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美国的制度、技术和文化优势,曾让美国的互联网产品风靡世界。现在这个时代正在逆转,美国当年的开放优势正在化为封禁的劣势。

  ——秦朔

  文 / 巴九灵

  来源/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

  “TikTok卖身记”之惊天大反转

  “TikTok卖身记”这部剧,已经播了很长一段时间。

  本来,随着微软、甲骨文甚至沃尔玛这样的公司纷纷表示有意向收购,据外媒透露,TikTok将于“48小时”内完成交易。

  吃瓜群众纷纷认为,这剧终于要完结了。但我们还是低估了命运编剧的“脑洞”。中国政府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出手,单方面扭转局势,拉长剧情,让故事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8月28日,商务部、科技部调整发布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以下简称《目录》),其中,在限制出口部分计算机服务业类的信息处理技术项下,新增了第21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第18条“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2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在出售TikTok时,必须过了中国政府这一关。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点名让字节跳动“认真研究,严肃并慎重考虑”,进一步佐证了这一点。

  8月30日,字节跳动回应:将严格遵守《目录》。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在观察者网独家视频中这样定义:以中方发布《目录》作为标志,中国政府正式进入这场博弈。

  走到这一步,对字节跳动和张一鸣而言,需要重新思考TikTok的命运。

  据知情人士9月1日透露,字节跳动的监管团队和交易谈判代表正在对TikTok的收购方案进行讨论,希望促成一笔能够赢得政府、收购方、风险投资者以及字节跳动本身批准的交易。此外,因为交易谈判非常复杂,出售事项可能要等到11月美国大选后才能彻底完成。从结局看,字节跳动存在选择不出售其美国业务的可能性。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3

  而对于美方而言,中国政府发布《目录》可谓致命一击。

  原本的走向是,美国两大联盟竞购TikTok,一方由微软与沃尔玛组成,另一方由甲骨文与包括红杉资本及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在内的投资者组成。就看谁能拿到TikTok这块大肥肉。

  这块肉有多肥?据TikTok披露,自2018年1月以来,该应用的月活跃用户增长了近800%。到了2020年6月,TikTok在美国的月活跃用户总数飙升至9100多万。到了8月,月活跃用户超过1亿。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4

  关键是这块肥肉还降价了。因为特朗普的叫嚣和施压,TikTok的估值从开始的500亿美金掉到了如今的200亿—300亿美金。

  可惜,这个便宜没那么好捡了。从美国传来的消息是,收购TikTok谈判陷入僵局。因为对于竞购方而言,“没有算法的TikTok就如同用着廉价引擎的豪车”。

  2

  “TikTok卖身记”之暗线揭秘

  “TikTok卖身记”进展到这一步,小巴要从中抽出两条暗线来分析。

  第一条暗线:从美国角度,TikTok的算法真的如此厉害?为什么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Google这几年没能做出一个竞品来,而是眼睁睁看着TikTok从崛起到抢占美国市场?

  第二条暗线:从中国角度,字节跳动全球化之于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

  关于这两条暗线,小巴请出大头来帮我们分析。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5

  黄渊普

  亿欧EqualOcean CEO

  美国多家巨头参与竞购,倒不是说TikTok的算法技术有多厉害,美国同类巨头肯定也具备这个技术。

  但TikTok的优势在于,字节跳动是国内最早做个性化推送算法的企业,中国互联网用户数排在全球前列,再加上国内对数据隐私的监管相对宽松,所以有人形容“TikTok的算法和模型,依赖于国内数亿用户的喂养”。

  如果把技术比作一把刀,刀锋不锋利是其次,重点是这块磨刀石厉不厉害。TikTok就胜在这块磨刀石。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6

  施展

  外交学院教授

  人们经常忽略掉TikTok事件背后掩映的世界治理新秩序的某些萌芽。从世界治理新秩序的角度而言,字节跳动对中国有着特殊的重要性。所有的重要性都与互联网经济的特征有关。

  传统产业的一个基本特征是企业扩张的边际效益递减,但是互联网企业的扩张是边际效益递增的。网络当中的用户越多,整个网络的价值就越大,过程中增加的管理成本远低于新增的收益。

  这意味着,一个互联网企业发展的极致,一定是国际化,一直到它与同生态位的其他互联网企业在全球市场上迎头相撞,激烈竞争中才会走向边际效益递减,最终大致确定自己的扩展边界。

  各个国家有各不相同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在传统经济的时代,通过国界就可以对制度差异形成物理性的隔离,各国只发生贸易上的关系,政治通过经济而产生的外溢效应很小。互联网经济的核心资产是数据,而数据是穿透国界流动的,国界的物理隔离能力对此起到的作用极为有限,制度差异会因为数据的流动而产生政治上的外溢效应。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7

  在这样的背景下再来看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打压,某种意义上是提出了一个真问题,就是如何克服因数据流动带来的政治外溢效应;

  但毫无疑问给出了一个坏答案,就是要用隔断互联网企业的连接,来解决问题。

  之所以说是坏答案,在于前面所说的互联网经济的特征,决定了互联网企业一定是国际性的,靠隔断连接来应对,只能把互联网变成局域网,这对所有互联网企业(无论中美)都会是巨大伤害。

  对这个真问题,如果坚持以主权国家作为全球治理的唯一主体,则无法找到好答案。互联网天然会带来物理意义上的政治空间和数字空间的不重叠,解决的方法并不是强行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合并,而是探索出一种新的治理模式,这种模式很大可能是要由高度国际化的互联网公司来推动并主导的。

  未来有较大可能的一个方向是,由几家最大的全球化互联网企业协商制订出一套会不断演化的数字空间治理规范,包括具有普遍规范性的隐私保护规则、数据交易规则、商业伦理规则、支付规则等。

  有能力参与这种博弈协商的,当然是互联网巨头,但企业年收入或市值等并非唯一衡量标准,更重要的是其国际化程度。这方面字节跳动在中国互联网巨头中是走得最快的,也对中国有着特殊的价值。

  如果字节跳动消失,那么未来的“数字空间治理俱乐部”中,中国将失去一个重要的话语权基础。美国公司和(可能趁机兴起的)印度公司,可能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这个话语权的丧失,还有可能反向影响到中国的传统产业的演化逻辑。

  *以上观点首发“施展世界”公号,有删减。

  3

  “TikTok卖身记”之结局博弈

  剧情进展到这里,我们会发现TikTok卖身背后的各方博弈中,张一鸣和字节跳动身为主角,却根本无力掌控自己的命运。

  因为他们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新状况。先是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的交易发起国家安全审查,后是特朗普发行政令,叫嚣“TikTok必须在9月15日出售,否则就关门,而且美国财政部必须要分钱”,再外加美国资本方的竞逐。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8

  即便后来字节跳动改变策略,于8月24日起诉美国政府,也不见得就能扭转局势。

  而从时代大背景来看,TikTok不是一家企业在对抗美国政府,背后是中美之间的博弈。也就是说,“TikTok卖身记”的结局,要从中美博弈的走向中去寻找答案。如何找到这种答案?下面请出大头来分析。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9

  董毅智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

  任何时代都不存在没有国界的企业。TikTok事件要放到“中美摩擦进一步走向深水区”的大背景下。因此,TikTok要在博弈过程中站队,即在企业的价值排序中,一定要有明确的选项。

  此前张一鸣曾在内部信中称“我们是全球公司,大家工作中要有火星视角”,我认为张一鸣还是过于年轻,这样的认知比较幼稚。因为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资本和技术问题,而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甚至涉及意识形态的问题。

张一鸣发给字节跳动员工的内部信截图张一鸣发给字节跳动员工的内部信截图

  无论是外交、经济还是具体的政策方面,中国政府都为企业提供了很好的支持。这次TikTok很可能涉及《目录》中限制出口的相关条例,几乎可以确定,TikTok不能出售其算法技术。因为在过往的国际化大并购事件中,是不存在跨过一国的监管部门进行交易的。

  反过来说,出现TikTok事件也是好事,因为这类事早晚会发生,不如借这个机会,让中国所有的出海企业或对外投资并购的大企业,趁早放弃幻想,回归现实。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5

  黄渊普

  亿欧EqualOcean CEO

  在国与国的博弈之下,如果我们过于强调一家企业的选择是否正确,要求太高了。

  字节跳动当然也有选择权,但选择余地并不大。放在以前,或许企业还能利用美国两党竞争为自己争取一些合理的权益。但如今美国两党尽管内部有纷争,唯独在打压中国问题上高度一致。

  站在历史的角度,用乐观主义者心态分析,TikTok纷争背后,说明中国在全球互联网领域的实力在增强而非削弱,毕竟10年前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抄西方作业,今天变成了全球互联网公司抄中国作业。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11

  最近,我看到一种特别有意思的分析:一种国家已经开始衰弱了,但国民心态依然是大国心态,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另一种国家已经在慢慢崛起了,国民心态却未能与时俱进,遇到事情总认为“自己被欺负了”。这就是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的国民心态的不同。

  中国和美国就是如此。20年前,中国GDP仅为美国的12%,如今已上升至70%。中国实力在增强,但国民心态还没有扭转过来。这次国民面对TikTok事件的反应就说明了这一点。

  未来,类似TikTok受打压的事件肯定会越来越多。我相信,再过30年,中国企业出海即便遇到同样的遭遇,国民也不会再是当下这种受欺负的心态了。

  最后,小巴想用两位专家的观点来结束今天的文章。

  一位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东升,他说:

  中国精英群体(字节跳动高层、华为高层,也包括我们这些学者)有共同的心路历程,即曾迷信美国的制度优势和经济竞争力。因为是在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变强的,而迷信和崇拜老师是人的本能。

  但是,当我们有一天能够破除这种迷信,能够用实力挑战和击败曾经的老师,才是真正的学有所成。

  另一位是“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秦朔老师,他说:

  美国的制度、技术和文化优势,曾让美国的互联网产品风靡世界。现在这个时代正在逆转,美国当年的开放优势正在化为封禁的劣势。

  而世界注定会在开放中向前。再多曲折也无法改变。

  那么,手机屏幕前的你,又是如何思考的?请在留言区写下属于你的观点。

  本篇作者 |李梦清 |当值编辑 | 张文龙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

我们从“TikTok卖身记”中,扒出了两条暗线 1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