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2017-2019:斗地主解釋一切


2017-2019:斗地主解釋一切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方浩

  來源:接招(ID:itakethat)

  從微博到朋友圈,2017-2019的話題莫名其妙地就火了。有的人對比這兩年的顏值,有的人對比這兩年的體重,有的人對比這兩年的工作。其實在大環境面前,這些對比都顯得那麼風淡雲輕。

2017年初,北京房價達到歷史新高,兩年過去了,北京二手房降幅接近20%;2017年底,比特幣突破2萬美金,有大佬甚至預言2018年底比特幣將達到10萬美金,但隨後一年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8年初,騰訊、阿里市值先後摸高到6000億美金,然後股價就開始了一路向下;2017年12月初,國家出台現金貸新政,P2P從此走下神壇……

  如果我沒有記錯,樂視帝國的全面崩塌正是從2017年開始的。兩年過去了,賈躍亭的電動汽車還沒上市,許家印的電動車都在路上了。

  樂視現象的出現,始於無節制地加槓桿。賈躍亭把地產和互聯網兩大槓桿江湖的玩法融為一體,走向了人生巔峰。

  什麼是槓桿?玩過斗地主的人都知道搶地主、跟搶、王炸這些術語,它們其實都是槓桿。如果玩家甚麼都不叫、也沒有炸,一把牌局只有15倍;如果全都趕上了,最後可能會變成幾千倍的牌局。鬥的不是地主,是人性。

你有1萬塊錢,要藉4萬才能買一個比特幣,那4萬就是槓桿;你有100萬存款,要貸款200萬買房,拿200萬就是槓桿;一家公司不融資可能做成年收入1千萬的生意,但融資之後可能變成年收入10億的生意,融資本身就是槓桿。本質上,這些事情和搶地主、使用王炸沒有任何區別,只不過前者輸贏和真金白銀相關,後者輸贏和歡樂豆相關。

  槓桿的本質是風險,而風險的本質則是對現實的恐懼。彼得·伯恩斯坦在《與天為敵:風險探索傳奇》這本書裡寫到:風險(risk)一詞源於古意大利語risicare,是“害怕”的意思,從這個角度講,風險與其說是一種命運,不如說是一種選擇。

  在斗地主這場槓桿遊戲中,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就是一個只剩1000個歡樂豆的玩家,哪怕手裡的牌再爛,也是最敢叫地主、搶地主的,為什麼?因為即使TA不叫、不搶、正常輸,也會失去玩下一句的機會。反正也是出局,不如搏一把大的,玩命加槓桿,萬一逆襲呢?這是所有韭菜的心態,也正是源於對現實的恐懼以及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炒股、炒房、炒幣、炒鞋、炒盲盒……都是用槓桿對命運做出選擇。

  一個媒體朋友,十年前辭職創業。最近跟我說,其實這十年如果不換賽道繼續做媒體、做內容,收益也不比現在差多少,自己當年偏偏選擇了一個充滿挑戰的新行業。其實每個行業、每種職業都有槓桿,只不過有大小之分。

  過去這些年,有多少媒體同仁抱著財務自由的夢想一頭扎進創業公司;當一家公司的小槓桿遇上一個時代​​的大槓桿時,就是手握王炸+四個二。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不僅正在經歷一個個行業去槓桿,也在經歷這個時代的去槓桿。最後能剩1000個歡樂豆就不錯了。

  過去幾年,中國正在經歷一場自上而下的去槓桿化運動。地產和金融兩個行業首當其衝。如果過去兩年你把錢投在了房產或者P2P上,不僅意味著可能會遭遇收益虧損,甚至血本無歸。

  現在日子最難過的就是房地產公司。據說截至今年11月份,已經有將近500家房地產公司宣布破產,超過往年任何一年。地產行業這些年的玩法很簡單:用銀行的錢去拿地、用購房者的錢去還銀行。大槓桿撬動小槓桿,無限循環。

  不必用那些複雜的經濟學理論,舉一個發生在身邊的例子。就在這個月,有媒體報導中國足協可能會對明年的中超各俱樂部實行限薪制,就是最高工資封頂。

  很多球迷網上罵足協,說又在胡搞。但這一次足協真的是背鍋了:中超一共16支俱樂部,幾乎16家背後股東的主營業務都和房地產有關。

  一個不到23歲的年輕球員,被傳出年薪2700萬人民幣,後來有媒體闢謠說,只有900萬。要知道,中國最好的前鋒武磊在西甲的年薪也只有100萬歐元。更別說那些年薪過億的中超外援了。當地產老闆們的日子都不好過了,還指望他們給球員發高薪?

  斗地主從來就不是一款遊戲,而是一場鬥爭。

2017-2019:斗地主解釋一切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