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英偉達牽手ARM:格局顛覆行業變“芯” 危機將至?


英偉達牽手ARM:格局顛覆行業變“芯” 危機將至?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洪雨晗

來源:資本偵探(ID:deep_insights)

曲曲折折的ARM出售一事,終於在9月中旬迎來階段性成果:9月14日,軟銀集團宣布,已同意將旗下芯片設計廠商ARM以40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英偉達。

具體交易方式為:英偉達向軟銀支付總計215億美元的普通股和120億美元的現金,包括簽約時應付的20億美元現金。 若ARM完成協議財務績效目標,軟銀還可獲得最多50億美元的現金或普通股。 此外,英偉達還將向ARM員工發行15億美元的股本。 交易完成後,軟銀預計將保留ARM不到10%的股份。

英偉達牽手ARM:格局顛覆行業變“芯” 危機將至? 2

如果此次交易成功,這會是半導體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交易,一個半導體芯片的巨無霸公司也將就此誕生。

ARM花落誰家已經是一場延綿了兩個多月的大戲。

早在今年7月初,軟銀便考慮讓ARM重回納斯達克,為ARM增值造勢。 到7月中旬時,軟銀的選項則已變為對ARM全部或部分出售以及公開上市。

從7月下旬開始,軟銀又陸續與蘋果、英偉達、台積電、三星、富士康等芯片領域的上下游巨頭接觸,力圖為ARM尋求最佳金主,果不其然,當英偉達的出價從最初的320億美元提至400億美元,而其他巨頭紛紛退出時,軟銀宣布同意英偉達的最終收購方案。

軟銀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孫正義軟銀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孫正義

軟銀此次出售ARM是頗為無奈的選擇:孫正義因WeWork等項目投資的失敗,急需資金回血。 同時,ARM的商業模式決定了其盈利預期有限,有媒體預估,以目前ARM營收增速來看,軟銀需要60年才能收回成本,孫正義顯然等不了這麼久。

此時出售ARM回血,資本市場也較為看好——截至9月14日午間,軟銀集團股價已經上漲21.88%。

但此次交易最後能否達成仍撲朔迷離,ARM的聯合創始人赫爾曼是此次交易的堅決反對者,他曾稱將ARM賣給英偉達將會是一個行業災難,會影響ARM所奉行的中立商業模式。

不過,這場交易能否順利走到終點,還需要經過中國、美國、歐盟和英國的批准,預計監管審批可能需要18個月的時間。

ARM與英偉達的這場交易之所以曲折、風波不斷,與兩家公司在業界的地位密不可分。 事實上,一旦ARM與英偉達真正走到一起,整個行業面貌都會發生極大變化。

  兩巨頭終歸一路

從芯片產業格局上來看,英特爾、ARM、英偉達在各自賽道都已坐穩老大位置,分別在電腦CPU芯片、手機芯片、電腦GPU芯片領域各自樹立起較深的行業壁壘。

隨著社會對服務器、數據中心、邊緣計算的需求上升,三位玩家在新領域的競爭也已開始,收購ARM,行業兩強聯合無疑會讓英偉達實力大增。

對於此次收購,英偉達CEO黃仁勳表示:“將英偉達的AI技術能力和ARM CPU的廣闊生態系統結合起來,我們可以將計算從雲、智能手機、PC、自動駕駛和機器人技術推進到邊緣物聯網,並將AI計算擴展到全球每一個角落。”

從表態中可以看出,對於ARM,黃仁勳勢在必得。 回顧英偉達的一路發展歷程,不乏這樣的大動作。

創立於1993年1月的英偉達是GPU(圖形處理器)的發明者,對遊戲玩家而言,英偉達最為人熟知的產品是GeForce系列。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Jon Peddie Research(簡稱JPR)發布的2020 年第二季度的市場調查報告顯示,在獨顯方面,英偉達的市場份額達到了80%,站穩老大位置。

如今已是GPU的龍頭老大的英偉達,目前朝向人工智能和機器視覺的市場發展,也是圖形處理器上重要的開發工具CUDA的發明者,是人工智能計算領域的頭號玩家。

英偉達9月發布了最新旗艦GeForceRTX 30 系列顯卡英偉達9月發布了最新旗艦GeForceRTX 30 系列顯卡

過去幾年,英偉達迅速在人工智能,數據中心,雲計算等科技核心行業發力。 黃仁勳力排眾議,在2020年4月完成了對Mellanox(邁絡思)的併購。 Mellanox是一家網絡硬件設備供應商,發家於InfiniBand(無限寬帶)技術,後來拓展到具備RDMA技術的以太網。 Mellanox給高性能計算和數據中心提供高速互聯服務,現全球一半以上最快的超級計算機,都是用Mellanox的產品。

英偉達牽手ARM:格局顛覆行業變“芯” 危機將至? 3

收購Mellanox後,英偉達進一步加強了在數據中心方面的競爭力,根據2020年第二季度數據,Mellanox的營收佔數據中心營收30%,佔總營收14%。 同時,數據中心業務第一次超過遊戲業務:前者營收為17.5 億美元,後者為16.5 億美元。 這意味著,英偉達越來越倚重數據中心業務。

如果再成功收購ARM,英特爾將成為從移動、邊緣再到數據中心的全棧計算廠。

英偉達收購ARM的底氣源自其近年來的迅猛發展。 2016年,英偉達市值曾與ARM相當,但是四年後,這家GPU巨頭市值已經不斷飆升,今年7月,英偉達市值剛超過英特爾,如今已經是英特爾的1.5倍,目前市值已超3000億美元。

黃仁勳曾對媒體表示:“眾人以為我們是電動遊戲公司,但我們其實是加速運算公司,而電動遊戲是我們第一個殺手級應用。”

踩中了AI運算和圖像處理的風口,是英偉達近年來市值暴漲的原因。 但這並不意味著英偉達可以在接下來高枕無憂,而提升企業安全性的最大捷徑,就是收購ARM。

ARM最初的簡稱是Acorn RISC Machine。 Acorn Computer創立於1978年,總部位於劍橋,由Andy Hopper(劍橋大學),Chris Curry(Sinclair Research)和Herman Hauser(劍橋大學)創建。

在英特爾Intel x86構架統治PC的時代,Acorn向英特爾申請80286處理器樣片,但遭到拒絕,無奈之下,Acorn選擇自研處理器。

儘管在此後多年發展中,因為移動智能終端遲至2008年之後才出現爆發式增長,ARM的經歷一度非常坎坷。 但正是在英特爾等巨頭的陰影下,避開巨頭鋒芒的ARM伴隨移動智能終端的興起,悄然成長起來。

按照軟銀的數據,ARM在智能手機上的份額大於99%、車載信息設備大於95%、可穿戴設備大於90%。 這正好彌補了英偉達在CPU上的短板,使英偉達可以和老對手英特爾、AMD在全領域展開競爭。

英偉達牽手ARM:格局顛覆行業變“芯” 危機將至? 4

ARM公司根據芯片設計公司不同的需求和能力,提供了三種不同的對外授權模式:

一是處理器的IP授權模式。 ARM將該IP專利授權給買下設計的公司,公司可以直接按其設計方案生產。

二是處理器和物理IP的授權模式。 此種模式下企業需嚴格按照ARM規定工藝流程來生產芯片。

三是架構和指令集授權。 這是自由度最高的授權模式,三星、蘋果、華為等實力雄厚的手機廠商可以在ARM架構下自行設計和優化芯片。

因此,ARM的收入主要靠授權費和版稅。 其技術也在物聯網(IoT)設備以及汽車,家電,傳感器,數字相機,無人機邊緣計算等行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收購併不包含ARM旗下的物聯網業務。 今年7月,ARM進行重組,旗下兩大物聯網服務業務(IoT平台和Treasure Data)轉移到軟銀集團旗下。

這與孫正義一直看好IoT不無關係。 在2016年10月舉行的TechCon大會上,孫正義在主題演講中稱,物聯網如同寒武紀大爆炸一樣,將帶來1兆個物聯網設備,這會將人類導向起點,機器智能將超越人類智能的總和。

同年,軟銀以320億美元的估值收購了ARM。 孫正義曾宣布希望藉助ARM全面進入物聯網、5G等移動通訊和人工智能等行業。 如今,四年過去了,如果ARM以40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英偉達,軟銀四年投資回報只有大約1.25倍,再加上交易成本,這並不是個好生意。

將ARM出售給英偉達,對雙方來說似乎是當前不壞的選擇。 而對於行業內甚至產業鏈上下游的玩家而言,ARM與英偉達是一件更為複雜的事情。

  幾家歡喜幾家愁

英偉達的此次收購能否達到1+1大於2的效果,業界仍有爭論,可如果這次收購成功,全球芯片產業將變化不小。

芯片半導體行業雖然要求精細化的全球分工,但由於國際政治環境變化等因素的影響,華為等芯片中下游廠商容易遭“卡脖子”,在全產業鏈中議價權不大。 在發展初期,英偉達也是在Windos系統下因做GPU成功而發家,並未掌握生態鏈中的話語權。

如今英偉達和ARM的結合,可使英偉達在智能移動終端系統上有立足之地。 借助於英偉達的實力和它的圖形處理能力,ARM在無線手機終端等領域也將更加所向披靡。

除此之外,收購ARM後,英偉達得以構建CPU+GPU的完整產品組合,面向數據中心銷售整套計算系統。 使得今後的高強度的服務器,數據中心等領域的競爭市場將更為激烈。

事實上,在超算領域,英偉達和ARM的合作早已開始。 2019年8月,英偉達宣布其加速計算平台CUDA將支持ARM架構。 這次收購後,黃仁勳表示,英偉達或將開始研發自己的ARM架構下的CPU 芯片。 目前服務器芯片市場90% 的份額都由英特爾把控。 英偉達的強勢介入,勢必對英特爾造成衝擊。

英偉達推出的CUDA統一計算設備架構,可使CPU與GPU協同處理複雜運算英偉達推出的CUDA統一計算設備架構,可使CPU與GPU協同處理複雜運算

對任天堂來說,此次收購可能是個好消息。 英偉達此前一直為任天堂Switch提供芯片,由於其Tegra系列芯片性能並不突出,導致任天堂產品硬件能力弱於採用AMD芯片的微軟(X-box)及索尼(PlayStation)旗下的同一世代家用遊戲主機。 收購ARM後,英偉達可以利用ARM的技術研發更高性能的CPU,結合自身強大的GPU技術,更新Tegra系列芯片架構,而任天堂也將獲得更高性能的核心硬件。

對中國廠商來說,ARM是芯片的生命線。 軟銀曾在2018年透露,中國設計的所有先進芯片中,約有95%是基於ARM技術,而對ARM來說,中國市場也必不可缺,中國貢獻了ARM總銷售額的20%,ARM的中國客戶數量超過150家,累計出貨量超過10億。

若公司持有方變成美國公司英偉達,聯繫近年來的中美雙邊關係,中國使用ARM架構的公司有一定風險。

對此,ARM聯合創始人赫爾曼·豪瑟,在英偉達和軟銀就ARM的收購意向達成後,發表了一則公開信,要求政府“救救”ARM。 在信中,赫爾曼表示了三點擔憂,其中後兩點和中國公司或將面臨的問題息息相關。 赫爾曼認為:

首先,我們擔心成千上萬名ARM員工在劍橋的工作受到影響。 當總部遷往美國時,這將不可避免地導致英國失去工作機會和影響力,正如卡夫(Kraft)當初收購吉百利(Cadbury)時所看到的那樣。

其次,將ARM出售給英偉達將破壞ARM商業模式的根本,該模式原本可以被稱為半導體行業的“瑞士”,與500多家被許可人以平等的方式交易。 他們大多數是英偉達的競爭對手,當中有不少英國公司。

最後,是國家經濟主權的問題。 ARM是英國僅存的領先技術公司,ARM在手機微處理器方面佔據主導地位。 它的市場份額超過95%。 由於美國總統在與中國的貿易戰將技術優勢“武器化”,因此除非英國擁有自己的討價還價武器,否則英國將成為附帶受害者。 將ARM出售給Nvidia意味著,ARM將受到美國CFIUS法規的約束。 英國電子行業有數百家公司,僱用數以萬計的人在其產品中使用ARM。 其中許多產品出口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主要市場,那就意味著他們都必須遵守美國CFIUS法規。 這將使關於允許ARM出售給誰的決定權交給白宮而不是唐寧街。

雖然黃仁勳一再表示將保證ARM中立的商業模式,“英偉達正在為這項收購花費大量資金,沒有理由做任何會損失客戶的事情。”在公告中,英偉達也承諾ARM將繼續運營其開放許可模式,同時保持全球客戶中立性,稱這是其成功的基礎。 但在愈加複雜的國際形勢下,英偉達的承諾並不足以給予市場足夠的信心。

英偉達牽手ARM:格局顛覆行業變“芯” 危機將至? 5

根據中國《關於經營者集中申報標準的規定》,英偉達收購ARM需要經過中國政府同意。

英偉達和中國監管機構早有打過交道。 今年4月27日,經過中國政府審批同意,英偉達完成了對Mellanox的收購,前前後後花了1年多的時間。 因此,黃仁勳表示,他同樣有信心在ARM收購方案上得到中國監管機構的批准,也有辦法解決中國合資企業安謀(中國)的管理問題。

但即便最終收購案能如黃仁勳所願順利進行,英偉達的此次交易仍有可能導致一些芯片公司轉向RISC-V架構。 RISC-V因其開源的精簡指令集架構,更受一些芯片企業的青睞。 RISC-V現由一家非營利基金會支持,總部設立在中立國瑞士,以保證其開源性。

當下,開源的RISC-V 可能是中國芯片廠商為數不多的選擇。 但底層基礎架構的遷移並非易事,這個過程涉及到整個生態系統圈,牽一發而動全身,不到不得已的情況下,大部分廠商不會主動選擇這一方案。

總而言之,ARM易主對於整個產業而言是一個重大事件,無論ARM與英偉達最終能否牽手成功,可以確定的一點是:“芯”已生變。

英偉達牽手ARM:格局顛覆行業變“芯” 危機將至? 6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