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高瓴張磊沒有寫進《價值》中的那些事


高瓴張磊沒有寫進《價值》中的那些事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秦安娜

來源:略大參考(ID:hyzibenlun)

張磊二字平平無奇,僅僅是中國千千萬萬個普通名字中的一個,但是前綴加上高瓴,它就擁有了催生財富的魔力。

1

2016年,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幸運地錯過了ofo。

在資本押注共享單車的時候,剛剛投資摩拜的高瓴並不拒絕成為ofo的股東,朱嘯虎當時找到張磊談投資,張磊願意,但是朱嘯虎卻因對方是摩拜的股東拒絕了。

曾經,張磊離移動互聯網歷史上的狗血案子只有一步之遙,他避免的方式也充滿戲劇性,因為朱嘯虎踩了​​剎車。

如果要追溯張磊人生錯過的高增長投資是哪一筆?

沒有在北京買房,一定能算作其中一項。

2005年,張磊從恩師——耶魯大學捐贈基金的管理者大衛.史文森手中,募集了3000萬美金回國創辦高瓴資本。

當年北京的期房均價在7000元左右,按照今天的房價粗略估算,這應該是一筆至少10倍回報的投資。 如果從1990年,張磊以河南駐馬店市文科狀元的身份,考上中國人民大學來到北京算起,他錯失的是一筆至少60倍以上的回報,畢竟當時房價約在1200元。

如今張磊選擇定居在香港,他像眾多的香港新貴階層一樣,喜歡海上沖浪。

夏季早晨的8、9點鐘,張磊會出現在香港淺水灣至大浪灣間的灰綠色海面上,在遊艇行駛壓出的水波中進行尾波衝浪運動。

上板、起身、松繩、底轉,四個動作完成後,他站在衝浪板之上,餘下的事情就是逐浪前行。 張磊非常喜歡這項運動,將它稱之為運動冥想。

高瓴張磊沒有寫進《價值》中的那些事 2

與驚險、刺激的傳統衝浪不同,尾波衝浪持續、平穩。 相比於真實海面波浪,依靠遊艇行駛中產生的“人造浪”,規模和形式是單調重複的,安全可控許多。

它成為一項考驗平衡的運動,是為財富階層打造的安全中兼具冒險精神的戶外項目。

這很像張磊的投資風格,在安全中追求冒險。 他帶領的高瓴資本會花費416億元購買格力電器近15%的股份,成為後者的第一大股東。 但是他的資金籌借方式卻很庸常,一半自籌,一半貸款,不是激進的加高槓桿。

而即便成為格力第一大股東,面對強勢的董明珠,張磊也沒有爭得更多主導地位。 當年格力回复深交所的“無實際控制人”,將高瓴大股東的尷尬公之於眾。 即便是大股東,高瓴在格力的半條命依然握在董明珠手中。

張磊的控制感在於他只為格力這樣稀少且優質的企業讓步,高瓴佈局寵物市場的投資策略是必須控股,它要用強勢的控股權來規避草莽行業的經營風險。

  在資本市場,金錢不是稀缺產品,優質的企業才是。高瓴掌管650億美金資產,成為亞洲排名前位的超級基金。

  資金規模是高瓴的倚仗也是張磊的壓力。超級基金就需要投出超級案子,但中國能有幾家格力? 遇到這樣的企業,對張磊而言是需要搶在手中的保護符。

格力之前,高瓴曾想要私有化肯德基和必勝客中國業務的主體——百勝中國,但是即便有百勝中國前總裁蘇敬軾作為合夥人,高瓴還是沒能說服對方。

時常講重倉中國,但高瓴的資本力量在中國並非萬能的,也沒有太多安全選擇。

2

張磊身上充滿矛盾感。

他常年生活在香港,但是只要張磊開口說話,對方就會知道他是北方人。

無論他的口音還是表達方式都偏北方,他跟海底撈的創始人張勇說,沒想到你數學不太好,但是計算起跑步的運動配速還挺厲害。 這種調侃朋友的表述充滿了北方人的戲謔感。

就像他說話時經常會蹦出英文單詞,但是如果張磊講長段落的英文,就會從他的口語發音中,聽出河南本土味道。

他自認低調從不炫耀,卻在新書裡記錄了巴菲特親自開車接他的過程,他用十分巧妙的方式展示了這個橋段:

我前去巴菲特的家中做客時,他坐在司機位上開車接我,我習慣性地打開後座車門,就在彎腰準備進車時才注意到巴菲特坐在了司機位上,頓覺羞愧,趕緊向其致歉,他卻哈哈大笑,笑稱:“你對一個80多歲的司機很放心,我應該感到高興。”善於幫他人掩飾尷尬,從內心深處保持寬容,詼諧幽默的背後就是他的同理心。

他從未直接說過受到巴菲特親自接送,但是能坐上巴菲特鋼藍色林肯轎車的人,都是重要人士。 相比那些需要花天價拍下巴菲特午餐才能與之相見一面,張磊的人脈關係無疑硬核得多。

正如張磊二字平平無奇,僅僅是中國千千萬萬個普通名字中的一個,但是前綴加上高瓴,它就擁有了催生財富的魔力。

2015年,張磊在一次採訪中說,很警惕招那些各方面都No.1的人,只想拿第一的人,眼裡全是競爭對手。 而商業是需要合作和協同。 他認為這類人是在依靠慣性做事情,並不是真的喜歡做事情。

高瓴張磊沒有寫進《價值》中的那些事 3

張磊不強調競爭,就像他喜歡的衝浪、滑雪運動,都屬於一個人的運動,不依靠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和較量,而是人跟環境之間的速度和力量的調節和平衡。

可是一個人單打獨鬥的時候,很難做到自我糾偏,人會試圖說服自己,欺騙自己很容易。

所以鮮有人能夠做到對自己的投資非常確信,很多時候投資人是在不斷懷疑,不斷修復,不斷自洽的過程中向前走。

二級市場的投資機構,都會面臨的殘酷疑問是什麼時候是市場錯了,什麼時候是自己錯了。

從二級市場起步的張磊,也有過懷疑自己選擇的時刻。 他曾問好朋友,高毅資產的邱國鷺,如何保持內心寧靜。

很多人在追趕財富,但是張磊要追求內心寧靜。 他在長期的投資生涯中尋找答案,在《價值》中他說任何財富都是時代所賜。

就像當年他向恩師史文森募集資金中講述的未來一樣,他沒有推銷一個行業或者一個賽道的未來,他講述了一個宏大的故事——“重倉中國”。

這是高瓴所有成功的起點,選擇兜售一個國家的未來。

3

張磊最近有點煩。

他構思五年,在疫情期間完成的投資心得《價值》被盜版了,475頁的紙質版書籍,濃縮成10M的374頁PDF文件,在各資本圈的微信群中傳播。

有損友打趣張磊,在群里特意@他,問能不能在“盜版書”上簽名,張磊在群裡回復道,他們太不尊重知識產權了。 他自嘲,憋了5年寫出一本書,結果不到48小時就給盜版了。

上半年忙著幫被投企業解決疫情帶來的經營風險,將一筆筆過橋貸資金輸送給企業的張磊,卻沒管住自己新書的盜版風險。

盜版只追隨有關注度的著作者,能被盜版足以說明張磊在投資圈的影響力,就像二級市場上的散戶、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追趕“高瓴概念股”一樣,“張磊和高瓴”這幾個字似乎就代表了財富增長的秘密。

這份魔力吸引各大公募基金的投資經理重倉高瓴投資的股票,吸引眾多人才爭相加入,僅僅是招10名暑期實習生,就有2500人報名,前後面試七輪。

它同樣吸引那些手捧《價值》的讀者,前去窺探長期增長的秘密。 甚至希望自己能夠複製張磊的人生路徑,從河南駐馬店市普通家庭的孩子,通過教育和知識,成長為掌管650億美金,涵蓋一級市場、二級市場的全週期基金。

真正的投資人是不聊錢的。

高瓴張磊沒有寫進《價值》中的那些事 4

就像巴菲特不談資本,他的自傳《滾雪球》記錄了他日復一日繁瑣的日常,每天80%的時間用來閱讀財務報表、投資報告、財經雜誌、新聞報紙,身穿“半永久”的傑尼亞西裝,常年喝可口可樂,請朋友吃飯只有麥當勞。

他的搭檔查理.芒格寫《窮查理字典》也不談投資,只講你得不到一樣東西,只是因為你還配不上它。 芒格的中國弟子李錄也不聊投資,他研究的母題是文明對現代化進程的影響,他想尋找為什麼現代社會的GDP需要永續增長。

但是,沒有人能夠通過看《滾雪球》、就能成為巴菲特和他的搭檔芒格,看《文明現代化》就能夠成為李錄。

思考的結果重要,但思考的路徑更重要。 看《價值》是沒有辦法成為張磊的。 況且張磊寫的《價值》,鮮少紀錄他的思考過程和抉擇階段。

它沒有記錄散落在張磊辦公桌上的各類報告,例如:國民消費水平分析、行業細分賽高格局、行業關鍵人物圖譜……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和表格中都記錄什麼。

它只是將思考的結果,高度提煉的輸出出來,《價值》更像一本講述高瓴十五年投資理念的宣傳冊。

高瓴的價值是深度研究,它不追求捕魚達人式的廣泛撒網式投資,一家家掃樓、掃街尋找項目,再從中挑選出優質項目。 而是注重研究,根據消費結構變化選擇行業。

張磊更像是一位獵人,按圖索驥去尋找獵物,瞄準時機,扣動扳機。

高瓴張磊沒有寫進《價值》中的那些事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