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直播平台“降维打击” 陪玩行业真“陪玩”?


直播平台“降维打击” 陪玩行业真“陪玩”?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原标题:陪玩,终还是“陪玩”

  文/左岸

  来源: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

  互联网行业,任何一个关于王思聪的消息都不缺关注度。

  近日,游戏陪玩平台比心被指涉黄,据人民网报道称:一些女陪练向玩家兜售视频裸聊等“深夜服务”并明码标价;同时,该平台还存在大量未成年用户。

  比心为王思聪投资的项目,一时间坊间对此也议论纷纷。随后,比心平台发布公告称已采取账号冻结、列入黑名单风控系统等措施。其实这一次“被曝光”不是比心第一次出现涉黄隐患,早在2015年苹果App Store曾就“违规有偿服务”将比心陪玩的前身鱼泡泡强制下架,后经内部调整后才重新上架。

  从现在来看,陪玩的商业隐痛依然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也不仅是比心一家平台的问题,电竞陪玩行业从出现到今天,在这个节骨眼上始终存在着巨大争议。

  有玩友评论——“只要美女玩家依然靠着各种漂亮照片吸引用户下单,色情隐患就永远隐藏在陪玩的阴暗面。”或许,一众陪玩平台在这个问题上要长久徘徊在灰色地带,因为从商业模式上来看,单纯地“陪打游戏”本就禁不起推敲。

  电竞热潮下的“新宠”

  电竞是过去两年国内互联网行业增速最快的市场,无数玩家的涌现让其拥有了庞大的用户基数。

  用户多了,需求自然也就越来越多,或者说——商家创造的商业模式也就越来越多。过去你玩游戏要给平台、网吧、电信运营商交上各种费用,但现在,可能会有孤独的玩家花钱请你陪他一起玩游戏,这就是陪玩的商业利基。特别是那些高分路人、美女玩家的出现,更是让无数“有钱有闲”的玩家趋之若鹜。

  这种大潮下各路电竞陪玩平台迅速崛起,大量资金也陆续涌入,比心、捞月狗、伴伴等陪玩平台都是这个浪潮下的产物。以此次事件的主角比心为例,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其成立至今累计获得两轮数千万美元融资,尤其是2018年3月获得IDG资本的数千万美元投资后,估值已经达到了一亿美元。与此同时,其他多家陪玩平台也都在过去几年获得过一至两轮融资,但近两年都已经逐渐减少。

各大陪玩平台融资情况各大陪玩平台融资情况

  比心的天使轮投资方是王思聪“普思资本”旗下的上海网鱼网咖。作为自己投资的项目,王思聪不止一次为比心背书,甚至曾在比心陪练上担任陪练师:其比心账号接单价格是666元一小时,每天陪练的时间限定在晚上23:00到3:00。虽然只是作秀,但是在林更新等好基友的“炒作”下,一时间也令比心名声大噪。

直播平台“降维打击” 陪玩行业真“陪玩”? 2

  当然,也正是因为和王思聪有了资本上的关联,这次比心“涉黄”才受到了业内的高度关注。

  能拿到众多知名投资者的投资,说明比心向投资人描绘了一个相对不错的未来。从商业模式上来看,背靠电竞大潮下的陪玩行业也似乎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从产品逻辑上讲,电竞大潮下的陪玩平台扮演的是一个连接者即中间商的角色。平台可以为游戏陪玩对接有相关需求的用户,“寂寞”的用户也可以通过平台找到解闷的陪玩玩家。而平台的收益就是从中收取服务费(佣金)。

  当然,一个成熟的商业平台需要更多的商业化变现渠道,对于陪玩平台而言,社区就是其发展的重点方向。

  通过陪玩服务提高用户粘性,平台就可以凭借高粘性的用户群体建立一个互联网社区,从而衍生出更多的社交属性,而当用户长时间留在平台之后,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商业化变现机会。

  不过,就像很多创业项目一样,很多时候创业者给投资人画下的饼可能永远只能留在PPT上。

  难掩尴尬的天花板

  以比心为例,如果算上前身泡泡鱼App应用,其成立至今已经有6年的时间。如今的比心也是整个陪玩行业中相对靠前的头部平台,但即便如此,6年时间内它也仅仅拿下了两轮融资,最近一次融资还是在2018年3月。

  这种融资速度放在独角兽频繁出现的当下显然谈不上迅猛,而背后凸显的则是整个陪玩行业相对单薄的市场规模以及低矮的天花板。

  对于陪玩市场的现状,相关行业观察家对懂懂笔记表示:“虽然近几年陪玩市场在不断增长,但如果放在整个电竞大市场下来看,有陪玩需求的用户还是很小众的,陪玩这种形式也注定了是一门上限不高的生意。”

  该分析人士认为,某种程度上陪玩市场在商业模式上和直播平台有一些类似,但规模和市场前景要远远小于直播平台,“目前陪玩平台的主要变现模式是通过抽取陪玩的服务费实现,这在本质上和直播平台收取主播(打赏)礼物抽成是一样的。但这一收入的规模和想象空间要远远低于直播平台,因为两个平台面对的用户规模和变现效率相差巨大的。”他举例分析:陪玩平台上无论是高分路人还是美女陪玩,一定时间内只能服务一个用户,也就只能有一份固定收入。“而直播平台的主播相同时间内可以与无数网友互动,收到无数网友的礼物,因此两者面对的用户规模和用户群体相差巨大。”

  想要打破这种相对较低的天花板,让自身业务拥有更多可能,平台就需要更多的业务线来扩充用户基数、提高用户付费率。在多元化发展方面,几乎所有陪玩平台都将目标放在了社区化、短视频和直播等方面。

  但是这些业务的建立基础,是拥有数量可观的高粘性用户,只有拥有了大量用户群体才能通过流量在广告、礼物等方面实现变现。

直播平台“降维打击” 陪玩行业真“陪玩”? 3

  对此,上述行业观察人士对懂懂笔记表示:“多元化是正确的,但从陪玩平台现阶段的一对一交流模式来看,并不适合高粘性用户社区的打造。因为用户的需求只是陪玩本身,平台的工具属性要高于社交属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平台在社交属性更高的新业务上发展得并不顺利。”

  直播平台“降维打击”

  在这个行业边界不断模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当陪玩平台将手伸进其他领域的同时,跨界的玩家也同样将脚迈进了陪玩的地盘。

  从去年初开始,虎牙、斗鱼包括已经关闭的触手直播,均先后上线了陪玩业务。虽然现在触手直播已经退场,但两大巨头斗鱼和虎牙可都是月活过亿的顶级玩家。相较于工具属性过强的陪玩平台,直播平台的优势是拥有更高的用户粘性以及更强的社区属性。

  在高粘性、高用户基数的优势上,直播平台还带来了成熟的工会制度。目前陪玩平台对于注册陪玩人员的管理是相对松散的,只要用户注册并完成验证就可以上岗。而相较于陪玩平台松散的管理制度,直播平台的工会不仅拥有大量主播资源,同时管理也非常严谨。

  对于主播,特别是那些平时直播人气并不算高的腰部主播而言,陪玩业务的推出则让他们在拥有更多获利渠道的同时,也可以更直接的与下单用户进行互动,而这些相对忠实的粉丝在今后的直播里也有可能为主播带来更多礼物。

  也许有人会问,游戏平台的主播们游戏并不一定打得好呀。

  实际上,陪玩行业面对的两大残酷现实,就是男不如女;技术水平不如脸蛋和撒娇本领。而且面对直播平台的降维打击,如果收入水平和用户资源差距太大,那些技术水平高的职业陪玩跳槽的几率也会更大。毕竟两边的资源和市场完全不在一个量级。这也是近两年陪玩平台持续遭遇资本冷遇的主要原因。

直播平台“降维打击” 陪玩行业真“陪玩”? 4

  对于头部直播平台而言,这种降维打击是必然的。首先,陪玩是一个能够带来更多商业化可能的新业务;其次,陪玩是其游戏生态打造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看游戏到玩游戏再到有人陪用户玩游戏,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态闭环,可以满足所有游戏玩家的需求,这无疑是游戏直播平台最希望实现的状态。

  显然,过去一段时间斗鱼、虎牙这样的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入局陪玩市场,对比心、捞月狗等陪玩平台形成了巨大压力。

  重压之下的穷极生变,或许也是导致涉黄隐患始终无法根除的原因。面对那些携带着数亿高粘性活跃用户的直播平台,一众陪玩平台显然是无法招架的。这种情况下它们需要融资,而融资需要更多故事,但故事是需要人参与的,没有用户基础的业务始终都是空中楼阁。

  不是陪玩行业有问题,而是问题的本身就是陪玩模式。自始至终,如何获取用户都是陪玩商业模式中最大的挑战。基于本身市场的小众以及偏工具型的存在,都无法让这种模式在电竞大潮下实现真正的爆发。或许,陪玩到最后可能真的只是“陪玩”。

直播平台“降维打击” 陪玩行业真“陪玩”?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