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TikTok起诉特朗普:很难赢,但一定得告


TikTok起诉特朗普:很难赢,但一定得告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连冉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美国时间8月24日, TikTok及其公司员工——技术项目经理帕特里克·瑞安(Patrick Ryan)向美国加州一法院起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这是继三一、华为之后,中国又一家知名的私营企业运用美国法律体系,维护自身利益。据字母榜了解,因为很难赢得诉讼,字节跳动的起诉决定并非一开始就做出,而是经历了较大变化,在各种变量的推动下走到了这一步。

  此前在8月6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及企业与字节跳动及其子公司进行交易;8月14日,特朗普又发布了一项单独的行政命令,给字节跳动90天时间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以及TikTok在美国收集的任何数据。特朗普还声称,如果TikTok成功转手,美国应该得到一部分报酬。

  如今,字节跳动提起诉讼,“需要明确的是,与诉讼相比,我们更喜欢建设性的对话,我们不会轻易起诉政府,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采取行动来保护我们的权利,以及我们社区和员工的权利,”TikTok在起诉书摘要中写道,“行政命令威胁将禁止我们的美国业务——消除10000个美国就业岗位,对数以百万计使用该程序来娱乐、连接和维持正当生计的美国人将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尤其是在大流行期间至关重要——我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或许之前曾有一些别的“余地”。根据晚点的报道,字节跳动的股东分别在2019年年底、2020年6月,建议张一鸣分拆TikTok,这些美国股东认为迟迟未有妥协正是导致行政令出台的原因,但张一鸣为了保持全球业务的完整性始终未决定放手。

  据硅星人,TikTok在45天限期之内发起诉讼的一个目的是:因为封杀令和案情直接相关,原则上,在法官下达判决之前,封杀令应该被暂时冻结。这一步操作可以通过 TikTok 一方提交动议的方式实现。当然,是否冻结封杀令决定权在法官。

  字节跳动能胜诉吗?如何不能,他的“拖延战术”有多大价值呢?

  A

  8月24日,TikTok及其员工瑞安(Patrick Ryan)起诉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美国商务部以及商务部长罗斯。

  凤凰卫视驻华盛顿记者报道称,在公布的起诉书摘要中,TikTok指出特朗普政府的行政命令涉及四项违宪、三项越权:

  特朗普政府没有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美国宪法的正当法律程序要求体现在第十四修正案和第五修正案中;该行政命令所依据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本身违反了“禁止授权原则”,构成违宪;特朗普政府强制要求就TikTok美国资产出售向美国财政部支付报酬违宪,这一点违反了宪法第五修正案关于限制政府权力剥夺私人财产的规定;行政令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构成违宪,违反了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不仅忽视了正当法律程序,还存在越权;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扩展打击范围至字节跳动,构成越权;行政令限制个人沟通交流及信息材料传输,构成越权。

TikTok起诉特朗普:很难赢,但一定得告 2

  TikTok和字节跳动正在寻求禁令,以阻止特朗普执行在8月6日发布的行政命令。他们称,特朗普政府“未能遵循正当程序并真诚行事,既没有提供证据证明TikTok是实际威胁,也没有提供其惩罚性行动的理由” ,特朗普政府在该公司没机会回应指控的情况下就禁止该公司,侵犯了他们享有正当程序的宪法权利。”

  TikTok认为,特朗普本月早些时候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下达的行政命令忽视了该公司的努力,即证明其没有与中国政府共享数据,不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并且,特朗普没有适当的法律权力发布这一命令,特朗普滥用了《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允许总统在国家紧急状态下管理国际商业。

  特朗普曾在2019年5月援引该法,阻止外国电信公司在美国进行经济和工业间谍活动。历届总统都曾在处理恐怖主义和侵犯人权等一系列问题时使用过IEEPA。特朗普在8月6日的行政命令中表示,“由中国的公司开发和拥有的移动应用程序在美国的蔓延,继续威胁着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经济。”

  TikTok在公布的起诉书摘要指出,13873号行政命令旨在解决美国对某些电信公司滥用“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能力的担忧,这些能力可以储存和传输大量敏感信息,促进数字经济,支持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紧急服务,以便对美国网络基础采取恶意行动,比如进行经济和工业间谍活动。

  但TikTok并不是电信供应商,并不提供13873号行政命令所提到的科技和服务,也不提供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紧急服务。特朗普8月6日签署的行政命令不受一年前13873号行政命令所指的“紧急状态”的支持。

  B

  起诉特朗普政府的TikTok员工瑞安(Patrick Ryan)担心,如果特朗普的命令执行,他和他的1500名同事,包括许多持就业签证的同事,将在下个月失去工作。“这些不属于政府的决定范畴”,瑞安在接受采访时说。

  瑞安的诉讼代理律师亚历克斯•乌尔贝里斯(Alex Urbelis)表示,该命令存在“违反宪法的模糊性”,剥夺了TikTok员工的正当权利。

  白宫将置评请求转交给了美国司法部,后者拒绝就该公司的诉讼置评,也未立即回应就瑞安案置评的请求。

  据纽约时报报道,Alston&Bird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杰森·怀特(Jason M. Waite)表示,法院可能不愿以国家安全为由向总统提出质疑。但如果法院确实决定对特朗普作出裁决,那最终可能会削弱总统职位的权力。

  由于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不信任日益加深,特朗普几周来一直抱怨TikTok是一个国家安全威胁,可能会与中国政府分享用户信息,他声称中国可以利用TikTok来跟踪美国政府雇员的位置,为用户建立档案以从事勒索、间谍等活动。

  特朗普政府表示,美国人应该谨慎使用TikTok,并对包括华为和微信在内的一些中国公司表达了对美国数据安全和数据隐私的担忧。

TikTok起诉特朗普:很难赢,但一定得告 3

  但TikTok表示,特朗普8月6日的行政命令并不是真正出于为国家安全担忧,TikTok称这一命令是“严重滥用IEEPA的权力,是总统在美国大选前进一步扩大反华言论的借口。”

  2017年,字节跳动以8亿美元收购Musical.ly,用来与TikTok合并。根据诉讼,截至6月,TikTok在美国拥有9200万月度用户,截至7月,在全球有6.89亿月度用户。 

  收购TikTok之前,字节跳动没有事先寻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批准,后者负责审查收购是否存在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

  虽然字节跳动的诉讼没有明确挑战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命令,其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从未明确说明TikTok的安全措施不足以解决任何国家安全担忧的任何原因。”

  TikTok报告称,它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提供了“大量信息”,解释TikTok的安全措施以证明它是一家不与中国政府共享数据的私营公司。

  TikTok在起诉书中写道:“行政命令试图禁止TikTok的原因,仅仅是猜测这款应用有被中国政府操控的可能性。但是,正如美国政府所知道的那样,原告采取了特殊措施来保护TikTok美国用户数据的隐私和安全,包括让TikTok在中国(美国和新加坡)以外存储此类数据,以及通过安装软件有助于确保TikTok将其美国用户数据与其他ByteDance产品的用户数据分开存储。

  在针对字节调动2017年收购Musical.ly的美国国家安全审核中,这些行动已经被告知了美国政府。作为审查的一部分,原告向美国政府提供了大量文件,记录TikTok的安全措施,并作出足以解决美国政府关于用户隐私和国家安全关切的承诺。”

  TikTok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决定已经被严重政治化。行政命令并非基于真正的国家安全关切,而是具有政治目的”。特朗普所要求的“佣金”与任何国家安全都没有关系。

  TikTok还表示,其许多高级管理人员,包括CEO、总法律顾问和全球首席安全官都在美国,并且不受中国法律的约束。此外,整个TikTok应用程序的内容审核均由独立于中国的美国团队领导。

  字节跳动表示,它从未向中国政府提供过任何美国用户数据,北京方面也谴责特朗普的打压是政治行为。张一鸣此前也向《大西洋月刊》坚称,字节跳动从未将有关美国人的信息移交给中国政府,而且也永远不会,“我们从未收到中国政府的这样的请求,而且我们认为不会有这样的请求。” “即使我们收到这样的要求,也无法实现”。

  此前《大西洋月刊》指出,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约什·霍利(Josh Hawley)的论点反映出一种美国国内比较普遍的观点,即中国法律赋予政府对中国公司所拥有数据的全部权利,但一些专家认为,问题并非如此简单,尤其是在中国以外的数据方面。在某些情况下,中国科技公司会拒绝提供数据的要求,比如国资背景的百行征信就没能从腾讯阿里等大公司那里获得用户数据。

  C

  字节跳动一直在与包括微软和甲骨文在内的公司进行谈判,拟出售TikTok的北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业务。知情人士称这些资产可能价值250亿至300亿美元。

  字节跳动方面提起的诉讼并没有挑战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决定,即字节跳动必须在11月12日前剥离其在美国的资产。IEEPA的禁令则将于9月15日生效。

  时间不多了。根据晚点的报道,包括 Coatue 在内,一些字节跳动风险投资者正在催促张一鸣出售 TikTok 的多数股权;泛大西洋资本的 Bill Ford 等董事近日已经联合提出 TikTok 美国出售交易方案。

张一鸣张一鸣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泛大西洋投资管理公司(General Atlantic)是推动甲骨文(Oracle Corp.)等公司可能竞购TikTok的关键因素。因为担心在与微软的交易中不会有一席之地,所以寻找另一家可能让它们分一杯羹的技术合作伙伴。特朗普之前对甲骨文的竞购表达了支持。甲骨文联合创始人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特朗普竞选时的坚定支持者,萨弗拉·卡兹(Safra Catz)也是2016年特朗普过渡政府高级委员会的成员。

  红杉和泛大西洋都在字节跳动的董事会拥有席位。这两家投资公司面临两个潜在的利益冲突:作为董事会成员,它们有义务最大化TikTok宝贵资产的字节存储价值,以及试图以合理的价格收购TikTok在美国的股份,以充分利用其潜力。

  此前大西洋月刊曾将TikTok形容为“中国崛起和渗透美国的象征”。字节跳动认为,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攻击是与中国经济斗争的进一步升级。

  事实上,美国政府对TikTok的展开打压行动的时机正值11月3日总统大选之前。美国时间8月24日,美国共和党正式提名特朗普为总统候选人争取连任。特朗普获得1284张党代表票,超过提名所需的1276票。

  据法新社报道,尽管特朗普民调仍落后于拜登,但特朗普表示对击败拜登赢得选举“充满信心”。在特朗普竞选团队此前公布的特朗普十大连任施政政纲中,“中止依赖中国”被排在第三位,特朗普正努力释放出反北京的信号。特朗普说,美国可能走向可怕的方向,或朝更伟大的方向进发。

  特朗普政府目前集中火力对付TikTok,但TikTok不会是这位总统针对中国的唯一靶子。在8月5日时,美国国国务卿蓬佩奥就已表示,美国希望看到“不受信任的”中国应用程序从美国的应用商店中撤下,称中国拥有的TikTok和微信是“重大威胁”,“这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中国软件公司,无论是TikTok还是微信,在将不计其数的数据直接向中国提供”。

  在此背景下,字节跳动和TikTok的诉讼结果并不乐观。此前,华为也曾多次用美国的法律来反击,但多数情况下,美国法院给出的裁决并不利。美国一些法律人士认为,本次TikTok胜诉的概率不大,能拖延一阵,就将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TikTok起诉特朗普:很难赢,但一定得告 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