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微信不好禁:美國微信用戶的“決戰”


微信不好禁:美國微信用戶的“決戰”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楊潔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9月19日,很多美國華人還在憂慮微信以後不能用了,但到了20日,多家美國媒體報導,美國政府對微信的禁令被法官叫停了。

  隨後,多位在美華人向燃財經證實,在蘋果應用商店等,WeChat確實仍然可以繼續下載和使用。

  早在8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就簽發了行政命令,表示要在45天內,禁止在美國境內的人或實體與騰訊控股公司及其子公司發生任何與微信相關的交易(transaction),但沒有明確“交易”所指定的範圍。

  當地時間9月18日,美國商務部發布聲明稱,當地時間9月20日起,TikTok和WeChat兩款應用程序將禁止在美國境內下載。

  禁令被具體化。 在美華人們也開始了在社交媒體上“搬家”的慌亂48小時。

  不過,和TikTok在美國用戶眾多但利益攸關方很少不同,微信在美國雖然用戶只有1900萬,但利益共同體眾多,從美國企業、小商家、用戶等,都在反對。 美國用戶甚至成立了一個“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以下簡稱“聯合會”)的非盈利組織,積極上訴。

  禁令實施前,美國加州法院舉行緊急聽證會。 在聽取了聯合會的律師團和美國司法部的激烈辯論後,法官正式下達裁決,限制這一禁令在全美的實施。

  法官表示,商務部仍然可以繼續針對騰訊公司出台其他的禁令。 但是,這也意味著,和TikTok一樣,微信在美國的命運,也走到了好的方向上。

  作為同時在9月20日被禁止下載的“難兄難弟”,在此之前,美國商務部表示,考慮到“最近的積極進展”,針對TikTok的禁令也已經被至少推遲到9月27日。

  比起TikTok交易的一波三折來,WeChat的應對一直相對平淡。 但是,由於利益牽扯眾多,微信在美國成為了一塊難啃的骨頭。

  美國華人的漫長夜晚

  9月18日,在美華人們迎來了一個慌亂的夜晚。

  “所有人都在忙著’搬家’。”居住在亞特蘭大的張陽說。 她註冊了Line、WhatsApp、telegram、Twitter、Zoom,以及QQ和企業微信WeCom等不同App上的賬號,這個週末,她忙於將自己的各個賬號和郵箱告知國內所有的親友,以免失聯。

  王鵬飛在美國開著一家涼皮店,平時通過微信群做生意,每天有上百單的交易量。 他也在群裡不斷地建議大家加他的Line等賬號。

  雖然8月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就簽發了行政命令,但大家剛開始並不緊張。 因為特朗普一向言論高調,很多事情,會提前放話,但在最後未必會真正實施。

  因此張陽和周邊的大多數人一樣,並沒有預料到微信的封禁會“來真的”。

  微信在美國並不是主流的通信應用。 據分析公司Apptopia的數據,在8月初,微信在美國平均日活躍用戶只有1900萬。 而其中主要的組成部分,是在美華人和留學生群體。

  張東平是一位在美國工作的四川人。 據他介紹,禁令具體的執行措施有哪些和影響,現在都還不是很確定。

  如果禁令實施,在美國的用戶將無法下載或更新微信,由於禁止了本土的服務器和CDN服務,通訊速度也會受到影響。 “用微信跟家人視頻,使用頻率最高,這對網速的要求還是很高的,如果網速被美國運營商限制,那就沒法用了。”

  但大部分華人的手機裡都已經下載了微信,而目前為止,已經安裝的微信還可以正常應用。 如果被禁,以後就不能更新了。

  當然,即使美國的應用商店下架了微信,也並不是不能想辦法下載到。 比如,將手機里美國的Apple ID,切換成中國賬號,在中國的應用商店內下載就可以了。

  但一場社交恐慌還是在華人間蔓延開來。 據分析平台Sensor Tower的初步數據顯示,微信在美國當地時間9月18日的安裝量達到上萬次,比前一天增加了150%。

微信不好禁:美國微信用戶的“決戰” 2

  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裡,許多華人選擇留下自己在微信之外的聯繫方式。 而最令他們煩惱的是,很多人的國內聯繫人們並不是都能夠上推特、臉書或者Instagram、WhatsApp的,有人在考慮通過支付寶、QQ、釘釘,甚至知乎去和他們保持聯繫。

  在加拿大的李華開始收集自己在美國的華人朋友的聯繫方式,準備一旦微信封禁生效,他們和國內部分家人的聯繫中斷時,由她來幫助他們傳遞信息。 因為除了微信,他們沒有其他的社交媒體賬號可以隨時找到人。

  從目前微信能夠提供的服務看,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中的“交易”行為,可能會包括微信紅包、轉賬、公眾號讚賞、支付和其它金融服務等,或者微信在蘋果和谷歌應用商店的競價廣告,以及美國公司在微信平台的廣告營銷活動等。

  在支付方面,很多中國人在美國開的超市、菜攤或者飯店,還有一些中國人提供的在線服務,如外賣、維修等,都可以使用微信支付。

  不過,美國大部分的地方,基本沒有什麼微信支付的使用場景,因此在這方面華人們倒並不是很擔心。 張陽表示,由於微信只能關聯國內的銀行卡,在8月之後,她已經將微信零錢全部都清空。 還有人說,為此自己已經很長時間都不願意去“搶紅包”了。

  在19日,騰訊公司作出回應稱,近期與美國政府進行了多輪溝通,尋求妥善的解決方案。 但很遺憾,雙方尚未達成共識。

  據路透社報導,在禁令生效前,騰訊的企業微信美國版已經由WeChat Work更名為WeCom,並早在8月19日騰訊就註冊了WeCom的商標。

  張陽一個個發了自己的WeCom名片給好友添加。 但是,她仍然擔心,同樣是騰訊系的產品,WeCom未來會不會也遭遇和WeChat同樣的命運。

  美國微信用戶的“決戰”

  微信在美國的命運反轉,與一個華人用戶群體的抗爭緊密相關。

  剛剛舉行完畢的緊急聽證會,被聯合會稱為“最後決戰”。

  聯合會由美國微信的用戶自發組成,發起人是5名華裔律師。 在今年的8月21日,聯合會向特朗普政府提起了訴訟,認為微信禁令嚴重侵犯了美國華人的言論自由,涉嫌歧視華人,要求聯邦法院否決特朗普的微信禁令。 聯合會表示,禁令將會讓這些用戶失去他們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針對這一訴訟,美國司法部曾在9月16日回應稱,“僅僅將微信作為個人或商務通訊工具而下載或使用該應用的個人或團體,美國商務部並不打算將其作為行政令的對象。他們也不會受到刑事或民事處罰。”

  但是,這一聲明仍然含義模糊,並且這一發言並不是代表商務部和白宮,也沒有得到法官的認可。 因此,9月18日美國商務部仍然發布了聲明。

  聯合會嘗試阻止微信禁令。 據《聯合早報》19日報導,聯合會在周五的法庭文件中稱,美商務部對禁止使用微信的解釋並沒有解決其提出的問題,“商務部頒布的指令正好起了相反的作用:禁令的範圍仍然不明確,缺少限定詞和警告,因此用戶會相應擔心他們的行為將被禁止。”在商務部聲明發布後,聯合會迅速補交了材料,申請加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法官連續召開緊急聽證會。 最終,美國加州北部地區法院的法官Laurel Beeler表示,“法院可以就任何緊急動議舉行聽證會。”

  在這場“決戰”中,在美華人們取得了暫時的勝利。

  對於美國普通用戶而言,微信只是和中國的親友溝通用的工具。 但對和中國有生意往來的人而言,則情況又不同了。 而且其中牽涉到的,並不止是美國的華人群體。

  張莉是一個資深海淘客,她告訴燃財經,一個月前,在美國的代購們就開始用支付寶交流了。

  “代購使用的社交工具,有兩個功能是必須的,一個支付功能,一個是朋友圈。”張莉說。 之前最好用的工具就是微信,她們一般海淘都是先看代購的朋友圈,裡面有各種貨品的展示信息,有喜歡的就微信溝通,談好了就直接付款。

  而現在,為了保險起見,大多數代購選擇換成支付寶來交易。

  一旦微信禁令實施,在線教育中的少兒英語外教們也將受到影響。 他們大多是美國的教育從業者,主要教授在中國的學生,平時通過網絡遠程教學,微信就是他們的主要聯絡工具。

微信不好禁:美國微信用戶的“決戰” 3

  Shelly是一位美國小學老師,剛開始,她是51talk的歐美外教,由於經驗豐富,工作認真細緻,教學效果良好,受到很多寶媽的追捧,在微信上聚集了一大批忠實的粉絲。

  離開51talk後,Shelly就主要通過微信來獨立授課。 她會在備課後通過微信,提前把輔助教學的內容髮送給家長;通過微信群運營自己的學生群,吸納新的學生。

  8月份美國將封禁微信的消息剛出來的時候,Shelly是不相信的。 她認為,美國是一個自由國家,不會封禁任何東西。 但這兩天,Shelly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說,美國有很多人都支持這件事,覺得這是為了保護他們的隱私。

  但如果微信不能用,帶給Shelly的不便還是顯而易見的。 她不得不通過QQ來跟客戶溝通,但事實上,大多數中國家長們已經不用QQ很久了。

  此外,她將不得不通過匯款來收取報酬。 這意味著,她需要在中國找到一個人,願意幫她收款,並且把錢通過銀行或者支付寶匯款給她。 而根據有關規定,從中國匯款到境外的上限是5萬美元。 隨著Shelly業務量的擴大,也許她需要找不止一個人幫她轉賬。 這意味著,她的收入風險增大了很多。

  多位在美華人向燃財經表示,他們都捐款給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由聯合會代替大家來抗爭。 畢竟,微信已經跟大家的生活息息相關。 “有些人沒有微信是賺不到錢,我沒有微信就找不到我媽了。”張東平說。

  微信難禁

  9月18日新的禁令並沒有阻止美國公司在美國以外通過微信開展業務,也沒有涉及騰訊的網絡遊戲等業務。

  相比於8月6日的行政命令,這是它做出的全新妥協。

  WeChat在美國並非主流應用,即使是和TikTok的1億月活用戶量相比都相差甚遠。 對於騰訊而言,海外版的微信的重要程度和廣告收入,也遠遠無法和國內相提並論。

  但在微信背後的騰訊公司,從公司體量、業務範圍還是投資版圖上而言,美國是不可能不計後果地直接封禁的。 行政命令中禁止“與騰訊公司進行與微信有關的交易”,這個概念也相當模糊,其中擁有很大的可操作空間。

  尤其不能令美國公司們忽視的是,微信連接的廣闊的中國消費市場。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當地時間8月11日,包括蘋果、福特、沃爾瑪、迪士尼、寶潔、英特爾、大都會人壽保險公司、高盛集團、摩根士丹利、UPS等十餘家美國大型跨國企業高管就與白宮官員通話,進行遊說。

  這些公司涉及了芯片、消費電子、零售、金融保險等不同行業。

  當年蘋果公司和微信因為蘋果稅的問題而交涉,最後蘋果也放棄了對微信打賞的抽成,微信對中國市場的重要性從中可見一斑。 在此時,蘋果也率先站出來支持微信。

  蘋果分析師郭明錤在8月曾預測,如果蘋果應用商城全面下架微信,中國消費者未來將減少購買iPhone,悲觀估計,iPhone出貨量會衰退25-30%;樂觀估計,iPhone出貨量會衰退3-6%。

圖/ Pexels圖/ Pexels

  沒有任何一家在華開展業務的公司,能夠忽略微信對中國消費者來說的重要性。 同時,它們的業務也不可避免地要應用到微信。 例如,在美國大多數在中國有業務的消費類企業,諸如可口可樂、寶潔、星巴克、迪士尼、麥當勞等,都都已高度依賴微信平台接觸中國消費者,包括通過微信公眾號和小程序與消費者互動,提供在線訂餐、預約等服務,當然還有微信付款。

  今年8月,上海美國商會進行了一次調查。 142家受訪的在滬美國公司中,有88%認為,無法使用微信將對公司運營產生負面影響;有超過40%的受訪公司認為,微信禁令會對其營收帶來負面影響;超過三分之一的受訪公司預計,公司的全球收入會遭受損失。

  而有超過75%的公司認為,沒有其他同類產品可以替代微信。 有7.7%的公司表示,要採取法律手段對抗微信禁令。

  美國企業的反對,是微信能夠獲得轉機不可忽視的力量,也讓美國想禁微信,變得沒那麼容易。

  未來的變數

  然而,一切都仍然還存在著變數。 微信在美國的命運如何,仍然難測。

  張東平認為,之前美國企業的反對,是擔心這個禁令會影響到全球市場。 目前來看,禁令僅僅作用於美國境內,美國企業的反對聲音就幾乎消失了。

  美國“淨網行動”仍然在熱火朝天地推進中。 這個項目在今年4月29日發布,以5G清潔路徑計劃為基礎,以確保通過美國的5G網絡的數據安全。 8月,美國宣布擴大該計劃。 《紐約時報》直接指出,美國將進一步對不信任的中國應用進行“清理”。

  騰訊在美國投資的遊戲公司也已經遭到數據安全審查。 根據彭博社報導,由美國財政部主管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已經致信《堡壘之夜》開發商Epic Games、《英雄聯盟》開發商拳頭遊戲和其他遊戲公司,要求他們提供和騰訊相關的數據安全協議信息。

微信不好禁:美國微信用戶的“決戰” 4

  隨著時間的推移,處於暴風眼中的微信和TikTok的命運,是否將迎來下一次反轉,也仍然是眾所矚目。

  國內的出海公司們,也在惴惴不安地等待著結果。 儘管它們基本都已經做好了使用其他工具代替微信的準備,但是對於它們而言,最大的影響還是對海外市場的風險預期。 “大家都預計頭部公司會被先針對,中小企業們還在觀望。”一家出海公司市場負責人對燃財經說。

  在美華人們同樣也是憂心忡忡。 “目前我們最大的擔憂是,微信會像在印度市場一樣,主動停止對美國用戶的服務。”張陽說,“畢竟,它在美國賺不到什麼錢,還容易引發訴訟,得不償失。”

  9月20日晚,騰訊也發佈公告稱,注意到美國商務部發布的“被禁制交易識別”,如果禁制生效後,美國現有WeChat用戶可能可以繼續使用WeChat進行交流,但它將可能無法在美國獲得新用戶;美國用戶持續更新WeChat也可能受到負面影響。 同時,公司正在進一步評估這對集團的影響。

  *題圖及文中部分配圖來源於視覺中國。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張陽、李華、張東平、王鵬飛、張莉、Shelly為化名。

微信不好禁:美國微信用戶的“決戰”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