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螞蟻、曠視們為什麼那麼緊張


李開復李開復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真的笨狸

來源:左林右狸(ID:Left-Right-007)

這幾天,李開復老師又火了起來。 原因是在9月12號的首屆HICOOL創業者峰會上,李開復在演講時稱創新工場八年前投資曠視時,曾幫助曠視獲取螞蟻金服、美圖的大量人臉數據。 隨後螞蟻、曠視都緊急發公告予以否認。 李開復也第一時間發了回應,稱自己是口誤了。

其實,這個事件表明我們社會已經在進步了,科技企業對於個人隱私的問題開始重視。 否則也不會那麼著急地在這個問題上撇清自己。 記得不久的以前,李彥宏還說了中國人不需要隱私呢。 人臉數據,其實真的有必要讓所有人重視其中隱私問題的重要性。

2019年11月,因為杭州野生動物園強制遊客刷臉進園,被浙江理工大學特聘副教授郭兵告上法庭,這被稱為人臉識別第一案。 此案於2020年6月第一次開庭,但至今尚未有結論。

公眾場所的視頻監控,早已成為我們偵緝罪犯的最佳利器。 大多數人都會認為視頻監控加上人臉識別的技術,肯定能更高效地抓住罪犯,也能威懾那些想犯法的人。

但是,隨著人臉識別的技術發展得越來越先進,數據積累越來越多,很多有識之士開始反思。 2019年,美國舊金山、薩默維爾禁止了城市人臉識別的應用;微軟也刪除了MS Celeb 人臉識別數據庫;谷歌更加激進,甚至中止了和美國國防部的合約,那個合約的內容是為無人機的拍攝內容進行AI 分析,裡面就涉及到了人臉識別的技術。

至於蘋果,其Face ID 是不是利用這個功能進行人臉識別的大數據深度學習,就不得而知了。 但蘋果並沒強制使用,用戶依然可以選擇用密碼登錄。 我們現在很多APP 也動不動就強制刷臉,這裡面也有不少算是濫用人臉識別技術。

人臉識別第一個最大的問題當然就是侵犯隱私,一個人的所有行為都被記錄,而且一旦需要,就能快速地檢索出來,這聽上去確實挺可怕的。

有一種觀點,說的是這種記錄對於提高社會服務質量是有幫助的。 比如你到某一個餐廳,餐廳的人臉識別認識你了,就會優先推薦你喜歡的菜式。 這種邏輯看上去合理,其實是反人性的。 首先我們大部分的人並沒有選擇困難症,為什麼要讓機器代替我們思考? 就算有選擇困難症的群體,那可以給他們一種選擇,而不是給所有人都進行“優先排序”服務。 也就是說,人臉識別應該是用戶進行選擇的一種便利,而不應該是一種全民覆蓋的社會法則。

如果有一天,外賣小哥在你開門的時候說:“喲,哥,你不是喜歡吃排骨飯麼?今天怎麼點了南瓜粥?”你不會感到溫馨,只會不寒而栗。

當然,現實中我們好像沒有什麼隱私。 從走出家門的一刻,就都被視頻記錄上了。 樓道的監控、電梯裡的監控、小區的監控、所有場所的監控……甚至到了酒店的衛生間,都可能被監控。 監控視頻被濫用,如果再加上人臉數據被濫用,被鍵盤蝦人肉的網絡暴力就已經從網絡空間直接伸展到現實空間了。

在需要安檢之類的場景,比如機場、火車站,用戶隱私權需要置於公共安全之後,強制人臉識別可以理解;但在服務場所,應該更多地把人臉識別權交給用戶,而不是成為唯一的選項。 比如銀行,我選擇密碼,你還要強制我人臉識別,這就是不對的。

隱私是否被侵犯有一個邊界,在我們社會大概比較寬鬆,但也不能沒有底線。 那就是你可以錄製公眾場景,但別惦記我是誰。 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第二個問題就是人格尊重問題。 監控視頻再加上人臉識別,毫無疑問能更高效地進行罪犯篩選。 但是,天哪,我們什麼時候就都成了疑犯的身份? 時刻都得被監控篩選? 也就是說,視頻監控錄製的是公眾場所的一個時間片段,這沒有問題,但加上人臉識別之後,這個時間片段就不再只是一個場景,而是一串名字,一個疑犯名單。

何況在現在的技術水平中,還存在很多誤判的情況。 當一個人在人臉識別系統裡被誤判為罪犯的時候,這個技術就已經侮辱了人類。 世界那麼大,人類那麼多,技術再如何發展,人臉識別都難以做到誤判率等於零。

我們有時候會在群裡因為討厭某些人,不想和他們對話,就把對方標註為白痴。 因為對方並不知道這個事情,所以他沒有感覺到被侮辱。 但是人臉識別這個技術進入公眾領域後,我們都知道我們的名字每天都有可能被放到疑犯名單裡進行篩選、每天都被各種信用分打標籤,我們為什麼不憤怒?

何況,現在很多網絡安全得不到保障,人臉數據一旦被濫用、被洩露,那對大家的生活,將帶來無法想像的安全隱患。 這也是螞蟻、曠視們第一時間出來澄清數據並沒有被濫用的原因。

現在,技術的發展快過於人類文明和倫理的進化,人性的溫度在技術發展之中步步後退。 我們需要尋找一個中間區域,不是什麼場景都是技術優先,當然也不是什麼場景都要抑制技術的發展。

一個社會制度,寧可犧牲一點效率,也要尊重民眾的人格,那才是人性化的管理方式。

螞蟻、曠視們為什麼那麼緊張 1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