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巨头垄断的“错觉”


919581549283770378.jpg

7月29日,四大科技巨头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的CEO们齐聚国会山,在六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面临立法者的“拷问”。

在这六个小时中,四大巨头们的股价都出现了应声下跌。虽然隔日,四大巨头齐齐发布了财报收益数据。对于谷歌母公司来说,财报超出预期,但股价次日就出现了下跌。我们都知道,谷歌公司的广告收入有很大部分来自于疫情影响最大的旅游和酒店、零售行业,此次反弹说明疫情的影响正在逐步削弱,分析机构随即也提高了对于谷歌公司股价的目标。

上周,从周二收市到周五,三天时间四大科技巨头的市值总共出现了将近4000亿美元的增加。这个数字大约是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2倍多。

对于读者们来说,没有多少人真正关注立法者对于四大科技巨头们“拷问”了什么问题,但垄断却是真正存在的。因为
所有的公司都需要适当的监管和追责。至于百年前制定的反托拉斯法在数字时代到底是不是仍然适用,这个有待商榷。

但至少在疫情之前的日子里,四大科技巨头已经在推动社会数字化进程、人与社会互联网和谐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就、人工智能、数字支付和移动设备、社交媒体的融合,帮助用户更省时省力进行交易和融合。

疫情对于四大科技巨头的影响可能并不算最大。因为当疫情袭来,影响最大的是重新计入现实世界的一些选择,诸如Uber的打车和外卖,猫头鹰和Booking的酒旅产业……用户会求助谷歌搜索疫情最新的信息,会求助亚马逊购买生活必需品,会需要购买苹果公司的笔记本电脑,以便展开在家办公的常态,而脸书则能够保持与家人朋友的必要联系,共享生活中的一些碎片。真奇怪,四大巨头在疫情中竟然起到如此重要的作用。

更有意思的是,四大巨头在促进社交、购物方面对用户做出了更“优惠”的决策选择。亚马逊在二季度财报会议上称,第三方卖家的收入增长要比亚马逊自营商店收入增长高得多,接下来亚马逊还将使用Alexa语音应用来推动购物。谷歌公司则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了大约3.4亿美元的免费广告和其他搜索服务,脸书也开通了自营商店业务,苹果公司帮助开发者用户在2019年获取了超过500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一部分限免给用户下载使用。这四大巨头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商业生态系统的生存和繁荣。

为什么立法者在这个时间档口要“拷问”四大巨头呢?对于我们用户而言,四大巨头没有越过他们的业务界限,他们做的事他们所追求的一种状态。所在行业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而不是一种垄断状态。而且很多实体商户也在经历过这次疫情后,下定决心转网线上。杂货店诸如好市多、沃尔玛和塔吉特等实体正在不断从数字化转型中获益。好市多的CFO表示,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的在线订单有望实现超过100%的增长。作为世界最大的实体零售巨头,沃尔玛转变销售策略向线上进发,不断挑战亚马逊的地位,这应该算不上是垄断。

当然,社交又和零售交易不同,社交平台对于用户的友好程度并不能决定用户转移的心态,因为时间成本和关系链的稳固,使得用户很难主动去做出选择。所以,脸书的问题要比其他几家巨头更复杂一些。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mail protected])