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美团Q2财报:疫情影响逐渐削弱,但万亿市值平台仍未脱险


美团Q2财报:疫情影响逐渐削弱,但万亿市值平台仍未脱险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明雅 赵骐

  来源: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

  Q2财报季接近尾声,上市公司陆续公布了各自的经营业绩,作为新经济形势下重要推手的互联网企业大多表现抢眼。这其中,反映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复苏“晴雨表”的美团更是备受关注。

  8月21日,美团点评发布了新一季的财报。财报显示,公司2020年Q2营收247.2亿元,上年同期为227亿元,同比增长8.9;净利润22.1亿元,去年同期为8.76亿元,同比增长152.4%。

  具体到三大业务板块,美团餐饮外卖收入达到145.4亿元,同比增长13.2%;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达到45.4亿元,同比下降13.4%;新业务及其他收入达到56.3亿元,同比增长22.1%。

  透过财报可以看出,经历了“艰难”的H1,美团已经逐渐走出疫情的阴霾,作为基本盘的餐饮外卖业务是拉动其业绩回暖的主要因素。与此同时,生鲜零售等新业务仍处于场景探索之中,扮演公司“利润牛”角色的酒旅业务还没能真正摆脱疫情的影响。

  对于美团来说,尽管给外界传递出强烈的复苏信号,但这并不意味着已经顺利脱险,公司除了要应对依然长期存在的疫情挑战外,还需处理好与商家、骑手、用户之间的利益矛盾。并且,一向“不设边界”的美团因树敌众多,也将卷入更激烈的竞争之中。

  / 01 /

  餐饮外卖业务逐渐复苏

  到店酒旅仍难回血

  疫情之下,线下餐饮业遭受重创,活跃商家减少、用户消费次数降低,也使得O2O场景下的美团在一季度出现大幅下降。

  但危机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疫情期间,由于用户和商家纷纷从线下转移到线上,餐饮行业数字化的需求突然加快,美团借此机会强化数字化合作推动了本地生活服务的发展,其餐饮业务也在二季度迅速得以改善。

  财报显示,二季度美团餐饮业务实现营收145亿元,增速达到13%;利润同比提升65.7%至13亿元;餐饮交易总额更是同比增长16.9%至1088亿元,日均交易量同比增长6.9%至2450万单。这一成绩,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期。

数据来源:财报数据来源:财报

  从供给的角度来讲,商家规模决定了平台的上限。值得一提的是,二季度美团的商家规模创新高,其中品牌商家增长显著,同比增长超过110%。伴随着大量优质商家的入驻,平台也吸引了更多的用户,截至2020年6月底,美团交易用户达4.573亿,同比增长8.2%。

  尽管增速不如之前,但总的来说,疫情对美团的影响在二季度已经在持续减弱。要知道,在疫情最严重的一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同比减少11.4%至95亿元人民币,日均订单量也同比下跌18.2%至1510万笔。

  餐饮外卖业务利空出尽,但到店、酒旅业务却并没有这么幸运。Q2季度,由于疫情的剧烈冲击,该业务块的恢复速度较为缓慢,并且目前仍面临挑战。

  财报显示,2020年Q2,美团国内酒店的间夜量同比下降17%至7800万。受此等因素的影响,平台到店、酒旅业务的营收较去年同期下降13.4%至45.4亿元,经营溢利同比下降11.9%至19亿元。

数据来源:财报数据来源:财报

  对于此,美团点评也表示,2020年第二季度,由于消费者需要更多时间才能恢复到店消费的信心,因此到店分部复苏速度仍然低于餐饮外卖业务的复苏速度。

  根据财报数据,餐饮外卖是美团的第一大业务,贡献了近6成的收入。但事实上,到店和酒旅却是美团真正的利润来源,近年来一直被视为公司“利润牛”的存在。2019年,该板块交易金额达到2221亿元,毛利197亿元,对比来看,二季度的表现显然并不令人满意。

  / 02 /

  “降成本”成盈利重点

  外卖骑手首当其冲

  对外卖行业来说,营业利润的释放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尽可能地赚取更多的商家佣金,二是最大程度上减少外卖骑手等方面的成本开支。如今,美团用一成的营收增长拉动六成的利润增长,商家、骑手显然是最直接的贡献者。

  一直以来,美团外卖业务的盈利水平与商家利益存在矛盾。近一年来,美团与商家引起的冲突时有发生,其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平台高昂的佣金抽成,这也曾引起多地餐饮业主的集体抗议。但在本季度,美团外卖的佣金矛盾似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财报显示,2020年Q2,美团的佣金收入为159.1亿,相比去年同期的154.3亿,增幅较小。与之相比,Q2新上线的外卖品牌数量却同比增长了113%。这足以表明,美团在过去的2季度并没有大幅提升对商家的抽佣比例,反而因提供针对性的扶持而稳中有降。

数据来源:财报数据来源:财报

  既然如此,美团餐饮外卖利润在Q2季度为何又能大增呢?事实上,面对大量商户的不满与抵制,美团最终选择转移矛盾,这次把“枪口”对准了外卖骑手。

  2020年上半年,美团平台的骑手数达295.2万人,其中新增骑手达到138.6万人。但大规模的骑手增加并没有给美团的销售开支带来太大影响,其销售成本仅仅从2019年Q2的148亿元增加到了今年Q2的161亿元,占收入比例则与去年同期持平。

  根据Q2电话会议披露:“今年二季度各地的天气状况都是非常好的,所以在这个时期内,我们就不需要给骑手提供一些补贴来让他们在极端天气下工作。肺炎疫情对经济结构的冲击,致使更多的人涌向服务行业,充足的劳动力输入,让美团对骑手成本更具议价权。”

  从2010年成立至今,商家、骑手和用户共同构成了美团的三大核心资产,这其中,伴随着交易规模与频次的增加,由数百万骑手组建的配送网络成为重要内核。然而,作为公司最核心的“地面部队”,美团不仅没有给出更大力度的补贴与扶持,反而通过不断压缩其收入来换取增长,不免让人唏嘘。

  / 03 /

  创新业务“一枝独秀”

  但亏损仍是主旋律

  目前,美团主要有三大业务,分别为餐饮外卖、到店及旅游、创新业务及其他。过去的两个季度,平台因外卖、到店业务的下滑而显露疲态,但创新业务却在疫情期间迎来了爆发,成为公司唯一增长的业务板块。

  新业务的收入主要由餐饮管理系统及B2B餐饮供应链服务、共享单车和网约车等构成。财报显示,美团第二季度创新业务板块的收入为56亿元,同比增长22.1%,高于外卖13.2%的同比增速。

 数据来源:财报 数据来源:财报

  美团在财报中表示,公司在疫情期间看到了消费者的购物行为明显向在线迁移,同时看到传统线下服务业务加速在线化。所以美团新业务在2020年第二季度进行了快速扩张。

  首先,平台模式“美团闪购”实现了较大规模的同比增长,“菜大全”作为闪购旗下以生鲜食品为主的新兴品牌,助力300多个传统菜市场实现线上化销售及数字化运营。

  其次,采用自营模式的“美团买菜”也发展迅速,获得了近4倍的收入增长,在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等城市逐步铺开市场。并且,刚成立于今年7月份的美团优选,以城市社区团购为主要方向,也成为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又一次新的场景探索。

  此外,在以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为代表的共享业务方面,美团正在持续加大投入。财报显示,本季度美团推出约150万辆新单车替换旧单车,并投入近30万辆电单车。

  然而在各板块全面开花的背后,美团新业务的亏损也被进一步拉大,距离盈利似乎遥遥无期。财报显示,二季度新业务经营亏损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14亿元扩大7.0%,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15亿元;经营利润率相比一季度改善了6.8个百分点,但仍为负值25.9%。

  对于亏损扩大的原因,美团在财报中表示,包括平均订单金额减少及业务量增加令美团买菜的经营亏损增加、交易用户激励增加令美团闪购及网约车服务的亏损增加等。美团CFO陈少晖表示:“数字化趋势将带来更多机会,我们将在具备成长性和长远回报的新业务领域,坚持长期理念积极投入。”

  尽管美团方面对创新业务的未来市场信心十足,但面对未来,无论是生鲜零售、网约车还是共享单车市场,美团都已经面临着残酷的竞品挑战。

  / 04 /

  四面楚歌

  无边界美团面临腹背受敌

  从团购起家,美团业务板块不断延伸,直至被王兴称为“没有边界”。

  目前来看,没有边界的美团,在具体业务层面的竞争早已经超出了O2O领域,在外卖、网约车、酒旅、生鲜、物流、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每一条赛道上,都正面遭遇了强劲的对手。

  在本地业务领域,美团最先面对的是阿里的阻击,其旗下外卖品牌饿了么从线上到线下与美团全面针锋相对,而阿里的淘鲜达、盒马生鲜和驿站团购直接对标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美团优选三大产品。同时,新业务中的共享单车业务,其主要对手也是阿里旗下的哈啰单车和滴滴的青桔单车。

  今年以来,阿里在系统内向本地生活倾斜了更多的资源,包括把支付宝、淘宝优质流量入口分享给饿了么、口碑、淘鲜达等产品,展现出阿里打造本地生活服务大生态平台的决心。

  在到店和酒旅领域,美团这个“现金牛”还没有完全挣脱出疫情的桎梏就迎来携程和京东的当头一棒。8月16日,携程与京东签署合作协议,京东将平台的用户流量开放给携程,而携程则将为京东集团提供实时产品库存和相对低价,这被认为是针对美团筑起了一道堡垒。

  近年来,由于本地生活服务带来强大的流量优势,美团到店及酒旅业务增长迅猛,从下沉市场对酒店旅游“一哥”携程形成围攻之势。如今,美团又开始大量引入中高端酒店资源,这显然更加触动了携程的蛋糕,一场恶战也在所难免。

  在社区电商领域,8月19日美团上线了“团好货”,利用团购功能让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商品,产品大多以水果、电动牙刷等日常消费品为主。团好货的上线意味着美团开始正式涉足电商业务,试图切入阿里、京东们的腹地,而由于主打“廉价”产品,更是被外界认为对标拼多多。

  除了以上,由于微信支付、微信小程序的迅速爆发,腾讯成为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最具潜力和更加“可怕”的玩家。另外,抖音、快手也开始入局本地生活,通过门票预订、酒店预订、提供美食和周边等服务,依靠强大的流量优势对美团也带来了冲击。

  总之,随着“树敌”日渐增多,美团进入了全方位的备战状态,这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公司的人力、物力、财力,乃至王兴的精力。未来美团还有多少腾挪空间,持续性又将如何,还值得考量。

美团Q2财报:疫情影响逐渐削弱,但万亿市值平台仍未脱险 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