分量的人來托底。

最終,阿里選擇了俞永福。

  B

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 阿里大文娛曾是馬雲主政後期最關注的業務之一,他曾提出健康(Health)和快樂(Happiness)並重的“雙H戰略”,大文娛是實現快樂(Happiness )最直接的業務。

但阿里大文娛在連年的巨額虧損中不斷下墜,市場份額縮小,營收難見起色,如果傳聞中的騰訊視頻收購愛奇藝變成現實,阿里文娛的生存空間無疑將遭到進一步擠壓。

但馬老師這塊確實需要一個交代,”互娛”代替“文娛”或許就是那個最合適的台階,畢竟“互娛”也是快樂(Happiness),還是掙錢的快樂(Happiness)。

阿里文娛“大”錯了? 4

Sensor Tower數據顯示,靈犀互娛近半年以來穩居中國手游發行商收入榜前5名,旗下《三國志·戰略版》吸金能力在SLG(即時戰略)遊戲中穩居首位,而剛剛公測不久的策略卡牌遊戲《三國志幻想大陸》的收入目前也處於中國市場頭部地位。

阿里文娛“大”錯了? 5

與此前阿里移動和數娛事業部做遊戲不同,簡悅併入阿里帶來了很強的研發能力,這是其能打造出《三國志》這一大IP衍生手游的關鍵。

簡悅創始人詹鍾暉是網易的老將,2011年離任時為網易COO,是《大話西遊2》、《夢幻西遊》等爆款遊戲的執行製作人,在遊戲開發、運營、管理方面的經驗非常豐富;另一位創始人陳偉安為原網易副總裁,CTO吳雲洋(雲風)則曾主導開發了《大話西遊2》、《夢幻西遊》等自研項目。

隨著九遊、豌豆莢等主要分發渠道的衰退,阿里在遊戲發行方面已經喪失了足夠的廉價流量,減少對發行端的投入是一種必然。

另一方面,字節跳動也早已不滿足於只能分潤發行及休閒小遊戲方面的利潤,也在加大自研上的投入,國內游戲市場迎來更加複雜的變局。

阿里則在靈犀互娛上看到了“自研+買量”繼續突破的空間,SLG遊戲尤其是《三國志》題材的玩家付費能力較強,此外由於《三國志》系列在日韓、東南亞等地區的受眾比較高,靈犀互娛的這兩款遊戲還有望在海外市場獲得更多收入。

但不容忽視的是,《三國志·戰略版》依然倚重題材取勝,這類游戲的用戶群相對較窄,付費率與遊戲平衡性也是SLG遊戲的長線矛盾。

比較明確的是,阿里遊戲還處於上行期,它的上升勁頭有多足,和不斷萎縮的“大文娛”之間的反差就有多大。

  C

雷軍曾表示,俞永福是一個“劉備式管理者”,俞永福大感認同:

“完善創業者的能力其實是完善團隊的能力,選擇當曹操式還是劉備式的’大哥’,這很重要,我選擇當’劉備式’,擅長團結各方面有能力的同事形成一個強有力的創業團隊。”

一晃三年,當初是俞永福迎著簡悅遊戲併入阿里,如今也是俞永福給阿里互娛事業群墊起了高樓。

空降互娛事業群後,俞永福首先需要面對的或許還不是與詹鍾暉為首的簡悅團隊如何融合,而是如何處理與阿里大文娛的關係?

對大文娛來說,一個自家捧了三年的業務能做起來自然是件好事,但另立高樓這件事擱誰心裡估計也不好受,這在優酷、阿里影業均沒什麼起色的情況下尤其突出。

阿里文娛“大”錯了? 6

當初《三國志·戰略版》能扶搖直上是阿里大文娛卯著勁抬上去的,買量的支出是歸在大文娛預算下的,賣的臉是高曉鬆的,各種渠道推廣也少不了相關部門的配合。

結果內部一調整,遊戲這筆投資不小的業務不僅沒有進賬,還連人帶組織全都被切割出去了。

阿里互娛賺了,俞永福也賺了,阿里自己也賺足了眼球和吆喝,只有阿里大文娛是“虧大了”。

阿里的組織能力在大公司中首屈一指,但照樣缺幹部,大文娛尤其如此。 楊偉東事發之後,以阿里文娛之大,居然找不到一個既懂互聯網又懂文娛的挑大樑人選。 現任總裁樊路遠曾長期擔任支付寶總裁,能力毋庸置疑,但對於文娛圈來說,他完全是個門外漢。 都知道馬雲推崇門外漢,但馬雲的經驗並非任何時候都管用,否則阿里早就把社交做起來了。

阿里大文娛的“遊戲”,交給了阿里互娛,也許後者距離馬雲的目標,比前者更近。

阿里文娛“大”錯了? 7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