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趣店、乐信:互金路上同路不同命


趣店、乐信:互金路上同路不同命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魏宇奇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8月18日,乐信发布了2020年二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乐信本季度的营收为29.58亿,同比增长18.7%,净利润4.19亿,同比下降33.27%。从此前的情况来看,乐信二季度的表现依然要比趣店优异。

  互联网江湖中的“瑜亮”有很多,模式相近、创始人渊源颇深的乐信和趣店则是互金行业的典型代表。

  2013年8月,分期乐(乐信前身)成立 ,一年后趣分期(趣店前身)上线。在成立后,两家公司几乎同时切入了校园电商分期市场,并在混乱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中逐步壮大,又先后赴美上市。截至目前,趣店股价为1.61美元,总市值为4.08亿美元;乐信股价为7.87美元,总市值为14.23亿美元。

  这对“瑜亮”如今的发展,不仅在股市上存在巨大差异,在业务上也是截然相反的两个状态。

  趣店在上市后,先后进入了多个行业,推出了近二十个新项目,但均以失败告终。而乐信虽然动作不多,仅围绕消费场景展开新业务,却走上了稳步发展的道路,其营收率先破百亿,用户数也过亿。

  目前来看,胜利似乎站在偏好专注的肖文杰这边,但机会从来都是稍纵即逝,罗敏的执行能力也是有目共睹,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掉队的趣店

  2017年10月18日,被不断质疑的趣店顺利上市,开盘大涨43%,最高市值一度冲到了近117亿美金。趣店创始人罗敏后来曾表示,趣店的目标是千亿美金市值。但等待趣店的,却是一蹶不振的股价,以及“膝斩”的市值。

  趣店的掉队不仅体现在股价和市值上,在财报上也被老对手乐信甩在了身后。

  以今年一季度为例,趣店当季的营收为9.579亿元(人民币,下同),与上年同期的20.969亿元相比下滑54.3%。实际上,趣店的营收增速从2019年开始就出现了下滑,而此时没有疫情影响,更能反映趣店的基本面。在2019年第四季度,趣店营收的增速均环比下降了25.4%。利润方面则继续亏损,亏损额4.865亿元。

  趣店与乐信在财报上如此大的反差,其实在去年就已经有所体现。

  2019 年全年,趣店录得收入88. 40 亿元,同比增长14.9%,调整后净利润33. 52 亿同比增长31.5%。乐信同期的营收突破百亿,达到106亿,同比增长39.6%,净利润23亿,同比增长16%。

趣店、乐信:互金路上同路不同命 2

  在用户增速方面,趣店虽然累计注册用户数多于乐信,但环比增速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就降到了个位数,而乐信的同比增速一直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至今连续四个季度保持在90%左右。

  到了今年二季度财报,乐信的总营收达到29.58亿元,同比增长18.7%,这也是上市以来连续11个季度实现双位数的增长;净利润4.19亿元,同比下降33.3%,调整后净利润为4.53亿元,同比下降32.5%。不出意外,趣店的二季度表现还是会延续以往的趋势,二者的差距也将更加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趣店的老对手乐信,在业务上表现也更加亮眼。

  二季度乐信首次公开了新业务“互联网平台收入”的情况,其收入近10亿,占总收入三分之一,其中平台服务收入4.19亿,同比增长109%,乐卡等会员服务收入超过2400万。

  其他业务的表现则有好有坏,乐信的营收主力信贷服务,本季度的营收为20亿元,同比增长48.8%,增长依然强劲;在线直销的收入5.7亿元,与去年同期的9.7亿元相比呈下滑趋势;贷款便利化和服务费收入也是如此,本季度为9.31亿元,同比下降7.7%。

  乐信在用户增长方面,也保持了高速增长的趋势。截至二季度的用户数为9530万,同比增长90%。这其中乐信的单季活跃用户数为680万人,同比增长65.8%;授信用户为2270万人,同比增长68.4%。另外在8月10日,乐信用户数突破1亿。

  虽然乐信的GMV的受疫情影响,同比下滑了27.3%。但从用户和新业务都取得了大幅增长的角度来看,乐信的基本盘并没有疫情影响受到太大的冲击。

  由此可见,当初模式相似,产品上线时间相近,又几乎同时上市的两家公司,如今的发展走向了两个极端。

  趣店向左 乐信向右

  乐信与趣店常被比作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瑜亮”,其原因在于,二者在多方面都存在着相似之处。这其中最鲜明的一点就是,二者上线的时间前后相隔不过五个月,而模式又如出一辙。

  2013年10月,在腾讯做到财付通产品总监位置的肖文杰离职创业,目标放在了校园商品分期贷款市场,创办了分期乐。由于肖文杰的产品出身,并不擅长市场,但这个新生事物恰恰离不开市场人员的助。,因此肖文杰目找到了当时在好乐买任职的罗敏,请罗敏担任合伙人。没人能想到,5个月后,罗敏创办了趣分期,业务也是校园市场的商品分期贷款。

  不过,虽然模式相似,但罗敏的速度显然要比肖文杰更快。据公开资料显示,3月上线的趣分期一个月后就开通了十几个城市,6月底开通15个省,7月几乎覆盖了全部省份。

  一位乐信前员工曾表示,两家公司之所以速度会差这么多,跟创始人有很大关系,“罗敏在发现一个学校可以跑通之后,会一次性复制100个学校,而肖文杰则是希望一个学校一个学校的复制。”

  这种情况不只出现在发展初期,在上市之后,趣店和乐信在发展新业务方面的表现,也与此相同。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至今,趣店尝试的新项目不下20个,其中包括汽车新零售项目“大白汽车”、少儿阅读项目“大白儿童阅读”、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在线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园社交项目“相同”…

  然而这种“人海战术”式的扩张过后,给趣店留下的似乎只有一地鸡毛。

  有趣店前员工回忆,趣店的新业务往往是罗敏或其他领导层想到了一个项目,就拉出三四名员工组成一个小组,然后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把产品做出来。如果项目符合预期就把它做大,如果不符合预期就当即停掉,再去做下一个项目。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罗敏频频站台的“大白汽车”。

趣店、乐信:互金路上同路不同命 3

  罗敏曾在趣店2018年的年会上宣布,大白汽车在2018年将卖出10万辆车,成为全国汽车零售的TOP5,再过几年,大白汽车的年销量将达到200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

  罗敏的执行力基因自然注入到了这个项目之中,大白汽车仅用80天就在全国开了175家自营门店,这个速度超过所有竞争对手。但一年后,大白汽车就被曝出关店的传闻,3天时间内将全国179家门店关至48家。

  大白汽车项目由罗敏牵头,趣店集团高级副总裁许龙执行,规格不低。但据零壹财经的报道显示,整个团队基本上没有一个汽车行业出身的专业人士。这说明,趣店根本无法跨过汽车行业存在的壁垒,这个项目草草收场已是意料之中。

  如果说趣店的新业务,具有浓厚的“赌性”,以速度取胜,那乐信的新业务则围绕主业展开。

  乐信在这方面的动作有两个,其一是在分期乐的基础上搭建覆盖线上和线下的新消费平台,这可以理解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新零售”。2019年,乐信来自线下消费场景的交易额达到了205.6亿。

趣店、乐信:互金路上同路不同命 4

  其二是用技术建立自己的风控体系,利用AI技术研制出了智能风控引擎“鹰眼”、海量小微金融资产处理技术平台“虫洞”等。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乐信可能是国内最早开始布局机器授信的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

  风控对金融行业的重要性虽然不言而喻,但它也存在一个“弊端”,那就是会限制规模的做大,一旦用户没有通过评估,便会对接下来的交易造成影响。但风控水平提高的同时其控制风险的能力也更强了。从这点上来看,乐信的战略偏稳,也更符合政策和金融行业的特殊情况。

  而趣店则有些相反,它似乎更看重速度以及规模。趣店曾在2018年三季度启动了新业务“开放平台”。这项业务一度北区店管理层认为时趣店的第二条增长曲线,这项业务也去世“不辱使命”,在2019年的前三个季度取得了快速增长,增速分别为435%、150.8%、150%。然而到了第四季度,开放平台业务的收入,却环比下降了34.6%。

  比增速下滑更糟的是,开放平台业务的失利,说明趣店做业务的逻辑还停留在早期阶段,并没有做出与时俱进的改变。

  这还要从“开放平台”业务的内容说起,趣店高级副总裁许龙是这样描述的:趣店开放平台生态使得趣店变成了一家To B的公司,左手边是数百家持牌金融机构,他们急需优质互联网消费场景及用户来开展金融科技业务;右边则是TOP 100互联网流量场景APP,他们需要持续的流量变现能力。

  换句话说,趣店的这项新业务,模式其实还是“中介”,只不过将目标转向了企业和金融机构,本质上还是在吃老本。

  结语

  其实乐信和趣店今天的差距从表面上看,是二者一个专注金融业务,一个盲目扩张造成的。但从本质上看,这其实是趣店没有选择从平台向消费生态升级,所造成的后果。

  一个鲜明的例证是,乐信并没有拘泥于线上,它推出了乐卡等一系列推动线下消费的措施,,与既有的分期乐商城一起,线上线下联动,企图打造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新零售”,目前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当然,这并不是说乐信已经稳操胜券。乐信曾在招股书中承认,之所以费大力气去做利润不高的分期电商,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获取流量和用户,然后为借款分期业务导流。

  这说明与支付宝达成合作,不需要为流量发愁的趣店相比,乐信存在着流量焦虑,这在互联网流量越来越难获取的当下,显得更加棘手。

  因此,在趣店和乐信这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瑜亮”竞争的过程中,虽然后者暂时占据了上风,但战事还未到终局。

趣店、乐信:互金路上同路不同命 5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