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原標題: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來源:量子位

  乾明 魚羊 賴可 發自 凹非寺

  量子位 報導 | 公眾號 QbitAI

  新冠肺炎病毒,人造的?

  先是2015年發表於Nature論文被扒出:稱中美科學家5年前,就曾製造出類SARS新冠病毒。

  又有印度學者發布最新研究成果: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為人造病毒的可能性大於自然進化的可能性。

  這兩個研究成果被放在一起,一個大膽的陰謀論開始傳播,結論簡而言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很有可能是美國人造的”。

  乍一看,頂級期刊背書,研究方法合情合理,分析過程也像模像樣。在嚴峻的疫情形勢下,關注度也非常高,坊間傳播更是越說越神。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

  難道事實真是如此?

  當然不是。並且是一個徹頭徹尾利用疫情惶恐心理、裹著科學外殼的陰謀論而已。

  在眾多科學家的駁斥下,這些所謂的研究成果根本站不住腳。 2月2日上午,印度學者們已主動撤下了在bioRxiv上預覽的論文。

  但“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

  這種陰謀論論調,卻讓石正麗——SARS病毒研究中功勳卓著的科學家,不得不用上最重的話。

  當天下午,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和實驗室沒有關係。”

“每次出現新疾病、新病毒的時候,同樣的故事就會出現,說這是實驗室洩漏或者生物工程製造的病毒。”在接受《科學》雜誌採訪時,石正麗的合作者、美國疾病生態學家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表示,“真令人羞恥。”

  這背後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些陰謀論不可信?我們先從陰謀論的依據開始說起。

  新型冠狀病毒是人造的?

  1月11日,復旦大學張永振教授團隊在virologic.org網站發布首個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

  第二天,國家衛健委領導的小組在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數據庫GISAID發布了另外5個來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基因組序列。

  1月24日,中國疾控中心成功分離首株新型冠狀病毒毒種。其信息及電鏡照片、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引物和探針序列等均由國家病原微生物庫權威發布,並提供共享服務。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2

  上述這些中國科研人員的迅速行動,為全球科學家研究新型冠狀病毒提供了堅實基礎,許多研究機構都得以立即展開疫苗藥物等研究。

  但陰謀論的論調,卻也開始甚囂塵上。

  最先被當做“論據”的是一篇2015年的論文,由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主導的一項研究結果,而前文中用生命擔保的石正麗,正是論文作者之一。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3

  在這篇發表於《自然醫學》的論文中,研究人員們使用SARS-CoV反向遺傳系統,生成並鑑定了一種類SARS新型冠狀嵌合病毒。

  體內實驗證明,嵌合病毒在小鼠肺中的複制具有明顯的發病機理,能感染小鼠呼吸道細胞而引發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

  這項工作表明,蝙蝠種群中流行的病毒,可能會再次重現類似SARS的傳播風險。

  據Nature報導,這項研究當時確實引發了風險辯論,比如,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Simon Wain-Hobson就認為:“如果病毒逃脫,那麼誰也無法預測後果。”

  於是“疫情發生源自實驗室病毒洩露”、“病毒是美國人的生物武器”這類說法,彷彿找到了科學依據。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4

  但事情還在延續,另一篇火速出爐的印度研究,點燃導火索。

  這篇發表在bioRxiv上的預印本論文(未經同行評議),直接將矛頭指向了“病毒人造說”。

  來自印度德里大學和印度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在這篇論文中聲稱,在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突刺蛋白中發現了4個插入序列,其與HIV-1 gp120和Gag高度相似。

  論文指出,這4個插入序列均為2019-nCoV獨有,在其他冠狀病毒中不存在。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5

  在論文摘要中,作者寫道:

  4個獨特的插入序列都與HIV-1關鍵結構蛋白中的氨基酸殘基具有同一性/相似性,這在自然界中不太可能是偶然的。

  非自然而為,難道新型冠狀病毒竟然是人造的?

  如果說之前坊間隱隱作祟的“生化”、“基因”之類的只是無端之辭,那麼現在,兩篇“科學依據”的論文,不正是提供了最有力的論據嗎?

  別信,不靠譜!

  然而,論文都是真的,指出的結論卻可能不是陰謀論所希望的那樣。

  在更加嚴謹的科學分析下,無論是移花接木斷章取​​義的做法,還是投機取巧博關注的行為,都很快被一一擊破。

  先說2015年的論文。陰謀論說了“人造SARS病毒”的結果,卻巧妙隱藏了這一結果需要的條件。

  研究病毒的分子生物學家Trevor Bedford把人造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進行了進化樹分析,得出結論是:兩者之間至少有25年的進化時間。

  Trevor Bedford是誰?華盛頓大學基因組科學系和流行病學系的副教授。同時還是世界領先的癌症獨立研究機構Fred Hutch的里疫苗及傳染部門、計算機生物學項目的副成員。

  換而言之,兩山看起來近,連接起來幾乎不現實。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6

  然後是印度研究者發表的論文,就更不靠譜了。

  論文一公開就遭到了各種質疑,作者先是在論文下留言表示接受大家的批評,後來主動撤回了論文。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7

  這只是初步研究,我們的目的不是給陰謀論提供材料,也沒有類似的主張。

  (不禁想問:那你咋發論文的時候,說那麼容易讓人誤解的話?)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8

  而且因為是最新出爐的“論文”,一度還被不明真相群眾相信,認為是“論文”就嚴謹。

  於是包括顏寧教授在內的知名科學家都不得不為“同行”行為闢謠、科普,說預覽的論文無法當做嚴謹的科學論據,因為都沒有經過同行評審,甚至跟草稿沒啥區別: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9

  此外,這篇印度論文得出結論的方法和論據,也經不起推敲。

  Trevor Bedford直接上數據反駁:論文中提到的四個原始序列在其它物種中也廣泛存在,其中大部分甚至不是病毒。

  所以,沒有理由推斷到HIV病毒上。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0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1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2

  此外,也有信息生物學學者撰文進一步解釋了為什麼這四個原始序列重合併不能有任何價值。大意如下:

  新型冠病毒與HIV的序列匹配非常短,出現在兩種病毒的高變區中,在2019-nCoV序列與許多其他生物之間也發現了相似的重疊。

  從理論上講,HIV序列可以賦予另一種病毒的獨特生物學特性在2019-nCoV中完全缺失,並且2019-nCoV沒有已知的冠狀病毒可能無法實現的獨特臨床特性。

  新冠病毒的臨床表現也不具有需要解釋的新穎特徵。它的症狀特徵,可傳播程度,嚴重性,死亡率,持續時間,潛伏期和潛伏期,從動物傳播到人類的能力以及無症狀和皮膚接觸的傳播能力均在其他人類冠狀病毒中成立。

  也就是說,2019-nCoV基因組及其影響人類的方式本身沒有特殊的異常需要解釋。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3

  最後,哪怕最最最極端的情況,假設印度這篇論文的假設成立,臨床上也解釋不通。

  冠狀病毒刺突蛋白和HIV gp120蛋白都是包膜表面的識別蛋白,但是它們有很大的不同。

  刺突蛋白使冠狀病毒識別ACE2受體並侵入粘膜上皮,而gp120蛋白使HIV病毒識別CD4受體並侵入CD4+T細胞。

  因此,如果假說是正確的,新冠病毒能夠感染T細胞或識別CD4受體。

  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證據表明2019-nCoV可以感染T細胞,或者可以感染任何表達CD4的細胞,或者可以感染任何不表達ACE2或不能被其他已知冠狀病毒感染的細胞。

  中國科學家更是態度鮮明。

  2月2號下午,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就在朋友圈說:

  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和實驗室沒有關係。

  新型冠狀病毒到底來自哪?

  用生命擔保的背後,是石正麗和團隊多年從事病毒科學研究的信心。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4

石正麗1964年出生於河南西峽縣,長期從事新發病毒的研究,打過“非典”硬仗,在病毒的分離和鑑定、基因組學、病毒的檢測技術、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學研究等方面非常有經驗。

  1987年本科畢業於武漢大學生物系遺傳專業。 1990年從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

  之後便在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歷任研究實習員(1990年-1993年)、助理研究員(1993年-1998年)、副研究員(1998年-2000年)、研究員。

  在此期間,她還在法國蒙彼利埃第二大學攻讀了博士學位,並於2000年5月畢業。

  2003年,SARS事件爆發後,石正麗帶領研究團隊,在全國各地調查蝙蝠棲息洞穴,採集各類蝙蝠樣品做病毒檢測,尋找SARS病毒踪跡。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5

  這條路一走就是10多年。

  2013年,《自然》雜誌發表石正麗團隊研究成果,為SARS蝙蝠起源提供了最為有力的證據。

此外,她還發現了中國蝙蝠感染尼帕病毒、埃博拉病毒相關病毒的血清學證據,在蝙蝠中發現並鑑定了腺病毒、圓環病毒等新病毒,進一步證實蝙蝠是多種病毒的自然宿主。

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爆發之後,石正麗也立即帶領團隊開展了研究,並於1月23日在bioRxiv發表論文指出,與此前在雲南中菊頭蝠上檢測到的蝙蝠冠狀病毒RaTG13相比較,nCoV-2019在整個基因組中與其有96.2%的一致性,與SARS冠狀病毒有79.5%的一致性。

  這也就意味著,病毒來源於蝙蝠的可能性最大,並得到了鐘南山等專家學者的認可與支持。

  此外,《自然》雜誌也翻出了2017年寫的文章幫助闢謠,當時的文章介紹了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實驗的危險性。針對近日“病毒來自實驗室”的流言,編輯新加了一段按語:

  《自然》不知道有何證據能證實這一消息;科學家相信病毒最有可能的來源是一個動物市場。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6

  雖然新型冠狀病毒的確切來源並沒有找到,但基本上已經排除了“來自實驗室人造”的陰謀論。

  不信謠,不傳謠,就連國外社交媒體也在行動。

  最近Twitter就因散佈虛假信息永久封禁了Zero Hedge,因為該賬號宣稱新型冠狀病毒來自人造。 Facebook也刪除了一大批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謠言。

  疫情固然凶險,但只要萬眾一心,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而且,已經有不少好消息傳來了。最新的疫情數據中,已經連續4天,新增治愈出院病例超過新增死亡病例。

  美國首例新冠肺炎診治證明有效的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今天也已經在中國啟動了臨床試驗。

  不過試驗預計結束期,得等到4月27日了。

  此外,也有一些中文世界裡的小道消息說,據外媒報導,美國公共安全衛生部門經特朗普特批,同意將該藥物專利豁免,向中國緊急公開藥物分子結構至4月27日。

  但這很可能是一則誤傳。因為這個日期與臨床試驗時間一致,更主要的是沒有任何官方消息和外媒報導——白宮網站、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官方網站(HHS.gov)、特朗普Twitter等等,都沒有找到來源和說法。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7

  另外,該藥物的分子結構,其實在申請專利的時候,就已經公開了。

  不過最後這則專利豁免的不實傳聞,可能也是疫情關注者的美好願望,甚至有國外的網友還主動“敦促”此事。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8

  但疫情當前,有一說一,實事求是,不要謠言,更不要陰謀論。

  如同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所言:

  This is the time for facts, not fear.

  This is the time for science, not rumours.

  This is the time for solidarity, not stigma.

  此時此刻,需要事實,而非恐懼。

  此時此刻,需要科學,而非謠言。

  此時此刻,需要團結,而非污名化。

  事已至此,相信我們已不害怕面對真相的代價,只是再也承受不起謊言、謠傳和陰謀論的代價了。

  你說呢?

  參考鏈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change-history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lab-made-coronavirus-triggers-debate-34502?archived_content=9BmGYHLCH6vLGNdd9YzYFAqV8S3Xw3L5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30.927871v1

  https://theprepared.com/blog/no-the-2019-ncov-genome-doesnt-actually-seem-engineered-from-hiv/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1/mining-coronavirus-genomes-clues-outbreak-s-origins

新冠病毒是人造?科學解釋為何陰謀論錯得離譜 19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