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騰訊“轉身”兩年,“助產”數字經濟


騰訊“轉身”兩年,“助產”數字經濟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郭朝飛

來源:藍洞商業(ID:value_creation)

  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邊界越來越模糊,數字世界正在成為實體世界的一部分,產業的生產要素、生產方式、生產流程都在被數據所重塑。 可以預見,在數字化催生下,未來大量企業未必需要集中統一的辦公地點,上班與工作形式也更加靈活多樣,這將對現有的企業管理模式與組織形式帶來挑戰。

  大疆無人機飛向高空,逐一拍下能源管線的圖片與視頻,形成數據上傳至雲端。 接下來,騰訊雲登場,利用其機器學習平台、知識圖譜與數據智能等產品,分析處理大疆無人機傳來的數據,對能源管線發出相應的預警、警示或者檢修信號。

  說起來有前後兩個步驟,事實上幾乎同步進行。 這是騰訊雲與大疆合作,在能源行業的一個智能化管線巡檢解決方案,可以提升管線的日常巡視效率,並探索管線設備管理與缺陷分析。

  兩年前,騰訊轉身產業互聯網。馬化騰曾表示,伴隨數字化,移動互聯網的主戰場,正在從上半場的消費互聯網,向下半場的產業互聯網方向發展,騰訊要成為各行各業的“數字化助手”。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這場聲勢浩大的產業數字化進程摁下加速鍵。 同時,在政府倡導下,以5G、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等為代表的“新基建”加速推進。

  對此,身居騰訊To B“一號位”的湯道生感受明顯。 作為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在他看來,在這個過程中,數字技術就像經濟、社會運行的“韌帶”, 通過“高韌性”緩解“硬衝擊”,為產業“V型反彈”蓄力。

  拿國內輪胎行業來說,上半年銷量同比下降12%。 山東玲瓏輪胎董事長、總裁王鋒回憶,新冠疫情最嚴重的時刻,他們提前啟動雲經銷商的會議,通過線上線下結合的新零售模式,3—7月份,國內零售實現了50%以上的同比增長。

  某種意義上,數字化正在引發一場新的產業革命,整個產業正在重塑與改變。

  第三方數據報告和測評數據顯示,我國在線教育的普及率從疫情之前的不到20%,提升到90%以上。 永輝通過微信小程序和App,提供到家服務,春節期間,訂單超過450%,銷售額增長超過6倍。 疫情期間,北京地鐵公司通過騰訊會議遠程協同,最多一天,開了142次大型會議,實時工作安排、靈活調度。

  正如湯道生所說,“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邊界越來越模糊,數字世界正在成為實體世界的一部分,產業的生產要素、生產方式、生產流程都在被數據所重塑。”

  無企業不數字。

  一個詞的變化

  由於歷史原因,中國整個產業界的信息化、網絡化水平相對滯後,工業、農業等傳統領域尤為明顯。 因此,這一輪數字化,在一些行業與信息化、網絡化相互疊加。 當下,線上線下已不再對立,數字與實體日益融合,數字經濟成為實體的一部分。

  2019年,工業富聯在深圳建立柔性智能化工廠。 此前,該廠主要做電子產品組裝,整個車間有318人,數字化轉型之後,包括工程師、操作員在內,三十多人就能維持整個生產、製造全流程的數字化管控。

  工業富聯董事長李軍旗感嘆,數字化轉型對於提質、增效、降本的效果很明顯。 今年二三月間,整個園區復工時,需要二三十萬工人,但受疫情影響,招工很難。 如果整個生產製造企業,都能夠實現數字化轉型,這種影響就會小很多。

  “通過這次疫情,有一件事情是很多企業都認識到了,就是把業務上雲,數字化轉型是不可逆轉的大勢所趨了。我們現在不管是衣食住行,還是吃喝玩樂,大家很多都要在線上進行了。 ”李軍旗說。

  騰訊工業云總經理李向前判斷,傳統製造企業在原有物理產品的基礎上,嵌入了越來越多數字化功能,向硬件化、軟件化與服務化發展已經初顯端倪。

  在深圳,一些企業表現得尤為明顯,其借助工業互聯網、企業微信等連接能力,實現用戶與企業的連接、交互,最終用戶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實現廣泛的數字化能力。 簡單說,這個數字化的過程就是,企業從有形產品到產品加售後服務,再到產品加差異化服務,最終實現產品即服務的能力輸出。

  即便在公眾印像中非常傳統的能源行業,數字化、智能化也在快速推進。

  近年來,國網綜合能源服務集團著力推動能源轉型與信息技術深度融合,開展了一些創新與探索。 例如,國網綜能服務集團在南方某高校投運智慧能源管控系統,建設光伏、風電、多類型儲能,光電一體化充電站(樁),太陽能加空氣源熱泵、智慧路燈,進行智能調控運營,學校能耗比同規模的學校降低35%左右。

  山東電力與騰訊合作,推出一個名叫小智的山東電力百事通綜合性解決方案,運用騰訊在搜索引擎、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識別、知識圖譜等領域的技術,幫助設備運檢人員提高檢索能力,開展日常運檢工作,提升效率、改進體驗。

  在騰訊雲智慧能源總經理程華軍看來,不僅能源行業,整個企業界的技術體係都在由傳統的信息化向數字化轉型。 這不僅是一個用詞的變化,也是深刻內涵的變化。

  未來企業會形成一種新的全面數字化架構,系統架構、技術框架、開發部署與運維方式等都會發生顛覆性的變革。 比如,在系統架構方面,由傳統的以流程為中心的系統架構,轉向以數據為中心的系統架構,由傳統的軟件技術大一統的單體架構,向松耦合、輕量化的架構轉型,由傳統的建設運維分類的方式,向新興的開發、部署、運維一體化的方式變革。

  未必需要辦公室

  每一次產業革命都會對生產關係帶來巨大變革。 第一次工業革命確立了現代工廠製,第二次工業革命則造就了公司製與壟斷。 數字經濟亦正在重塑產業,從生產要素、生產方式到生產流程、企業管理與組織形式都在發生變化。

  拿生產要素與生產方式來說,數字化與智能化逐漸深入產業內部,甚至成為一些產業與企業的關鍵發展引擎。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國內房地產中介市場混亂、低端,信息化水平嚴重不足。 鏈家創始人左暉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是,堅持做難而正確的事。 10年前,鏈家開始搭建樓盤字典、建立數據。 2018年鏈家轉型貝殼,嘗試用數字化這個新的生產要素重構整個產業供應鏈。

  “所有的這些房子怎麼搬到數字世界裡面?”貝殼找房聯合創始人、CEO彭永東描述,通過VR、人工智能等技術,把消費者、經紀人、服務者與房子的交互,全部搬到線上。 其中,騰訊提供大數據、雲計算、音視頻等技術保障。

  疫情期間更為典型。 貝殼的一個客戶身在加拿大,按照以往流程,他必須飛回國,線下多次看房,然後再完成一系列簽約。 貝殼推出線上簽約,該客戶通過VR看房,人臉識別實名認證打通很多流程,最後僅用15分鐘完成簽約。

  在汽車製造領域,一些無人駕駛車輛可以在數字仿真環境中,一天完成1000萬公里的測試。 而同樣的測試,如果完全依靠打造樣車、實地進行,需要改裝出幾百輛車,花費幾年時間才能完成。 結合高精度地圖、虛擬現實、遊戲引擎等數字技術的仿真係統,不僅節約了打造樣車、燒油的費用,大大提高了測試效率,還規避了上路測試的風險。

  在零售行業,數字化水平直接決定著企業的銷售業績,同時對供應鏈與生產流程進行再造。

  騰訊通過微信、QQ、小程序、企業微信等數字化連接工具,幫助企業高效觸達用戶,提升銷售效率。 其與優衣庫聯合推出“掌上旗艦店”,打通線上線下庫存,用戶“即看即買”。

  在數字化影響下,企業管理、運行與組織形式也開始進化。

  在湯道生看來,“疫情爆發之後,企業、組織內外部協同,都在加速數字化,也讓大家認識到,建立適應企業長期發展的數字化組織,已經成為必然趨勢。”

  數字化的協作工具,可以打破時空限制,實現“同一時空”下的跨地域協作,讓大企業也擁有小團隊的靈敏。 西安銀行擁有178個網點,3000多名員工,日常溝通協作與會議需求量非常大。 他們把騰訊會議作為全行的會議平台,每天召開上百場線上會議,來支撐全行各部門的高效協作與溝通。 在以往,如此規模的組織與協同是無法想像,更是無法開展的。

  可以預見,在數字化催生下,未來大量企業未必需要集中統一的辦公地點,上班與工作形式也更加靈活多樣,這將對現有的企業管理模式與組織形式帶來挑戰。

  不止一朵雲

  數字化不會一天完成,這是一個長期且複雜的過程。

  彭永東表示,目前房地產中介行業的數字化程度只有30%。 “這個行業非常難,像這種產業裡如果想從頭到尾,經過平台、數字化改造,往往需要很長時間,付出很多努力,需要長期主義。”

  面對疫情,“新基建”給了數字化一個加速度。 國家發改委明確了新基建的範圍,主要包括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創新基礎設施三方面。

  在騰訊副總裁、騰訊云總裁邱躍鵬看來,隨著雲計算承載的業務規模越來越大,軟件和硬件的結合成為剛需。

  “過去,大家對於新基建的理解更多在於數據中心等硬件設施的建設,我們認為,更應該用軟件服務來定義新基建。與傳統基礎設施建設不同,新基建最大的改變是從硬件到軟件的轉變,從鋼筋水泥到企業服務的轉變。其中,SaaS化企業服務的價值將越來越得到凸顯。”邱躍鵬說。

  9月11日,在2020騰訊全球數字生態大會上,騰訊雲宣布“千帆計劃”將從“一云一端”升級為“一云多端”,在騰訊雲和企業微信的基礎上全面連接微信、QQ 、騰訊會議等C端平台,發揮騰訊C2B的戰略優勢,助力企業轉型升級。

  騰訊雲副總裁答治茜解釋,今年以來,發現還有大量的B端場景分散在C端平台當中,比如基於微信的開店、直播場景,基於騰訊會議上課、授課的場景等。 基於C端平台做生意的企業,也需要更多的數字化工具降本增效。 這也是為什麼騰訊要將“一云一端”升級為’一云多端’。

  騰訊通過“千帆計劃”,打造與連接SaaS生態,通過生態的方​​式提供解決方案。 目前,騰訊雲與微盟、金蝶、法大大、銷售易等50多個頭部SaaS廠商協作,推出多場景解決方案。

  此外,“新基建”應該也是多種形態並存的,不止有騰訊這樣的雲計算公司,也不止一朵雲,需要政府、雲平台、客戶等各方共建。

  基於此,騰訊在金融、工業以及政務等多個行業,聯合生態共建了很多行業雲,共同參與融合基礎設施的建設。

  比如今年8月,騰訊雲基於專有云解決方案TCE,聯合深證通推出了“新一代金融雲”,通過此平台,券商機構能夠輕鬆獲取數字化升級的各項能力,借助行業雲的獨特優勢,解決性能、網絡和容量壓力,彈性地應對市場變化。

  該方案能夠使IT成本相對傳統架構降低80%,目前服務於建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人保、中國銀聯、微眾銀行、中銀證券等金融機構。

  “未來,這樣的新基建還會在多個行業加速落地,不斷製造新的產業樣本。”邱躍鵬說。

  做產業互聯網,還是那個騰訊,把半條命交給合作夥伴的騰訊。

騰訊“轉身”兩年,“助產”數字經濟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