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順風車的漏洞還是沒堵上


順風車的漏洞還是沒堵上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楊乃悟

來源:星球商業評論(ID:xqnews)

  20天前,乃悟寫過廣州的梁先生通過哈囉出行打順風車,遇到飛單司機,最終因車禍不幸身亡的事情

  距離事故發生接近兩個月後,梁先生的姐姐梁女士近期和哈囉出行達成了大致和解。 她說因為簽了保密協議,怎麼和解的她不能講,但事故發生後的一些事,她可以說說。

  7月16日事發當天,那位剛剛過了實習期的頂替司機是唯一沒有受傷的人,他第一時間的選擇是:

  和前面的司機吵架。

  和梁先生同行的同事在和自己公司溝通。 受了重傷的梁先生,是交警打電話叫來的救護車送走的。

  事故發生後,家屬們曾經找過哈囉的客服,希望能盡快和平台進行溝通,了解事故經過,但被對方拒絕了。 哈囉的客服說:

  必須由下單人撥打電話才能受理。

  那要是下單人已經不能打電話了呢?

  事故發生一周後,家屬見到了代表哈囉來協商善後事宜的白主任。 她告訴家屬,哈囉也是受害者,你們應該去追究頂替司機和租車公司的責任,哈囉只是被利用了:

  買把菜刀也可以犯罪對吧?

  乃悟覺得,白主任的這個說法是有明顯漏洞的,哈囉出行平台上公然存在著一群以飛單為業的人,連司機和車對不上平台都發現不了,怎麼敢和需要實名制才能購買的菜刀相提並論?

  白主任的菜刀理論被憤怒的家屬打斷。 他們質疑哈囉的安全機制存在漏洞,白主任很從容地表示:

  我們所有的流程都符合國家要求。

  雖然推掉了所有責任,但白主任提供了積極的法律援助。 他告訴家屬,司機沒什麼錢,但租車公司有錢,你們趕快申請法律凍結。

  溝通全程,白主任沒有道歉,沒有責任,有的只是偶爾問家屬:

  到底想要多少錢?

  雙方的第一次面對面溝通,最終不歡而散。

  事故發生一個月後,梁家選擇找媒體曝光此事。 梁小姐說,這時候哈囉的態度好了不少,打過幾次電話,表示願意協商保險賠償的問題,按照保額全額賠付。

  上週,雙方又進行了第二次面對面溝通,這次哈囉沒有繼續派白主任出征,他們告訴梁家的律師,自己將對相關問題進行整改,整改方案將會上交給廣州市交通委員會。

  這個方案有沒有交給廣州市交委乃悟不知道,就看見哈囉發了很多這個月他們有多安全的新聞:

  哈囉順風車司乘安全感指數整體提高32%。

  一下提高三分之一,不知道微博上罵街的乘客們認不認可。

  雖然廣州警方還沒有宣布結案。 但梁女士告訴乃悟,根據警方的筆錄,接單和飛單的人,其實都是那家叫做淘車伯樂的租車公司員工。

  這家公司會僱傭合格的司機去各大出行平台註冊,然後將訂單轉給沒有資質的司機,從中抽取佣金。 已經持續了不短的時間。 梁女士告訴乃悟,他們向監管部門打聽到:

  這樣的生意,司機們也在嘀嗒上做。

  最近趁著哈囉出事,一直在宣傳自己市佔率第一順風車霸主,真·順風車堅持者的嘀嗒,正忙著提醒乘客拒絕線下交易和違規多拼。

  乃悟在1818黃金眼上看過一位杭州乘客按照嘀嗒提醒拒絕多拼的視頻。 司機把車停在伸手不見六指的野地裡,問乘客:

  你以為我真不敢丟你下去啊? !

順風車的漏洞還是沒堵上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