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微信裡的保險往事


微信裡的保險往事 1

  按照馬化騰的說法,“金融的核心是穩定和穩健,拼的是誰的命長,而不是誰在短期內跑得多快。”不到三歲的微保還很年輕,深諳“慢工出細活”。 從出生第一天起,就給自己貼上“Costco版互聯網保險平台”的標籤。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 焦麗莎

來源:藍洞商業(ID:value_creation)

  如果在創業之初,就可以左手騰訊基因,右手微信10億用戶流量,那麼這家公司的勝算有多大?

  這樣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創業並不多見,微保算是一個。

  在微信九宮格低調潛行近三年,一度被視為騰訊在保險業的重要一子,在後疫情時代,微保逆勢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績單。

  2020年上半年,騰訊微保《2020上半年理賠&服務數據報告》中顯示,理賠覆蓋用戶數超2.5萬名,總件數達逾3.7萬件;理賠總金額超2.9億元,同比增長132% ;其中通過“微保管家”理賠達1.1萬件,追回理賠金417萬。

  傳統保險行業的老炮兒們,卻在上半年經歷了寒潮來襲。 A股五大上市險企業半年報顯示,五大險企合計實現淨利潤1342.77億元,同比減少24.36%。

  按照馬化騰的說法,“金融的核心是穩定和穩健,拼的是誰的命長,而不是誰在短期內跑得多快。”不到三歲的微保還很年輕,深諳“慢工出細活”。 從出生第一天起,就給自己貼上“Costco版互聯網保險平台”的標籤。

  用戶體驗,是其每一個動作的動因。

  雖然“用戶體驗”這個概念早已是個不再新鮮的詞語,但是“微信之父”張小龍堅信,這依舊是所有移動互聯網產品競爭的核心。 在他看來,互聯網產品的需求應該是由用戶推動,而不是產品經理來推動的。

  生於微信,長於小程序的微保,如何在保險這個古老的行業後發先至? 又如何在微信生態下沿襲騰訊一脈相承的產品力?事實上,這條路並不好走。

  把“保險”裝進微信

  “一般是保險公司去找用戶,而我們是帶著10億用戶去找保險。”早在2016年,微保董事長劉家明受邀加入騰訊,負責搭建騰訊保險業務。

  當時打動他的是,騰訊高管態度明確,“中國有十幾億人,保險是剛需,普通人需要保險。”

微保董事長劉家明微保董事長劉家明

  上線之初,微保就填補了微信支付九宮格的最後一席,再加上10億用戶的流量,微保需要作出選擇,做一個導流式的“保險超市”,還是走一條更難的路?

  微保的選擇是後者:做一家嚴選+定制的保險平台,只與保險行業15%的頭部公司合作,讓保險回歸普世、普惠和善良。基於此,2017年11月2日正式上線的微保,得以後發先至。

  微醫保·百萬醫療險,是微保上線的首款產品。 上線這款百萬醫療險背後的原因是,微保團隊經研究發現,健康險是用戶最核心的剛需。

  但問題是,想要在眾多同類產品中脫穎而出,並不容易。 單單產品研發,就耗費了兩個月時間,前前後後修改了30多個版本。 但是結果喜人,微醫保很快收到追捧,並成為行業內第一個推出押金墊付、保費月繳的服務。

  為解決抗癌特藥保障的“藥神保”,也是微保踐行“用戶體驗”的關鍵動作。 相比保費收入,推動保險行業共同彌補特藥保障缺口,是讓微保更加欣慰的事情。 劉家明在微保2週年時一再強調:“微保提出做普惠、普世和善良的保險,是蘊藏在每一個保障中的產品主義。”

  在正常的理解中,互聯網保險平台,重在前端的產品選擇和購買,末端的理賠往往容易被忽視。 但偏偏,理賠才是用戶最痛的點。

  微保很清楚,保險是很長遠的生意,不是一錘子買賣,用戶更關心產品夠不夠好,出險的時候會不會賠付。

  為此,微保第一個提出“一管到底”的服務。 耗時6個月與保險公司優化對接流程,微保上線了“微保管家”,一對一在線解決理賠問題,而且將理賠流程擴充為10來個狀態,可以在線實時追溯。

  劉家明介紹說,“用戶可以將管家的企業微信加入微信好友列表,直接對接服務需求,專人跟進理賠流程,甚至當用戶和保險公司有’衝突’時,幫忙解除爭議。”

  除了微保管家,“智能推薦”等功能先後上線。 依託於騰訊集團的大數據、風控營銷以及人工智能等技術能力,微保很快撬動起越來越多的傳統保險業玩家。

  自帶社交基因,當然也是生於微信的微保所獨有的優勢。 截至目前, 微保小程序月活超過3000萬, 是微信生態內最大的保險服務小程序。

  至此,微保已經通過微信小程序搭建起一個有保障的生活場景。 不僅覆蓋騰訊話費充值、醫療支付、乘車碼等場景, 還正在一步步覆蓋ETC、騰訊健康等服務場景。

  劉家明認為,“微保一直將社交運營作為非常核心的業務組成部分, 因為沒有什麼可以強過已經存在的社會連接, 也沒有什麼營銷能勝過朋友的推薦。”

  如今的微保,已經從醫療險出發,覆蓋了健康險、意外險、車險、壽險等多個領域。

  最新的數據是,微保已擁有8000萬活躍用戶,投保复購率高達40%。 微保處理的理賠案件中,79%的賠案在一天內結案,整體的賠付率遠低於行業平均水平。

  一個特殊的群體

  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一個特殊的群體陷入了特殊的焦慮中。

  他們就是中國商業世界的毛細血管——中小商戶。 如果說疫情對於大企業來說,只是一次危機,對於中小商戶來說,則被逼到了生死邊緣。

  在疫情到來之前,騰訊早已關注到這個特殊的群體。騰訊曾提出,服務傳統企業,助其進行數字化改造,這是其當下戰略的核心,亦是未來發展的機會。

  就在前不久,微信支付面向平台超5000萬小微商家發布“全國小店煙火計劃”,在線下線上一體化、福利補貼、商家教育指南、經營保障支持方面輸出四大全新數字化政策,幫助小微商家、高效快速走出困境,實現增收。

  這5000萬小微商家,佔全國個體工商戶總數的79.4%,背後的想像空間有多大?

  據2020年1月9日的《碼上經濟影響力報告》顯示,以小程序、公眾號、微信支付等工具為核心的微信開放生態,通過一枚二維碼更簡單地連接人、物、服務,實現了價值鏈到價值網升級,極大激發了商業價值裂變。 整個2019年,微信催生碼上經濟規模突破8萬億元。

  產業互聯網路漫長,要想真正幫助中小商戶轉型,需要更深的連接,更多樣化的服務。 微保正是微信生態中,提供多樣服務的代表之一。

微信裡的保險往事 2

  2019年年初,微保確立新的增量市場,開始努力做微信支付B端(中小商戶)的保障建設,而給了他們信心和成長空間的,正是那超5000萬小微商家。

  顯然,這是一塊難啃的骨頭。 針對這一龐大的中小商戶群體,傳統保險公司沒有提供相應的保險服務,超過七成的從業者沒有購買過任何商業保險。

  對於中小商戶來說,雖然他們的抗風險的能力弱,但是他們賺錢不易,不願意為保險這種未知的危險付費。 需求是真實存在的,但是付費意願幾乎為零。

  如何一邊打磨產品,一邊教育用戶,是擺在微保面前的難題。 微保的答案是,從免費產品切入。

  起初,一款“店鋪保·火災補償金”產品,讓中小商戶們嚐到了保險的甜頭。 以瀋陽小許和丈夫的早餐店為例,因電路老化導致店鋪著火,他們撥通了報案電話,很快有專人上門勘察案情,保險公司通過審核賠付2000元,解決了小許的修理成本。

  用戶習慣被培養起來後,微保又推出了“店鋪火災險”的付費產品,保額增加到20/50萬,價格每月最低只有3.99元。

  從用戶體驗出發,微保需要考慮的下一個問題是,中小商戶一旦因意外暫停營業,如何解決停手停口、沒有社保的難題? 為此圍繞小商戶經營者生命健康相關先後推出癌症醫療金、意外險、全面保等產品。

  事實上早在2020年6月,微保就上線了全國第一款面向所有商戶的營業中斷金保險,彌補小商戶因意外情況(包括人身意外如商戶及配偶意外住院;自然災害如火災、暴雨等;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停業造成的損失。

  毋庸置疑的是,2020年年初的疫情,加速了中小商戶對於數字化的認知,也同步增強了保險意識。 一位微信的管理者曾說,數字化不是大企業的特權。 同樣,保險也不是大企業的特權。

  在微保的定位中,“保險普惠”是重要的一環。 如何在數千萬中小商戶數字化轉型的路上,提升其保險意識並降低風險,正是微保需要持續解決的問題。

  騰訊的觸角

  微保在微信下的成長史,自然與騰訊的戰略密不可分。

  馬化騰曾在演講中表示,騰訊主要聚焦“兩個半業務”,社交平台和數字內容之外,“半個業務”指的就是金融業務。

  事實上,騰訊的金融科技板塊增長飛速,在騰訊財報中顯示,金融科技與企業服務的收入已經成為第二大收入來源,僅次於網絡遊戲,而且從增速來看,未來成為騰訊最大的現金牛,指日可待。

微信裡的保險往事 3

  騰訊總裁劉熾平曾說:“金融是個專業度非常高的領域,騰訊對此有一顆非常敬畏的心。騰訊金融科技未來還有一個願景,它也是我們的關鍵詞——精品,為用戶製造可持續的回報。 ”

  在馬化騰的規劃裡,“微保是騰訊搭建’互聯網+金融’生態的重要一環,期待它能成為一個保險業緊密合作的平台。”

  延續騰訊“科技向善”的企業願景,微保在“向善而生”的同時,也在扮演著騰訊與保險業的連接器,疫情期間就是最好的練兵場。

  “疫情暴發突然,正值春節期間,與SARS疫情期不同,現在的互聯網經濟要發達很多。像騰訊和微保這樣的企業利用自身的技術優勢,迅速開發新產品和功能。” 劉家明回憶,疫情期間,微保的產品上線和迭代速度是以天為單位。

  他說,微保幾乎是聽到哨聲,拔腿就跑,可以做到快速應對市場環境的變化、敏捷開發、迅速迭代,將保障提供給真正需要的人,幫助他們阻擊疫情。

  早在2020年1月20日,騰訊微保就成立了公司級別的緊急應對小組。 為應對疫情推出的“醫護保”產品,從提出設想到上線只用了24小時。 截至3月,微保為120多名醫生、護士發放總計458萬的理賠款和慰問金,其中武漢醫護人員佔比達到91%。

  此外,微保與微信、丁香醫生推出的實時疫情動態信息服務,實時更新疫情動態,並及時闢謠。 在劉家明看來,“完善的社會服務體系使得中國在新冠肺炎這場突發的重大公共事件中,能夠充分調動社會資源,提升效率。”

  在整個疫情期間,微保共增加2500 萬有效用戶,面向醫護人員、小商戶和微保用戶的疫情專項贈險共保障了1500 萬人。

  “新冠疫情的爆發喚醒了很多人的風險意識,把一大群悶在家中的國人悶成了’半熟’的保險用戶。他們開始意識到購買保障的必要性與緊迫性,但仍有些疑慮。鑑於此,保險公司應當思考如何充分運用技術強化用戶教育與保險定制服務,擁抱這群數量龐大的新用戶。”

  疫情會導致互聯網保險脈衝式增長,疫情結束這樣的高增長依舊會很快回落。 微保堅信,唯一不變競爭力的就是,好產品。

  站在創業的第三年,關於微保的一切才剛剛開頭。 按照微保的計劃,對於提升保險價值會調動更多生態,搭配不同形式,會有諸多有趣的玩法。

  帶著10億微信用戶闖進保險這個古老的行業,微保這條鯰魚將攪起怎樣的風浪,時間會給出答案。

微信裡的保險往事 4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