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Bong!

  来源:对撞派(ID:ai7gua)

  红灯亮了。

  王志刚在路口停下来。他身后另一辆送外卖的电动车冲了出去,撞上一辆驶过的小轿车。“血流了浴缸那么大的一片”。

  这是他一个月里见到的第二次配送事故。还有一次,外卖员躺在地上,脑袋旁边一滩血。这些人都是王志刚的同行,都是外卖小哥。

  他很淡定地说着这些。

  这时手机响了。新订单来了。他急急忙忙发动车子就要走。对于昨天刷屏的文章《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

  他说,没看过。

  没有在他的世界里,产生过一丝涟漪。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2

  “什么文章?没听说过”

  上午十点,中关村每个路口几乎都有外卖员在等着接单,少的三两个,多的二三十。这个时候单子很少,他们坐在电动车上抽烟聊天,但话题里,没有刷爆朋友圈的那篇文章。

  很多的外卖小哥第一反应都一样——什么文章?没看过。

  一个美团小哥问:“在哪看?抖音?快手?今天早上开会,也没人提这事儿。”

  另一个年龄稍长的饿了么配送大叔也完全不知道:“没人提,也没人发给我看,这两天也没变化跟平常一样。”

  还有一个配送员问:“是这个《三问王兴》吗?”

  他在手机上找出了《三问王兴》,这是一段只有34秒的短视频。视频里,一个外卖小哥坐在电动车上,情绪激昂地对着手机,“今天,我要三问王总。第一,为什么把送餐时间从50分钟降到40分钟,又降到30分钟,有的订单甚至只有20多分钟?商家出餐的时间去哪儿了?……”

  十几天前,这个短视频曾经在他的群里刷过屏。这一次,又有关于外卖员的讨论了。他们不惊讶,也不好奇。

  “看了又怎么样呢?我转发了《三问王兴》。可王兴是大老板,人家让你30分钟送到,你就得30分钟送到,没有余地。”

  生活照旧,送餐照旧,逆行照旧,闯红灯照旧。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3

  11点15分,车流密密麻麻的海淀黄庄路口,旁边就是中关村,IT业/互联网的龙兴之地,DNA双螺旋的金色雕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高峰期还没来,大部分外卖员停在路口等红灯,但半小时之内,已经有25个身穿黄色、蓝色、绿色等不同品牌制服的外卖员闯红灯。逆行的就更多了。甚至有两次,外卖员在剐蹭到路人的前一刹那刹住了车。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4

  穿着黄色制服维持交通秩序的大爷,右手的小红旗挡不住闯红灯的外卖员,只能无奈的喝了一口左手的奶茶。

  配送员们似乎不需要从文章里知道送外卖的危险,那就是他们每天经历的日常。在路上随便问问外卖小哥,几乎每一个人,都目睹或听闻过外卖员的事故。

  这听起来像是恐怖故事。

  “一个人躺在那里,脑袋旁边全是血”

  “就那个姓石的,起早贪黑的干,一个月能挣15000,结果脑出血了,成了植物人”

  “有个人一只脚被撞断了,是真的断了,就和腿连着一点”

  ……

  恐惧一阵,唏嘘一阵,骑手们又浩浩荡荡地出现在路口,从红灯前直冲过去。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没有出过严重事故,有些人提心吊胆,有些人觉得事故离自己很远,总能躲过。

  “不会有改变的”

  外卖平台的规则苛刻,外卖员们清楚这种压榨,但无解。

  规则被写在人物那篇刷屏的《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

  群众以为窥到了一个行业的辛酸泪,激动转发,身处漩涡中心的外卖员们,却不以为然。

  在北京中关村银科大厦旁边,终于有一个曾在朋友圈刷到过这篇文章的外卖员。但他没有看完——文章太长了。

  这时候,他坐在自己的电动车上,点开了文章,把文中“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这句大声读出来,他笑着说,就是这样,拿命在玩儿。

  “一共三十分钟,等商家出餐就要二十分钟,别说骑快了,那得开飞机!”这小哥幽默,透着一股漫不经心。

  他对文章评价了两个字——真实。但没有其他了。

  他不相信一篇文章能改变什么,旁边的二十几个外卖员都一样。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5

  饿了么的一位配送员说,并没有听说用户可以选择“多等5分钟”,声明中信用良好的配送员偶尔送晚了也不会被扣罚的规则,他也并没有在早会上听到:

  “都是面子工程,直接在系统里加五分钟不就行了?”

  “不可能把时间从30分钟调回到40分钟的。说不定下一次调整配送时间,就只有25分钟了。”

  “那你怎么办呢?”

  “那就转行吧。”

  立刻有人补充,“送外卖是门槛最低的工作了,没技术没文化,能干什么呢。”

  “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干过快递员,时间要求没这么紧,但也会有中午必须把单子送完的要求。关键是送件不赚钱,揽件才赚钱,你得自己去谈客户。”

  “当保安吗?当保安倒是不危险,但是当保安人就废了,一个月只能领2000~3000。”

  “一个保安队里,10个人里有2个精的,都当上队长了,你看那些队员被队长骂的,狗血淋头。”

  尽管传说中的送外卖月入过万“只是广告”,但外卖员们也不能接受收入过低还要挨骂的保安工作,或者有销售要求的快递员工作。

  有人提到了一个词“逆来顺受”。几百万外卖小哥,每一个都太卑微了,他们觉得,跟一家公司去谈条件,是不可能的。

  “平台就是想罚钱,外卖送得快慢,问题不在路上。”

  他们觉得自己是被针对的群体,“为什么要罚款?有坐办公室那伙人要养呗”,一位年长一些的外卖大叔嘲讽地说,“坐办公室那伙人,就是天天想着怎么罚款,10个人里谁想出来怎么罚款奖金就给谁。”

  比如,商家出餐慢,是每一个外卖员最大的痛点。30分钟的倒计时悬在头顶,等商家出餐平均就要耗个七八分钟。“你要是不小心接到那边那个青渝蓝的单,那今天可就完了。没个二三十分钟等不到。”一个外卖员用手指了一下不远处,那是一家麻辣香锅店。

  “总共就30分钟,有的店出餐就要20几分钟,最后就剩下几分钟,脑子里就想着要准时送达,根本意识不到红灯就直接冲过去了。”

  对于外卖骑手来说,每天接单的黄金时间只有中午一个半小时,在一个商家那里等上半小时,太致命了。

  “你也可以点取消。一分钟内取消,扣8块,超过一分钟,扣12。一天取消超过两次,就要被关小黑屋。”他说的“小黑屋”,是指美团会限制骑手接单,这个限制一开始是12小时,如果取消的次数多了,就变成24小时,再变成36小时……

  送外卖超时也一样。一天超时3单,就被关小黑屋,12小时起。

  有经验的外卖小哥,每天超时的单数基本不会超过两单。即便如此,一个自称“老油子”的五年工龄的小哥说,配送时间到现在都是悬在头上的剑,必须得提心吊胆,所有人都是。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6

  一天过去了。那篇刷屏的爆文没有出现在大部分外卖小哥的朋友圈里,它在一个世界里沸腾,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遭受冷落。

  几个外卖员站在路口调侃:“如果现在有几架电视台的摄像机架在这儿了,那我们可能会相信有转机。”

  “你怎么看公司?”

  “王兴就他妈是个孙子!”五年工龄,一路看着配送时间从50分钟压到30分钟的美团小哥爆了粗口。

  沉默的王兴,撕裂的社交网络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这篇文章出来24小时里,没有发过饭否。而平时,他在自己创办的饭否上极近乎话痨。

  王兴沉默了。

  网络上沸腾着的人们,有人在感慨算法把人变成了工具,有人借此探讨着“异化”。

  有人同情骑手。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7

  “系统里面,外卖骑手是一个工具型的群体存在。只有用户被当做人,他们的需求——更快拿到外卖,更容易点到喜欢的餐等等,都被体察挖掘并满足到了。”

  “很希望外卖下单的时候能增加一个选项:我没那么着急,您慢点送来也没关系。”

  有人说,不能一味指责外卖平台。

  “理性看待,不能全抱怨外卖平台,但同样要思考怎样做才是可持续的生态。”

  舆论的炮弹自然发射到了美团和饿了么那里。

  美团在18点左右,8个小时后,通过媒体给出了回应:暂不回应此事,下周会举办小范围的外卖业务沟通会。

  饿了么则在9日凌晨1:01分发布回应,称饿了么会尽快发布新功能:在结算付款的时候增加一个 “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小按钮。饿了么也会为愿意等待的消费者做一些回馈,可能是一个小红包或者吃货豆。

  随后,饿了么这篇声明也被广泛传播,却造成新的情绪分裂。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8

  有人接受饿了么的提议,愿意多等5分钟:“不管从事什么职业,只要能够自食其力,都应该值得一份体恤和尊重。如果改变不了他人的想法,就应该从自身做起。”

  有人说,这次饿了么选择绑架用户。“饿了么可能搞错了问题,把系统算法和骑手的矛盾,转移到了骑手和用户之间,挺不善良的。”

  有人始终把目光聚焦于算法。“骑手的送餐时间被大大压缩,和距离路况不成比例,是不是应该从算法上再优化一下?”

  但这一切,现在对外卖小哥没有任何不同。

  刷屏的声浪汹涌在社交网络,而「系统」,岿然不动。

  注:文中提到的配送员均为化名。

没有外卖骑手看过那篇刷屏爆文 9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