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原標題全球AI四強大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文/衛峰

來源:一點財經(ID:yidiancaijing)

2020年,一場突發的疫情,重創了線下。 數字經濟卻空前繁榮。

亞馬遜、微軟、百度、谷歌等全球科技巨頭,關於數字經濟的核心引擎——AI的搶奪之戰,熱度也持續高漲。

誰拿到AI制勝權,誰就拿到數字經濟時代的頭等艙船票。

3月3日,國際AI巨頭谷歌宣布,線下一年一度的I/O大會,改為線上。 兩週之後,線上也取消了。

大會最吸引人的重磅內容、安卓用戶最期待的Android 11系統,也跳票了。

就在谷歌“慢一拍”的3月,另一AI巨頭微軟,公司創辦45年來,首次設立首席科學官一職。

AI,是自2012年薩提亞·納德拉“重塑微軟”以來,最為看重的業務,他曾對外表示:AI將在公司的未來發揮關鍵作用。

左一:薩提亞·納德拉左一:薩提亞·納德拉

曾經的微軟研究院主管、“顧命大臣”埃里克·霍維茨擔任微軟首席科學官後,核心工作就是加快AI領域的研究。

亞馬遜動作同樣迅速。

由於歐美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7月,亞馬遜推出不需排隊、自動稱重、自動結算的智能購物車。

這是在無人超市之後,亞馬遜在AI領域,落下的另一枚重子。

事實上,谷歌I/O大會雖然跳票,卻並沒有完全缺席。 9月初,Android 11遲到半年卻升級了,主動迎合瀑布屏、折疊屏、雙面屏等智能硬件。

作為全球AI四強之一的百度,同樣有著大手筆。

“中國一線城市五年內不用再限購限行。”在9月15日,央視新聞直播的2020百度世界大會中,百度創始人兼CEO李彥宏發出驚人之談。

不僅如此,他還表示,“10年之內就能解決交通擁堵問題。”

近年,企業家公開表態解決社會問題的案例,並不少見。 但僅僅通過技術手段就要解決困擾城市幾十年的堵車問題,李彥宏還是頭一個。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2

李彥宏的底氣,同樣來自於——AI。 並且,這一底氣已經可以具體量化,按照他的話來說,“通過AI技術提高現有交通效率15—30%,為GDP貢獻2.4—4.8%的絕對增長。”

百度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一堆黑科技:學習20句話就能模仿人說話語音系統;鋼鐵俠科幻感的無線智能耳機;人性化的虛擬助理;甚至具備認知能力、人機交互的虛擬人……

2020年,全球AI巨頭,暗潮湧動,他們當下的實力究竟如何? 新一輪生產力的話語權,究竟花落誰家?

作為國內用戶,更關注的是,百度的這套AI“組合拳”究竟威力如何?

  新時代生產力,中國企業沒有遲到

AI的發展故事,要從1956年講起。

那年夏天,29歲的麥卡錫和同齡的明斯基,在達特茅斯進行一場學術探討。 席間,他們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對話,“如何用機器模擬人的智能”。

作為當時計算機天才,兩年後,二人先後被吸納進麻省理工學院。 隨後,他們聯手創立了MAC項目。 這個項目,後來演變為麻省理AI實驗室,也是全球第一個人工智能實驗室。 二人也因此成了AI之父。

此後,AI開始在實驗室進行數十年的推理、馴化。 直到2000年代互聯網產業的快速繁衍,信息以比特進行大量堆積,才讓AI有了在實驗室外生長發育的食物。

尤其是,2007年,喬布斯重新定義了智能機之後。 隨著移動互聯網普及,AI和人類的距離再一次拉近。

率先對這股力量的控制權感興趣,或者說更為焦慮的巨頭,是零售巨頭亞馬遜。

2014年初,西魯梅拉和亞馬遜CEO貝索斯進行了一場約談。

貝索斯貝索斯

計算機科學家西魯梅拉,2005年從IBM辭職,就成為了亞馬遜商品推薦團隊負責人。 10年走來,看著微軟、谷歌等友商,步步加碼AI技術,西魯梅拉很是焦慮。

其實,這份焦慮早已在亞馬遜內部瀰漫。 為此,當時的亞馬遜終端和服務的副總裁大衛·利普曾拉來各個部門的負責人,挨個問:“你們要如何利用這些技術(AI),將這些技術嵌入到自己的業務?”

西魯梅拉找到貝索斯談及此事時,拿出了一份6頁的計劃書,簡明扼要,目的明確。 二人一拍即合,亞馬遜AI最新的嘗試就放在了商品推薦。

得益於雲和AI業務增長,2017年亞馬遜股價上漲了50%以上,貝索斯成為全球首富。

AI的力量,同樣在微軟身上得到體現。

自2000年比爾·蓋茨將微軟的掌門印綬交給史提夫·鮑爾默之後,曾經的電子消費引領者,進入“失去的十年”,被谷歌、蘋果等小弟在各個領域超越。

直到2012年,印度出身、外表溫吞的薩提亞·納德拉執掌微軟,強勢推行硬件向軟件轉型,壯士斷腕之後,微軟才重新恢復元氣。

2016年,微軟內部,AI不僅獨立成部門,還成為辦公系統、雲計算並重的四大核心業務之一。 2017年,微軟更是將原本的“移動為先,雲為先”更改為“AI為先”。 AI地位再度提升。 重點放在算力、編程等偏B端的AI服務。

很快,重新站到潮頭的微軟,也重新坐上全球市值第一的寶座。

2016年底,谷歌也擦掉“移動為先”的發展戰略,改寫為“AI為先”。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3

AI,代表新生代生產力,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AI所蘊含的經濟能量,同樣有目共睹。

中國方面,也並沒有缺席。 甚至因為出發太早,而遭遇“看不懂,看不上”的命運。

作為現代搜索引擎奠基者,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一直被稱為“入口之王”。 經過10年的數據、算法積累,從2010年百度就開始搭建AI技術體系。 2年後,就上線了圖片和語音搜索。

在AI之路上,尤其是圖片和語音領域,百度是當之無愧的先行者。

2013年初,百度就成立了全球第一個以深度技術學習命名的研究院。 同年,開啟無人駕駛項目。

機器扮演人的數十年來,一直存在一個巨大的難題,機器可以理解單詞背後的意義,卻很難理解長句所蘊含的意義,或者說,機器缺少神經系統,不會自主思考。

2014年,學界開始探討“神經網絡翻譯”的可能性,希望賦予機器“靈魂”。

一年後,百度就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個神經網絡翻譯系統。 隨後,神經網絡翻譯以驚人的發展速度席捲學術界和工業界。 再過一年,谷歌、微軟等企業也相繼發布同類系統。

AI是一場深遠的佈局,像毛竹一樣需要多年紮根才能發芽成長的行業。

沒有完善的產業基礎做保障,“不完美”的產品,很難擺脫非議。 5G是完全無人駕駛有力的支撐之一,就是最鮮明的案例。 這也導致了作為全球AI四巨頭之一的百度,技術實力與市場估值的不匹配。

除此外,AI的發展,需要特定的時機。

如今,5G已經大規模商業化,全球疫情對線上產業發展呼聲空前高漲,新一輪AI大戰,戰鼓已經擂響。

AI產業的製勝權將花落誰家? 百度又將迎來什麼樣的命運?

  尚未探知邊界的大蛋糕

要要弄清楚巨頭們如何分蛋糕,首先,需要知道,全球AI市場究竟有多大?

很不幸,這是困擾全球數據機構的一道難題。

在2018年,中外數據機構基於AI元年,即2015年全球AI市場規模1684億元,以及2015—2018年的增長速度,進行大膽推測:2020年AI產業規模將達到6800億元。

如今,到了2020年,AI產業規模的預估數字變成了2萬億美元,甚至預估為4萬億美元。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4

AI的市場空間有多大? 站在當下,誰也無法預測出準確數字。

因此,與其說巨頭們在AI領域競爭,不如說是各個巨頭在各自優勢領域策馬圈地。 畢竟,AI的市場實在太大,至今仍未探明其邊界。

稍微具有參考價值的數字是,2021年全球數字經濟規模將達到45萬億美元。 這個數字,給所有的巨頭都留足了施展空間。

當年急於將AI技術“裝進”各個部門的亞馬遜,在嘗試商品推薦、無人售貨等方式的過程中,找到了另外一個突破口——智能家庭語音。

亞馬遜Echo系列智能音箱長時間佔據全球第一位置,除了自己音箱,還有搭載亞馬遜語音助手Alexa的150多個第三方音箱品牌。 2014年以來,亞馬遜的這一混合軍團,智能音箱累計銷量已經達到1億台。

智能音箱是繼智能機之後,全球另一項最具戰略意義的智能硬件。 不過,智能音箱的路很寬,亞馬遜並沒有封死。

2019年,全球智能音箱銷量達1.469億台,同比增長70%。 其中,中國市場佔4589萬台,同比增長109.7%。

中國市場不僅增速快,百度、阿里、小米三家的市場份額,已經比肩亞馬遜、谷歌之和。

中:百度智能音箱中:百度智能音箱

智能音箱結束了美國企業單邊強權的時代。 在有屏智能音箱領域,百度一家就超過了亞馬遜,問鼎世界第一。

這方面,微軟覺悟較晚。 直到2017年10月,微軟才上架了首款搭載Cortana 的智能音箱。

微軟的重心也一直不在智能音箱,而是B端業務。 儘管微軟從硬向軟轉型,基於PC電腦,基因中還是自帶辦公屬性。 不論是雲計算還是邊緣計算,微軟的AI業務,越來越具有2B傾向。

不過,谷歌對於無人駕駛也同樣情有獨鍾。 這也是音箱之外,另外一大重要場景。

2018年,谷歌一家子公司落戶上海。 隨後,媒體圈再度傳出“谷歌戰百度”的消息。 競爭的不是搜索,正是無人駕駛。

對壘的雙方,正是中美兩方無人駕駛技術最高水平的代表。

二者的區別是谷歌waymo是在做產品,百度Apollo是在建生態。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5

谷歌waymo所謂做產品,是因為美國電信基建相對落後,“出了城就沒有4G”,並且美國很多城市道路坑坑洼窪,遠不如中國。

這就導致谷歌waymo需要大量堆砌傳感器,提升算法,才能實現自動駕駛的基本條件。

由於幾乎是靠一己之力做無人駕駛,谷歌waymo基本是一個閉環。 儘管Waymo在2019年已經宣布開放部分自動駕駛數據,合作夥伴和投資關係,主要以自身利益來權衡。

在美國的自動駕駛陣營,谷歌waymo一直是說一不二的帝王。

百度,則大不相同。

首先,核心技術上,中國AI企業已經實現全面反超。

2015年,中國AI專利申請數就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AI專利申請數最多的國家。 在巨頭企業中,百度連續4年成為世界第一。

其次,自2017年4月百度正式推出Apollo開放平台以來,一年多時間,百度先後完成五大版本的更新迭代,並在車輛、路基、電信等領域匯聚了120多家生態夥伴。

2020年9月15日百度世界大會直播中看到,百度Apollo已經實現了去安全員,完成全球首次完全無人駕駛直播。 按照完全無人駕駛落地的三大要素:前裝量產車(車)、AI司機(大腦)和5G雲代駕(接管)。 百度Apollo,已然全部集齊。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6

百度Apollo前裝量產車,不是將AI植入已有車輛,而是從設計之初,就是要打造成為專門的無人駕駛車輛。

百度Apollo不僅實現不需要安全員情況下的無人駕駛,以及在多層地庫尋找車位,一鍵代客泊車與召喚等功能。 而且,擁有星空頂、大沙發、大液晶電視的阿波龍未來駕艙,已經演變為娛樂、社交、商務場景。

目前,我國是全球5G商業化最領先的國家,2025年5G將全面商業化。 百度Apollo“智慧的車+聰明的路”也正式從技術研發探索階段,走向商業化和規模化運營階段。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7

目前在北京亦莊、順義,滄州、重慶等地,通過百度App和百度地圖都能打到無人車。 全球27座城市,百度無人車已經累計進行10萬人次路測。 在智能汽車和智能駕駛的商業化量產上,百度Apollo均是中國第一。

中國互聯網發展起步雖晚,發展速度卻全球最快。 這背後得益於中國擁有全球最完善、最大規模的互聯網數據。

這也讓中國的AI巨頭擁有了除了技術之外的,另一項獨特優勢:規模優勢。

這一優勢,足以重寫全球AI歷史。

不僅如此,中國還擁有著全球最肥沃的AI產業土壤。 這也讓中國成為全球AI巨頭的重要賽場。

一定程度上說,贏得中國市場,就能在全球AI爭霸中,大概率勝出。

  風景這邊更好

十九大明確提出“要建設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這份制度優勢,加上14億人的用戶規模,再加上全球最領先的5G、數量最多的AI專利技術,注定了中國成為全球AI巨頭的決勝點。

在2017年的I/O大會上,谷歌鄭重宣布:谷歌AI中國中心正式成立。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8

次年6月,谷歌與京東達成5.5億美元的戰略合作。 在二者的探討會上,谷歌智能音箱希望藉助京東的銷售體系,曲線繞回中國市場。

面對巨大的市場空間,曾經“退出中國”的谷歌不再置氣。

就在谷歌與京東聯手的3個月後,亞馬遜公開宣布:在上海建立本地化的人工智能實驗室。

儘管智能硬件賣到全球第一,亞馬遜也需要向中國市場和消費者表示出明顯的誠意態度。

更偏向B端的微軟,動作也更加隱形。

2020年4月,微軟在線技術峰會上,微軟掌門人納德拉突然“跳出來”表示:Azure 機器學習、Azure 認知搜索、Azure 語音服務等人工智能服務正式商用。

不僅如此,為了進一步進行本土化,7月,微軟又將人工智能小冰業務分拆為獨立公司運營。

儘管外國巨頭都在很努力融進中國市場,不過,佔據先天優勢的中國企業,根系扎得根深。 也讓更多人看到,AI究竟能做什麼。

目前,百度App日活超2億,是國內規模最大的人與信息的接口。

覆蓋日常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百度智能小程序,數量超過42萬,月活超過5億。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9

對於普通人來說,AI更加具象,不僅僅只是一種冰冷的技術,而是一個實際存在、能夠直接交互的生活管家。

並且,這一系列功能早已走出實驗室,進入千家萬戶。

有了百度AI,爸媽只需錄入20句話,小度就可以合成他們的聲音,和孩子進行溝通、講故事。 對於孩子來說,如同父母在跟自己遠程通話。

在海淀某新型養老社區,小度智能屏每天陪老人們唱歌、聊天,幫老人們買菜……並且,AI永遠不會有情緒,也不會嫌煩。 相反,越服務“態度”越好。

如今,這套對話式AI操作系統已升級至6.0版本。 小度在家庭、酒店地產、車載、隨身等四大智能交互場景,已經斬獲全國第一。 百度還開創性推出無線智能耳機,將科幻片中鋼鐵俠召喚賈維斯的設想,照進現實。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10

百度App已經從一個獲取信息的工具,變成了一個有服務能力的移動生態,能為用戶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問題。

比如,用戶在國慶期間搜索故宮、烏鎮等信息,除了直接相關的信息,百度服務生態還會把往返出行方式、航班票務、景區門票、酒店信息、天氣情況等綜合方案,推薦給用戶。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11

藉由最新發布的智能耳機、手機端虛擬AI助理——度曉曉等新物種,百度還在繼續向其他場景破圈。

百度一下,已經從信息檢索,變成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

因為各類預警系統,百度與各地城市安全也密切相關。

今年3月,山東淄博郊區的一處高壓電線下方發生火情,百度智能雲與國網山東電力打造電網智能巡檢方案第一時間發現火情並發出預警,避免了災難發生。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12

目前,準確率90%以上的電網智能巡檢方案,已裝置在6.5萬台設備,覆蓋了山東省5800餘套輸電線路,以及17個地市。

7月,百度和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合作的地震預警系統,成功預警河北唐山5.1級地震,並及時發出預警信息。

再比如,今年夏天各地暴雨天氣引發多地洪澇災害,百度與應急管理部合作,提供了湖北湖南等多地洪澇區域專題分析服務。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13

截至9月15日,百度AI尋人平台已成功幫助11716 位走失者與家人團聚。 其中,一名叫劉洪江的貴陽人,4歲的時候被人拐走,20多年過去,通過百度的跨年齡人臉識別技術,還是實現了家人團聚……

在普通老百姓感知不到的層面,百度也早已成為基礎建設的一部分。

在最根基的農業,百度基於飛槳深度學習技術打造的一款無人機自主飛行平台,已經能夠實現大範圍森林的自主巡邏、火情監測、非法入侵、森林樹木砍伐監測等功能。

相比人工巡檢效率提高200%,巡檢範圍也從之前的40%提升至100%全覆蓋。

對於二十年來常給林業中帶來重大經濟損失的紅脂大小蠹蟲,百度與北京林業大學合作推出的智能蟲情監測系統,遠程監測病蟲害情況,識別準確率達到90%,達到專家級水平。

並且,原本需要兩週才能完成的檢查任務,縮短至1小時。

因為AI,空間被重構,人和信息之間的距離被無限拉近。 個體和所在空間、所生活的城市,以及整個社會的關係,變得空前緊密。 既往的服務方式、商業模式,都可能被重新推倒重建。

因此,這是一個十分巨大,邊界至今難以想像的市場空間。 從任何一個角度突圍出來,都會重新上演“貝索斯一躍成為世界首富”、“微軟重回世界市值第一”的奇蹟。

  結語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9月15日,央視舞台一場“百度世界大會”,百度整整投入了10年功夫。

百度不僅是同時具備基礎層、技術層、應用層全方位能力的“多面手”,還將這一能力進行進行了本土化“複製”。

百度大腦已經開放了273項AI能力,凝聚超過230萬開發者,並培養了超過100萬AI人才。 按照規劃,未來5年還將培養500萬AI人才。

屆時,中國將成為全球AI人才資源最發達的國家。 在產業政策和人口紅利雙重護航中,中國也將成為全球最大的AI市場。

2019年,數字經濟已經上升到GDP份額的1/3。 數字經濟規模絕對值超過美國,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數字經濟強國。 未來,這一數字的絕對基數和占比,都將繼續提升。

不僅如此,AI行業另一大後顧之憂,也已經解決。

啟動了2年的百度“崑崙”芯片項目,目前已經完成第一代芯片的量產和交付使用。 第二代芯片已經提上日程,預計明年量產。

據了解,相比英偉達T4 GPU,百度崑崙1的性能在不同模型下有1.5—3倍的提升。 百度崑崙2芯片已提上日程,採用7nm先進的工藝,相對第一代性能提高了3倍。

百度不僅率先完成了智能硬件+軟件系統+AI芯片的全產業鏈佈局,並且還獲得了先發優勢。

綜合來看,不論是2020年,還是接下來的5年、10年,全球的AI產業,東半球風景更好。 百度的新征途,才剛剛開始。

全球AI四強PK:微軟慢、谷歌橫、亞馬遜硬、百度反手製勝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