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半佛仙人(ID:banfoSB)

  1

  1957年,日本九州的漁民孫三憲,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兒子。

  他用“正義”這個中日韓三國通行的名字為兒子命名,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兒子會成為哪里人。

  後來在對中國客戶的宣傳中,孫正義說他的姓氏來自戰國時的孫武一脈,所以他是一個中國人。

  即使他不這麼說,初聽他名字的人,也很難想像這傢伙的身上竟然帶著中日韓三國的歷史進程。

  早在很多年前,他的祖先是福建莆田人,從福建出海,到達韓國,他的曾祖父又從韓國漂流到日本。

漂泊的家族史為孫家的血管裡註入了一種和“規則”相抵觸的野性,在孫正義之後的人生中,無處不能看出這種野性的痕跡,畢竟莆田這個地方,確實是非同尋常,冒險精神刻在骨子裡。

  孫正義的父親孫三憲,是這種野性的代表。

孫三憲孫三憲

  他出身卑微,做過漁民,養過豬,開過咖啡廳……在那個歧視移民的時代,他堅信自己能超越這塊土地上的原住民,做出一番大事業。

  冒險家的骨頭里都流著冒險的骨髓。

  孫正義高中的時候,孫三憲靠經營“柏青哥”店而發跡,成為了一個一般意義上的成功人士。

  但他留給孫正義的寶藏卻不是這份家產,而是一種奇妙的自信。

  在孫正義還小的時候,孫三憲就一直質問孫正義:你為什麼要相信老師呢?你為什麼要相信規則呢?你為什麼要相信別人都在做的事情呢?

  這種靈魂三問,貫穿了孫正義的一生。

  因為父母都是韓裔,年幼的孫正義不能成為一個標準的日本人。

  那時的日本,剛剛遭遇了二戰的暴打,對滯留境內的韓國人充滿歧視,哪怕孫家已經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了三代,依然不被當成同類對待。

  當時的留日韓裔就像沒有北京戶口的北漂,看遍繁華,卻沒有一處屬於自己,只能在角落裡艱難苟活。

  在日韓裔的身份陪伴了孫正義幾十年,帶給了他艱難的童年,也激活了他血脈深處的叛逆。

  1991年,已經功成名就的孫正義前往民政局入籍,官員卻告訴他,他必須要改一個日本資料庫裡存在的姓,不然不能入籍。

  孫正義沉默良久,轉身離去,不是放棄,只是要換個姿勢。

  誰說姓孫就一定不能成為日本人呢?

幾天后,孫正義的妻子,不折不扣的日本人大野優美突然跑到民政局,民政局的官員疑惑的看著這個女人,問她要辦什麼業務,大野優美靦腆的笑笑說。

改姓。

  日本的姓氏系統很複雜,因為明治維新的時候強制平民擁有自己的姓氏,許多平民一拍腦門就能想出一個姓來。

  這種文化傳統讓日本法律對改姓很寬容,不管是什麼奇怪的姓氏都能錄入。

  面對民政官員,大野優美說:我覺得姓孫很酷,我要改成姓孫。

  又過了幾天,孫正義再次去辦理入籍:我要姓孫,資料庫裡有,不信你查。

  那天孫正義成了真正意義上日本人,也給日本帶去了“孫”這個姓氏。

  2

  1971年,14歲的孫正義坐上飛機,一個人從九州來到東京,求見日本麥當勞之父藤田田。

  1971年的日本剛從戰後的蕭條中爬起來,百廢待興,到處都充滿了機遇。索尼剛剛開發特麗瓏映像管技術還清債務,雅馬哈的摩托開始進軍海外,自豪的日本人簽下史密森協議,意識到不到匯率浮動帶來的危機。

  藤田田就在這個時代把麥當勞引入日本,戰後崇美思想嚴重的日本人瘋狂迷戀這種米國炸雞,生意好到爆炸,門店開遍全日本,藤田田成為商界明星。

  功成名就的藤田田寫了一本書,名字叫《猶太人的商法》,這種正宗的雞湯味兒,源遠流長。

  建議改名為《我的成功可以復制》。

  那時,14歲的孫正義正是中二病的晚期,成績優異,卻開始厭學。

  他看不到日本教育描繪的未來有什麼出口,只能躺在家中,一遍一遍的翻著漫畫,看著坂本龍馬的故事,夢想有一天化身成龍。

  當他看過這本《猶太人的商法》,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左右徘徊,心潮激盪——他決定去見藤田田,把他的成功粘貼一下。

  14歲的少年去見當時的商業鉅子,不知道到底是一個中二病驚人的行動力更值得驚訝,還是藤田田接見了這個少年的胸襟更令人感嘆。

  我相信冥冥之中他們有緣分,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是日本人,但名字都看來不像日本人。

  藤田看著眼前的少年,稚嫩的臉上卻有著一雙充滿野性的眼睛。

  他問:“你想問我什麼呢?”

  孫正義說:“我想要創業!”

  那時正是昭和的輝煌時代,摩天大樓在廢墟上拔地而起,無數創業神話膾炙人口。

  全日本正當紅的創業明星藤田沉吟半晌,對一文不名的14歲少年孫正義說:“你不應該創業,你應該去美國看看,看看這個世界最前沿的科技和市場。”

  孫正義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後來的事實證明,從美國搬運,確實是有道理。

  1974年,16歲的孫正義背上背包,回看了一眼送行的家人和這片對他並不友善的土地,隻身一人踏上了美國留學的道路。

在美國留學時的孫正義在美國留學時的孫正義

  水手登上了遠航的船,投身大海。

  藤田田隨意的一句話,開啟了30年後的大創業時代。

  也不知道藤田的英文名是不是叫羅傑。

  3

  孫正義一開始在美國讀高中,但只持續了3週,他就進入了大學。

  他在這個期間的表現堪稱龍傲天的翻版。

  首先是他遇到了大野優美,自己的妻子。

  但是妻子比自己大2歲,高2級,想要在一起的話,這是個不輕不重的坎。

  一般人或許會退縮,但他是孫正義。

  於是,他申請了跳級,要從高中1年級跳到3年級,通過了簡單的評測,他直接上了三年級。

  歷史看到這裡的時候,我陷入疑惑,是孫正義強,還是美國高中弱?還是快樂教育的本質其實是讓他人快樂?

  這個答案,或許永遠也不知道了,但我已經收穫了快樂。

  跳級完成後,孫正義覺得不過如此,他給大野優美做出了承諾,要一起上大學。

  然後他要求直接參加高考,然後在考場上發現自己的英語水平不夠,閱讀試卷很困難,精彩的地方來了。

  孫正義卻找到了考官,向考官提出了兩個要求:

  第一,我看不懂英文,但是只要看得懂我一定能答出來,所以你得讓我用詞典。

  第二,用詞典很耗時間,所以你得給我延長時間。

  這兩個要求驚呆了考官,考官問主考官,主考官問校長,校長問州長,最終同意了他的請求。

  孫正義就這樣拿著詞典,考進了聖名學院,累計耗時3週。

  看到這段經歷的時候,我腦海中抑制不住思考,到底是孫正義強,還是美國高中弱。

  後來看到另一個孫老師三耍巴菲特的奇蹟操作時,我覺得可能還是二者都有。

  過人的口才,與祖傳的迷之自信和漠視現有規則,第一次為孫正義爭到了機會。

  孫正義進入聖名學院的那一年,正是矽谷崛起的年代,孫正義決定轉學到伯克利,去學計算機,去感受世界前沿。

  但是考出來的分數夠伯克利,不夠計算機,於是他轉去申請了經濟系,1977年,孫正義進入伯克利,他未來的妻子優美也進入了伯克利,天文物理系。

  這通操作,讓我想起了另一位孫老師,大學從中文系轉到歷史系。

  我又想到了齊天大聖也姓孫,不禁讚歎。

  孫家,能人輩出。

  4

  世界很快就發掘出孫正義真正可怕的地方:只要他想做的事,他絕不會畏懼,而且套路花樣百出。

  當然規則的束縛,更不存在,他專幹規則。

  18歲的孫正義發現了一個商機。

  那時的美國正是夜店文化興盛的年頭,年輕人在酒吧上竄下跳,用大麻和酒精發洩著過剩的精力。

  與此同時的日本,彈子遊戲機正是年輕人的新寵。孫正義不相信美國的年輕人和日本有什麼不同,他認定美國人喜歡夜店,只是因為他們沒有見過遊戲機。

  同樣的道理,美國人還在喝咖啡,是因為還沒見識過小罐茶。

這時的孫三憲已經靠柏青哥店有了家底,孫正義根本不缺貨源,他把日本遊戲機運到美國販賣,果然大受歡迎,孫正義就這樣賺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個100萬美元。

與此同時,他又說服伯克利的語音合成領域大牛莫澤爾博士,共同開發了一款語音翻譯機器,公司打著莫澤爾博士名號,靠著父親的關係,說通了當時的夏普公司部長佐佐木,把專利賣給夏普公司,以此賺得第二個100萬美元。

  後來看到夏普在翻譯器領域的表現,我覺得可能買貴了,這個翻譯器的包裝費有點高。

  不過核心點在於,孫正義的父親,有能力幫助他牽線搭橋。

  有的人成功,自己很努力。

  有的人成功,是父親很努力。

  孫正義的成功,是二者的結合,所以特別成功。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2

  賣出翻譯器的年一年,19歲的孫正義手持巨款,意氣風發,自認為天下無雙,於是給自己定下了“人生50年規劃”:

  20多歲時,打出旗號;

  30歲,要賺夠1000億日元;

  40歲,乾一番大事業,來一場生死決戰;

  50歲時,營業規模達到1兆日元。

  60歲時,把事業接力棒傳給下一代,自己回歸家庭,頤享天年。

  但這個規劃險些在第一步就夭折。

  1980年,孫正義生了一場大病,醫療人員判斷他“最多也只能活5年了”。孫正義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

  我翻這段歷史的資料,發現很多資料說孫正義在養病的兩年內閱讀了4000多本書籍,我想可能是孫正義先生在這段期間領悟了量子波動速讀吧,天才就是不一樣。

  30多年後,另一個更年輕的孫老師,也是此中高手,他的結石,就是量子波動的巔峰之作。

  不過有一個信息指向是,孫正義在這段時間接觸到了《孫子兵法》,認為商場和戰場的思路是一樣的,而投資,是最契合孫子思想的優勢職業。

  從此以後,他就宣稱自己是孫武后人。

  5

  1981年,大病初病癒的孫正義創立了軟銀,資金全是親戚借的,全部員工兩人。

  早上上班,孫正義激動的跳上蘋果箱子,慷慨激昂的為兩個員工描繪未來的圖景:我們十年後會賺到125億美元!

  兩個員工對視一眼,覺得這個老闆有點不靠譜,可能是傳銷,誤入騙子公司怎麼辦?

  不久,兩個員工就辭職了,孫正義孤身一人,徘徊在公司裡,不明白自己的偉大願景為何有人不信。

  其實這兩個員工真的是菜,因為他們沒有做過調查,孫正義的錢雖然是七大姑八大姨湊來的,但是湊了1億日元,這是80年代的日本。

  七大姑八大姨是真有錢。

  18年後,孫正義在中國遇到了另一個喜歡站在台上談願景和未來,看起來特別像傳銷的年輕人,當即引為知己,重金投資。

  而且那個年輕人雖然被認為是白手起家的代表,但是人家創業的地方,是湖畔花園的自己家,當時的杭州豪宅,而且無貸款。

  孫正義在年輕人身上已經不僅僅是看到自己的影子那麼簡單了,簡直是看到了自己的轉世。

  然後就是,英雄惜英雄。

  1981年的下半年,孫正義砸出800萬美元,租下了一個展廳,免費給別的軟件公司使用。

這一願者上鉤的行為竟然真的釣到了大魚,眾多軟件公司紛紛上門尋求合作,最後光桿司令孫正義選擇和世界最大軟件公司哈德森簽訂了獨家代理合同,在短時間內籌到3000萬美元,並迅速佔領了日本的軟件市場。

  3000萬美元,1981年,得承認剛才低估了七大姑八大姨。

  但傳奇總是不會一帆風順。

  1982年,孫正義進軍出版業,十分迅速的虧掉了1000萬美元,到1986年,軟銀負債10億日元。

  孫正義躺在床上,又翻著《孫子兵法》,思索著破局之道。

  1986年,孫正義跟人合作製造出一種特殊插座,又找來幾家合作方生產和銷售,最終獲得幾億日元的專利費用,巨額債務也被一清而光。

  另一邊,他改良了自己的出版業務,一切面向用戶,成功讓手裡的出版業扭虧為盈。

歷史看到這裡的時候,我總是覺得哪裡不對,怎麼什麼神奇的事情都給他遇到​​了,除了穩得不行的家世和總是關鍵時刻出現的七大姑八大姨,其他的一切都令人摸不到頭腦。

  當然,後面他的一系列投資,也是一樣的風格,一樣的味道。

  賺的讓人看不懂,賠的讓人更看不懂。

  1992年時,軟銀已成為日本軟件行業的巨頭。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3

  也是在那一年,海的另一邊,一個叫馬雲的老師成立一個“海博翻譯社”,夢想在翻譯的領域撈點外快。

  又是翻譯領域,孫正義的第一桶金,就是賣翻譯機。

  這個領域看來真的有點東西。

  考慮到另一個孫老師,早年自稱馬雲學徒,我不禁感覺三人的命運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剛好三人的年紀也是三個年代。

  嘖嘖嘖,量子力學,量子力學。

  6

  1992,不管是孫正義還是馬雲,都不知道未來的他們會擁有一個市值5000億美元以上的公司。

  1994年,日本經濟正處在崩盤階段,軟銀卻逆勢上漲,成功上市,孫正義成為10億美元富豪,稍晚了七年達成了自己人生的階段目標。

  從負債10億日元到10億美元富豪,已經是世界的傳奇,但對孫正義來說,只能算是出海的歡迎儀式,他真正的偉大航路從這時候才開始。

  1995年,五個準備創業的學生找到孫正義,請他指點迷津。五個野心勃勃的面孔,恰如當年少年意氣,隻身拜訪藤田的孫正義。

  那家公司叫做雅虎。

  30分鐘後,孫正義向當時還在一個小窩裡自娛自樂的雅虎投了200萬美元。

  投資結束,孫正義請幾個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的年輕人吃飯,他吃著飯,敲一敲桌子,說:“雅虎是個好項目,我要再追加1個億。”

  雅虎的幾個創始人面面相覷,覺得自己可能碰上了瘋子,自己都不知道雅虎能不能活過明天,他哪來的信心砸一個億?

  同時懷疑自己收到的200萬美元是不是假錢。

  他們多慮了,孫正義的很多話或許是假的,但錢,是真的。

  一年後,孫正義再次追加投資,拿到了雅虎33%的股份,成為雅虎的最大股東。

  然後,就是1999年那次被無數互聯網人引為傳奇的投資。

  孫正義打開了阿里巴巴的寶庫,用2000萬美元的咒語換來了450億美元的寶藏。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4

  阿里巴巴為孫正義帶來了巨大的底氣。

  但這一次,用掉了他前半生積累的運氣。

  7

  如果孫正義生在16世紀,一定是一個投身海洋的冒險家。

乘著舢板出海,奪下自己的海盜船,然後縱橫七海,自由自在,每天在甲板上瞭望著洋流變幻,入夜就痛飲朗姆酒,過著乾一票就發達,失手就被吊死的日子,等待著找到新大陸的一天。

  海就是孫正義精神深處的刻印,輕生死,重直覺,靠經驗穿越波濤,在冒險中爭一場富貴。

  關鍵,還是無與倫比的自信和對規則的漠視。

  這個從福建出海,在九州登船的漁民,繞來繞去,還是踏上了自己的大航海時代,在投資的海洋裡征戰八方,甚至一度摘下海賊王的桂冠。

  2000年,互聯網泡沫,孫正義的身價在一天內超過了比爾蓋茨,從此被戲稱為一日首富。

  有人問他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他回答:“一切目標的實現都是來自毫無根據的相信!”

  沒錯,就是那祖傳的迷之自信。

  他飄了。

  但是自信,在大時代的潮流面前,往往顯得有點滑稽。

  2004年,日本仍然在失去的二十年中緩不過氣來,互聯網泡沫崩盤的餘波讓軟銀的市值縮水90%,用戶信息洩露更沉重的打擊了軟銀的威信。

軟件業務已經難以支撐,傳統出版更逐漸沒落,為了起死回生,孫正義手持打火機,闖進總務省,一手文件一手火機的對總務省官員說:“如果你不讓我的方案通過,我就把自己燒死在你面前”,硬是搶下了手機通訊的代理權。

  看到這裡,我已經有點顫抖了,這到底是什麼展開。

  如果孫正義手裡的是那個日本官員的黑料證據,給他方案,他就把證據燒了,我多少還能理解。

  是不是我打開世界的方式有問題。

  但現實是,2006年,軟銀150億美金收購沃達丰日本業務,成為日本第三大電信運營商。

  這一次收購案又是孫正義的經典操作,那時的軟銀在規模上遠遠落後於沃達丰,而沃達丰連年虧損,看不到盈利的契機。

  收購不久,日本又發布了攜號轉網的政策,以當時沃達丰在日本的口碑,沒有人認為孫正義可以活下來。

但冒險家總是能在絕境中博取一線生機:孫正義趕在攜號轉網發布的前一天,宣布沃達丰網內打電話免費,這一殺手鐧級的優惠震撼了2006年的日本,不但沒有流失用戶,反而吸引了大量其他網絡的用戶轉入沃達丰。

  其後,孫正義利用價格戰成功盤活了沃達丰的業務,最後一躍成為日本最大的電信運營商。

  這通操作,是不是很熟悉呢?

  所謂的互聯網思維,早就被孫正義玩爛了。

  2012年,孫正義做了自己人生中最失敗的一次投資,之一。

  也許是在日本電信界的成功讓他的自信再次爆炸,他試圖在美國再次復制沃達丰的成功。

  這一年,軟銀收購美國第三的電信運營商Sprint,試圖讓它和排行第四的T-Mobile合併,一舉成為美國第二大電信巨頭。

  “我是一個男人,任何一個男人都想成為第一。”孫正義站在台上這樣宣布,凋零的腦殼不復少年的意氣風發,卻依然滿懷著野性的霸氣。

  孫宇晨老師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時候,也表達過類似的意思。

  莫欺少年窮。

但驕傲的日本人總是在買下世界的幻想中忘記美國人的習性,奧巴馬在白宮冷笑著簽下一份文件,以壟斷為藉口,禁止軟銀收購T-Mobile,瞬間擊垮了孫正義的宏偉計劃。

  孫正義的人生,就是日本戰後經濟史的縮影。

  出生於廢墟中,成長在復興時代,在起飛的時刻遠征新大陸,在興盛的時刻建起自己的基業,親眼看著廣場協議簽訂,一切騰飛,然後在巨大泡沫破碎的光影中身受重傷。

80年代的日本人曾做著買下美國的大夢,21世紀的孫正義竟又一次重蹈覆轍,試圖買下美國的命脈產業,也又一次在美國的權力面前支離破碎,甚至連狼狽撤退的資格都失去。

  日本從此一直念叨著“失去的二十年”,卻在三十年後依然無力回天。

  孫正義也從這裡走上下坡路,踏進了一個難以脫身的巨大泥潭。

  海盜王的海盜船撞上了冰山,漏了一個大洞,死撐著繼續航行,卻已不復當年。

  8

  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孫正義成為投資界的神話,瞬間扭虧為盈。 6分鐘投資馬雲的故事成為雞湯和成功學裡不朽的美談。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5

  以及大量微商的文案靈感來源。

  所有人都得感謝孫正義,因為他為無數人的朋友圈,創造了無數的歡樂。

  這次成功極大的鼓舞了孫正義,也讓孫正義和自己的接班人阿羅拉產生了嫌隙。

  因為即使在最艱難的日子裡,孫正義也沒有賣掉過一丁點阿里巴巴的股票,但在Sprint的失敗中,阿羅拉出售了大量阿里巴巴股票。

  原本預定在60歲光榮引退的孫正義公開放話,要再戰十年,相當於否決了阿羅拉的接班人地位。

  2016年,阿羅拉從軟銀辭職。同年,連續證明過自己投資眼光的孫正義試圖發揮自己的特長,複製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奇蹟。

孫正義與阿羅拉孫正義與阿羅拉

  他斷定“技術奇點”即將到來,未來的世界一定是人工智能的世界,是物聯網的世界。

  踢走自己的大副之後,他首先斥資320億美元收購ARM公司,佈局物聯網領域,如同他過去所有佔據主導權的投資一樣,整個談判流程只用了2週時間。

孫正義與英國財相夏文達孫正義與英國財相夏文達

  ARM,這家公司是蘋果、諾基亞、VLSL、Acron等公司的合資企業,主要業務就是出售芯片設計技術的授權。

  全世界95%的移動設備都在使用ARM的架構處理器,換句話說,從此,每一個手機的芯片,都會給孫正義交錢。

  老船長準備好了後勤補給,張開自己夢中的藏寶圖,掛起風帆,航向商海,尋找下一個阿里巴巴的寶藏。

  2016年10月,孫正義宣布成立願景資金,目標募資金額1000億美元,號稱要重塑全球科技業版圖。

  這一年,全球風險投資行業一共募集資金640億美金。孫正義一開口,就要比全球風投的錢還多三分之一,大致相當美國所有風險投資公司過去兩年半籌集的資金總和,明顯又是自信發作。

  但是他過往的成績讓他的自信顯得非常有說服力,雅虎和阿里的成功成了他的重要背書。看重孫正義眼光的投資人紛紛投錢,孫正義甚至親自前往沙特,在一眾大佬面前發表了45分鐘的演講,讓沙特王子掏出了450億美元的巨款。

  2017年5月,願景基金完成募資,實際交割金額930億美元。

  9

  孫正義又一次成為世界焦點,意氣風發,揮斥方遒,給自己的海盜船裝填了最充足的彈藥,打算去幹它一票大的。

  當然,土大戶的錢也沒那麼好拿,在這筆錢裡,有一大部分並不是按照投資拿,而是貸款貸給基金的,孫正義每年要還土大戶7%的利息。

  對這時的孫正義來說,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問題。

  在願景基金的帶動下,整個互聯網世界都被震動,整個風投圈都被掀翻,無數基金在示範效應下開始募集天量資金。

  運營12年資金規模只有200億的高瓴資本,要募資100億美金。之前80美金就霸榜的紅衫也開始募集創紀錄的資金量。

  哪怕孫正義身上的負債正在逐漸增加,哪怕Sprint還在不斷消耗著他的資金鍊,地球人還是被這個有史以來最大的風投項目吸引住,並期待著老船長能找到新大陸,發現黃金國。

  2016年,正是共享經濟如火如荼的一年。

  共享單車、共享拼車、共享工作室……全世界投資人的眼光,都被共享經濟牢牢吸引。以至於當年的世界自由貿易大會上的主要論壇就是“2016世界分享經濟高峰論壇”。

  孫正義站在這些投資人前面,就像一個一切盡在掌握的將軍。

  2017年, Wework剛在新加坡開設了第200家分店,孫正義手握1000億,找上了Wework的老大亞當·諾依曼。

  就如同當年和馬雲在6分鐘的對談中敲定2000萬的的投資一樣,孫正義和諾依曼的對話僅僅以20分鐘,就敲定了44億美元的投資。

那時的孫正義,如同當年迎接雅虎的創業青年一樣揮灑自如,敲著桌上的咖啡杯,問諾依曼道:“聰明和瘋狂哪個重要?”諾依曼答:“是瘋狂!”,孫正義回答:“沒錯,你還不夠瘋狂。”

  在短短的兩年裡,瘋狂的孫正義投出了八百億的資金,美金。

  VR、物聯網、人工智能、Doordash、英偉達、Flipkart,以及通用汽車GM Cruise20%的股權……一筆又一筆的錢砸出去,一次又一次的追加。在孫正義的眼睛裡,這些優質的產業中,一定藏著不止一個屬於未來的豪門怪獸。

  整個互聯網創業圈都在流傳,A輪B輪C輪IPO都弱爆了,孫正義輪才是真正的硬核。

  更真實的情況是,所有人都在把孫正義當韭菜。

  在互聯網行業,有一個段子叫做,toBtoC都不如toSBVC來錢快。

  這當然是一個嘲笑投資人傻和很多企業沒有創新的笑話,SB我們都懂是什麼意思。

  但問題是,軟銀,SoftBank,簡寫恰恰也是SB。

  恰到好處到我都懷疑這個段子的本意到底是什麼,這個世界怎麼這麼藝術源於生活,太魔幻了。

  孫正義的軟銀願景基金,幾乎包攬了世界上大部分未上市科技公司的融資大頭,如果有人不肯屈服,孫正義就會去投資競爭對手。

  甚至被孫正義投過的公司之間,還會互相投資下一輪,估值一步步水漲船高,很多二手電瓶車被幾輪融資包裝成了獨角獸,超級獨角獸。

  孫正義在渴望著超出期待的回報,但很尷尬的是,即使是IPO,是納斯達克和紐交所,單次募資金額,都可能不如孫正義投一次高。

  一個把超市買空的人,渴望著把手里高價搶來的貨再賣回給超市賺錢,這個思路確實詭異。

  沒有一點瘋狂的自信,是做不到的。

  10

  孫正義瘋狂,但資本市場是冷靜的。

  所以他失望了。

  2019年,Uber上市,首日跌破發行價,報收41.57美元,較IPO發行價45美元下跌約7.6%。去年年底,Uber市值僅為519億美元,相對比此前1200億美元的估值,蒸發了超過一半市值。

  Wework更是悲慘,不但高調IPO失敗,還估值腰斬,甚至需要軟銀自掏腰包救命。

  曾站在蘋果箱上向員工宣講未來的孫正義,不得不低下了一向高傲的頭,用日本人站著謝罪的最高規格九十度鞠躬,向董事會承認自己的錯誤。

  大肆擴張的後遺症顯露出來,Slack、Lyft相繼扑街,Wework和Uber瘋狂吞噬資金。

  OYO陷入困境,搞披薩機器人的Zume決定關閉核心業務,在瘋狂年代撒出的錢,正化作大海中的巨浪,拍在孫正義臉上。

  到2019年底,曾經的“一日首富”孫正義,負債超過7000億,每天早上醒來就要背上3億的債務。

  過去的冒險家在大海上尋求暴富,現代的冒險家在風投中刀口舔血,但加勒比的時代終會過去,孫正義翱遊商海,卻再也找不到新的寶藏。

  芝麻開門喚回的金幣,逐漸消耗在修補船帆和龍骨的過程裡,而這條船的前方,還有顯而易見的巨浪正在湧來。

  冒險家的豪賭,勝者就是正義。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6

  孫正義一路凱歌的時候,被世界視為投資大師,最成功的冒險家,他的勝利史,就是冒險家的正義人生。

  然而一旦冒險失敗,跟隨而來的,就是如櫛比鱗的批評和嘲諷,沒有勝利就沒有正義。

  很多人嘲笑孫正義早年靠運氣的錢,要憑本事賠光。

  老邁的海盜王被逼到了最後的海角,扯下眼罩,怒吼著,咆哮著,揮舞著缺口的彎刀,卻只能任由海軍的槍管逐漸迫近。

  而這一年,馬雲功成身退,比孫正義更晚,比孫正義更早,從此江湖只留風清揚的傳說。

  無數人眼中,投中阿里巴巴,是孫正義運氣好,而非馬雲。

  孫正義是不甘心的,實際上,他一直忙於自救,忙於對命運發起了衝鋒。

  冒險家的心,永遠不老。

  11

  Sprint的虧損是孫正義手中最大的負資產,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要達成當年的戰略,收購T-Mobile,組合出全美第二大的通信公司。

  奧巴馬已經卸任,特朗普正忙著應對層出不窮的麻煩,對這種細枝末節沒什麼興趣。孫正義對特朗普瘋狂示好,承諾要在美國投資500億,創造5萬個就業崗位,後來又被迫追加到720億。

  合併案數次重提,數次擱置,始終吊著孫正義,讓他不能稱心如意。

T-Mobile依靠低價作戰搶先佔據市場,趁著Sprint混亂的時候絕地反超,合併案的條件越來越苛刻,原本軟銀做老大的計劃被廢棄,變成了聯合控股,很快又變成了T-Mobile收購Sprint,軟銀和孫正義,只能在新公司的名單上掛個名。

  但此時的孫正義已經不再有統治美國電信業的雄心壯志,他急於從這個負資產中脫身出來,補上這個不斷擴大的洞,專心去探索他投資的大海。連這樣屈辱的併購,他都可以接受,只要能將Sprint甩掉,他不惜割掉一塊肉。

  “這群美國人到底要什麼?”

  孫正義在絕望之中徘徊,看著推特上那位英文極其樸實枯燥的總統,突然靈光一閃。

  軟銀逐步替換華為的4G基站,同時絕口不提華為參與日本5G部署。

  效果顯著,19年5月,FCC主席Ajit Pai批准了合併案。

  消息傳來,Sprint股價飆升27%,甚至沖淡了正因為Uber上市扑街而苦悶的孫正義的愁緒。

  然而,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包括紐約州在內的數十州檢察長發起訴訟,聯手狙擊孫正義,又一次埋葬了孫正義從虧損中逃脫的想法。

  而他對華為的落井下石,讓他在中國的名聲一落千丈,聲名狼藉。

  自己在日本國內進行的5G開發更陷入瓶頸,難以繼續。

  號稱要用科技顛覆世界的海盜王,突然發現在自己的老窩,即將失去下一代科技基礎設施的先機。

  這是瘋狂的代價。

  12

  親眼目睹了廣場協議對日本經濟打擊的孫正義竟然會對強權懷有幻想,並夢想打入美國人的勢力範圍,控制美國電信業。

  這種詭異的決策思路與其說是冒險家的狂熱,不如說是海盜王的貪婪。

  這種貪婪,不相信規則,貫穿了他的一生。

  但諷刺的是,海盜王相信了國王的招安,被騙上岸後丟掉了他心愛的海盜船。

  他備受期待的藏寶圖也辜負了他,投資的連續失敗讓他的狀況雪上加霜,阿里巴巴一樣的寶藏還找不到踪影,新大陸的海岸線也看不分明。

  曾經讓風投圈震撼的天價基金一片狼藉,孫正義站在高台,聲嘶力竭的宣布募集願景基金二期資金,卻只換來台下一片沉寂。

  記者們冷漠的眼睛裡充滿了懷疑,你真的是投資之神嗎?

  還是只是運氣好?

  這時人們才發現,這個三起三落的梟雄可能真的老了。

  他用兩年就花掉了原本預計要用4年的千億巨款。

  他固執的投資共享經濟,哪怕手下苦苦勸說。

  他為了擺脫美國的掣肘,不惜背棄自己身邊最大的市場。

  還為了救命,賣掉了自己視如珍寶的阿里股票。

  孫正義英明不在,淪為笑柄,跌落神壇。

  在世人的圍觀下,斷了腿的冒險家帶著恥辱回到了港口,艱難的爬上蘋果箱,對四周的水手宣講新大陸上的黃金國。

  水手們的猜忌,一如當年。

  小津安二郎說:人生和電影都是以餘味定輸贏的。

  如果那一年孫正義急流勇退,把爛攤子丟給阿羅拉,自己安享晚年,也許現在世界只會反复質問為何離了孫正義,軟銀就開始衰落。

  但是老船長仍然放不下自己的海盜船。

  這很愚蠢,但依然是驕傲。

  真正的船長,從來與船同沉。

  63歲的孫正義,在自己曾規劃出來退休的年齡,依然撐著身子骨,扯動著殘破不堪的風帆。他的傳奇戰艦千瘡百孔,四面漏水,但還能在大洋上馳騁。

  落日的餘暉將留給世界一個悲壯的終曲,還是再一次上演絕地反擊的史詩?

  歷史上孫正義比現在更慘過,但他一次次的爬回了世界的中心,這一次,還能不能,誰都不能下定論。

  風還沒有停下,船還在前行,老邁的船長還在唱著蒼涼的船歌。

  海的遠方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也許在下一個海角,就有下一個基督山的寶藏島,也許那裡有什麼,冒險家根本就不在乎。

  因為海,就在那裡。

孫正義的海盜人生 7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