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3Q大战后的十年:360没落,周鸿祎沉默


3Q大战后的十年:360没落,周鸿祎沉默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钟微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好斗,曾是周鸿祎身上最鲜明的特点,但如今“红衣教父”明显沉默了,这样的沉默是有迹可循的。

  曾经一场3Q大战,360与腾讯在安全软件领域的对决,让世人知道了中国互联网还有这样一位快语直言、好斗的商业人物。

  周鸿祎的好斗形象也在一个个细节中逐渐丰满,比如枪曾是周鸿祎的爱好之一,他是AK47的忠实粉丝,还曾在360做手机特供机时,以此命名。

  360在结束3Q大战后,顺势登陆纽交所上市。当时,360还是中国互联网五大巨头之一,与腾讯、百度、阿里同属一个时代,曾被对方视作不可小觑的竞争对手。

  这些年,360做过不少业务,涉及中文搜索、安全软件、浏览器、搜索、应用分发、手机和智能硬件、直播。

  周鸿祎看到了很多机会,也加入过不少战斗,但遗憾的是,多数都没什么声响。

  多元化不力,360找不到新的增长引擎,也没有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做出重量级产品。同时,高管也在流失,曾是360“二号位”的齐向东还带着奇安信站在了360的对立面。

图源360官网图源360官网

  最新的危机是,360的业绩对赌协议,距离到期仅有半年时间。

  360曾在借壳上市时签有对赌协议,根据协议,360要在2017年至2020年,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29亿元、38亿元、41.5亿元,否则,需要进行股份及现金补偿。

  过去三年,360完成了这一目标,取得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52亿元、35.68亿元和38.66亿元。

  如今仅剩2020年的目标,但新冠疫情的冲击给360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据360最新发布的2020年中报。报告显示,期内扣非净利润为9.25亿元,同比大减42.55%。这距离41.5亿元的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

  即使没有对赌协议带来的危机,360的发展也不如预期,不仅没能像腾讯一样长成参天大树,反而陷入了增长困境,股价也长期处于低迷状态。

  反思已经成为了周鸿祎在接受采访时频繁提到的词,从企业文化、团队管理,到自己频繁开炮的行为,周鸿祎做了很多改变,但360还能再造爆款,重回巅峰吗?

  1

  3Q大战,一战成名

  周鸿祎是出了名的“斗士”,带着360打过不少仗,时常与BAT等企业硬碰硬。

  当然,在2006年周鸿祎开启360的创业之旅时,BAT的说法还没诞生。这一年,周鸿祎已经离开雅虎,以投资合伙人身份活跃,不久后,便投资了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出任董事长,并在5年后让其成功登陆纽交所,市值跻身中概股第六。

  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3Q大战,便爆发在360上市前夕。

  2010年9月22日,正好是中秋节,周鸿祎邀请了李开复和创新工厂的数位核心员工在农家院用餐,但他突然得知,腾讯在用户后台默默安装了QQ电脑管家,具备云查杀木马、系统漏洞修补、安装防护等功能,几乎直击360的面门。

  周鸿祎在自传《颠覆者》中提到,当场他便给马化腾打了电话,希望他们能停止强制安装,但最终沟通无效。

  五天后,360推出了专门针对QQ的“隐私保护器”,只有经过“体验”,用户才能使用所有的QQ产品。腾讯不得不接着出招,让用户“二选一”——用户必须卸载360才能登陆QQ。

关于“隐私保护器”的弹窗,图源网络关于“隐私保护器”的弹窗,图源网络

  从口水战、公关战到诉讼战,这场战役历时许久,但最终在工信部的调停下宣告结束。

  虽然法院认为360构成不正当竞争,并需赔偿原告500万元,360也取消了对QQ的限制,但360因此一战成名,周鸿祎也被看客起名为“红衣大炮”和“斗士”。

  3Q大战没有阻断360的上市之路。2011年,在纽交所IPO时,360获得了40倍超额认购,市值亦达39.56亿美元,超过搜狐的33.26亿美元,跻身中国概念股第六位。

  上市时,其招股书写到,360是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第二大浏览器公司,第一大安全公司。

  市场地位在前,周鸿祎路演时的卖力演讲在后,3Q大战与腾讯的厮杀,也让投资者有了对标的对象。2009年,腾讯曾以接近400亿美元的市值首次杀入全球IT市值前20强。这一切侧面推动了360的顺利上市。

  当时,人们在形容国内互联网格局时,用的是“TABLE”,即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雷军系、周鸿祎系,它们被称为中国互联网五大巨头。

360登陆纽交所,图源网络360登陆纽交所,图源网络

  不过,360的好日子没能持续很久,上市后的四年间,其依然以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占据着PC端的安全市场,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保持着高速增长,但从2014年开始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的状态,随后360选择从纽交所私有化退市回归A股市场。

  2015年以后,360的高速增长不再,2015年营收仅增长19.05%,2016年增长跌至5.85%,核心广告收入开始出现负增长。 

  2018年,360回归A股后飞涨的股价和翻倍的市值,也只是昙花一现。

  如今,曾经站在一起的腾讯与阿里,已经是规模巨大的超级巨头,美团、字节跳动、滴滴等新玩家迅速崛起,曾经“TABLE”中重要的“E”,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2

  错失机遇,斗士失落

  那些年,与低迷的股价、缓慢的营收增速对应的是,360在不断地错失机遇,周鸿祎也被称作“失落斗士”。

  最开始是搜索,360曾以社区的角度切入搜索,除了通过奇虎网给用户提供社区论坛与搜索引擎,还帮助各大社区构建自己的搜索引擎。但最终搜索依然是百度与谷歌的天下,被寄予厚望的社区搜索没能突破重围。之后奇虎搜索改成了奇虎问答。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360曾希望推动搜狗与之合并,但搜狐CEO张朝阳不愿如此选择,他后来承认,“我不愿意卖给360,是因为更希望搜狗能独立自主地发展。”

  不久后,搜狗宣布获得了阿里的投资,腾讯又在三年后入股搜狗,直到现在,腾讯已经成为搜狗的第一大股东。

  在搜索领域,周鸿祎是有遗憾的,他创立的第一家公司3721就是做搜索引擎的,只不过之后陷入了“流氓软件”的争议,最后被卖掉。

  他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当时3721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了,如果我没有把它卖掉,而是将不好的用户影响修正过来,现在它至少可以跟百度平分市场。”

3Q大战后的十年:360没落,周鸿祎沉默 2

  搜索是周鸿祎构建的商业模式中的一环,免费杀毒和安全卫士都给360积累了海量用户,将这些用户引入浏览器、网站导航和搜索,可以完成收入闭环。 

  而在移动端,360缺失的是流量入口,虽然360也推出了手机卫士、手机助手等软件,但这些工具并不能聚拢更多用户了。

  周鸿祎曾在2015年提到,“移动端的流量入口被消解掉了,内容有更大的黏性,用户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内容而不是工具上,只做搜索和安全这类工具就会被挤压。”这也是360开始通过内容和硬件转型的原因。

  花椒直播便是周鸿祎出的牌。2015年6月,花椒直播上线,周鸿祎多次在平台上直播日常生活,比如射箭、攀岩,一次他的宝马车起火了,他也不忘打开花椒直播记录。

  根据易观数据,2017年,花椒直播在泛娱乐直播平台全网渗透率中,排到了第四位,在一直播、映客、YY之后。

周鸿祎的花椒直播截图,图源网络周鸿祎的花椒直播截图,图源网络

  更早之前,在竞争白热化的手机市场,360也曾插上一脚。2015年,360与酷派合资成立奇酷手机,又将手机产品统一到360品牌下,主打安全牌形成品牌差异,并邀请演员王凯作为手机品牌代言人,积极做营销推广。

  可以看出,在360增速放缓之时,周鸿祎曾努力为其寻找新的方向,但之后花椒直播与六间房合并,360智能手机也没有什么存在感。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他还未创造出360安全卫士一般,与用户产生重度、高频连接的产品,硬件之路也十分坎坷。

  回顾以往,周鸿祎有野心与信心,对待对手时,血气方刚、快人快语,随着360业务的拓展,与腾讯拼安全市场、与百度拼搜索市场、与小米拼手机市场,周鸿祎选择频繁开枪放炮。

  理所当然地,缺少朋友,便是360与周鸿祎的真实写照。

  360在外部没有多少朋友。360游久CEO刘亮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他所接触的很多互联网从业者,对周鸿祎或多或少有些抵触,“红衣大炮”在他们心中是一个“毁人不倦”的角色,一般人躲他都来不及。一旦公开和周鸿祎站队,意味着与其它巨头选择了对立。

“红衣大炮”的外号源于周鸿祎一直爱穿红色T恤,   图源360官网“红衣大炮”的外号源于周鸿祎一直爱穿红色T恤,   图源360官网

  在360内部,周鸿祎也在失去曾经的战友。在2018年360回归A股一年后,第一届高管中除周鸿祎之外共7人,其中有6人陆续离职。

  自从360转让了奇安信的股份,二号位齐向东正式宣告离开,而未来360在安全领域也多了奇安信这个对手。

  齐向东,是周鸿祎的老搭档,两人最早交集可追溯至2004年,当时,齐向东担任雅虎中国副总裁,周鸿祎担任雅虎中国首席执行官。

  在360齐向东一直主抓内部事务,周鸿祎则主外。周鸿祎曾提到,他是比较典型的擅长从0到1的人,齐向东则是从1到N的人。齐向东自立门户后,周鸿祎曾希望找到一个二号位,但是并不容易。

  周鸿祎曾是一个合格的产品经理,但是这么多年来,他的判断没那么准确了。周鸿祎自己的反思也可以佐证,他曾提到,公司十几个产品,他都要抓在手里,但自己的战略眼光比不上以前了。

  在管理方面,他曾在《极致产品》一书中提到,“我是个对自己比较苛刻的人,会给自己很多挑战,也不怕承认我的错误。但当我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其他人时,有些人可能会做得更好,但也有一些人并非如此,他们无法接受我的管理方式。”这或许也是很多人选择离开的原因。

  3

  改变换不回增长

  周鸿祎和360都在试图改变。

  周鸿祎变得沉默了,不再频繁开炮。让江湖上少了点他的声音,以至于当时还能诞生出《人民想念周鸿祎》这类10万+爆文。

  这来自周鸿祎的反思,周鸿祎曾说360作为一家越来越多接入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的公司,还是应该稳重一些。

  2016年2月,在360手机发布会上,他宣称:“2016年要做很多改变,第一不讲段子了,第二不骂人,特别不骂友商。”

  周鸿祎试图重塑企业文化和外界对其的印象。据中国企业家报道,2019年,在公司内部,360的员工也明显感受到了周鸿祎的变化,他对于工作方面的要求虽然一贯严格,但和大家沟通时不再拍桌子,瞪眼睛,脾气似乎小了很多;对外,周鸿祎坦言自己要重新思考做企业的九个字——“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

  不过,如今360依然颓势尽显,在连续数年营收增速放缓后,2019年首次出现了下滑。放缓的增长曲线,改变了资本市场对360的态度。

  360回归A股时的收盘价为56.92元,市值约3850亿元,截止2020年9月1日,360收盘价为18.65元,市值为1261.50亿元,已缩水2000多亿元。

  广告是360的主要收入之一,360借助旗下PC端、移动端产品等,通过搜索广告、展示广告等形式来予以投放。但近年来,C端业务的拓展不力,让360的广告业务发展急转直下,2018年收入增速由53.9%放缓至16.9%,2019年转为负增长,同比下降8.8%。

360去年的财报数据,图源界面新闻360去年的财报数据,图源界面新闻

  360将营收分为四块: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智能硬件、安全及其他。除了广告业务,360增值收入的主要支撑游戏业务,重点放在了页游,近几年受到了手游冲击,收入下滑。智能硬件业务虽然不断有新产品推出,但目前毛利率依然最低,并连续多年下降。

  多元化探索失败后,360曾转向安全领域这一堡垒。2018年,周鸿祎提出“安全大脑”的概念,即“一个分布式智能系统”,综合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技术,保护国家、国防、关键基础设施、社会及个人的网络安全。

  在此基础上,360将被打造成一家大安全公司,提供从国家、国防安全,到家庭、个人、社区安全的一系列服务。周鸿祎还以安全为基础布局IoT领域,推出智能音箱、儿童智能手表等硬件设备。

  2019年,360的安全及其他业务同比增长75.15%,增量主要来源于政企安全业务。但在360主营体系中安全及其他仅占营收的3.69%。

360推出的智能硬件,图源其官网360推出的智能硬件,图源其官网

  与奇安信分家后,外界一度认为360的在政企安全市场的力量已经被抽空,同时,这一市场里已经站满了海康威视、亚信等安全公司,以及华为、阿里等巨头,360在to B的路上面临许多挑战。

  在过去数年里,周鸿祎与360四处碰壁,核心高管的相继出走更预示了不明朗的未来,而当下增长放缓的现实也在不断增加压力,从安全角度切入to B,是当下360最值得关注的一步棋,这步棋最终将带领360再造辉煌吗?

3Q大战后的十年:360没落,周鸿祎沉默 3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