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戰疫,科技企業在武漢


戰疫,科技企業在武漢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與武漢的命運如此緊密,中小科技企業如何面對疫情的挑戰?

  文/楊健楷 韓敬嫻

  來源:CV智識(ID:CVAI2019)

  在除夕復工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對於家在武漢的王洪來說,新冠病毒的爆發,為今年春節創造了不一樣的體驗:父親住院,家人被隔離。而他所在的企業——華中數控,因為疫情蔓延,接到了來自全國各地雪片一樣的訂單。除夕,王洪和其他三四十位同事回到了工作崗位。王洪遠程辦公,其他同事則各奔天南地北。

  華中數控,是武漢一家有著悠久抗疫歷史的企業,早在SARS時期,這家企業已經開始為全國供應紅外測溫儀。這種儀器大多放在機場、火車站和醫院,能夠在行人沒有任何感知的情況下,於七八米外檢測出體溫。

  因為業務的特殊性,華中數控在一線的員工,就這樣成了與醫護人員並肩作戰的戰士。

  他們活躍在很多場景。除夕夜,武漢版“小湯山”醫院——火神山醫院開建,數位工程師工作至深夜;大年初一,武漢的工作人員連夜趕往東北,為長春火車站安裝調試設備;初八,工程師們前往武漢的醫院工作,他們笑著說:我們不僅與死神擦肩而過,而且是與死人擦肩而過。

  科技企業如何面對疫情的挑戰?

  這是一個糾結的問題。即便對於華中數控這樣的企業來說,紅外測溫也只是公司的一塊業務。抗疫情之外,其他業務不可避免地受到負面衝擊。在疫情面前,危與機並存,似乎已經是比較好的局面,而更多的企業,不得不在焦頭爛額的情況下,想著究竟應該怎麼辦,才能挺過這一輪疫情。

  科技企業的戰“疫”,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突發的疫情,就像上升趨勢線中的陡然下滑,並不會改變未來的方向。CV智識採訪了四家中小型科技企業,請他們談一談,疫情之下的危與機。

  “這個春節都幫別人找貨了

  芯片超人創始人 姜蕾

  我做芯片分銷已經十幾年了,這個春節都幫別人找貨了。

  疫情剛爆發的時候,紅外測溫等設備需求猛漲。像華中數控、浙江大立這些企業,臨時接到許多政府訂單,要在一周內交付上線紅外測溫設備。但是,企業的產能,平時沒有那麼大的量,可能他們一年有能力生產數千台,一般來說也就出貨幾百台。所以,這些企業沒有備足料,尤其是非常缺芯片。

  1月23日晚上,華中數控董事長陳吉紅發了條朋友圈,說缺美國ISSI的內存芯片,放了一個電話求助。陳總的這個截圖很快傳遍了各大行業群,業內的人都幫他們找芯片,有人甚至直接找到了ISSI的董事會,所以這事當晚就解決了。

戰疫,科技企業在武漢 2

  但是,發了這個需求之後,華中數控發現自己還缺十顆料,於是我在大年初二寫了篇文章,幫他們一起找。

  過年那個時間點,找貨的關鍵在於找到貨並且能發出來。華中數控這類醫療器械終端廠商,以往對接的大部分是外國的芯片公司,國產替代芯片很少。如果從海外進口,光報關起碼得7天,那就只能從國內原廠代理商,和深圳華強北這類公開市場拿貨。

  初二那天,就是幫終端商到處找人。當時找到一個有貨的人,在潮汕家裡,他知道此事後馬上趕回深圳,開倉放貨。還有很多人找到我,願意降價供給、甚至捐芯片。

  忙活到晚上,就只剩兩顆料了。有一顆是ADI的,有人幫忙找到了該芯片廠商亞太區的老大,讓幫忙協調。 ADI查代理商的庫存,看哪家有,趕緊幫忙發貨。

  直到初八那天,有三個廠家,先後跟我提了幾十萬套紅外測溫設備元器件的需求,應該說現在需求還是十分旺盛。我甚至看到一個在深圳的工廠,他的客戶寫信給深圳政府,說為了抗疫情要做設備,懇請讓深圳這家工廠開工。

  不過,這次需求的急劇增長,還是暴露了一個問題,醫療電子供應鏈實際上是比較脆弱的。

  醫療設備對於品質的要求比較高,同時電子物料佔總體成本,比例沒有那麼高,因此醫療設備多用國外芯片,並且不會輕易變更。尤其是,要在一周內交付上線產品,這麼急不可能用國產芯片來替換。如果要替換,要把芯片焊在電路板上做測試,短期內趕不上計劃。

  但是一直買國外的東西,疫情來了,發現著急的時候也跟不上。這個時候,國內的終端廠商可能會考慮多找點備胎,這給國產芯片開了一個機會窗口。

  時間往後延的話,國產芯片或許能夠在這輪疫情中有一波替代機會。最近,已經有國產溫度傳感器廠商找到我,說可以替換相應的國外元器件。實際上,已經有一些國產廠商做進去供應鏈了,他們會趁疫情的機會大力推廣。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後期把現金流盡量控制一下”

  武漢木神機器人CEO 辛亞運

  我們是做物流搬運、服務機器人底盤研發的,公司在武漢和蘇州都有辦公室。蘇州負責市場和財務工作,武漢是物流中心,收貨發貨都方便,因此主體公司在武漢,負責研發以及部分裝配工作。

  武漢封城的前一天中午,我們公司就已經放假了。在放假前一天(1月21號)我們已經對年後的工作做了詳細的規劃,任務都佈置下去了:2月1號開工,2月17號所有物料到達武漢公司,2月29號給江浙滬、深圳、廣州的客戶供貨。

  看到武漢封城消息的時候,我第一反應就是2月份回不了武漢了。我自己是煙台人,公司裡的員工也多來自武漢周邊城市或省份,比如十堰、西安、山東、安徽等。

  不只我們回不去,供應商的貨也進不來。像我們這樣的中小企業都是現款現貨,不會有備貨的情況。一般是客戶下單之後我們才會備貨,貨進不來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我們沒有辦法出貨。

  現在大家都在說遠程辦公,但對於我們來說遠程辦公沒有用。機器人設計需要根據實物尺寸糾偏,否則加工出來的東西沒法用。如果送出去的尺寸有問題,後續的成本會更高,因為機器加工一次至少是五套起,五套的成本大概在10萬左右。所以我們只能等武漢解封,實物到達武漢之後,再去設計、加工所需要的外形、尺寸等。

  2019年的時候我感覺整個行業是穩中有下滑的狀態,但到了年底的時候還是能夠看到一些希望的。因為我們的貨是從2019年11月底開始出,每個月大概能出5套左右,後面出貨量隨著產品穩定也在逐步上升,我們能看到這個趨勢,而且全國代理找我們的也很多,他們也願意在一些條款上讓步,比如代理費用。所以我們當時預計2020年應該會迎來產品生命週期最高峰階段,一個月能出10台、20台。

但現在人到不了公司,遠程辦公又搞不定,物資也匹配不到,但我們每個月還有人力成本、房租、水電、物業,有些公司如果有貸款的還會有貸款利息,有的還會跟資方簽協議,像對賭,年尾孵化利息之類的,這些都會對中小企業產生很大的壓力。

  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後期把現金流盡量控制一下。不過我們的現金流在行業中還可以,之後客戶的需求量即使沒有預想中那麼大,但需求保持在去年的水平應該問題不大,所以控制之後我們的現金流可以做到盈虧平衡,最壞的結果就是發展慢一些。

  “未來會面向B端承接一些技術服務類業務”

  小貼顯微鏡創始人兼CEO 黃凱

  我們公司主要是做顯微成像技術,產品是便攜顯微鏡。這次疫情短期內會對公司業務有影響,畢竟封城後,快遞復工比較晚,貨發不出去,研發人員也難以到公司參與研發工作。

  疫情發生時我已經回到黃石了,目前只能在家跟公司同事線上辦公。現在我們正在參與省科技廳針對疫情的科技攻關項目申報,希望能夠用我們的顯微成像技術為抗擊病毒出一份力。

  疫情發生後,公司同事都待在家裡,但大家還是很樂觀的。大家都相信疫情一定可以過去,並討論如何將我們的專業技術應用到抗擊病毒中去。

  因為之前我們一直都對現金流問題控制的比較好,所以這個暫時對我們影響不大。未來我們也會拓展公司的業務,比如會面向B端承接一些技術服務類的業務。

  疫情結束後,我們希望能將我們的便攜顯微鏡應用到個人健康的日常監護中,讓每個人都可以更加了解自身的健康。

  “已經開始在家辦公,為疫情結束後的開工做好充分準備”

  博瓦科技CEO 胡亮

  我們公司是做安檢違禁物品智能識別系統的。本來年前就做好了規劃,打算2020年開始在幾個前期試點城市小範圍部署我們的安檢雲盒項目,但現在由於這次疫情整個規劃都延後了。

1月20號是我們公司原定的開年會的日子,之前還想好了年會有哪些活動,去哪裡耍,後來因為這次疫情都取消了,只是在公司簡短開了一個年終總結大會。

  武漢封城的那天我還在武漢,當時首先要確保的就是員工的健康問題,那時大家對於未知疫情更多的是恐懼和擔憂。但現在大家的情緒已經由原來的恐懼變成了互相鼓勵,爭取一起渡過難關。

  最近同事們已經開始在家辦公了,在網上把能做的工作先做好,為疫情結束之後的開工做好充分準備,盡量把疫情帶來的損失降到最低。

  希望疫情能早日結束,周圍的親人和朋友都可以順利渡過難關,每個人都能看到春暖花開的日子。

  (王洪為化名。)

戰疫,科技企業在武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