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市场争夺战不歇 “美团们”支付梦不停


市场争夺战不歇 “美团们”支付梦不停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 苏琦 金玙璠

  来源: 燃财经(ID:rancaijing)

  原标题:“美团们”的支付梦

  在移动支付领域,自2016年微信支付、支付宝两分天下以来,各家小巨头也一直在发力,大大小小的摩擦一直没有停过。

来源 / 易观来源 / 易观

  就在7月底,美团因取消支付宝的支付通道引发争议。随后有用户发现,美团App支付宝支付通道依然存在,只是排在美团月付、银行卡支付和微信支付等选项之后,且被折叠,不易被发现。

  此举尚构不成法律上的不正当竞争,但美团的意图昭然若揭——为自身在支付市场的发展做铺垫,试探支付宝与用户的反应,其实质是利益博弈。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圣称,这样的博弈应当以公众实质性利益和服务体验为底线,如果触犯该底线,企业恐难承受由此引起巨大的舆论震荡。

  事实上,各家平台自己做支付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一方面,涉及到用户量大的行业,不管是电子商务还是生活服务,最终都要落实到买单、收款、付钱,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到支付。另一方面,金融板块是一个十分富有想象力的板块,没有支付做基础,整个平台的商业体系也将大大受损。而且一家平台如果依赖外部支付渠道支撑,也将无法建立完整的金融生态。

  但同时,巨头自己做支付会面临高昂的成本,不论是前期的技术投入还是金融牌照的收购,都要比直接接入第三方支付渠道高得多。

  第三方支付作为企业进入互联网金融的钥匙,是如今各家平台的必争之地。经过近一年时间试运营,美团在今年5月底新增了“美团月付”功能,支持延期、分期还款,直接对标蚂蚁花呗。滴滴在8月也对滴滴出行乘客端App中的“金融服务”板块进行了升级,用户可以直观看到自己的信贷额度、资产收益、保障额度的账户信息。而字节跳动早在2014年7月就通过收购拿到了第三方支付牌照,并在今年7月拿下了一张网络小贷牌照。

  有受访者认为,在微信与支付宝保持着四六分天下后,小巨头的新晋表现,或许会是市场的新变量。

  小巨头为什么要自己做支付?

  对于这一问题,多位受访者表示,支付体系是整个商业闭环的关键,大家一定会做自己的支付系统。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更是将在线支付称为当代商业的基础设施。

  “一个集团公司想要发展金融业务,支付是起点。”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称,支付对于一个集团公司来说,是现金流完整性的体现。当平台想去做金融类、营销类的增值服务时,如果没有支付,也就失去了提供增值服务的抓手。

  支付最常见的衍生服务是消费信贷和供应链金融,例如京东金融有京东白条,支付宝有花呗,美团出了月付等。“支付也可以打通供应商、商家品牌的销售数据,知道他们的资金占用情况和需求,并根据这个数据来给他们放贷。”零售电商行业资深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称。

  他补充道,支付环节还可以叠加促销优惠,整个支付的界面都可以成为黄金广告位。因为系统非常清楚这个人要买什么,可以更好地转换这个用户,做相关的销售和复购。平台下一个巨大的想象力,就在金融板块。

  实际上也能看到,例如滴滴的优惠月卡,会要求你直接绑定它的支付工具,只有用它的支付工具才能使用它的优惠。“最终所有的平台都是按照这个逻辑去做支付的。”王蓬博称。

  其次比较重要的一点是,支付涉及到真实的订单和GMV,是仅次于物流数据的第二大重要隐私数据。支付这个动作包含了账户、购买的物品、价格档位、消费频次等,这些数据在支付的时候都会有记录,都是很重要的商业秘密。

  不管是电商还是本地服务,支付量如此之大的前提下,不可能完全把数据交到对手或者合作伙伴手上。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称,京东早在2011年左右,还在PC时代,就掐断了支付宝的接口。“原因很明显,支付数据如果在别人的服务器上,对方打起你来不就像打蛇打七寸一样?”

  李圣也认为,美团、京东、滴滴等平台自然不会愿意自己核心的交易数据被竞争对手所掌握,这相当于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另外一家公司,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也正是从该发展战略考虑。

来源 / 视觉中国来源 / 视觉中国

  这一点,第三方支付企业也是知道的,“支付宝之前一直想要独立,一方面是因为VIE架构,另一方面也是担心支付宝跟阿里走得太近,阿里的一众竞争对手都会有所顾虑,不敢用支付宝。”王超称。

  当然也有分析师称,对于数据隐私不用太过担心。因为每一家公司的支付通道都不是唯一的,即使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已经拿到了足够多的样本,但他们之间不能进行互通,就不存在泄露的可能。

  “第三方支付可能会知道一家商户在自己平台上的交易流水,比如有100亿,但它不知道这100亿占商户整体流水的比例。”黄大智称。

  同时,黄大智告诉燃财经,为了保护数据隐私问题,现在支付行业也在逐渐普及token技术(支付标记化),各参与方只能看到加过密的token,看不到里面的具体信息,这样数据泄露的可能性也在大大降低。

  但即便数据经过加密,也有被利用的可能。“数据有颗粒度,哪怕不细分到个人隐私的部分,也能大致知道销售情况和可放贷的对象,这些也是很宝贵的数据。”庄帅称。

  具体来说,支付都要进行实名认证,即便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加密,实际上平台也能够知道对应账号的消费情况,然后给这个账号推送促销等信息。

  不过,平台自己做支付并不容易,首先是成本的问题——包括支付渠道的通道费和收购第三方支付牌照的费用。

  央行在2011年最后一次发放第三批支付牌照之后,支付牌照的价格便水涨船高。使用第三方支付的通道费用,对各平台来说也是一种负担。现在的三方支付沿用了银联清算的分配机制,根据不同行业有价目表,分为餐饮类、一般类、民生类和公益类,其中通道费最高的行业是千分之六。“微信和支付宝的差别没有那么大。支付宝的补贴比较多,折算下来是千分之五。”王超称。

  但三方支付比如支付宝,并不会把这部分收入当作主要的收入来源。“它希望把盘子越做越大,然后通过花呗和借呗,或者其他的金融服务、技术服务来收钱。”王超称。

  这也可以证明,自己做支付,省下千分之六的成本对集团来说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平台不会为了省下这点成本而做支付。

  此外,自己做支付,风控成本和技术投入也非常高。“因为一旦出现漏洞,比如说支付数据没返回,将是非常致命的问题,尤其是高客单价的平台,风险很大。”庄帅称。

  小巨头的成绩单

  回头看,国内的互联网巨头明里暗里都在移动支付方面有所布局,而且最终都是落在金融业务上。

  BATJ中,除腾讯体系内一直没有拆分出金融科技板块外,百度从2013年开始进军金融业务,最早可以追溯到同年上线的百度金融中心,次年旗下支付工具“百付宝”开始挑战生长于淘宝的支付宝和微信的微信支付,但到2014年末只拿到了2.2%的市场份额。2018年百度金融重振旗鼓,更名为度小满金融并独立运营,但拳头金融产品教育分期一直问题缠身。

  “做金融需要一定的业务和用户基础。”王超对燃财经分析,如果没有用户基础,便很难推广第三方支付,如果第三方支付没有基础,想做互联网金融服务基本上就是镜花水月。

  不止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燃财经,支付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支付牌照、平台业务支撑、达到风控要求以及持续的资金投入,缺一不可。可见,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进军金融业务,支付和流量是两把关键的钥匙,而字节跳动兼而有之。

  字节跳动算是互联网大厂中布局较晚的了。今年7月,据多家媒体报道,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几经努力终于在深圳拿下一张网络小贷牌照,该网络小贷牌照主体公司名为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据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在今年4月新增了一条股权出质消息,质权人正是深圳今日头条科技有限公司。相比小贷牌照,网络小贷牌照没有严格的地域限制,字节跳动可借此开展自行放贷,并将放贷后的债权ABS进行融资。

来源 / 天眼查App来源 / 天眼查App

  而含金量更高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字节跳动早就通过收购拿到了。此前有消息称,字节跳动要收购支付公司合众易宝,这家公司在2014年7月获得了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业务类型是互联网支付。

  虽然据天眼查App显示,这家公司截至目前仍由中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股东信息中并无字节的身影,两家公司之间尚无直接关联,但这家公司的支付牌照已经在字节系投入使用。

来源 / 天眼查App来源 / 天眼查App

  目前,字节跳动旗下主流应用的支付服务均由合众易宝提供,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皮皮虾、多闪。同时,字节跳动还申请了自己的支付服务相关的商标,有“岁岁通”、“多闪支付”、“多闪付”、“多闪钱包”等,其中“岁岁通”的支付服务亦由合众易宝提供。

  另一方面,金融业务做得如何,也会反作用于支付本身。

  支付宝就是最好的例子。“它一直在挖掘整体生态的价值,作为一个单独的App,依靠金融产品的广度和深度以及与金融机构的合作,成为仅次于微信的中国第二大用户规模的支付类App。”王蓬博告诉燃财经,这也是微信流量最大,金融产品却一直做不过支付宝的原因。

  当然,微信支付的优势是,背靠微信,不缺用户流量和粘性,虽然一直未独立成App,但线下移动支付的频次和交易笔数非常可观。但王蓬博认为,微信的流量已经见顶,包括整个腾讯集团都需要金融科技板块来提升业绩,借此来保证利润值。

  在庄帅看来,京东的金融科技板块比腾讯做得更好。而移动支付的第二梯队,业内公认京东数科当有一席。作为阿里的老对手,京东甚至有让数科赶在蚂蚁金服之前登陆科创板成为金融科技第一股的野心。

  市场预计,京东数科IPO时的发行估值不会低于2000亿美元。另一边,从京东集团6月26日的公告中估算,“已与京东数科达成协议,将利润分成权转换为京东数科35.9%的股权,同时向京东数科增资人民币17.8亿元现金收购股权。交易完成后,京东集团将持有京东数科共计36.8%的股权”,京东数科目前估值已接近2000亿元。

  “当然,京东数科距离蚂蚁金服,还有10倍的体量差距吧。”庄帅分析道。

  市场还会有变化吗?

  不止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燃财经,自从2014年微信支付通过红包大战病毒式的传播,在两年内拿下40%的市场份额后,就保持着与支付宝四六分天下的局面。蚂蚁金服有55%,微信支付占40%,其余玩家分5%。

  在那之后,移动支付行业就很少再有大动作了。美团和滴滴的新晋表现,会不会是市场的变量?

  王超对燃财经表示,京东、美团、滴滴这样的互联网小巨头去争剩下5%的市场份额是易如反掌的,因为这部分过去由一些没有用户基础的传统金融玩家控制,但如果想要反过头动微信和支付宝的份额,基本上是没有可能了。

  但王蓬博的观点是,做金融服务的平台,凡是能够控制场景的,都是比较看好的。美团和滴滴就是如此,在单一甚至更多的场景里能够控场,如果给予支付补贴,逐渐就能把单一场景的用户“洗”到支付中去,然后再做自己的金融。

  庄帅进一步表示,移动支付市场的变量是美团。

来源 / 视觉中国来源 / 视觉中国

  美团的金融布局时间不长,从2016年9月全资收购钱袋宝算起,到如今已有4个年头,彼时,美团才得以打通交易闭环。到了2018年9月,美团登陆港交所时,其与旗下公司才通过直接申请、全资收购、入股等方式,“集齐”了支付、小贷、银行、保险经纪四类金融牌照。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金融业务成了美团点评业务板块中唯一的业绩增长点。

  据庄帅分析,参照微信支付,基于微信固有的社交加高频的优势,支付也变得高频,而同样的优势,美团也具备。“美团App聚合的外卖、堂食、买菜等餐饮以及共享单车的出行动作,都是高频的。相比之下,淘宝上的电商行为过于低频,比如服装是月频、季频,这也是为什么支付宝要把战火燃到覆盖饿了么、盒马鲜生的范围。”他表示。

  而美团在线下以餐饮为主的优势领域,正是如今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最激烈的战场。庄帅表示,“线下移动支付中,餐饮占比非常大,且频次非常高,再加上美团有酒旅业务,这同样是品质较高的移动支付场景。”

  庄帅还注意到一点,美团覆盖着绝大部分线下小店,如便利店、烟酒店、鲜花店等线下业态,相比于对手,美团有绝对优势。

  这些线下业态是京东支付难以进入且成本极高的部分,又是微信支付控制力不及的板块,也就是说,微信支付强于高频社交,但对餐饮等的交易体系的控制力很弱。美团最大的对手便是饿了么,但一来饿了么本身没有独立牌照,用的是支付宝的牌照,二者,支付宝发现自身和餐饮等业务的关联度较弱,于是在今年提出了本地生活的战略,但饿了么并不负责支付宝的线下拓展和运营体系,而在美团支付以集团主导团队的面前,饿了么略显被动。

  “如果美团支付做成单独的App,是非常有想象空间的。”庄帅认为,如果美团支付以当年微信支付通过红包大战的方式切入,是有弯道超车的机会的。

市场争夺战不歇 “美团们”支付梦不停 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