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視頻辦公軟件ZOOM的現象級爆紅你學不會!


視頻辦公軟件ZOOM的現象級爆紅你學不會!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褚杏娟

來源:InfoQ(ID:infoqchina)

視頻會議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雖然已經退出中國市場,但是Zoom 的發展依舊吸引著國內大眾的目光。

9 月1 日,Zoom 股價暴漲超40%,公司市值急升至1300 億美元(約8800 億人民幣)左右,一舉超越IBM 成為美國科技股的新傳奇。 50 歲的創始人袁征,身家也隨之水漲船高,在9 月8 日福布斯發布的美國富人榜中,以110 億美元的資產排名第43 位。

Zoom 股票走勢圖,來源:同花順Zoom 股票走勢圖,來源:同花順

“人們想要的是一個他們喜歡的工具”

雖然背靠矽谷,但Zoom 並不是典型的矽谷創業公司。 傳統的矽谷創業者對風投有較高的依賴,但Zoom 在前期並未著急四處籌款。 袁征認為招募機構投資者太分散自己的精力,他希望專注於產品研發。 他最初推出Zoom 時也沒有做任何營銷。

2011 年,袁征離開老東家思科的時候,視頻會議的賽道已經相當擁擠,但在應用上都差強人意。

微軟的Skype 和谷歌旗下的Hangouts 雖然推出了群組聊天功能,但是作為Skype 語音通話平台或谷歌社交網絡Google+ 的附加服務。 用戶想要使用群組視頻功能需要安裝複雜的軟件、創建帳戶並支持各種不同功能的設備。 而且當時視頻通話遠未普及,稍有延遲卡頓,人們就會覺得很尷尬。

而巨頭們的視頻聊天產品存在的問題直到疫情前都沒有得到解決。 谷歌產品線很混亂,Hangouts 與Google Buzz、Google Allo、Google Messages 和Google Voice 等產品交互太多;微軟的Skype 在WhatsApp 等即時通訊軟件的衝擊下陷入困境,視頻質量和服務可靠性都很低;而蘋果的FaceTime 為Apple 專有,沒有蘋果設備的人無法參與。

袁征在創業之初就意識到了這些問題,所以對Zoom 做了很多“減法”,專注在視頻聊天上。

袁征花了兩年時間開發Zoom 應用程序,並圍繞商業模式和進入市場做了很多計劃後,才正式上線產品並進行融資。 袁征認為,“快速迭代”對於像Uber 或Airbnb 那樣完全創新的產品是有意義的,但要發布已經有很多競品的產品就必須確保該產品可以順利工作,甚至比其他產品還要好。

2013 年,美國風投企業Qualcomm Ventures 和李嘉誠旗下的維港投資分別注資600 萬美元和650 萬美元,完成了Zoom 的A、B 兩輪融資。 2015 年,美國著名風投Emergence Capital 對Zoom 進行了3000 萬美元的融資。

Emergence 資本合夥人Santi Subotovsky 表示,袁征是在向投資人推銷產品,而非公司。 當時的袁征沒有展示公司的投資者組合和財務資料,而是現場演示了Zoom,甚至允許投資人訪問所有數據。 “我們從未見過像Zoom 那樣具有資本效率的公司。”Subotovsky 說道。

Subotovsky 之前花了約三年的時間評估會議創業公司,他相信雲計算的趨勢將導致協作方式的轉變。 但他也坦言並不確定對Zoom 的投資是否正確。 當然,事實已經證明了這項投資的前瞻性。

就像Subotovsky 說的:從有線到Wifi 再到手機網絡,人們使用設備的方式發生了變化,但老式的產品並不是為此而設計的。 “人們想要的是一個他們喜歡的工具,而不是一個CIO 們要求每個人都應該使用的工具。”

2017 年初,紅杉資本完成了對Zoom 的1 億美元D 輪融資。 紅杉資本發言人表示,多年來視頻會議行業都沒有一款真正受用戶歡迎的產品,直到Zoom 出現。

Zoom 於2019 年在納斯達克上市Zoom 於2019 年在納斯達克上市

  用錢砸出來“中國版Zoom”?

國內無數人想成為下一個袁征,但沒人能複制Zoom 的成功。

如果非要在國內找出一個和Zoom 大火經歷相似的應用,非釘釘莫屬。 釘釘是阿里在2014 年社交之路失敗後轉向企業社交的產物。 雖然此前已有一些企業使用,但並未“大爆”。 受疫情影響,今年2 月份,釘釘下載量環比增長超300%,成為當月月活數量最高的在線辦公應用平台。 2 月12 日,釘釘不得不連續擴容10 萬台服務器。 截至3 月31 日,釘釘用戶數超過了3 億。

如果說釘釘是比較綜合性的辦公軟件,那騰訊會議則與Zoom 屬性更加貼近。 數據顯示,去年12 月上線的騰訊會議安卓端月下載量在今年1 月份只有56 萬次,但2 月份下載量就達到了5890 萬次,翻了100 倍之多。 此外,Zoom 用戶數在正式上線兩年後才達到了1000 萬,而騰訊會議在上線245 天后用戶數就已經突破1 億。

但面對市場的井噴式增長,無論是釘釘還是騰訊會議,背後都離不開大廠的資源支持。 騰訊雲用三天的時間完成了原本要三、四個月才能完成的數T 帶寬的擴容,阿里也動用了為春晚紅包準備的全部資源池為在線會議擴容。

十萬台服務器,數T 帶寬,這些資源的成本折算下來就是上億的資金投入。 可以說,阿里和騰訊是用錢砸出了類似Zoom 的爆款應用,國內初創企業甚至有多年積累的企業都很難打得過。

雖然投入巨大,但業內人士李維向InfoQ 表示,單純靠視頻會議的話是掙不到錢的。 “雲視頻算一定程度上的剛需,但能掙到錢的還是其他地方,比如騰訊會對解決服務器資源冗餘問題收費等。”

視頻辦公軟件ZOOM的現象級爆紅你學不會! 2

業內人士章熙向InfoQ 介紹到,當前中國市場上的視頻會議應用大概可以分三種:以華為、中興、小魚易連等為代表的基於硬件的HaaS 解決方案類產品;以Zoom 為代表的基於軟件的SaaS 解決方案類產品和以騰訊、阿里為代表的基於平台的PaaS 類產品,但總體來說,其實就是軟硬件之分。

硬件類視頻會議服務包括MCU、會議終端、攝像機、麥克風、會議平板等,相對軟件類應用體量更大。 除了常規的研發、運營和服務器成本外,硬件類企業還要額外承擔硬件研發、供應鏈、生產、備貨、維修和客服等支出。 雖然成本要高很多,但產品賣出的價格也會高一些。

李維表示,雖然做軟硬一體化的看不起做純軟件的,做純軟的看不起做純硬件的。 但現狀卻是,純軟件類的產品並不好賣,而硬件類的產品更受歡迎。

一方面,中國企業採購偏愛實物類的,不太喜歡純軟件;另一方面,做純軟件的企業競爭相對更大,一些小企業難以與大廠抗衡,有的企業已經轉向了教育領域和直播領域。 所以,視頻會議的熱度退去對硬件類產品企業影響不大,但對純軟件類的企業影響比較大。

中國視頻會議產品圖譜,來源:艾瑞網中國視頻會議產品圖譜,來源:艾瑞網

目前,硬件類應用的用戶以預算充足且安全級別需求高的政府部門和大企業為主,需要定制化的東西但開發能力有限的企業會選擇平台類應用,而小型企業用的最多也是現在比較流行的就是基於軟件類的應用。 其中,政府部門、醫療機構和大型企業是使用視頻會議產品最多的地方。

李維認為,視頻會議產品最後會慢慢轉成軟硬一體化的類型。

  “並不擔心大廠入局”

不可否認的是,國內視頻會議的熱度已經退去,至少短期內已經“退燒”了。 李維表示,“但跟之前相比,至少行業整體用戶變多了。”

當前在國內,騰訊選擇了大廠們的一貫思路:做生態。 騰訊會議明確表示不會做硬件,但在邀請音視頻集成商、行業應用集成商、企業IT 的服務商、代理商一起建立生態。

9 月10 日,騰訊會議發布了企業版,支持將企業原有的辦公硬件和軟件連接,同時企業可以根據預算、使用習慣、會議室規模等,購買官方認證的硬件終端來配置會議室。 騰訊雲副總裁、騰訊會議負責人吳祖榕表示,將把多方音視頻通訊的能力作為在線協同的基礎設施普及起來。

而阿里除了手握“爆款”釘釘外,4 月份又推出了阿里雲會議對標Zoom 和騰訊會議。

有因信息的創始人兼CEO 張鋒告訴InfoQ,巨頭們入局雖然帶來了競爭,但最大的壓力並不來自這些大廠。

張鋒認為,現在騰訊會議、飛書等功能很簡單,大多是為了迅速佔有市場而推出的“標準化”產品,雖然滿足了一定用戶需求,但一旦深入使用就會發現缺失很多功能。 這會激髮用戶去尋找覆蓋功能更多的產品,而這恰恰是垂直類企業的優勢。 垂直企業的產品不僅可以提供視頻會議,還可以跟用戶系統打通,融合直播、問卷、打卡等更多功能,使用場景更豐富。

視頻會議本質上是一個營銷驅動型的行業。 目前,Zoom、騰訊會議這些已經形成了品牌效應,而垂直企業更多是在做差異化,比如小魚易連做硬件差異化、有因信息做功能差異化。 “如果聽說哪個垂直企業融資了我會擔心,但巨頭們進場並不是很在意。”張鋒說道。

騰訊、阿里們的優勢是底層開發能力,這是垂直企業沒有的。 但垂直企業擁有的服務能力也是巨頭們不具備的。 大廠們的市場太大,很難服務好用戶。 市場上的小客戶很多,但要求低、付費意願少,大客戶預算充足,但定制化要求高,大廠們目前無法滿足。 “所以,業務層上其實應該交給更多垂直企業去做。”張鋒說道。

而在疫情相對嚴重的美國,視頻會議市場的“拼殺”還在上演。 根據LearnBonds 統計的數據,截至四月,Zoom 在美國擁有42.8%的市場份額,但目前根據datanyze 統計的數據顯示,其市場份額降到了35.97%,但仍保持了第一名的位置。

Zoom“現象級”爆紅後,Facebook、微軟、Telegram 等企業紛紛推出相關產品或調整產品功能與其爭奪市場。 當前美國的視頻會議垂直類企業達到了200 多家,目標客戶涵蓋了銷售、健身和醫療等行業。

現在,Zoom 在市場和產品方面齊發力,以鞏固自己的地位。 一方面,不斷拓展印度、歐洲、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市場;另一方面,也在不斷優化現有產品功能和推出新產品,完善自己的產品矩陣。 7 月,Zoom 啟動了硬件即服務程序,開始提供硬件產品。

在張鋒看來,國外比國內更注重安全隱私,但國內外的視頻會議市場並沒有不同。 “這個市場才剛剛開始,需求還在。巨頭們的湧入為市場帶來了熱度和投資,這對整個行業來說是好的。隨著5G 等技術的發展,以後會越來越好。 ”張鋒說道。

應受訪者要求,李維、章熙皆為化名。

視頻辦公軟件ZOOM的現象級爆紅你學不會!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