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扎克伯格吐槽蘋果“壟斷”,背後有何深意?


扎克伯格吐槽蘋果“壟斷”,背後有何深意?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陳鄧新

來源:鋅刻度(ID:znkedu)

  利益博弈之後,反壟斷爭鬥會有新的變化嗎?

扎克伯格又開始作妖了。

近日,國內外多家主流媒體報導,扎克伯格在接受美國新聞網站Axios專訪,認為蘋果的確存在壟斷:“我當然認為他對手機上的應用有單方面的控制權。因此我確實認為,人們應該關注蘋果對App Store的控制,以及這種控制是否能夠帶來強大的競爭動力。”

而在2020年8月,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一次面向5萬名員工的內部直播中表示:“蘋果公司’阻止創新,阻止競爭’,使用App Store來收取’壟斷租金’。”

這番言論,無異於將蘋果架在火上炙烤。

需知,現階段谷歌、Facebook、亞馬遜、蘋果都面臨反壟斷調查,且調查正步步緊逼,原本處於集體渡劫狀態的四家科技公司,內部卻出現了裂縫。

為何扎克伯格會有“反水”的舉動? Facebook與蘋果有什麼仇什麼怨? 利益博弈之後,反壟斷爭鬥會有新的變化嗎?

  是囚徒困境,還是新仇舊恨?

從內部表達不滿到公開指責,扎克伯格到底經歷了什麼,這點令外界非常好奇。

有一種聲音認為,或與反壟斷調查壓力與日俱增有關。 2020年7月29日,美國國會舉行針對谷歌、Facebook、亞馬遜、蘋果舉辦了科技史上最大規模的的反壟斷聽證會,其中Facebook與穀歌承受了更多的抨擊。

扎克伯格吐槽蘋果“壟斷”,背後有何深意? 2

差不多一個月後,美國眾議院司法反托拉斯小組委員會主席戴維·西西里恩公開表示,這四家科技公司的行為“令人深感不安,需要國會採取行動。”

某國際投行工作人士彭少新告訴鋅刻度:“正值敏感時刻,Facebook與蘋果圍繞壟斷話題撕破臉皮,不排除陷入囚徒困境的可能。”

事實上,在互聯網領域囚徒困境並不罕見,譬如在獲客成本上,公司A增加20元,那麼其餘公司不想退出賽道也會隨之增加,甚至公司B可能將額度提高到50元,推動獲客成本進一步推高。

公開資料顯示,電商獲客成本是數元到上百元,在線教育獲客成本從數十元到近千元,背後都有囚徒困境的影子。

中信建投證券的一份研報也支持這個觀點:“我們觀察到2018年下半年開始,消費型互聯網公司的囚徒困境越來越明顯,同行業公司的市場投放表現除了自身的獲客需求外越來越多的取決於競爭對手的策略。”

彭少新進一步表示,囚徒困境之下,扎克伯格公開指責蘋果涉嫌壟斷,難免令人浮想翩翩,揣測是否有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意味。

有一種聲音認為,事情沒有那麼複雜,就是Facebook與蘋果的矛盾被點燃了。

此前,Facebook要求蘋果削減30%付費抽成,允許用戶使用Facebook Pay,但遭到蘋果會拒絕,導致雙方的矛盾加深。

於是,新仇舊恨之下,扎克伯格徹底翻臉了。

  一場起於用戶隱私的恩怨

其實,扎克伯格與庫克是有舊恨的,而且很深。

雙方第一次結怨,要追溯到2015年12月2日美國加州南部聖貝納迪諾發生的一起槍擊案,襲擊者賽義德·法魯克被警方擊斃,其使用的iPhone手機設有開機密碼,導致調查機構無法讀取手機中的敏感信息。

為此,調查機構求助蘋果。

卻不想庫克一口回絕,蘋果手中沒有破解開機密碼的軟件,其認為這種軟件相當於為iPhone手機開了一道後門,“現在沒有,未來也不會開發”。

扎克伯格吐槽蘋果“壟斷”,背後有何深意? 3

這番答復令庫克成為眾矢之的。

一名互聯網觀察人士對鋅刻度回憶道:“在個人隱私與公共安全之間如何平衡,原本就是一道難題,庫克傾向前者,而扎克伯格傾向後者。”

彼時,扎克伯格公開表示,如果Facebook碰上這種事,將義不容辭地協助政府,不但赤裸裸地打臉庫克,還收穫輿論一片好評。

這筆賬,庫克記下了。

此後,兩家公司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時不時就會迸發摩擦。

譬如2017年Facebook計劃在移動端推出付費新聞,不過iOS端30%的抽成成為阻礙,雙方洽談數月無果,該服務不得不先在安卓端上線。

不甘心的紮克伯格想出一個妙招,引導用戶跳出APP訪問網站,再進行付費訂閱,如此不就可以繞開蘋果的限制了嗎? 可惜這個小聰明被庫克識破,又不歡而散,最終扎克伯格選擇妥協,iOS版才得以上線。

2018年,庫克終於等來打臉的機會。

Facebook爆發劍橋分析公司醜聞,陷入出售用戶數據隱私的輿論漩渦中,庫克公開砲轟:“如此大規模採集用戶信息、擅自洩露隱私的企業不應該存在,蘋果堅決不會這樣做。”

面對庫克的羞辱,《紐約時報》報導扎克伯格強制中高層管理團隊使用安卓手機,而Facebook官方回應,沒有禁用iPhone但鼓勵員工使用安卓手機。

這還不算完,庫克進一步“補刀”,在Safari瀏覽器中禁止Facebook等公司通過“喜歡”、“分享”等按鈕採集用戶上網信息。

木馬專家萬立夫告訴鋅刻度:“蘋果鼓勵用戶禁止Facebook讀取Cookies,以避免被Facebook追踪,其目的就是為了彰顯蘋果在個人隱私的一貫態度。”

至此,扎克伯格與庫克徹底槓上了。

  口水戰“撕下”兩大巨頭的“遮羞布”

扎克伯格與庫克口水戰不斷,背後是兩種互聯網思維的博弈。

庫克批評扎克伯格,目的是彰顯蘋果一貫重視個人隱私數據的保護,優先級高於商業利益,這則恰好是Facebook的軟肋。

當下Facebook日活用戶為17.9億,沉澱了巨量隱私數據,這些數據深深地吸引著廣告主,渴望實現精準投放,畢竟Facebook超過80%的收入源自廣告。

為此,Facebook付出了沉重代價。

此前因洩露8700萬用戶信息被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處罰50億美元,如今又因為將歐盟用戶數據傳至美國,恐被罰28億美元。

扎克伯格抨擊庫克,目的是標榜Facebook一貫的免費理念,襯托出蘋果濫用市場優勢地位、違反市場公平競爭,從而人為抬高App Store中應用的售價與使用成本。

事實上,對蘋果上述霸道行徑,用戶早已出離了憤怒卻無可奈何,而歐盟也展開了兩輪調查,試圖糾正蘋果的“壟斷”策略。

扎克伯格吐槽蘋果“壟斷”,背後有何深意? 4

頗具諷刺的是,如今Facebook與蘋果雙雙面臨反壟斷的生死大考。

在美國監管層眼中,Facebook的主要問題是偷偷收集、出售用戶數據,定向匹配推送廣告,並收購了Instagram、WhatsApp,在社交領域實質已具有壟斷地位。

而蘋果的主要問題是App Store對每個APP都要收30%的抽成,抽成比例偏高,導致同一款付費遊戲,蘋果用戶的花費要高於安卓用戶,且其審核標準過於嚴格、不夠透明。

有市場人士稱,現階段Facebook與蘋果一旦渡劫失敗可能會被監管層拆分,到了那個光景恐難以避免走下坡路,這也是這兩家公司的底線與紅線。

如今扎克伯格將口水戰升級,不管初衷如何、有意或是無意,實際上為原本就對四大科技公司不滿的監管層遞上了“刀片”,令反壟斷調查加碼,不管是對Facebook ,或是對蘋果等另外三家科技公司都不是好消息。

從這個角度來看,Facebook與蘋果恐都經不起的深究。

扎克伯格吐槽蘋果“壟斷”,背後有何深意?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