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在线教育行业不会诞生又一个美团


在线教育行业不会诞生又一个美团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六哥

  来源:陆玖财经

  8月31日,有消息称:在线教育品牌“猿辅导”即将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融资。老股东腾讯、高瓴和博裕资本都参与了这一轮融资。本轮融资完成后,猿辅导的估值将超过130亿美元,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

  看这势头,资本方极为看好在线教育这个赛道,颇有一股“靠资本力量再打造一家巨头企业”的架势,但是,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真的会出现BAT、TMD这样的巨头公司吗?笔者以为不然。

  回顾这个行业这些年的发展,笔者发现今天在线教育行业的景象,和9年前的“千团大战”何其相像。

  2010年时,团购模式从国外传入中国。一年之后,国内团购网站的数量一度超过了5000家。

  当时,糯米团背后有百度、阿里投资了美团、腾讯力挺大众点评。在资本力量的支持下,这些团购网站开始发了疯一样“烧钱”,广告投放的起始门槛被提升到了2亿元。

  团宝网曾经是国内第一家引入Groupon模式的团购网站,在广告投放方面,团宝网投入了5.5亿元。这种无计划烧钱的玩法,后果也就注定了,2013年6月,团宝网倒闭。

  另外一家拉手网,曾经也经历了团购的高光时刻,但在烧光了融资之后,陷入了IPO失败、创始人离开、卖身、商标纠纷的漩涡,怎一个惨字了得?

  紧追风口、顺利融资、盲目扩张、无脑烧钱,最终要么卖身,要么破产解散,这便是当年大多数千团大战参战企业的结局。

  今天,在线教育行业的局面俨然便是当年团购网站“千团大战”的翻版。

  01

  无法摆脱烧钱营销模式

  成为在线教育企业的魔咒

  国内的在线教育兴起于2012年,最初就受到各方人士的广泛看好,其中,既有BAT这样的巨头斥资,又有新东方这样的知名线下培训机构征战线上,更有诸多名校名师纷纷试水,加入在线教育创业的大军。2015年时,国内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突破了千亿元大关,达到了1171亿元。截至2015年年底,国内约有9500家在线教育企业。

  但是,对2015年400家在线教育企业调查发现,盈利的企业仅为5%,收支平衡的企业约为10%,有70%的企业亏损,有15%的企业倒闭。

  其中,龚海燕二次创业91外教失败,家教O2O平台“老师来了”B轮融资失败离场,小马过河破产,比特e、乐知英语、学霸一对一等机构相继倒闭,这些企业都成了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2018年以来,沪江教育、尚德机构、51talk等多数在线教育企业都处在亏损阶段。沪江网校、字节跳动旗下教育类产品gogokid、VIPKID等机构接连爆出大面积裁员的消息。2019年有1.2万家教育公司关停。

  究其原因,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正现金流、都靠投资,存在泡沫。在线教育企业要想获客,只能在营销宣传上大把投钱。等到融来的钱烧光,支出远超营收,企业便无力为继,走在了倒闭的边缘。

  时下的在线教育企业,当年的团购网站,二者如出一辙。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在线教育注入了一些生机。为了响应“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国内大中小学课堂教育纷纷转移到线上。有数据统计,2020年前7个月,国内平均每天新增175家在线教育企业,国内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到了3.51亿人。今年上半年,猿辅导完成10亿美元融资;作业帮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大米网校、编程猫及火花思维也属于融资额较高的平台。

在线教育行业不会诞生又一个美团 2

  但是,目前大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仍在沿袭烧钱营销的老路子。过去几年,他们的线下广告占据了机场、公交站、楼宇电梯等场合。如今,他们在线上整合营销方面投入可观,大多选了价格不菲的APP开屏广告、搜索引擎信息流广告、综艺冠名、短视频平台广告等。

  笔者采访了一位在线教育企业公关负责人,他透露,冠名热门综艺、大屏幕户外广告、明星代言广告片,这些价格不菲的营销都给他们带来了广泛的关注度。有用户关注,才有可能有用户转化。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有道Q2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5亿,同比大涨364%。好未来财报也显示,Q2营销费用为2.19亿美元,同比增长41%。

  另有行业报告显示:在线教育企业在今年暑期的促销课程广告成本在500-700元之间,平均转化率在15%到30%之间,由此计算秋季班正价课用户的获客成本在1500元到3500元之间。

  由此不难看出,尽管疫情给了在线教育不错的契机,但想要在这个对手众多的市场中掘金,在线教育机构依然采取的烧钱营销的方式,问题是,他们究竟有多少钱可以拿来烧呢?

  02

  在线教育用户需求更细分

  这个行业很难一家独大

  不过,在线教育和团购网站也有不同的地方。

  团购业务植根于本地生活服务之上。一旦一家企业历经烧钱大战,并存活了下来,它就有时间、有精力专注在本地生活赛道上精耕细作,并不断开拓新业务,团购“千团大战”的胜利者美团就是这个思路。

  美团早期经由团购切入本地生活服务,它以外卖为跳板,顺势开拓城市中酒店、旅行、票务等全新场景,一路稳扎稳打,让业务边界不断扩大。今年疫情期间,美团的表现可圈可点,市值更是首次突破2000亿美元,成为港股仅次于阿里和腾讯的互联网公司。

  本地生活服务赛道相对垂直单一,企业只要先活下来,继而沉心钻研业务,改善用户体验,成为用户必选,它就能成为笑到最后的王者。

  但是,在线教育行业很难出现这样的王者。

  在线教育看似业务单一,但其细分差异却有天壤之别。在线教育横跨用户年龄段更长,从学龄前儿童到职场中老年,都有学习进修的需求。具体到个人,因为人的个体差异,大家对于教育的诉求不同,有人需要恶补英语,有人需要业务充电,有人需要进修文凭。

  以需求最为强烈的K12(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市场为例,不同的孩子学习需求不同,可以细分到人。在线教育平台需要成功吸引用户的关注,完成首次付费,继而感觉满意,愿意继续付费学习。这就需要在线教育平台在自家产品、获客成本、团队建制、运营管理方面寻求均衡优化。一个满腔热情投身到这个行业的企业,单凭烧钱营销完成第一步,是很难完成后续高难度的操作的。

  今天即便是在教育行业摸爬多年的新东方,拥有那么多的线上线下资源,迄今也不能把在线教育的蛋糕全盘吞下。在线教育这个行业,很难像团购行业那样,出现一个美团那样一家独大的巨头企业。

在线教育行业不会诞生又一个美团 3

  今年以来,跟谁学历经11轮做空,市值超过新东方,成为今年在线教育行业的明星企业。“双师模式”“大班授课”“微信引流”,在业务模式创新和营销成本控制方面,跟谁学做出了诸多有益的探索。另外一家在线青少儿英语教育品牌VIPKID宣布,公司单位运营利润(UE)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为正,90%的渠道首单实现盈利,业绩保持持续增长。在原来的英语赛道基础之上,VIPKID已经开始拓展产品矩阵,探索英语之外的学习课程。

  目前,说这两家已经成功为时尚早,但至少他们用行动证明:尽管在线教育很难出现一统江湖的垄断者,但是在自身积累基础之上,不断打磨商业模式,寻求第二增长曲线,也能在这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比拼中抢到一杯羹。

在线教育行业不会诞生又一个美团 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