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华为,三十而已


华为,三十而已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秦安娜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中国最强的芯片设计公司,在最好的年纪被锁死了未来。但是华为依然在抗争被限定的命运,毕竟它只有“三十而已”。

  成长于艰苦年代的任正非,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来自其母亲。

  为了让7个孩子都能活下去,任母决定实施严格的分餐制,限定每个人的食物份量。虽然每个人都吃不饱,但是每个孩子都能活下来。

  以结果来控制过程,是避免走向糟糕结局的良策。

  为了顺利进入美国市场,华为数次妥协来避免对抗可能带来的糟糕结果,它一次次放弃并购标的,一次次游说美国政府华为能够带动美国的投资和就业。数年博弈之后,华为始终在美国市场的边缘徘徊。即便它如此退让和克制,依然成为被美国政府制裁的对象。

  如今,美国将所有能够找到的封锁一家企业的方法搜刮殆尽,万箭齐发射向华为。

  无他,华为太强了,需要扼制。华为正值壮年,需要打压。

  1

  历史总是在相似的轮回中曲线前进,华为在美国市场的命运转折起始于2011年。

  那一年4月5日,华为在美国的研发总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克拉拉市,举办了一场盛大庆典,庆祝华为进军北美市场十周年。

  这场庆典是一场高调的公关活动,此刻的华为太需要借助公开场合向外界解释,华为不是一家神秘的中国企业,它是一家总部在深圳的跨国公司。

  同一天,华为的硅谷研发中心落成。这是庆典活动的另一个功用,向美国社会各界展示华为参与美国经济建设的成果,以及长期投资和参与美国经济的决心。华为准备了一份长达17页的PPT,详细列举对美国的投资以及创造了多少工作机会。

  为了获得政治背书,华为邀请圣克拉拉市市长Jamie Matthews出席活动并为新研发中心剪彩。市长的祝福寄语别有寓意,他祝愿华为的未来能像圣克拉拉的天气一样每天都阳光灿烂。

  是的,这家中国企业太需要灿烂的“天气”了。

  华为进军美国的10年,一直在承受外部的猜测和怀疑,它们质疑一家中国企业是否有能力维护美国的通信安全,也质疑华为的中国血统,会不会导致其帮助中国政府窃取美国信息。

  不信任的风暴一次次席卷这家企业。2008年,华为尝试收购网络公司3com,后因政审原因退出。

  2010年,华为想竞标美国通信商Sprint的30亿美元的合同,为了免去身份嫌疑,它成立了一家Amerilink Telecom的公司,并且游说前国会议员Gephardt和世界银行前行长Wolfensohn给这家企业做信用背书。但是没用,国会议员们依然以安全问题阻止了Sprint的交易。

  2011年,华为计划收购硅谷初创软件公司3Leaf Systems的部分知识产权,交易金额只有200万美元,远远达不到需要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核的的门槛,但CFIUS毫不意外的介入了,最终华为同CFIUS达成协议,放弃这笔交易,以交换同CFIUS的直接沟通渠道。

  感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华为,于同年2月以公开信的形式,向美国政府“自证清白”。华为美国董事长胡厚崑在信中写道,“华为是一家正常的商业机构,创始人任正非虽然曾在军中服役过,但华为没有任何政府背景。为了取得美国政府的信任,胡厚崑请求美国当局对华为展开正式调查,以消除隔阂。

  华为迫切希望美国政府承认它同诺基亚、爱立信一样是一家跨国企业,它在德克萨斯州普莱诺市设立北美总部,邀请通信领域的多位行业精英加盟:任命前北电网络CTO 约翰·罗伊斯(John Roese)担任华为北美研发部门负责人,任命英国电信前高管马特·罗伊斯(Matt Bross)担任华为美国公司CTO。任命诺基亚的前政府发言人威廉•普卢默负责政府公共事务——它希望通过招募到这些顶尖人才,证明华为是一家得到行业认可的企业。

  但是美国市场久久难以攻克,它对华为而言更像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不舍。

  北美市场占全球通信产业四分之一的份额,一家想要国际化的企业,没理由退出此种规模的市场。然而 ,硬币的另一面是,进入北美市场10年,华为却一直没有找到正确姿势。

  2011年,华为在美国的收入为13亿美元,仅占总收入4%。这个数字只是它投入的研发费用的一半。华为美国CTO罗伊斯,2011年掌管的研发预算是25亿美元。而仅仅是建设北美研究中心,华为已经从美国公司购买了价值61亿美元的商品。

  2

  华为最初在美国市场取得的收入微不足道,但是它受到的审视和怀疑却是前所未有。

  2011年11月,美国国会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发起对华为和中兴的国家安全审查,即是应了胡厚崑的“请求”,也是为了“师出有名”的限制华为。

  因为受到安全层面的审查,整个2012年总统竞选的筹备阶段,华为是舆论讨论度最高的中国企业,不停有国会议员在舆论场中把它塑造为一家“由陆军工程兵团前副主任创办的企业,一家国有企业,也是中国的军事联系者”。

  美国大选年有个别名:又是可以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的年份。

  每一位总统候选人,竞选期间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同中国的关系”。而展示强有力的国家形象,是保证做到政治正确,并且能够拿到高分的答案。

  2012的竞选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在对手奥巴马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将竞选策略调整为对中国采取更具对抗性的对策。

  奥巴马则直接行使总统权利,签发总统令,阻止三一重工收购俄勒冈州Butter Creek风场的风电项目。

  强势是每一位总统候选人都需要向外界呈现的形象,他们需要向美国民众传达美国依然强大,依然有制裁他人的能力。像侃爷这样在竞选集会上痛哭讲述悲惨家庭生活的总统竞选人,只是网红的炒作手段,是没有办法登上庙堂的。

  2012年也是华为北美业务最悲情的年份,过去数年在美国遭遇的种种疑心、猜忌、误解等无声审判,最终被美国国会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以发布两党报告的形式,明确定性为会削弱或危害美国的核心国家安全利益。

华为,三十而已 2

  名为《对中国电信公司华为与中兴引发的美国国家安全问题的调查报告》称,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公司,会企图从美国公司中提取敏感信息,以达到对中国政府的忠诚。而允许中国通信公司在美国开展业务,将使中国政府能够轻松拦截美国通信,并可能使其对水坝和电网等关键基础设施发起在线攻击。

  历史的走向总是会遵从少数人的意志。这份报告将美国通信产业放在国家安全层面考量。

  两党报告的最终意见是:应禁止美国政府与华为和中兴开展业务,美国公司应避免购买其设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必须阻止这两家企业介入的收购与并购行为。

  在美国政界,民主党和共和党达成共识出具两党报告并不容易,达成这样的结果要归功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

  罗杰斯是一名情报专家,他的前半生可以视作美国国际关系变迁的见证人,他见证过越南战争,美苏冷战,美国打击恐怖主义。这位前FBI特工最大政绩是监督700亿美元的美国情报网络的预算资金。

  担任近10年的密歇根州议员,罗杰斯深知塑造一个假想的敌人对维持美国两党团结,稳定民众情绪的重要性。

  中国通信企业是假想敌的理想候选人,它夹杂着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既可以引起普通民众对个人信息安全的恐惧,又能刺中国家间科技军备竞赛的神经。

  成长于和平年代的军人,他们的军事思维往往不是用在战场上而是商场上。

  2012年对华为的美国本土阻击,是这位陆军中将最成功的一场战役。他成功地将国家安全这把利剑,永久插在中国通讯企业和美国市场之间。

  3

  时隔八年,罗杰斯和华为又一次狭路相逢。

  2020年初,罗杰斯担任5G Action Now 的主席。该组织是对接企业和政府的游说机构,使命是帮助美国赢得同中国的5G军备竞赛,而最需要被打压的中国企业便是华为。

  罗杰斯在个人Twitter上输出他的“军备竞赛思维”:

  中国人了解5G对美国经济,国家安全和全球领导地位的重要性。这就是为什么北京向华为投入大量补贴,并发起了一场空前的经济间谍活动来主导5G发展。我们绝不允许中国在5G领域上超越我们。

  5G Action Now 今年的工作目标是支持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阿吉特·帕伊推出5GC波段拍卖。它被视为应对中国5G竞争的关键一步。

华为,三十而已 3

  游说组织最重要的工作是造声势,罗杰斯确实是该组织的完美人选。他曾是FBI局长的有力候选,加入过特朗普过渡政府,他是美国移动运营商AT&T的顾问,是多家科技创业企业的董事,更是发布两党报告限制华为和中兴的人。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勤奋的表达者,他在The Hill,一家定位为白宫和参、众议院官员提供外脑意见的网站,常年发布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观点。

  冷战已经结束30年,但是冷战思维还残存在部分美国人的意识之中。 

  今年年初,英国政府宣布允许华为参与其5G基础设施。罗杰斯在The Hill上撰文道,他对英国的决定深感不安,华为是“北京意志”的延伸,允许华为进入英国通讯网络,可能危及美英之间的“特殊关系”。

  罗杰斯只是美国千千万万个持有冷战思维的代表,在美国的政治舆论生态中,英国接受华为被定义为“二战以来,美国最失败的外交事例”。

  政治逻辑远比商业逻辑复杂得多。在多重不可抗力的牵制下,7月中旬,英国政府决定停止在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特朗普在Twitter上洋洋自得的写道,他亲自劝说英国不要使用华为。

  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担忧和打压并非始于特朗普,也不会止于特朗普。

  4

  绝对权力滋生绝对力量。

  19世纪末,美国初代首富范德比尔特深陷密西西比河以东的铁路控制权之争。他想以20万美元的报价,购买对手企业哈德逊铁路的货物运输资格。他的建议遭到对手的无情拒绝,他们嘲笑他是一位73岁,半只脚踏进坟墓的老人。

  英雄垂暮,此刻他的对手不再惧怕他。

  这位曾经的海军准将感受到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他要展现自己作为铁路之王的权力。他下令关闭奥尔巴尼(albany)大桥,这是进入纽约市的唯一一座铁路桥,通往国内第一大港的门户。没了桥,其他铁路公司都进不了纽约市。

  范德比尔特以一己之力建立了封锁线,包围了美国最大的城市。

  一家企业最强的商业力量不过如此,后世的企业家们,对范德比尔特的“绝对力量”孜孜以求。商业教科书创造出各种名词来形容这份独特竞争力,护城河,核心竞争力等等不一而足。

  无论外壳如何,它的本质是拥有让对手不得不屈服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在商业史上再难寻觅,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商业活动逐渐走向公平、开放和竞争。

  但是今年却是历史的回潮。

  在政治目的的裹挟下,强硬的“商业裁断”反复出现。美国政府让TiKTok在卖给美国企业和关停之间二选一,将华为加入实体清单,要求任何使用美国技术和设备的厂商,为华为生产芯片时,都需要美国的许可。

  日前,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公开确认由于美国的制裁,华为自研的海思麒麟高端芯片在 9 月 15 日之后无法制造,海思内部很多项目都停了。

  中国最强的芯片设计公司,在最好的年纪被锁死了未来。

  但是华为依然在抗争被限定的命运,毕竟它只有“三十而已”。

  被美国步步打压的华为,近日启动代号为“南泥湾”的项目,意在自给自足,完成华为产品的去美国化。

  从1987年任正非揣着跟几位朋友凑的2.1万元,在深圳南油的一栋简陋的居民楼里成立华为开始,这家公司数度自问“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华为”?。

  困境会是强者的垫脚石。30余年过去,它的强大自省和自生能力,支撑华为成长为一家年收入超8500亿元的企业。

  任正非说,一个人再没本事也可以活60岁,但企业如果没能力,可能连6天也活不下去。

  或许正是这样的意志,成就了今天的华为。尽管前路艰险,但至少眼下,华为已经太大而很难死掉了。

华为,三十而已 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