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网易和腾讯必有一战


网易和腾讯必有一战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黎明

  来源:燃财经(ID:燃财经)

  如果网易跟腾讯打起来,会是什么局面?

  过去,当业界讨论互联网行业格局时,总是将目光放在那些有锋芒的企业和它们的竞争者身上。比如,早年的京东与阿里,之前的美团与饿了么,现在的阿里京东和拼多多。但是很少谈论网易。

  网易老了,也太稳了。这家1997年就已经存在的公司,居然从始至终一直活跃在互联网巨头行列。游戏业务上它通常是第二,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等业务不是第一,但也处于前列;市值排名上它通常是第四或第五。任凭城头变幻大王旗,它自巍然不动。

  但“慢”公司网易也在寻求突破了。网易和腾讯终于开始正面竞争。

  在分析这场战局之前,先看一下网易最新的业绩。

  8月13日,网易公布了今年二季度财报,数据整体上中规中矩:营收182亿元(人民币,以下未注明则同),同比下降3%(因为去年9月出售网易考拉,拉低了营收),剔除考拉的影响,营收同比增长26%;二季度持续经营净利润45亿元,同比增长35.3%,业绩超出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网易的核心业务——游戏,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速21%;新业务网易有道净收入6.2亿元,同比增长93.1%。财报发布当天,网易美股收盘股价下跌2%,市值638亿美元。

  网易放弃考拉电商,出人意料地引阿里入局;在内容赛道上,如今它和腾讯的版权争夺战又如火如荼。如果不安于现状,它和腾讯短兵相接的机会将越来越多。这一仗,网易将会怎么打?

  新引擎熄火

  卖掉考拉,对于网易而言是一个转折点,意味着过去四年网易打造电商“第二引擎”的尝试宣告失败,丁磊用电商“再造一个网易”的口号成了空头支票。

  站在当下的时点,再没有比“游戏公司”这个词,更能准确定义网易这家公司。从营收结构就能看到,游戏业务再一次成为网易的基本盘。

网易游戏收入占比变化   数据来源 / 公司财报 制图 / 燃财经网易游戏收入占比变化   数据来源 / 公司财报 制图 / 燃财经

  二季度,游戏在网易营收中的占比达到76%,回到了四年前的高位。过去网易大力投入做考拉和严选时,游戏收入的占比一度降到60%以下。放弃考拉后,这个比例从去年的六成,直接升至现在的近八成。

  尽管网易还有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的新业务,比如网易有道、云音乐、甚至To B的企业服务,但这都无法撼动游戏在它全部业务中“老大哥”的地位。二季度,网易有道净收入6.2亿元,在网易的大盘子中占比只有3.4%。而现在声量颇高的网易云音乐,甚至没有获得在财报中单独列示的资格。

  看上去,新引擎熄火,重回游戏主业,网易还是老样子。

  但实际上,这并非网易的主观意志。作为中国游戏行业排名第二、仅次于腾讯的重量级玩家,网易过去一直在寻找游戏之外的新引擎。

  只有新业务才能让网易永葆年轻。这种转型思路,已经被腾讯验证是可行的。腾讯自从在2018年喊出全力进军产业互联网的口号,已经在云业务和企业服务方面大举落子。游戏之外,腾讯已经成功将toB级的企业服务打造成第二引擎。二季度,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在腾讯营收中的占比达到26%。

  对于网易而言,既然电商作为新引擎的梦想破灭,那么,寻找下一个潜在的引擎,就是当务之急了。

  从去年9月卖掉考拉到现在近一年时间里,网易做了三件事情,去接替电商之后的空缺。

  一是网易有道独立上市。有道在去年10月登陆纽交所,网易持股超过60%,这是网易旗下第一个独立上市的业务。有道上市后,正好赶上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行业大爆发,至今股价翻了2.4倍,市值达到43亿美元。

  二是加大对网易云音乐的投入。今年以来,网易动作最多的业务当属网易云音乐。不论是发布独立K歌平台音街,还是战略投资AI音乐公司“AIVA”,还是对外各种缔结战略合作,以及花大价钱买版权,网易云音乐在集团内部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三是将网易云更名为网易数帆。网易云是网易旗下云计算和大数据品牌,跟其他巨头纷纷把旗下的云业务和金融业务更名为“数科”一样,网易也盯上了企业数字化转型服务这条To B赛道,这背后是网易探索业务转型、寻找新增长点的尝试。

  但是,新引擎的建设并非一日之功。游戏业务是主引擎,毛利率高达64%,但缺乏想象空间;考拉电商是碎钞机,长期亏损已经被放弃;有道前景喜人,毛利率45%,但体量还太小;云音乐势头不错,但现在还不赚钱。

  更重要的是,在网易参与的每一个重要赛道上,都能看到腾讯的身影。

  和腾讯正面开火

  如果拆解一下网易和腾讯的业务结构,做个简单的对比,就会发现二者的业务竟有如此之多的重叠之处。

  游戏,是这两家公司的主业、现金牛、摇钱树,腾讯是老大,网易是第二,而且网易是独一无二的第二;在线音乐,腾讯音乐是老大,网易云音乐还是第二,丁磊此前曾暗示腾讯音乐搞垄断;在线教育,网易有道上市了,但腾讯投资的猿辅导估值已超过78亿美元;电商方面,考拉卖了,网易严选还在做,但腾讯也投了大量电商独角兽;媒体方面,网易有网易新闻,腾讯有腾讯新闻……

  盘算下来,网易有而腾讯没有、同时还有点分量的业务,就剩网易邮箱和网易未央了。网易未央是经营猪场卖猪肉的,丁磊对此属于个人兴趣,或许马化腾实在是不感兴趣。所以某种程度上,与腾讯之间的竞争,将在未来成为决定网易走向的一个重要变量。

  尤其是在网易熟悉的内容赛道上,腾讯正变成它实实在在的对手,并在多条业务线上展开巷战。

  从在线音乐这个细分赛道上,大众能嗅到其中的火药味。

  网易云音乐从社区切入,花了七年时间做到了行业第二,仅次于腾讯音乐。虽然目前还不赚钱,但前景很好。所以在电商业务折戟后,网易在音乐业务上不断加码,跟腾讯的正面竞争也不断激化。

图 / 视觉中国图 / 视觉中国

  最直观的现象是二者在今年掀起版权大战。

  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索尼音乐),此前均跟腾讯走的很近,腾讯还拿下了环球音乐10%的股权。腾讯音乐从2017年开始,花巨资和这三巨头签订独家代理协议,导致腾讯几乎垄断了国内的在线音乐版权。这让以网易云音乐为代表的其他平台,后来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歌单中的歌曲突然变灰,听不了了——没版权,要获得授权,就要给腾讯交钱。

  所以今年以来,网易不得不开始投入重金,跟一大批唱片公司达成版权合作,大量购买音乐版权。

  据Third Bridge高临咨询观察,今年以来,网易在版权成本的投入上要远远大于腾讯音乐。同样一家唱片公司的版权,腾讯音乐评估出来的版权金额是一个量级,但是网易会远远高于腾讯的量级。

  在上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丁磊直言,版权购买一直是云音乐最主要的成本支出,腾讯跟版权巨头之间的独家销售模式,使得云音乐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两到三倍的成本。

  戏剧性的是,8月11日,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几乎同时宣布与环球音乐达成战略合作。二者的竞争已经摆到台面上了。

  在产品层面,腾讯音乐旗下有QQ音乐、酷狗、酷我、全民K歌四大产品,网易云音乐在今年开始丰富产品线,推出了独立K歌平台音街,对标全民K歌,火药味是越来越浓了。

  站队阿里

  在网易和腾讯之间,还存在一个影响牌局的关键角色——阿里。

  阿里跟二者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从巨头博弈的角度,阿里跟腾讯是对手,但网易也是巨头,不会轻易站队。

  中国互联网20年,网易是门户时代的王者,BAT崛起后,网易一直位居巨头的第二梯队,坐在上市中概股市值排名第四、第五的位置。跟美团、京东、拼多多不一样,网易没有接受阿里或腾讯的投资。

  但是在去年,形势发生了变化。网易和阿里,这两家同样位于杭州的巨头,走到了一起。

  去年9月,网易一手将考拉卖给阿里,一手让云音乐拿到阿里领投的7亿美元B2轮融资。网易和阿里,在业务和资本上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捆绑。

图 / 视觉中国图 / 视觉中国

  阿里入局,让这场战役变的微妙起来。

  电商是阿里的大本营,也是腾讯重点进攻的方向,网易相当于是把电商的底牌亮给了阿里。在线音乐方面腾讯占据优势,网易和阿里都是弱势方,二者资本联盟相当于是共同对抗腾讯。

  一位在线音乐行业人士告诉燃财经,去年网易云音乐拿到的一些独家版权,大部分都是来自阿里的虾米音乐,虾米从去年开始就不再对版权进行大量投入,这些版权都转移到了网易。这意味着,网易扛起了在线音乐这面大旗,阿里退到了幕后。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在线音乐的版权市场,未来不会形成一个分散化的状态,至少在两年之内,还是主要围绕在腾讯音乐和网易这两大平台的版权争夺上

  网易和阿里的合作还不止于此。8月5日,网易云音乐和阿里88VIP正式宣布达成合作,网易云音乐黑胶VIP年卡权益正式加入88VIP年度生态权益包。网易云音乐成为阿里体系外首个与88VIP战略合作的互联网产品。

  对于阿里而言,体外流量来源当然是越多越好,网易云音乐号称坐拥8亿用户,这对阿里体系来说是一个增量。另外,今年阿里将继续面临来自腾讯系(美团、京东、拼多多、哔哩哔哩)公司的猛烈进攻,多一个盟友也就多一分力量。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总不会错。

  网易和腾讯必有一战

  网易和腾讯的业务重合度越来越高,业务演进路径也越来越像,它们终将踏入同一条河流对战。

  从创收的角度,这两家公司的业务,都可以拆解为游戏和新业务两大块。

网易和腾讯游戏收入对比   数据来源 / 公司财报 制图 / 燃财经网易和腾讯游戏收入对比   数据来源 / 公司财报 制图 / 燃财经

  在核心的游戏战场,战局一直非常稳定。腾讯第一,网易第二,腾讯代理非常强,网易自研非常强;腾讯的规模大,网易的口碑好,二者各有千秋。

  但是现在出现的一个趋势是,二者在竞争维度上越来越综合——通过持续补短板,它们的标签化色彩不再那么浓厚,换言之,腾讯游戏和网易游戏越来越像。

  比如,腾讯游戏过去总是被诟病抄袭,只会做代理,但现在腾讯自研游戏也开始多起来了;网易游戏过去口碑好,一款游戏可以吃好多年,但现在口碑有所下降,时而免不了也出现打擦边球的现象。

  更重要的战场,其实是在新业务上,这也是腾讯和网易拉开差距的根本。

  腾讯6000亿美元市值,不是靠游戏这一项业务撑起来的,而是靠微信QQ、云业务、支付、投资等系列布局。网易游戏和腾讯游戏,收入规模相差不到3倍,但两家公司市值相差近10倍。

  所谓的“新业务”是一个打包项。对于腾讯,是从信息流、投资、大文娱,到支付理财、腾讯云、企业服务等等;对于网易,目前最重要的是两块,网易有道和云音乐。

  新业务,恰好是网易要重点发力、也是决定其未来估值空间的方向。

  放弃考拉,有道独立上市后,云音乐在网易体系中越来越重要。然而跟游戏一样,在线音乐的竞争,网易和腾讯其实也在不断趋同。

  不论是抢版权,还是推出K歌业务,云音乐和腾讯音乐对核心资源、关键点位的争夺是一致的。因为最终都要回归用户最本质的需求,只要用户需求在,它们争抢的是同一拨人,那么产品的趋同几乎是必然的。

  版权争夺战只是一个引子。网易和腾讯的战役,才刚刚打响。

网易和腾讯必有一战 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