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大胃王”被点名,吃播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图/IC Photo图/IC Photo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DoNews 轩婷 责编/杨博丞

  “大胃王”们迎来命运转折点。 

  8月12日,央视新闻报道称,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显示,全球每年约1/3粮食被损耗和浪费,总量约每年13亿吨。世界76.33亿人口中至少还有8.2亿面临饥饿,相当于世界上每9人中就有1人挨饿。并批评有些网络大胃王吃播秀,误导消费,浪费严重。 

  对此,斗鱼回应将加强之后的美食类直播内容审核,杜绝餐饮浪费行为;抖音快手则回应:宣扬量大多吃可直接封号。 

  “大胃王”网红也纷纷开启了去“大胃王”标签的行动。 

  较为知名的大胃王朵一、大胃王mini等都去掉了大胃王前缀,而ID为小马吃草的网红雪茸堂的吃播内容已经在多个平台清空。像大胃王红人浪胃仙主页内还能看到很多吃播内容,抖音快手也有一些百万粉丝、千万粉丝大胃王博主依然保留着大胃王的前缀。 

  作为美食类视频中的热门品类之一,大胃王吃播在满足大众猎奇心理同时,也一直保持着长盛的生命周期。即使在短视频流量红利已过,大胃王浪胃仙还是在去年从抖音跑出,成为坐拥近4000万粉丝的头部达人。 

  当“大胃王”走向十字路口,吃播又将走向何方? 

  “大胃王”吃播生意经 

  “吃播”,是从2014年底到2015年初在韩国网络上兴起的一种“美食真人秀”节目,对于大胃王而言,要做的就是在摄像头前,向网友展示自己吃饭的过程,他们面前往往摆满分量足够多个人吃的各种食物。 

  这种吃播之所以吸引眼球,本质在于大胃王们能以一己之力吃光所有东西。另外,很多大胃王女性网红长相甜美,身材纤细,与能吃的特性形成巨大反差,也会消解大胃王吃播给观众带来的生理不适。 

  密子君算是国内大胃王吃播第一网红。2016年,她在B站投递了第一个吃播视频《速食10桶火鸡面用时16分20秒》,并迅速走红。2017年她和谈鹏创办了“瘾食文化”(现已出走),孵化了大胃王朵一、大胃王余多多等吃播达人。另外一位大胃王mini曾在日本参加大胃王比赛时,30分钟内吃完13斤拉面,也曾一餐吃下一头35斤重的烤全羊。

  大胃王吃播备受关注同时,也在不断遭到质疑批评。 

  一是假吃,要么通过超广角镜头拍摄,显得食物非常大;二是不停往嘴里塞食物却没有吞咽动作,借助剪辑制造视觉假象;三是一些大胃王饭后催吐,以健康换流量。像B站up主@孙狗子刘老虎就曾在上传自己的吃播视频时,发布成了未经剪辑的原片,暴露了假吃真相。而密子君、mini等也都遭遇过吃播翻车,让大胃王吃播这件事可信度再添疑云。 

  但这并不妨碍大胃王吃播持续走红。2019年在抖音崛起的浪胃仙,人称“浪老师”,与前面提到的红人不同,他留着一头长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有些不修边幅却又十分接地气。他曾挑战过300个兔头、30份蒸饺、20份大盘牛肉加10斤鱼、1000多串油炸串串…… 

  值得一提的是,与其他大胃王面临质疑不同,众多粉丝都相信浪胃仙属于真能吃。其公司天权星传媒CEO游絮回忆自己和浪胃仙第一次见面吃火锅时就被对方的食量惊到:每样荤菜点了4份,大瓶可乐8瓶,从中午吃到晚上6点,因为没吃饱又去隔壁汉堡王吃了俩小时。游絮透露为了避免陷入质疑,团队在选择拍摄地点时,除了不得已选择包间外,一般都会在饭店大厅进行拍摄,让围观群众亲眼见证浪老师的真实食量。 

  相比其他品类,美食类吃播短视频商业化路径也较为丰富,除了一般的广告外,浪胃仙、密子君等还会通过探店,直播带货等进行变现。 

  大胃王向左,吃播向右 

  为了规避风险,去“大胃王”化已经势在必行。当“能吃”“多吃”不再是吸引注意力的利器,大胃王吃播博主需要寻找新的切口流量。 

  密子君或许是一个参照。很久前密子君就已经将自己在各平台的ID去掉了“大胃王”前缀,视频内容则从大胃王转向探店、外卖系列。浪胃仙则只需要继续保持原来的风格,唯一需要做出改变的可能就是镜头前的食物少一些。 

  经过长时间累积,头部大胃王博主已在粉丝心中建成了个人品牌认知,他们追随博主更多出于对其的喜爱,即使由“大”吃转成“小”吃并不会对博主造成太大冲击。 

  对于新入局者者而言,从“大胃王”挤进美食吃播的赛道虽然受阻,但吃播不止大胃王一条通路。 

  被称为文化输出者的李子柒,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归为吃播,其视频镜头虽然多展现的是诗意本真的田园生活,但很多人会被每个视频结尾处她和外婆坐下来一起吃饭的场景所感动。以做饭场景为主,吃为辅的博主还有办公室小野、麻辣德子,前者以办公室花样美食出圈,后者则定位于热爱为老婆做菜的家庭厨男。 

  在野食小哥与徐大SAO的视频中,生产与享用美食的时间几乎各占一半。如果说李子柒、办公室小野以精致或者创意制胜,那么徐大SAO、麻辣德子、野食小哥则是靠着原生、烟火气、甚至粗糙的特性打动人心。 

  在徐大SAO的视频中,经常可以看到诸如”一锅炒五斤,大SAO在家吃铁锅辣肉”“六斤肉两斤饼,大SAO做地锅排骨炖猪蹄”类“大胃王”的标题,但很多时候这些菜都是和家人一起共享,而徐大SAO大快朵颐的画面粗旷又真实。 

  直播带货的兴起,为吃播又打开了一扇新大门,而且直接打通了从美食内容到美食卖货的商业闭环。在微娅、李佳琦直播间可以经常看到他们一边试吃食物一边讲解口味特点,随即货架上的美食秒光。像考拉二小姐、Foodie小文等都是淘宝上比较受欢迎的美食主播。美食直播的火爆还催生了吃播培训。 

  显然,吃播依旧是一门好生意,只是形式发生了变化而已。

“大胃王”被点名,吃播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1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