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靠“爸爸”輸血、增收不增利京東數科值兩千億嗎?


靠“爸爸”輸血、增收不增利京東數科值兩千億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瓊恩瑪格麗

原標題:京東數科要上市:三成收入靠“爸爸”,劉強東沖擊富豪榜前五

來源:深燃財經(ID:shenrancaijing)

繼螞蟻集團之後,京東數科終於也要上市了。

9月11日晚間,上交所官網披露,已受理京東數科在科創板的上市申請。 其招股書顯示,2017-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公司收入分別為91億元、136億元、182億元、103億元,淨利潤(虧損)分別為-38億元、1.3億元、 7.7億元、-6.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京東數科是京東旗下子公司,京東持有36.8%股權,劉強東直接持股8.86%,加上另外三家公司的間接持股,劉強東合計持股50.35%,通過AB股投票權設置,劉強東享有74.77%的表決權,牢牢掌控著這家公司。

作為京東的“親兒子”,京東集團和京東數科之間存在著大量的交易往來。 京東數科約30%的收入都是來自京東集團,京東不僅是京東數科第一大客戶,還是其第一大供應商。 但是京東數科還處在虧損狀態。

即便如此,業內已經給出了京東數科約2000億元人民幣的上市估值。 按此計算,劉強東的身家將增加約1007億元,CEO陳生強將成為百億富豪,一大批高管和員工成為億萬富豪。

隨著招股書的公開,此前流傳許久的上市傳聞,終於塵埃落定,京東數科將成為京東集團拆分出的又一家上市公司,和螞蟻集團在二級市場正面較量。

  半年過百億,增收不增利

京東數科的前身是京東金融,是從京東商城延伸出來的業務,2013年開始獨立經營,最早是以金融為主,做小額信貸,像京東白條、小金庫,代理銷售基金產品和理財產品,後來升級為京東數科集團,為銀行、一些城市的政府部門、央企國企提供金融科技支持。

現在,京東數科的客戶主要可以分為三大類:金融機構、商戶與企業、政府,對應三大業務板塊。

2017年,這三大板塊的收入分別為15億元、73億元、7315萬元,其中商戶與企業服務是核心業務,佔比80.5%。 2019年,金融機構收入達到62億元,商戶與企業達到109億元,二者分別佔比34%和60%。 到了今年,金融機構的收入佔比進一步提高,上半年達到41%,企業與商戶對應降至52%。

京東數科三大業務營收佔比製圖 / 深燃財經京東數科三大業務營收佔比製圖 / 深燃財經

所以從整體業務佔比來看,京東數科的核心業務是給商戶與企業提供數字化服務,但金融機構服務的重要性正在不斷提升。

在具體產品上,大眾認知度最高的京東數科產品,當屬京東白條。

京東白條是一款互聯網信用支付產品,類似於信用卡。 根據招股書數據,從2017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京東白條的年度活躍用戶數分別為2493萬人、3584萬人、5781萬人和5545萬人,年復合增長率達52.28%,收入分別為14.73億元、27.34億元、32.10億元和17.94億元。 京東白條是京東數科重要的收入來源。

另外一項具有互聯網特色的服務,是給傳統金融機構導流,這是大部分平台型互聯網公司的變現模式。

根據招股書,截至2020年6月末,京東數科累計為金融機構推薦了超過200萬存款用戶、超過2200萬個人和小微企業貸款用戶,以及促成了近1000萬張的信用卡發卡量;為基金公司、證券公司推薦了超過6700萬理財產品用戶;為保險公司推薦了超過4500萬保險用戶。 京東數科給金融機構帶來的個人及小微企業存款,金額超過7000億元。

通過跟金融機構合作,京東數科把平台沉澱的流量,以各種金融產品的形式變現了。

但是這門生意並非穩賺不賠。

製圖/ 深燃財經製圖/ 深燃財經

2017年,京東數科淨虧損38.29億元,2018年扭虧為盈,實現了1.28億元的淨利潤,2019年繼續盈利,淨利潤7.73億元,但是在今年上半年,京東數科再次陷入虧損,淨虧損6.8億元。

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淨利潤下滑的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股權激勵費用的增加。 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京東數科的股權激勵支出分別為43.81億元、2.60億元、3.56億元及10.63億元。 京東數科股權激勵支出超過10億元的兩個期間,都出現了虧損。

  京東的親兒子,要靠京東輸血

京東數科是京東的“親兒子”。

作為從京東集團分拆出去的子業務,京東數科和京東物流、京東零售並稱為京東的“三駕馬車”。 從股權來看,京東在京東數科持股36.8%,是第一大股東。

從控制權來看,京東數科的管理層掌握絕對話語權。 京東數科的董事會由七人組成,其中四人都是“劉強東系”——陳生強是劉強東一手提拔起來的大將;許冉是京東在2018年的人事變革中新引進的高級副總裁,一直擔任京東集團CFO;張雱是曾經的“京東最牛女助理”,在京東系的多家公司中擔任執行董事。 另外三個董事都是外部的獨立董事,劉強東牢牢控制著董事會。

在投票權上,京東數科有A類股和B類股,B類股一人一票,但A類股一人十票,通過這種設計,劉強東享有74.77%的表決權,相當於具有一票否決權。 所以京東數科理論上可以“一人拍闆說了算”,這符合劉強東一貫的強勢作風。 招股書中風險提示:“與劉強東先生持有不同意見時,有較大可能因每股對應投票權數量的顯著差異而無法對股東大會的表決結果產生實質性影響。”

既然幕後是同一個老闆,在業務上,京東和京東數科之間存在著大量的關聯交易。

比如,這兩家公司之間會相互提供營銷推廣服務。 2017年-2019年,京東數科給京東提供營銷服務,收取的費用分別為5.01億元、9.66億元、14.71億元,但同時京東也在給京東數科提供這項服務,於是京東數科又支付給京東1.09億元、0.61億元、2.01億元。

還有相互提供技術服務。 跟上面的類似,京東數科收取的費用分別是0.57億元、0.79億元、1.25億元,支付的費用是0.31億元、0.43億元、0.39億元。

通過這些關聯交易,這兩家公司非常便捷地從對方獲得服務和收入,同時做大了規模。 業內人士對深燃財經表示,京東數科原本的金融業務依托京東,用戶大部分來自京東。

招股書數據顯示,2017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京東數科的收入中有三成來自京東,佔比分別為29.50%、29.08%、29.18%及29.89%。 除此之外,京東數科的部分收入來源於與京東集團旗下京東零售平台上的第三方商戶、消費者之間的交易,一定程度上依託於京東零售的應用場景。

與此同時,在資產和服務採購上,2017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京東數科來自京東的採購金額佔比分別為28.31%、24.60%、8.85%及7.80%。

京東既是京東數科的第一大客戶,也是第一大供應商。 離開了京東,京東數科的業務將受到重創。

換言之,京東一直在扶持京東數科這個親兒子,京東數科離不開京東。

為了規避風險,京東數科和京東簽訂了一系列協議,其中有一項就是“避免同業競爭的承諾”,禁止京東從事部分京東數科從事的業務。

  劉強東的新造富運動

在外界看來,互聯網公司上市,公司內部傳出的都是財富自由的聲音。

招股書顯示,上市發行前,劉強東在京東數科直接持股8.86%,加上另外三家公司間接持有的股份,合計持股50.35%,按照目前京東數科2000億元的估值計算,公司上市後,劉強東新增財富約1007億元,陳生強持股4.23%,也將從京東數科上市中收益84.6億元。

據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中國區榜單,目前劉強東以161億美元資產排在第20位,僅次於張一鳴。 京東數科上市後,加上最新的身價,劉強東的財富可能達到308億美元。 按此推斷,劉強東在福布斯中國區排行榜上或能進到前五,超越目前排名第五的黃崢。

再來看看京東數科造就的億萬富翁陳生強,這個曾經的京東CFO,現在的京東數科CEO,到底有什麼神秘之處?

在京東金融成立之前,陳生強就已是京東體系內的“元老”,擔任著京東商城首席財務官,他在位期間建立了京東集團經營分析體系。 公司對他的評價是:“在公司財務管理、投融資,系統化建設,管理整合與優化等方面成績斐然,為集團的高速發展和健康運營做出了傑出貢獻。”

劉強東決定做金融業務時,把目光放在了時任京東商城CFO陳生強身上。 一開始,陳生強是拒絕的。 他認為,成為上市公司的CFO是財務從業者最崇高的理想,而且財務不等於金融,在自己不擅長的領域,充滿了不確定性。 但最終,劉強東說服了陳生強。

儘管如此,2015年以前,陳生強幾乎未以京東金融CEO的身份在公開場合露面,更傾向於做一個“幕後掌舵人”。 當整個行業在追逐互聯網金融熱潮時,陳生強喊出“金融科技”的口號,也因此,他被稱為京東金融的“科技先生”。

陳生強在2017年京東數科的年會上說:“我不太喜歡給人開空頭支票,但我想說的是,在京東金融,只要你真的做出來,自然會獲得你應得的。我相信,只要我們做好了,至少能創造20個以上的億萬富翁,300個以上的千萬富翁。”陳生強還在現場對2016年的優秀團隊頒出價值千萬元的股權激勵。

京東數科的另外一位重要人物是張雱。

招股書顯示,張雱是京東數科董事,名字排在劉強東、陳生強、許冉之後。

注意到這一點是因為此前張雱就是京東多家企業的法人。 在天眼查上搜索張雱,顯示其名下有457家企業,都與京東有關係。 同時天眼查收錄有張雱的簡介:女,1989年出生,山東淄博周村人,京東管理培訓生,曾任職京東金融,現為劉強東助理。

公開報導顯示,張雱2007年考入中央財經大學信息學院電子商務專業,畢業後加入京東成為“管培生”,由於能力出眾,很快被劉強東選為貼身助理。 2016年8月,張雱首次進入大眾視線範圍內,因為她入職京東僅5年、時年僅27歲就取代了京東元老孫加明在數十家公司擔任法人或股東。

至於她跟京東數科的淵源,業內流傳一種說法,張雱因助理工作表現出色,劉強東打算委以重任,把她調崗到京東金融。 但劉強東對後面幾個助理都不太滿意,又把她調了回來。

如今,伴隨著京東數科上市,距離陳生強所說的20個以上億萬富翁、300個以上千萬富翁或許不遠了。

  京東數科前景幾何?

看完京東數科的優劣勢,我們下面來看看它對手的表現。

在今年8月發布的2020年胡潤全球獨角獸榜單中,排名前5位的中國金融科技獨角獸公司分別是螞蟻集團、陸金所、京東數科、微眾銀行、蘇寧金服。 金融科技領域第一大巨頭當屬螞蟻集團。

招股書顯示,螞蟻集團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營業收入分別為654億元、857億元、1206億元和725億元,淨利潤分別為69.5億元、 6.67億元、169.57億元和212.34億元。

靠“爸爸”輸血、增收不增利京東數科值兩千億嗎? 2
製圖/ 深燃財經製圖/ 深燃財經

用戶數方面,螞蟻集團招股書援引艾瑞諮詢研究數據顯示,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用戶群體在2019年達8.77億,而截至2020年6月末,在螞蟻集團平台上使用過一種或多種數字金融服務的用戶達7.29億。

如上圖所示,從數據來看,無論是營收、淨利潤還是用戶數,螞蟻集團以絕對優勢碾壓京東數科,其龍頭地位一時難以撼動。

事實上,螞蟻集團本身就有餘額寶這樣的爆款產品,而京東金融一開始只能依靠京東生態。 在C端支付市場已經被螞蟻集團和騰訊財付通幾乎全部佔領的情況下,依靠京東電商,這是京東數科的優勢,也是天花板。

在百聯智庫創始人莊帥看來,“京東數科的優勢在於,有京東的技術實力、電商、物流、倉儲體系的支持。京東的品牌形像比較穩健、踏實,也有差異化的客戶,如一些地方性的企業、銀行。這個行業不完全是馬太效應,市場足夠大, 支付寶做的平台比較好,京東數科在服務方面突出。”

但電商部分的優勢,螞蟻集團也有,甚至比京東數科更強。 不過,與360數科、百度金融、騰訊的金融業務等相比,京東數科尚有一定優勢。

此外,“大數據獵人”創始人、數據寶大數據研究院院長李可順指出,京東數科的第三板塊是政務,這也是京東數科後續的一個重要發力點,而這部分也是今年新基建的主要切入點,後續的智慧政務均需要這樣的服務,市場很大。

這一階段的京東數科,挑戰似乎更多。

“京東數科上半年是虧損的,而且其各項業務跟螞蟻集團都無法相提並論,京東金融APP與支付寶相差甚遠,京東白條(年度活躍)用戶數5000多萬,跟花唄用戶5億相比,二者相差一個數量級。目前,京東數科並沒有拳頭產品,未來的增長潛力堪憂。京東本身用戶增長就有限,京東數科上市後,仍然要面臨用戶從哪來、獲客成本太高的問題。”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分析。

近年來,曾經炙手可熱的互聯網金融泡沫被戳破,科技+金融成了主旋律。 技術之外,未來各家在服務客戶中需要的管理、運維、升級、服務能力將會是更大的挑戰。 京東數科前景如何,還要時間檢驗。

靠“爸爸”輸血、增收不增利京東數科值兩千億嗎?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