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悟00000空

來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9月18日上午美國商務部宣布,從9月20日起,微信和TikTok將從美國所有應用商店下架並不再更新,微信支付和微信在美境內所有公對公服務同步遭禁。 TikTok公對公服務禁止時間延後至11月12日。

  幾天前剛寫過《記住今天,極限求生》,紀念華為遭制裁915事件,本來要寫一篇紀念920的文章。 然而一邊寫,一邊新消息不斷進來,一波三折,N次反轉,怎一個暈字了得。

  TikTok一案的N次反轉,談判高手特朗普再次得手

  前幾天傳來消息,字節跳動將和甲骨文、沃爾瑪成立新公司,字節跳動絕對控股,將TikTok裝進去,總部設在加州,提供2.5萬多個就業崗位。 甲骨文佔小股,作為數據安全合規方面的合作夥伴,為TikTok提供雲服務;沃爾瑪佔小股,幫助TikTok開展電商業務。 源代碼和算法仍由字節跳動控制。

  這個方案被稱為“雲上加州”,類似蘋果在中國由“雲上貴州”確保數據安全合規。大家倍感振奮,祝賀TikTok終於趕在9月20號禁令生效前找到了一條生路。這樣的安排不涉及業務和技術的出售,應該可以獲得中國商務部的批准。至於美國,據說甲骨文是特朗普推薦的,應該就更沒問題了。

  此前微軟十分希望收購TikTok,不過最後出局了。據說是因為特朗普和比爾·蓋茨不對付,蓋茨不僅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時不予支持,還對他的人品人格頗有微詞。最近又直言不諱地指出:“特朗普對新冠疫情的處理’令人震驚’……特朗普政府的各種失誤,從病毒測試到向社會各界發出抗擊疫情指導,都充滿了令人困惑的糟糕做法。

  對於特朗普的禁芯運動,蓋茨也一針見血地指出:“過去美國可以靠著賣芯片給中國來創造高薪工作,可現在因為特朗普的芯片出口禁令,美國將失去一個重要的經濟來源。反觀中國,卻在壓力下強迫自己製造芯片,長此以往,美國人將失去高薪工作,而中國卻會實現芯片自給自足,這樣對美國真的有好處嗎?

  蓋茨是真為美國企業、美國著想。不過特朗普更關心的是11月大選老百姓手裡的選票。妖魔化中國、打壓中國能帶來選票,這才是最重要的。

  甲骨文董事長埃里森(Larry Ellision)則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甚至曾在自家私人高爾夫球場為特朗普舉行籌款活動。估計字節跳動對他也沒什麼好挑剔的,盡快簽協議要緊。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2

  然而,有人站出來表示質疑。臉書前首席安全官斯塔莫斯(Alex Stamos)發推特稱:“如果甲骨文拿不到源代碼,也不能在運營層面促成重大調整,而只是託管數據,那麼這樣的協議是不會解決對於TikTok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擔憂的。如果白宮接受這樣的協議,就證明逼迫TikTok出售這個操作純粹就是一種訛詐。

  然而,特朗普似乎應該會同意這個協議,畢竟是他推薦的甲骨文、沃爾瑪,促成了三方的談判。這可不就證明他就是在拿國家安全做藉口行訛詐之事嗎?

  不過,美東時間9月18日上午,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和數據隱私為由,宣布禁令9月20日生效,不批准這個協議。難道此前大家的猜測都錯了?特朗普不是在拿國家安全做藉口行訛詐之事,而是真的擔心美國的國家安全?

  其實,一看特朗普不同意的原因,不禁讓人啞然失笑。在16日的白宮新聞記者會上,他聲稱不喜歡目前甲骨文與TikTok擬定的合作協議,原因是TikTok的美國業務沒有出售給甲骨文,還有,美國財政部將無法從這次交易中拿到補償。

  這一說法引發外界巨大爭議,政府不是公司啊。川總到底是生意人,真的是把美國政府當一個公司來經營了,要在這裡坐收財務顧問費呢。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就在美國商務部宣布禁令將生效不足12小時後,9月18日下午,白宮記者會上,特朗普的態度又有所緩和,表示希望既能解決國家安全問題又能保留TikTok這個“非常受歡迎”的公司。並表示:“這種結合可以進行得非常快。

  這麼看起來,讓禁令生效是談判的手段而已,國家安全也是談判的手段而已。川總正在國家層面實踐他的暢銷書《談判的藝術》。此書講到的兩個最重要的“藝術”,一是極限施壓,高調打擊,讓對方心生恐懼;二是左右搖擺,出爾反爾,讓對方找不到北。在絕望、迷惘中,對方就任你擺佈了。

  文章寫到這兒,過了一個晚上,9月20號一早,看到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消息:“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告訴媒體記者,他批准了甲骨文與TikTok的合作協議……交易中還包括沃爾瑪……安全性將達到100%。”此外,特朗普還宣布,交易內容還包括一項50億美元的教育捐贈項目,TikTok將聯合多家公司,為美國青年人設立一個教育基金。

  到了中午,又看到法新社的消息,美國商務部當地時間週六宣布,本將於週日(20日)生效的對TikTok的禁令至少推遲到9月27日生效。美國商務部這一決定是“考慮到最近的積極進展”而作出的。

  雖然預計到特朗普只是在耍談判技巧,批准是肯定會批准的,他自己也透露“可以進行得非常快”,但也沒想到這麼快,一天三變樣,也是到了極致,不愧是drama queen (抓馬女皇)。他終於獲得了他想要的一切,他的兩個小兄弟、兩個急需向互聯網轉型的“昨日黃花”終於攀上瞭如日中天、人氣爆棚的帥小伙TikTok的親,又多收了50億美元的過路費。更重要的是這一波神操作讓他又收穫了不少選票。最神奇的是,這樣一來,“安全性就達到了100%”。“國家安全”就是這麼簡單。

  川總以前在商場上談判,籌碼沒有那麼多、那麼大,現在當了總統,好玩多了。最大的籌碼就是“國家安全”。他也算是生逢其時,如果是在911之前當總統,這個籌碼就沒有那麼大,也沒有那麼容易被玩起來。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3

  “國家安全”是萬能武器,危機和獨裁是一對孿生兄弟

  戴維·羅特科普夫(David Rothkopf)在《恐懼時代的美國領導地位》一書中寫道:“911事件發生後,美國及其民眾體會到近期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脆弱感。他們面對著一系列挑戰: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金融危機、華盛頓面對中國崛起的手足無措、網絡戰時代的到來。兩位迥然不同的總統和他們的幕僚手忙腳亂地處理洶湧而至的新威脅。

  他們讓911事件引發的恐懼、不安、不確定延續了很長時間,最終讓一種行為邏輯佔了絕對上風,那就是:為了抓住、對抗美國的敵人,政府可以不擇手段,甚至可以犧牲美國的立國根本,自由、民主、法治、人權。

  美國在國家情報部門和國土安全部構建起毫無必要的超級官僚結構,藉著《愛國者法案》在關塔那摩和阿布格萊布監獄做出違背各項權利、法律和標準的舉動,令人心驚。

  在危機時刻,人們往往會把更多的權利讓渡給政府,因為集權應對危機的效率更高。民主制的古代雅典在戰爭期間甚至會把政府的權力賦予一個獨裁者,由他統一指揮,半年評估一次,根據戰爭形勢決定是回歸正常政體還是繼續獨裁政體。

  所以危機和獨裁是一對孿生兄弟。危機越多、越嚴重,獨裁者控制整個社會就越容易、越長期。國家都面臨外來入侵或惡意顛覆了,你還有時間、心情抱怨病毒傳播、經濟衰退、醫療改革?只要製造出永無止境的危機,獨裁者就能享受永無止境的統治。有個段子說得妙,豬圈裡的豬要造反,抱怨吃不飽,怎麼辦?就對它們說,外面有狼。

  美國的體制一般不太容易出獨裁者,但是總統、政黨為了維持執政,也是一樣會訴諸危機,製造危機,製造敵人。特朗普的競選班子有個好比工作手冊一樣的東西,應對話術,其中有一條,如果有人指責特朗普疫情處理不當,不要正面回應,就講中國對美國的威脅。幾乎所有的問題,都以中國威脅論來回應。

  特朗普如果連任,真應該好好感謝中國。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4

  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發布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對美國產生威脅的國家”劃分為三類:第一類是中國、俄羅斯等“修正主義國家”,從戰略上威脅美國;第二類是伊朗、朝鮮等“流氓國家”,在局部利益上威脅到美國;第三類是國際恐怖組織,從安全上威脅到美國。

  從此,特朗普政府就開始對中國這個“戰略對手”進行一系列打壓。先是製裁中興,然後找到華為。華為一再解釋,華為不會也不能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打個比方來講,華為向客戶提供通訊設備,好比提供管道,管道裡跑的是油還是水,還是什麼其它液體,成分如何,是客戶的事情,提供管道的並不知道。歐美不少安全專家也出來論證,華為並不對美國或任何國家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如果有什麼隱患,也是通訊設備整個行業共有的隱患,應該大家集思廣益想辦法解決,而不是製裁封殺華為一家公司。

  但是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2020年6月30日還是正式裁定,將中國華為和中興通訊列為“美國國家安全威脅”,禁止電信運營商使用政府資金向這兩家中企進行採購。雖然他們並沒有拿出證據,但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阿吉特·帕伊堅持認為:“這兩家公司都與中共與中國軍方有著密切的聯繫,而且這兩家公司都受中國法律約束,有義務與中國情報部門合作”。

  不管是法律上還是邏輯上,一般的原則都是“誰主張,誰舉證”,而不是“自證清白”。證有可以,證無是很難的。你怎麼證明世界上沒有孫悟空呢?怎麼證明孫悟空沒有出軌呢?

  同理,你認為華為危害了美國國家安全,那你拿出證據來。你不能讓華為證明自己沒有危害美國國家安全,怎麼證明沒有發生的事情呢?至於“有義務與中國情報部門合作”這只是假設,不是證據。

  當然,一個國家數據安全的標準是一種主權決定,也許可以超越法律、邏輯的範疇。而且給定美國現在的民粹主義浪潮,美國社會真的可以接受很多完全不符合法律、邏輯的事情。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5

  民粹主義的興起

  民粹主義的興起對獨裁者也是一個好消息。獨裁、危機、民粹主義是孿生三胞胎。對內煽動民粹主義,對外製造危機,這是所有獨裁者的成功秘訣。

  美國的普通老百姓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焦慮。工業經濟時代,他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宣傳海報上經常把煤礦工人、鋼鐵工人和家族主婦描繪成一副英雄形象,他們是時代的主人。然而到了知識經濟時代,普通老百姓覺得自己越來越無足輕重,如同草芥。全球化、區塊鏈、基因工程、人工智能、機器學習,一切都指向他們被取代的命運。

  他們首先被地球上其它地方的人取代。 全球化後,世界成了個連通器。 美國有大量資金、技術,而勞動力稀缺;中國有大量勞動力,而資金、技術稀缺。 於是資金、技術從美國流向中國,和當地廉價勞動力結合,生產出了價廉物美的產品,行銷全球。 資金、技術的擁有者的財富大增,而美國國內的勞動力被遠在大洋彼岸的勞動力取代,失去了議價能力、工作機會。 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美國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矛盾越來越尖銳。 (詳見之前的文章《歷史的心跳:美國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種族歧視?》)

  為了取悅這個階層的選民,特朗普在墨西哥邊境造“長城”,不讓墨西哥非法移民進入,搶美國底層人民的飯碗。和中國進行貿易爭端,以國家安全的藉口打壓中國的企業,強迫美國公司把工廠搬回美國。性質和在墨西哥邊境造實物“長城”是一樣的,是造貿易上的“長城”,要把所謂被中國人搶去的飯碗奪回來。

  然而,再往後,取代這些美國工人的將不再是地球上其它地方的人,而是機器人,這個趨勢已經出現。一項麥肯錫的研究稱,到2030年,機器人或將取代全球8億個工作崗位,這個趨勢會飛速發展。可以想像,在不是很久遠的將來,大部分人的工作都會由機器人完成。機器人不會投訴抱怨,不會罷工遊行,沒有選票,比人省心多了。

  到那時候,特朗普到哪裡去造長城呢?民粹主義者的議價能力將徹底消失,尤瓦爾·赫拉利在《今日簡史》中說:“精英經濟不再’剝削’人民,因為它根本就不需要人民。也許這正是民粹主義運動現在風起雲湧的一個原因,趕緊發揮目前尚存的政治力量,以免為時過晚。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6

  復古主義的興起與自由主義的恐慌

  在上述這些背景下,全球各國都開始緬懷往日榮光,演出卡朋特樂隊的《昨日再現》(Yesterday Once More)大合唱。

  特朗普呼籲美國應該採取孤立主義,要“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英國脫歐分子希望“光榮孤立”的政策能帶他們重回維多利亞時代;

  京要把俄羅斯重建成沙皇時代的帝國;

  伊斯蘭主義者希望重現1400年前先知穆罕默德在麥地那的勝景;

  最令人感慨的是以色列的猶太教原教旨主義者,他們希望回到2500年前的聖經時代,甚至要在耶路撒冷重建古老的耶和華殿,取代阿克薩清真寺。

  當然這個大合唱裡也有我們中國的聲音。不過,我們中國人骨子裡是不好戰的,也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宗教。如果有什麼在中國深入人心的話,那就是實用主義。所以說,其實美國人是不必懼怕中國的。 21世紀美國真正要提防的不是中國,而是人口爆棚、自信心爆棚的伊斯蘭世界。

  自由主義精英對複古主義的浪潮十分驚恐,希望人類能及時回到自由主義的道路上,以免災難降臨。2016年9月,奧巴馬在其最後一次聯合國演說中提醒聽眾,別讓世界再次“依循著古老的民族、部落、種族和宗教界線,嚴重分裂,最終導致衝突”。他還認為,“開放市場、問責治理、民主、人權、國際法等原則仍然是這個世紀人類進步最堅實的基礎”。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7

  奧巴馬指出了一個事實:雖然自由主義那一套存在諸多缺陷,但在歷史上的表現還是遠優於其他方案。在21世紀初自由主義秩序的庇護之下,多數人類享受著前所未有的和平及繁榮。歷史上第一次,多數人是無疾而終而非因病死亡,是肥胖致死而非飢荒致死,是意外身故而非暴力身亡。

  當然,這些事實對於特朗普來講都不重要,不對外製造危機、對內煽動民粹主義,他怎麼拉選票呢?這位“美利堅分裂國總統”(《時代周刊》語)就任以來,美國越來越分裂,兩黨你死我活,似乎在實踐毛主席的一句名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 ”不少有一定年紀的在美華人有點恍惚,彷彿穿越到了歷史上的某個時期。

  瘋狂的時代適合瘋狂的人,不夠瘋狂、有點原則底線操守的人都敗下陣來,今年3月,前紐約市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在耗費5億美元的競選資金後放棄了競選總統。現在美國兩黨的候選人,兩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有人說一個是精神病疑似患者,一個是老年癡呆症疑似患者,但卻在政治舞台上大顯身手

  特朗普曾嘲笑拜登肯定通不過自己已通過的智力測試,可是後來有專家指出,這個不是智力測試,是精神病的測試,質疑白宮醫生為什麼讓特朗普做這個測試。 現在不少美國人翹首以待兩人的競選辯論,就是想知道瘋子是不是真瘋,傻子是不是真傻。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8

  我們的對策

  當然,我們絕對不要把精力浪費在譏諷嘲笑他們上,而要把精力放在確保自己健康上。譏笑他們有病,不會讓我們變得更健康,也不會讓我們自己的病變好。不管他們有沒有病,我們都應該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如何做好呢?唯有一條路,堅持改革開放。

  改革必須堅持到底,哪怕現在進入深水區也不能退縮;開放必須堅持到底,哪怕他們現在不願意對我們開放、和我們合作,我們開放合作的立場也不要改變。 堅持改革開放,我們社會的創新能力才能提高;創新能力是西方控制世界的終極力量,也是我們擺脫被控制的終極力量。 如何提高創新能力,詳見之前的文章《記住今天,極限求生》。

  除了改革開放,其實我們別無選擇。因為因循守舊、閉關鎖國這個實驗,我們已經做了幾千年、無數次,事實證明效果不好,應該沒有必要再試一次了。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9

  最後的反轉

  文章結束前,再來一個反轉:9月19日,就在美國商務部宣布禁令將於9月20日生效的第二天,由華人律師發起的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USWUA)對美國政府微信禁令的訴訟一案勝訴,聯邦法官很快就將頒布暫緩執行禁用微信的總統行政令。雖然政府會上訴,但勝訴概率很低,第九巡迴法院很可能會維持原判,因為這個行政令的確違反了美國憲法,言論自由是受憲法保護的公民最大的權利之一。

  特朗普估計又要氣得跳腳、發推亂罵了,他的“國家安全”牌這回打不成了。不得不說美國的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對限制像特朗普這樣不靠譜的總統做太過離譜的事還是很有一定效果的。

  當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忙著和美國政府打官司鬥爭時,騰訊當然也沒閒著,以自己的方式悄悄地鬥爭。8月19日騰訊註冊了WeCom商標,代替了原名為WeChat Work的企業微信。並趕在禁令生效前一天,在蘋果商店更新了最新版本。用戶使用WeCom不違反禁令,因為禁令禁的只是WeChat。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但願微信的這個結局是最終結局,不要再反轉了,這個結局很完美。

  相比之下選擇接受特朗普安排的字節跳動有點吃虧,如果TikTok的用戶也像微信的用戶那樣聯合起來,訴諸法律,不知結局會不會不一樣。不過TikTok的用戶不像微信那樣完全沒有其它選擇,也不像微信那樣更集中於華人群體。華人在其它國家都不太喜歡打官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這次在美國堅持打官司,還打贏了。

  今天字節跳動發消息“闢謠”,澄清了一些細節。 TikTok Global目前是字節跳動持股100%的子公司,計劃啟動一輪融資,融資後字節跳動將持有80%,此後將謀求上市,進一步增強公司治理結構和透明度。 至於50億美金教育基金,他們也是看到新聞後才知道的。 坊間所謂向美國財政部交稅50億美金的傳言,實際上是對TikTok Global未來幾年業務發展所需繳納的企業所得稅和其他經營稅的一個預測。

  TikTok有這樣的結局,算是在大驚大險中獲得了妥協式平安,是相當不錯的。 據說臉書扎克伯格對此很不爽,TikTok不關不禁,不僅保留了公司所有權和算法,還獲得了融資,可以更好地開拓美國市場,成為臉書更強大的競爭對手。

  我們身處百年大變局,不怨勝己者,不求外物,反求諸己,苦練內功,靜待轉機。 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

TikTok、微信在美遭禁與反轉備忘錄 10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