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布蕾妮瓊恩魏婕瑟曦瑪格麗萊安娜

來源:深燃財經(ID:shenrancaijing)

我們每個人都被困在系統裡。

這大概是很多人看完近期刷屏文章《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的第一感受。 那篇文章裡描述了這樣一個事實——系統壓縮了送餐時間,直接導致外賣員不得不通過各種手段來提高速度,其中包括逆行、闖紅燈等,外賣騎手們的精神壓力倍增,安全也無法得到保障。

在今天的故事裡,有司機在滴滴和花小豬兩個系統之間手忙腳亂,為了養家糊口只能逼自己適應系統;有1個人幹5個人的活,Bug永遠解決不完,面臨被裁風險的程序員;有一天內畫100多個logo,為一點甜頭默認長期被系統壓榨的視覺設計師;有哪怕在騎車也要騰出手來回消息的房屋中介;還有每一個動作都被系統監控得一清二楚,送一單只能賺不到一塊錢、罰款動輒50元甚至100元的快遞員。

實際上,為了效率或利潤緊盯某個數據指標,人為控製成本,幾乎是每家互聯網公司每天都在上演的戲碼,這背後是我們每一個職場人的困境。

  一天畫100多個logo

  被規則壓榨得死死的

  Chris | 30歲互聯網公司視覺設計師

自從有了釘釘,我的時間和績效就被死死地掌握在別人手裡。

當一個項目立項,就要開始建立時間表,按提前計劃好的時間一直催你,也不管是不是有臨時情況發生。 每天還要做工作日誌,有時遇到協同辦公的工具不一樣,還會增加緊急程度,浪費很多時間。

公司為了提高效率,還會故意壓縮時間,比如規定我必須在一天時間內畫100多個logo,是手動畫不是AI畫。 有一次還要求我在半天時間內畫一幅浮世繪的插畫,一般正常的完成時間應該比這多出至少3倍。

在國外,時間會拉得更久,比如國外做一個博物館的VI主視覺,時間都是半年起,但在我們公司,可能兩三個人配合、一周就必須做出一兩個方案交給老闆看。 我們又不是人工智能。

像網上經常被曝出來的一天讓畫幾百張畫,來來回回改到最後還是用第一版,都是特別常見的。 我覺得很多人就默許了這樣的情況存在,覺得這不是我要去爭取的權益,也不是我應該受到保護的權益。

公司現在還會在交付設計圖的時候,進行自我評分和需求方評分,需求方會根據他的主觀判斷打分,這會最終影響到我的績效和年終獎,這不就等於是變相地扣工資嗎?

現在不光有工作本身的KPI,我們還需要服務其他的職能部門,身上需要背數據點擊量以及銷售額度的KPI,這些原本不相干的數據會被用來衡定一個設計師的能力。 因此,我們公司有人會為了拿下一單,在比稿前送禮,和甲方搞好關係。 另外,公司就是會交給我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同時告訴我完成之後,績效和工資會有漲幅。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2

我之前不理解,為什麼別人說在大廠裡每個人都是螺絲釘,不被允許有個人想法,現在我深刻地體會到,我們的任務是把這個系統運轉好,中間出什麼問題,計劃之外的事情怎麼解決,沒人在乎、沒人負責。

在公司,我們還會經常要替平台背鍋、救火,只是大家都好不容易才熬到這一步啊,被一套運營規則壓榨得死死的,又得到了一些小甜頭,就得過且過了。

  平台乘客兩頭受氣

  被系統治得服服帖帖

  宿軍| 38歲滴滴司機

去年9月份,我因為接連幾份工作都不順利,租了輛車,成了一名全職的滴滴快車司機,最大的感受是,完全被滴滴的規則控制著,評價系統、接單規則、導航、記錄儀……現在這個規則體系越來越完備。

以前我不是全職的,對滴滴的依賴沒有這麼強,現在不同了,想要幹下去,所有事情都要忍著。

自從車上裝了600塊的桔視記錄儀,只要行程開始就有視頻、音頻記錄。 起初公司說得很好,只要不觸碰滴滴扣分的紅線,對司機是一種保護,但誰知道紅線太多了。

前段時間,我被投訴繞路,如果真繞路了,我認罰,幾塊錢的事,加上扣6分服務分,但問題是我都不知道哪裡繞路了,幾次申訴都不成功,客服也不告知申訴不成功的原因,我更委屈了,也不知道下次怎麼避免。 客服只拿出了內置錄音裡的幾句話,我問乘客,是不是這兒掉頭,乘客沒有明確回复。 乘客沒有明確指定路線,這就能作為認定司機繞路的證據。

說到導航,今年的新政策是不允許司機用第三方軟件導航,監控發現一次,警告處分,第二次就封號。 可是滴滴自帶的導航,確實實力不行。 很多司機都被滴滴的導航治得服服帖帖的,比如明知導航的路線更堵,比如我上次一個拼車單,導航讓走一個不能右轉的單行道去接乘客,但我不敢不按導航走。

我的經驗是,一旦出現偏航,多走了幾百米,乘客投訴就算是繞路,乘客說“隨便”不行,說“越快越好”也不行,必須明確路線,但凡缺一點,投訴就算成立。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3

這就給了那些惡意投訴的乘客機會,我們碰上這種人只能自認倒霉。 我還碰到過一個全程自己指的路、改的地點、到了位置,投訴說不接受費用的乘客,結果被扣分罰款了,打客服電話也不告知你是哪個訂單,投訴成立申訴失敗以後才告訴。

現在滴滴是絕對的行業老大,規則說改就改,原來的“全天翻倍獎“能保證你跑一單就能有一單的獎勵,衝單獎就坑了,經常是時間到了,又沒達到更高一個等級的訂單,那這些單是沒有獎勵的。

司機的話語權是很低的,我一個哥們前段時間剛跑一個月,就被告知因背景審核問題被永久封禁,第一時間打電話問經理,經理第一時間撤下了他的隊長職位,然後告訴他不能申訴。

剛開始全職的時候,我每天都在算賬,在北京每個小時跑四五十塊,一天12個小時差不多是600塊,這還不算充電、吃飯、休息的時間,每天租車、充電的費用是200塊左右。 這是理論情況下的收入,當我奔著這個目標跑的時候發現,要想達到目標收入,每天要在外面待14個小時以上。

一天沒問題,一年時間下來,得了一身慢性病,還平台、乘客兩頭受氣。 每次委屈,我都告訴自己,不怪誰,也不怪平台,這就是乾沒有門檻的工作要接受的代價。

  為了讓系統優先推薦我

  必須24小時待命

  張晴| 32歲房產中介

我做房產中介五年了,感覺自己越來越像個機器人。

現在這個行業信息化程度很高,所有的房源會錄入系統,很多客戶前期比價、諮詢都是在我們的APP上完成。 每當聽到系統“叮”的一聲——有客戶給我發消息時,我都會第一時間回复,哪怕我是在騎電動車,也要騰出手來發消息,因為那頭可能是會給我帶來上千萬業績的人。

跟淘寶客服一樣,我也會有自己的話術。 通常是把我的從業年限、電話、過往業績、賣房案例發給對方,告訴他所有符合他心理價位的房子我都能找到。 如果簡單交流以後,對方願意添加我的微信,就代表他會來找我實地看房。 如果對方猶豫,我會先緩一緩,第二天繼續聊。 這一套流程重複得多了,身體就跟有了“應激反應”一樣,甚至不用過腦子就知道下一步該說什麼。

有了系統,獲客比以前容易,但是我的精神壓力更大。

我屬於經驗值比較高的中介,客戶瀏覽房源想要諮詢時,系統會優先顯示我的信息。 毫不謙虛的說,我的接待量甚至能趕上一個門店。 為了保持排名靠前,我必須付出比別人更多的精力——這也是系統精明的地方。 除了睡覺,我不會放下手機。 除了我們的APP,還得盯著微信、電話。 想出業績,就得24小時待命。

這是對外的溝通,公司還有內部的管理系統,申請帶客戶看房、填寫帶看記錄、更新交易流程,每一步都要在系統上同步。 我的習慣是一次性帶客戶看完片區裡所有合適的房子,經常是十套起,所以前期的申請和後期的錄入是一項很大的工程,雖然繁瑣,但這是硬性要求,即便我白天忙到沒時間吃飯,也得在當天完成系統填報。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4

和系統打交道多了,我也像是一台訓練有素的機器,過濾掉了一切和賣房無關的信息。 問我晚上吃了什麼,我可能不記得,但問我這個小區離地鐵站有多少米,我能精確的說出數字。 現在當紅的明星我不認識,但周圍小區的保安我都能混個臉熟。

這樣的生活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畢竟高付出對應著高回報。 唯一遺憾的是,我至今都沒時間停下來談一場戀愛。

  15分鐘內響應、40分鐘內收件

  晚了罰款比賺的還多

  李強| 25歲快遞員

我送快遞三年多了,一般通達系每個快遞員每天送兩三百件,京東的快遞員有的一天要送六百多件,工作量可想而知。

現在的線上系統給我們提供了方便,但帶來的困擾也挺多。 我們必須得時刻盯著系統,比如攬件的時間卡得比較死,如果有人下單,我們必須在15分鐘之內用APP給對方打電話,否則就扣10塊錢。 另外,如果在40分鐘內沒有打印單子,也就是取件,就會扣40塊錢。 忙的時候容易看不到消息,取一個10塊錢的件大概賺3塊錢,一旦超時了就得倒貼好幾倍。

還有的時候,快件到了公司,但還沒到我手裡,因為這個快遞屬於我的地盤,沒有按時送達還是扣我的錢,也沒什麼途徑去分辨一下這個責任到底是誰的,只能幹賠。

平時還好,就怕有人請假,本來我們快遞員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像我們小組有四個人,今天下午有兩人請假了,剩下的人必須把系統裡錄入的單都派送完,否則也要一單扣8塊錢。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5

如果當天單多送不過來,必須給客戶寫個系統留言,如果不留言延誤一天扣100元。 公司係統內也有排行榜,上面會顯示誰簽收率高,誰的虛假簽收少,這也給我們很大壓力,畢竟誰也不願意排名太靠後了。

我們日常其實最多的就是跟系統打交道,幹多少活,有沒有偷懶,系統都監控得清清楚楚。 我認為系統都是為公司和客戶服務、約束規範我們的,對業務員沒什麼好處,還會耽誤幹活,拉低效率。

因為系統存在,本身就給我們增大了工作量。 比如接到快件先要在系統裡掃碼操作,在APP上一個一個掃過,送完之後也要一個一個掃描簽收。 以前有個一鍵簽收,挺方便的,當天所有的快件送完之後可以一併操作,但是後來公司為了預防虛假簽收,就關閉了這個功能。 現在增加了這一項工作後,我們每天一上午的工作起碼比以前要晚結束半小時以上,下班時間也會延後。

現在快遞利潤非常薄,送一單只能賺不到一塊錢,放快遞櫃還得我們自己付費,罰款動輒就是50元、100元。 但現在各行各業都不容易,幹啥都挺辛苦的,也沒辦法,只能在規則裡生存。

  Bug不僅決定我的下班時間

  還決定我能不能保住這份工作

  狼哥| 31歲程序員

我是一名系統服務開發程序員,工作就是每天和Bug作鬥爭。

我在總公司新成立的研發中心工作,年初開發團隊還有20人,現在只剩不到7個人了。 走掉的人一部分是覺得工作壓力大,受不了加班,自己走了。 也有人是工作粗心、犯了錯誤,被領導勸退。

同事少了,但Bug可一點沒少。 我所在的組,之前本來是5個人維護一個項目,現在變成我一個人維護。 Bug每天都在禪道系統(提交、修復Bug的系統)排隊,還有新需求在排隊,完全做不完。

沒解決的Bug如同自己欠下的債,遲早是要還的。 上週除了周五8點前下班,週一到週四都是近11點才下班。 這週週末,不用人提醒,我就主動去公司加班,處理自己名下的Bug,不然天天會被領導催問Bu​​g的解決情況。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6

Bug不僅能決定我每天的下班時間,還決定了我能不能保住這份工作。

以我這週的經歷為例,我們幫一家公司做了一個系統,用來統計各經銷商的出貨情況。 因為這家公司是根據出貨情況給經銷商返利,結果因為系統Bug,系統裡出現了很多重複的出貨,結果導致這家公司損失了挺多錢。

我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這週一直在加班開會,和部門經理、架構組成立了專案組,查系統日誌和代碼,評估方案,全力解決問題。 如果這個系統重新上線之後,再出現重複出貨的情況,估計我就要被開除了。

我這不算是最慘的,畢竟目前還有補救機會。 之前我們公司幫這家公司做網上商城,結果上線後,系統在做全國促銷活動的時候崩了,然後開發部經理、測試部經理、APP開發人員全部被開除了,最後項目被客戶下架,不僅一分錢拿不到,還要賠償客戶一百多萬,再算上之前投入的成本,我們公司一共損失了200多萬。

因為知道後果嚴重,我工作一直都很小心,而且會請客戶現場運維吃飯,和他搞好關係,我的系統Bug他會幫忙特別留意,有問題馬上告訴我,避免暴雷。

  我們給打車系統打工

  要學會在系統的規則裡生存

  劉師傅| 50歲山東臨沂花小豬司機

我今年4月開始跑花小豬,應該是山東臨沂最早的一批花小豬司機。 之前我是跑滴滴的,跑花小豬也是出於無奈,因為4月份身邊的人都開始用這個軟件。

從一個司機的角度看,我覺得花小豬的系統對司機不友好、也不公平。 一是跟滴滴比,同樣的距離,同樣的時間,花小豬給的錢少,二是一口價,高峰期堵車不加價。

有一次我接了一個5塊7毛錢的單子,在橋上堵了一個小時,但係統不會加錢,因為沒有時長費。 還有一次,一個乘客的訂單顯示到小區門口,到了目的地,我其實可以結束訂單了,乘客讓我送他進去,結果進去之後,在小區裡還得走一兩公里,這就相當於是白跑了。 還有一次,一個乘客要求半路停車,她在路邊幼兒園接孩子,本來是很簡單的事情,結果我等了15分鐘,最後系統顯示訂單還是這麼多錢。

這個系統非常強勢。 你在工廠上班是給老闆打工,你開花小豬是給這個系統打工,而且這個系統不講人情。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7

花小豬扣成交率,只要是乘客打了車,然後立馬取消了,系統就判定是司機不接單,那就扣成交率。 滴滴會給你空置費,但花小豬不但沒有空置費,還得扣分。

之前我跑了一年滴滴,現在相當於是滴滴和花小豬兩個都接單,但有時候很長時間兩邊都不來訂單,有時候又突然同時來單,這個時候我就得關掉一個,但無論我關哪一個,系統都會扣我的分。 有時候我已經接單在路上了,忘了關係統,另一個也接單了,乘客打電話過來,這個時候要操作取消,行車途中非常危險。

我們的日常就是跟這兩個系統打交道,訂單是從系統來,乘客通過系統聯繫我們,我們的考核、收入也是通過系統。 我們不跟滴滴和花小豬公司的人打交道,我們不認識他們,我們只知道這個系統。

一開始,我以為滴滴和花小豬是兩個系統,完全不相干,兩邊還有點要打架競爭的意思。 4月份花小豬剛上線的時候,補貼力度很大,我們覺得又出來一個打車軟件,要擾亂市場。 但我沒想到,滴滴和花小豬居然是一家公司的,這不是自己打自己嗎。

話說回來,雖然這些系統有一些問題,但我們要靠它養家糊口,就只能去適應這個系統,在系統的規則裡生存。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Chris、張晴、李強、宿軍、狼哥為化名。

被系統困住的互聯網人 8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